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0

作者:云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60、尾声:只缘身在此山中 ...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年多以后,杏花烟雨的江南。

    春草离离漫过河堤,蓝衫女子独倚在秦淮河畔的水亭栏杆之上,眼神深远寂寥,晶莹如沾衣欲湿的春雨。而那晶莹之中倒映出的是河上交错而过的画舫以及与她极为不相称的喧嚣繁华。而她就是遗世独立那株白莲,没有染上任何的尘世气息,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静静地望着远方,好似想一眼看穿天尽头,可是她不知道哪里才是真正的尽头。即便知道,她也看不穿。天地茫茫,而她,太渺小,如沧海一粟。

    白衣男子不声不响走进水亭,步子很轻很轻,轻得连尘埃都似乎不曾被他带起,但蓝衫女子还是听见了。

    “你来了。”声音不急不缓,她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

    白衣男子点点头,忽然意识到什么,随即笑着开口:“丝乔,你的耳朵越来越灵了。”

    “我也这样觉得呢,现在我能听到鱼在水里游的声音,还能听见蝴蝶拍翅膀的声音……其实看不见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说是吗。”

    “是啊,活着都好。”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很早就想问你了,你有没有后悔带我悄悄来到扬州?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是微雨山庄的大少爷,再过不久就是庄主,然后可以娶一个美丽贤淑的妻子,生好多可爱的小孩。而不是……而不是每天对着一个瞎子……咳咳……”话未说完,她忽然咳嗽起来,胸口一起一伏。

    “西子你没事吧。”白衣男子大步跨过去,右手很自然地抚上了蓝衫女子的背,轻轻拍着,“起风了,我们回去吃药吧。”

    “你又忘了,我说过要你叫我丝乔的……咳咳……周令西早就死了。”

    “对不起,一时情急我又忘了。”宋羽正像哄小孩子似的哄她,“丝乔,我们该回去吃药了,前几天你不甚掉进湖里,不然你的风寒估计又要拖上几天呢。”

    “让我再待一会儿吧,我想听烟柳唱完这段。”

    宋羽正这才发觉,对面画舫的歌妓烟柳正在唱戏,唱的正是《牡丹亭》中的《游园》,那是周丝乔最喜欢听的曲子。进来水亭的时候宋羽正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周丝乔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周遭的一切。

    “好,听完我们就回去。”宋羽正声音中带着宠溺。

    周丝乔靠在宋羽正身上凝神倾听,此刻她忽然像是能看见了,眼神很清澈,里面尽是满足。宋羽正看着她,他的心里也是满足的,这就够了……他多么希望周丝乔能马上就看见一切,可是他同时又很怕那一天的到来,丝乔复明的时候,也该是他离开她的时候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周丝乔的睫毛微微抖动,这段唱词让她不禁想起了以前的种种。那时她还不是魔教妖女的女儿,而是天地门的大小姐周令西,天之骄女,众星捧月,正如姹紫嫣红的鲜花。然而转眼之间,再鲜艳的花终究是凋谢了,她再也回不去。

    良辰美景奈何天,良辰美景奈何天……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烟雨三月的江南,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曾经,这是她最喜欢的画面。

    还记得素女说,幸好李霜华那一剑没没有伤到她的心脏,她捡回了一条命,尽管代价很大,但是能活着她就满足了。宋羽正说得对,活着就是好的!

    那一剑刺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去,谢颜、碧浅、筑音、沉音、期音……甚至宋羽正也这样认为,她也只当自己死了,现在的她只是周丝乔。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縻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

    时光荏苒,天地门大小姐死去的事情已经随风而去,如今江湖上恐怕没人再记得她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了。一年前谢颜就带着碧浅回到了天地门,不久之后谢寒对外宣布:周令西死在了信巫教教主手上,天地门由谢颜的小女儿周碧浅继任。

    “闲疑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声溜的圆。”

    一曲唱完,满座掌声哗然。

    周丝乔经常在这里听这个叫烟柳的歌妓唱《牡丹亭》,久而久之烟柳也认识了她。她曾经问烟柳,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秦淮河上那些花魁的名字一般都是很香艳的,只有烟柳例外。烟柳告诉她,因为柳是最寂寞的。

    周丝乔觉得,自己也是藏在烟雨中的柳树。她曾是那么的活泼好动,那么爱笑爱闹,仅仅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她。宋羽正说她变了,她也觉得自己变了,变寂寞了。

    “她唱完了,我们回去吧。”宋羽正说。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周丝乔朱唇微启,喃喃开口,“我们到扬州已经很久了吧,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了。原来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我……咳咳咳……”话未说完,她又开始咳嗽。

    宋羽正这回没有再说什么,他直接扶起她出了水亭。他们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处别院中,因为周丝乔喜欢听戏,宋羽正特意找了这一处地方。

    牛毛般的细雨飘了下来,落在周丝乔的睫毛上,她眨了眨眼睛:“下雨了。”

    “嗯,下雨了。”宋羽正说,“你身体不好,这几天就待在家里吧。要是你想听烟柳唱曲,我去把她请到家里来。”

    扑哧——

    周丝乔笑了出来:“烟柳是烟雨楼的花魁,苏妈妈对她可宝贝得紧啦。你要是把她请到我们家里来唱曲,烟雨楼的生意还不差掉一半啊。到时候苏妈妈肯定会呼天抢地。”

    宋羽正也笑了。

    这时候几个持剑的灰衣男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其中一人正高谈阔论:“这樊一风也真没出息,每次都靠女人!”

    听到这个名字,周丝乔的身子一下颤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一年多了,原以为她能忘记,却不料忘记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宋羽正的步子也不觉放慢了。

    另一个灰衣男子接过刚才的话茬:“可不是吗,樊一风喜欢的女人是洛仙子吴小雾,他娶周令西不过就是看中人家的身份背景。没想到这洛仙子居然是魔教妖女,周令西也被信巫教教主给杀了。如今周碧浅成了天地门的大小姐,他就巴巴地要娶周碧浅,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樊一风,神兵阁就快撑不下去了,他也是没有办法,将神兵阁从天地门手里夺回来是老阁主樊雷临死前唯一的愿望。更何况是天地门先提出的联姻,周碧浅那么喜欢他,他没有理由不答应啊。是我的话我也会答应的。”

    “就算他娶了周碧浅又如何,神兵阁注定是要被天地门压在下面的。半年前微雨山庄的大少爷宋羽正无缘无故失踪,谢远又马上要娶微雨山庄的三小姐,这微雨山庄也就等于是天地门的了。如今天地门实力不可小觑啊,你们听说了吗,这谢颜和周碧浅可是流水剑赵雪落的传人,谢颜失踪了这么多年就是在大漠跟赵雪落学流水剑法呢……”

    那几个灰衣男子渐行渐远,他们的声音也渐不可闻。

    一阵风吹来,周丝乔下意识身子缩了缩:“有点冷,我们回去吧。”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问你什么?”周丝乔笑得很甜,“哦对了,烟柳昨天是托我问你,想不想娶妻子。宋羽正,你觉得烟柳怎么样,我看不见,不过她是花魁,应该很漂亮吧……”

    宋羽正的表情很严肃:“丝乔,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樊一风是不可能娶碧浅的……”

    周丝乔的笑容陡然僵在脸上,良久,她说了一句话:“那是过去了,现在的我没资格想这些。”

    她说:“羽正,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了。”

    喝过药以后,周丝乔很快就睡着了。她睡得很安静,呼吸声细微而均匀。宋羽正帮她盖好被子便坐在床边仔细看这她,数不清多少次了,这一年来,每当丝乔睡去,他都是这么在一旁看着。他已经习惯了守在她身边,习惯了有她的日子。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宋羽正有些意外。他们在这里并没有认识的人,只有烟柳会偶尔来陪丝乔说说话,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烟柳应该正在唱曲陪客人,不会有时间过来的。

    宋羽正怕吵醒周丝乔,他赶紧起身去外面开门。

    吱呀——

    门开了,看到眼前的人,宋羽正刹那间脸色大变:“是你?”

    “宋兄,一年多不见,你可好?”樊一风泰然自若,但是掩不去眼中透出的期待之意。

    “很好,谢谢。不过你想问的不是我好不好,对吗?”宋羽正开门见山,“你是来找她的吧。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按道理说她早就应该复明了,改天我叫素女来看看她。”

    “我现在能看看她吗?”

    宋羽正点点头:“请进。她刚睡着,希望你不要吵醒她。”

    “谢谢。”

    两人的对话陌生而客气,仿佛他们只是路人。

    樊一风跟在宋羽正的身后走近院子。他仔细打量着这一年来周丝乔生活地方。别院很小,但是布置得很温馨很别致,院子里的菊花开得正灿烂。吊在树上的秋千在风中来回摇晃,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这是她的房间。”宋羽正压低可声音,生怕吵醒里面的人。

    门慢慢开了,樊一风的心紧紧的。

    她静静躺在床上,像个小婴儿,睡态很平静。长长的睫毛如羽扇垂下,衬得她的脸愈发白净。看得出来,这一年多来她过得很好,至少不她不用再强迫自己像以前那样忙着工于心计。或许这样的她才是最真实的。

    樊一风伸出手,又缩了回来。他很想替她把垂下的几丝乱发拂好,他也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宋羽正轻声道:“她虽然捡回一条命,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你把她照顾得很好,谢谢。”

    “不客气。”宋羽正想起在街上听到的传言,他问,“据说你要和碧浅成亲了?”

    樊一风笑得很无奈:“宋兄何必多此一问,你知道我不会的。谢颜一直希望我能和碧浅成亲,不只是她,神兵阁的堂主们也这么想,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也没想到,为了让我娶碧浅为妻,他们会……现在到处都是流言,我怕……”

    宋羽正马上明白,他是怕周丝乔听到这些话所以违背誓言在她复明前找来了。

    樊一风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周丝乔的睫毛抖了抖,她睁开眼睛,瞳孔中印出的是樊一风的的影子。霎那间樊一风只觉得天旋地转,他忽然觉得自己寻寻觅觅二十余载,为的不过就是等她的这一回眸。他想开口叫她,可是喉咙却哽住了。

    “羽正,有人来了吗?”周丝乔看着樊一风,眼神清澈,里面却是空茫的一片。

    宋羽正赶紧走上前扶住周丝乔:“丝乔你怎么醒了,不用下来了,你行动不方便。”

    “谁来了,是烟柳吗?不对呀,她晚上还要唱《碧玉簪》呢……”

    “哦,是樊……”那个名字呼之欲出,宋羽正看见樊一风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出来。他马上改口:“哦,是大夫来了,你忘了吗,他是素女的表哥,特意过来帮你看眼睛的。”

    周丝乔浅笑:“麻烦神医了,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的,我已经习惯啦。”

    她在宋羽正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神医,麻烦你这么晚还过来一趟,不过以后用不着了。谢谢。”

    樊一风雕像一般,直愣愣盯着周丝乔的眼睛看。良久,他终于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丝乔你先睡吧,我送大夫出去。”

    “嗯,你去吧。”

    二人行至院中,樊一风开口,声音沙哑:“你回去陪她吧,她看不见,会害怕的。”

    “嗯,樊兄慢走,后会有期。”宋羽正说,“我也得出去一下,丝乔的药没了,我得去巷口大夫那里取来。”

    “请。”

    风吹来,明明还是暮春时节,却夹杂着秋天的萧瑟。

    房中,周丝乔眼中印出了跳跃的烛火,她轻声说了句:“樊一风,后会无期。”

    刚睡了一觉,她的嘴里满是苦味,于是转身去倒茶喝。现在房间里没有外人,她的动作很利索,没有半点眼睛瞎了的样子。

    当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周丝乔慌了,急忙回头。

    那双眼睛正直直盯着她看,仿佛马上就要洞穿她的灵魂。

    “是你?”周丝乔后退了一步,谎言被拆穿了,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樊一风捡起地上的碧玉簪。他本来想回来再看她一眼,顺便把特意为她买的碧玉簪留给她,他记得她很喜欢这样的簪子。

    可是,可是他却看见了这样一幕。

    原来她是看得见的,她竟然是看得见的。

    “为什么?”樊一风问她。

    周丝乔无言以对。樊一风身上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了,即使看不见,她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呢。早在医仙谷的那一次,她崴了脚,他扶她的时候,她就认出他来了。她和素女去外面散步,宋羽正和樊一风说的话她也全听见了。

    他们不知道,身为天音宫的探子,她很早就跟着上官麒学习秘听之术,即使在院子里,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

    那个复明之约……

    周丝乔苦笑。早在离开医仙谷不久她就复明了,可是她怕这一天的到来,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她曾经深爱并且一直深爱的男人,所以她只能逃避。

    几天前宋羽正差一点就看出了她是假装看不见的,为了打消他的疑虑,她故意“不小心”摔入秦淮河中。三月的天依然很冷,河水凉飕飕的。在那差点要了她的命的那一剑之后,她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加上冰冷河水的侵蚀,她又病了好久。

    可是这一切都还不够,该来的迟早会来的。

    她沉默了很长时间,樊一风也盯着她看了很长时间。终于,他大步迈向她,在她惊讶的目光下握住她的

    手:“不管是为什么,那都过去了,不是吗?”

    “你……”

    “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他忽然笑了。

    她手心冰凉,慢慢的,慢慢的恢复了温度。最后,她也笑了。

    这一次,他们谁都不能放手了。

    不远处,宋羽正站在门口目视这一切,他嘴角微微上扬,虽然落寞,却是发自内心地笑了。现在的她,再也不需要他了吧。

    宋羽正转身,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素女?”

    素女眉飞色舞,耸耸肩说:“难道你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宋羽正哑然失笑。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这个春天,原来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来得美好。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完结啦,有兴趣的姑娘们可以收藏我的新坑,谢谢~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