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凤隐云霄 (3)

作者:倾泠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三坛。”华荆台三指一伸。

    “好,成交。”南片月利索地点头。

    这边达成了和睦之约,那边却传来了宁静远的声声惨叫。

    “七妹……啊!燕归楼小燕儿送我的鸳鸯绣囊……七妹……我……住手呀……我……五弟你还不帮我……二哥……你……你别光看着啊……快来拦着七妹啊……小纤儿送我的紫昌星冠……七妹……四弟!四弟!你快叫七妹住手啊!不然你就要少一个最聪明最能干的哥哥了……”

    “好可怜的三哥。”南片月看着在凤独影剑光下狼狈逃窜的宁静远好不同情地道,似乎完全忘记自己才是祸首。

    “自作自受。”华荆台毫不同情,“明知道七妹最讨厌比试被打扰的,她生起气来是宁肯动手也不肯动嘴的,这下可有他受的了。”

    “不知道这次谁会救他?”南片月看着袖手一旁的皇逖,再看看白玉栏上悠闲笑看的丰极。

    “要不要再赌一次?”华荆台眼睛又是一亮。

    南片月回头看他,“不要!”

    “胆小鬼!”华荆台丢下三字,然后转首看戏。

    南片月完全不在意,“我最小嘛,胆儿小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四弟……四弟你吱吱声啊”宁静远此刻已是衣被发乱汗流浃,与先前的潇洒儒雅完全不能相比,只是被他拿来做挡箭牌的白意马却仍是完好无损,连鬓角的一丝发丝都未被挑起。

    “七妹的武功又有长进了。”华荆台喃喃着。

    “不知道四哥会不会救他。”南片月则道。

    “二哥看来真的不会管了。”华荆台看看一旁抱剑连动动小指头的意思都没有皇逖。

    “那唯一能接七姐剑招的便只有四哥了,只可惜啊……”南片月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无比遗憾,实则么是幸灾乐祸。

    “可惜四哥啊,对外人向来慈和有礼,对自己兄弟那是欺负到底!”华荆台摇着头似乎很是同情,可眼中也同样尽是幸灾乐祸。

    “七妹住手啊……”

    “我决定了,等下就要拖三哥去燕归楼,请他喝酒都行,他这副模样一定要让那些个喜欢他的美人好好看看。”南片月圆圆地眼睛格外晶亮起来。

    “真是胡闹。”东始修看着弟妹们的嬉闹摇头轻叹,心头却是无比欢愉。那个时候,他们就是如此的快活,嗯,不对,他呢,他怎么不在画里?哦。他在的。

    “你们几个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我都等了两个时辰了!”他站在六合台下仰头冲着台上叫唤。

    “啊!大哥来了!这回是大哥救了三哥,运气真好。”台上华荆台叹气,很有些意犹未尽。

    “嗯。”南片月同意,颇是遗憾,“而且我没机会拖着这模样的三哥去燕归楼了。”

    一直闲坐于白玉栏上的丰极轻轻一跃优雅落地,“七妹,你也累了吧,我们去凌霄殿喝杯茶歇息一下。”

    “好。”话音一落,剑光便收。

    “呼!得救了。”宁静远擦着汗。

    凤独影却是一脸的气定神闲,笑吟吟地看着形容狼狈的宁静远,道:“三哥,下回若二哥不得空时,我便来找你练剑吧,你这身轻功有助我提高出剑的速度。”说完后满意地听到宁静远一声惨呼“不要”后她才还剑入鞘。

    “走吧。”丰极招呼二哥一声,然后似有意似无意地瞟一眼南片月。

    南片月赶忙凑过去,笑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四哥,小弟又得了五坛屠苏,晚间给你送过去。”

    “嗯。”丰极脸上的笑柔淡如春风。

    一旁的华荆台听得凑过来,“小八,你岂不亏了?”

    “有吗?”南片月皱皱鼻子,“四哥五坛,六哥你三坛,二哥一坛,我一坛,十坛正好。”

    “厚此薄彼。”华荆台一撇嘴。

    “六哥,宁得罪武功盖世的二哥也不要得罪完美无缺的四哥。”南片月压低声音。

    华荆台想想,然后点头,深以为然。

    经过他们身边的风独影听得这话,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呼!”另一边宁静远长长地呼一口气,终于保得一命啊。

    “爱玩的结果。”白意马不咸不淡地道一句。

    “还说呢,五弟你太狠心了,都不出手帮我一下。”宁静远不思悔改。

    “果然是活该。”白意马摇摇头抬步而去。

    宁静远整理好衣冠却见高台上已无人,赶忙追了去,“你们也等等我啊。”

    “大哥,你再晚来一会儿就好了。”南片月一步三跳地走下六合台。

    六合以下,他含笑看着弟妹们走来,然后他们一道走向凌霄殿。

    六合台上,东始修轻轻地笑了起来,这就是他的弟妹,他们一生情谊不变。

    “同心同德,永不分离……”呢喃轻念声蓦然止住,他心头一慌,再看时,眼前已是一片空旷,那幅画卷已消失得无声无踪。

    他们没能守住后半句,他们终是分离了。

    后来,他的凤凰儿死了,他的兄弟们也离开了,只留他一个人,守着这空旷的六合台,这空旷的皇宫。

    许久,东始修转身走下六合台,他步履蹒跚地穿过广场,推开了凌霄殿的殿门。

    凌霄殿里,一切依旧,可又已决然不同。

    他看着墙上的画像,他与他的弟妹们,依旧年轻充满锐气,他们永远在一起,永远都在这里。

    “半生快意快生悲,五十年便了此生。”

    落地大圆窗前,东始修斜倚矮几轻念一句,而后平静地阖上眼眸。

    大东元鼎二十年,三月初九。

    大东朝的开国之君东始修崩于凌霄殿,溢“威烈”。

    七年后,皇逖薨于冀州,谥“武”。随后几年里,余下的五王亦相继薨逝,宁静远谥“睿”,丰极谥“昭”,白意马谥“文”,华荆台谥“康”,南片月谥“翼”。

    那八人的传奇终于结束,从此成为人们口中的传说。

    大东景炎二十七年,冬。

    一个红梅吐艳晓风清寒的早晨,青州女王风惜云与雍州之王丰兰息来到凌霄殿前。

    走过十余年的时光,两人再次踏入这凌霄殿。

    推开殿门,凌霄殿里一切依旧,墙上画像里的那睦人一如当初,只是看着画像的人已非昔日稚嫩少年。

    画前的两人,容颜已变,心境已改,身份更不同往日,此刻的他们是一州之王,已手握半壁江山,天下唾手可得。

    看着画像上的那些先祖,看着那些风华依旧的英雄们,再看今时今日之大东,两人都不由心生感慨。

    “六百多年的时光,已让大东面目全面,可缔建大东王朝的他们并不知道,画像上的他们永远是风华正茂。”风惜云轻叹道。

    “也不能说全然不知。”丰兰息却道:“当年威烈帝敢封王分国,或心底早已料到会有今日之局。”

    风惜云闻言侧首看他,目光落在他额间的那一弯墨月上,“那我们的先祖定不会料到我们有今日。”

    丰兰息一怔,侧首看她,看着她额间的那一轮玉月,神思不怔仲。

    凌霄殿里一时寂静。

    九幅画像里,唯一的女子便是第一代青州女王风独影,而那位容貌俊美慑人的便是第一代丰国之王丰极。

    此刻,画中的风独影与丰极是白衣墨裳,而画前的风惜云与丰兰息亦是白衣墨裳。六百多年的岁月,让许许多多的人事物化做烟云,便是江山亦是改朝换代,可也有一些却如宿命般不曾改变。

    六百多年前的风独影与丰极5分离,可他们却不曾想到六百多年后,他们的子孙会重续情缘,那一对分割的碧月会有重合的一日。

    画中的人在看着面前的人,面前的人在看着画中人的,彷如境之两面,依稀相似,却又决然相反。

    画中的他们自少时相遇,到征战天下,到坐拥江山,一生同心同德福祸与共,那我们呢?

    两人侧目相看,看得彼此眼底深处那一点疑惑。

    如今的他们双王同步,可他们是否能如六百多年前的他们一样,横扫六合之时并肩而战,江山一统之后共享天下?

    恍然间,十年前的那个赌约涌上两人心头。

    “输的人永不能背弃赢的人!”

    那么,他们谁输?谁赢?

    无论患难与甘苦,他们可能一生执手不离?

    那一刻,两人疑惑而迷茫。

    静立许久,风惜云的目光移向右侧最末的画像,看着画中男子的背影,叹息道:“画中的清微君背对天下,是不能面对天下还是不愿面对天下,想来他自己也无法理清。”她如此感叹时,思及自身,心底里隐约有些能理解这位先祖矛盾的心情。

    丰兰息闻言,想起落英山一战,顿时心头一紧,移目看着风惜云,见她面上浮起痛惜之情,他瞬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怔,侧首看他。

    “今日我们并肩而战,他朝我们并肩而治,百年之后我们同立凌霄殿上笑看后世苍生。”他紧紧握着她的手道。

    她心头微震,各种复杂的情绪瞬即涌出,看着对面那双纯黑深幽的眸子,半响后,她终是轻声应承,“这一生,我永不会背弃于你。”

    丰兰息闻言心头缓缓一松,握着的手却没有放开,“我们走吧,该上路了。”

    “嗯。”风惜云点头。

    凌霄殿的门再次闭合,两人携手而去,路上属于他们的征途,缔造属于他们的传说。

    正是世事变化无常,沧海桑田转眼之间。

    一个传奇已结束,另一个传奇正开始。

    读者评论

    是谁?天下无双

    作者/梓翁小徒

    离上次那篇《凤影空来》评意见有近半年了吧。只是对那时的《凤影空来》还处在苦苦的等待中,一别数月,却终于等来它的再次袭击,只是,这次,终于不是空来了。

    《凤影空来》开篇至斯,除了传说中的久罗王子久遥和王师玉言天外,其余重要人物悉数登场。当好些积极期待着此二人的登场时,我却异常满足于他们的迟迟不露面,多留些时间给那八人,多留些欢乐给那八人吧。

    《凤影空来》作为《且试天下》系列之首,不同于其他三部对结局的猜想。恰恰相反,我们都是在知晓未来的情况下念念不忘曾经的种种。想象着风夕先祖风独影的风华绝代和兰息祖先兰明王丰极的绝世风姿,疑惑于久遥的温柔平和和玉师的遗世独立,感叹于八人的分分合合……一切的一切,只是想找个答案而已。相对于曾经两章的废稿,此时的《凤影空来》,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细节更加真实可信。难怪倾大迟迟不肯动笔,在同一时空驾驭性格迥异的八个人,绝非易事。

    不同于当初读《凤影空来》时对风独影和丰极的心心念念,现在读来,倒是八人的情谊最令人感动。“那些男人,他们凑在一起可以颠覆天下……”《九州》里面这句话,无论何时读及,总是令我心潮澎湃,而想到多年后得梨花依然盛开,只是那些惊采绝艳的人都已消失于历史的尘埃时,更是久久不能自已。推及《凤影空来》,同样是年少时的美好相遇,携手争战天下,但最终还是难逃分别的命运。当时年少春衫,惺惺相惜。但正如皇逖所言:“我们活在这世间,而这世间并不止我们八人。”既然身处高位,又哪能随心所欲,事事由己呢?

    高处不胜寒,但幸好不是顾影自怜。所幸,还有那个绝代的女人和那七个绝世的男人,在历史的巅峰中,他们携手并肩。

    不爱红妆爱武装——风独影

    独影,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不爱公主之名,不博男女之爱,一生所愿,只是兄妹八人和睦相伴。这个被六个哥哥带大、被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妹妹,却不是娇花照水,弱柳扶风,而是瞬间即可取人性命的傲视女将军。也许是被大家宠惯了,凤王及不上她后代风夕的惬意洒脱,倒更是多了一丝任性可爱。尤其是在丰极府中说起几个哥哥弟弟对她和大哥闹矛盾所出的点子时,一派纯真恣意,烂漫无邪。

    但凤王到底是女子,终是女子心性,还是或多或少有些感伤的。

    敏感如斯的凤王,在大家其乐融融之时,却已有感叹分离的担忧。

    但,毕竟是能开疆拓土的凤王,毕竟是那个睥睨天下的将军。志存高远,毫无小女儿之态,甚至说出“这世间男儿予我,可兄弟,可朋友,可敌人,此外再无其他。”的惊人之语。

    也只有这样一只凤凰!她是要翱翔于九天之上,啸歌于云天之外的。又有谁能羁绊住这天地之间唯一的灵气呢?!

    最是东朝第一人——丰极

    丰极,也许是最令人遐想的人物了。当然,这与他有一个雍容清贵、俊雅绝伦的后代丰兰息有莫大的关系。他的一言一行,总是令人有比较的冲动。但细读下来会发现,丰极,是毫不逊色于兰息的。同样是容貌俊美,同样有经天纬地之才,甚至,同样有难猜的心思。但有一点二人有极大的差别的,兰息的眼中,除风夕外,一切皆如尘埃;而丰极,却还有兄弟情、英雄血。

    在他的兄弟面前,这个在天下人眼中完美无缺的东朝第一人可以毫无顾忌地厚颜无耻地“欺压”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是兄弟。

    当然,没有人会怀疑他对风独影的爱慕之心。但却碍于种种情面,始终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撕不破那张纸。最终,也只得两两相忘。

    丰极,这个“风姿特秀,朗朗如玉山上行,轩轩如朝霞举”的完美男子,感情上虽郁郁含恨,但立国丰都,终创兰明盛世,留给后人永远仰望的背影。

    千古第一草莽帝——东始修

    毫无疑问,东始修是个另类的皇帝。这个草莽出身的帝王,浑身带着一股江湖气。也许,他并不是八人中最适合立于至尊之处得人物,他的性格是八兄妹中最不鲜明的一个。但他是大哥,是要担当一切的大哥。

    于是,在国事上,他只得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情感上,他只得无奈地娶自己不喜欢的女子,而希望自己的弟弟们能娶到心中所爱。

    但,他浑身那股沉重的江湖气还是让人忍俊不禁。可以让兄弟们帮他批阅折子,可以任由七妹的没大没小,可以放手将一切国事交与老四打理。

    因为,在他的兄弟面前,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只是需要管住他们的、疼爱他们的大哥。

    如此而已。

    “无血焰王”世无双——皇逖

    “无血焰王”,咋一听这名字,以为是混世魔王,冷酷无情。可从现在出场的皇逖看开来,他倒是有有愧这称号。也许是因为没有遇上敌人吧。

    皇逖,一个不折不扣的三军元帅。作为武官之首,事事谨慎,却又豪情满怀。武功盖世无双,却并不以武赫人,天生霸气。也许以此奠定了以后皇国尚武的基调吧。

    很多时候,总觉得东始修像个过分慈祥的大哥,不足以震慑弟妹。相反,皇逖却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连有时候东始修都拿他毫无办法。

    东始修和丰极,毫无疑问对风独影是有男女之情的。而作为兄长的皇逖,自然能以一种旁观者的阳光看出种种。所以为了他的七妹,他才会愿意帮助顾云渊求亲成功。当时的慷慨言辞,以及有意无意对瞟一眼丰极,都是一种出于关心的暗示吧。可惜,也不知为何,丰极总是假意忽略。

    既然能得“无血焰王”,战场上定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战场上,旌旗招展,一声令下,该有何等的风姿。

    风流才子当如是——宁静远

    宁静远是个不折不扣的喜剧人物。

    多情却不滥情,平时嘻嘻哈哈,关键时刻拿捏得极准。看似文文弱弱,举止轻浮,但翻云覆雨间,蒙成便烽烟四起了。难怪小八说:“三哥真可怕,比大哥、二哥都可怕,完全可以媲美七姐和四哥。”

    宁静远是个多情书生,幽默风趣,风流倜傥,这样的人自是招人喜欢的。更为难得是他的积极入世,为民解忧,毫无书生的酸腐之气。仔细一想,赫然发觉,宁静远也是乱世风烟中走过的人。经历过战火弥漫,哀鸿遍野,自然有一种处变不惊的气度。也正因如此,宁静远在敌人的眼光里,才显得如此可怕吧。

    乱世之将才,治世之能臣。

    忠正亲厚再无二——白意马

    《且试天下》中琅华的纯真可爱相信给太多人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当时还纳闷,在皇宫中长大的人怎如此没心没肺呢?现在才发觉,原来她有这么一个忠正亲厚的祖先。难怪!

    白意马的名字比较有意思。“机尽心猿伏,神闲意马行。”偏偏,他还姓白!记得《天霜河白》里秋家住的就是他当年在帝都的园子,浑然透着一股古意,与他的心性倒是贴切。

    在八兄妹中,老二太过严厉,老三、老四太过狡猾,所以白意马这个五哥就担负起了照顾弟妹、受弟妹欺负的责任。所以当小八吵嚷着奏折太多时,只有他愿意分担也就不足为奇了。

    白意马,这个皇逖最省心的弟弟,当他与人相处时,必是赤诚相待,毫无九曲肠弯。

    有这样一个哥哥,亦有何求?

    不拔一毛铁公鸡——华荆台

    看《且试天下》时,被华国的金碧辉煌刺得几欲睁不开眼。现在看到华荆台,瞬间明白:有这么一个一毛不拔的铁鸡将军,还有什么是不能有的!

    华荆台,一想到他,脑中就是一个浑身金光灿灿的形象,异常可爱。处处算计,处处节约,不愧是财神将军。有此人管理国家钱财,还有什么不能富裕的道理呢?

    华荆台是个比较搞笑的人物。吃饭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处事时而直率、时而又小道算计。他和小八南片月的斗嘴,实在是本书中的一大亮点。说话尖酸刻薄,自鸣得意,但又时不时被老四给噎一下。想到他小人得志又义愤填膺的模样,不由会心一笑。

    撒娇岂只女子权——南片月

    南片月是八兄妹中最小的,自是受尽大家的宠爱。所以,撒娇卖乖成了他的特权。

    最小的兄弟往往都是令人头痛的,小八毫无疑问“在其位,谋其职”,常常给大家带来些无关痛痒的小麻烦。

    小八是大家的缓解剂,有他在的时候,总是充满欢乐的。和哥哥们斗斗嘴、说点哥哥们的小坏话、两面三倒、唯恐天下不乱,但却异常可爱。难怪哥哥姐姐们对他的婚事如此上心,其实只怕他被人欺负吧。

    像小八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当官的。不过好在他有几个哥哥给他维持着,否则官场黑暗,哪是他这种人能混的?

    元鼎元年,东朝帝国初立之时,总是欢乐大于悲伤的。八人同心同德,相亲相护,缔造史上神话般的绮丽传奇。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总有一天还是要分别的。只是那时的他们,该作何感想。

    棠花依旧似火,亦不知何时才能共看棠花烂漫?

    情之为物

    作者/汐影

    读完倾泠月的《且试天下》之后,书中说“白风黑息”是像极了先祖的。不由好奇:这二人已是举世无二,风采无双。不知先祖又是何等风华?终于,盼来了《凤影空来》。

    八名将帅如异星升起,结束百年祸乱,七人共推大哥东始修为帝。本来,王道便是条孤道,奈何情意深重,力排众议,与七位弟妹始终共同进退,颠覆了“狡兔死,走狗烹”的悲歌。

    清丽高华的女子,本当处于闺室,相夫教子,却与兄弟们同上战场,手握乾坤,成为天下侧目的“白凤凰”。她不允许他人称自己为公主,只因她觉得公主都如小白兔一样,而她不屑于软弱如菟丝花。她清肃绝尘,骄傲如凤凰,世所敬仰!身处那样的位置,已经习惯将所有的情绪收起,只有提及四哥丰极时,才会眸色柔亮,褪去眉目间的凌厉,活脱脱一个平凡热恋中的女子模样。为了和所爱之人并肩而行,为了和他永远在一起,努力学功课、习武功。欣喜的是,爱恋着的四哥也是喜欢她的。相爱之人,总会想着成为永恒。而世事难料,少年懵懂的爱恋破灭,也只能收拾那些伤痛,独自忧伤。“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一颤,手一缩,却没能抽离,他的手握得越来越紧,紧到骨头发疼,刹那间,她眼中酸意上涌,蓦然仰首,姿态如高傲不屈的凤凰。他侧目看着她,她仰首望着空,彼此的手紧紧握于一处”,恨不能将这一刻无限延长,奈何时间总是无情的。对于依旧互相喜欢着的两人,这一刻的交握便已是天荒地老。

    沧海桑田,海枯石烂自然是有,可是,身边的人却不是四哥了。变成那个因为误会惨遭灭族的男子,是那个俊美如精灵,出尘如上仙的久遥。

    选择了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她想,与四哥的进退不得来个彻底的了结。或许,她心中对那个牵着她漫步集市,欣赏风景的久遥也是动了心的。

    一生之中,凤凰儿最喜欢的是丰极,但是最适合的必定是久遥。

    四哥丰极,后世史官也不吝笔墨赞其“风姿特秀,朗朗如玉山上行,轩轩如朝霞举”的美男子,又被誉为“大东第一人”的奇才。无论做什么都要求尽善尽美,对自己也是十分严苛。要求尽善尽美的人活得高贵绚丽,可是心中的孤苦少有人会意,也很少有人真正去在乎。他在寂寞中维持着追求,在孤独中维护着渴望。少时的家变对他影响颇大,他立下誓言,不再让任何人威胁到他以及他拥有的一切。他成功塑造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形象,却失去了自己的至爱。他懂凤凰儿心中的“唯一”,所以在那三妻四妾是平常的时代,连个姬妾也无。面临凤凰儿被恶意诽谤之时,是他挺身解围。当年被自己害死的曲殇还活着,心中愧疚已消,佳人在候,那么与凤凰儿之间便再没有了阻隔。然而,凤凰儿被困久罗时,他怒、他急、他忧,不顾自己的生死,拼死一搏后,凤凰儿没有再等他开口,将终身许了久遥。他挣扎了,彷徨了,想必他也是恨自己的,恨自己太过执著,恨自己太迟开口,或许,还恨自己太过自负!不甘心地去见凤凰儿,可惜,在那儿已然看不到半点希望。咫尺已天涯。少年凄苦,终成执著。

    久遥,逍遥洒脱,脱尘绝俗,宛若上神。这样一个精致的人物也难逃命运的安排。只是站在人群中的偶然注视,就已被凤凰儿的绝世风华所摄。一见钟情,要么随流光渐忘,要么,刻骨铭心。初时以“顾云渊”的模样出现,痴缠凤凰儿,只想与她并肩而行。屡求屡败,屡败屡求。那无赖的模样令人哑然失笑,却顿生可爱之感。后救凤凰儿两次于危难之中,终得佳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惟以身相许”。良缘既结,因缘际会下的灭族之仇却使得二人之间再生嫌隙。一边是灭族之痛,一边是对所爱之人能思能望不得亲之苦。这些使得他辗转难眠,颓靡不振。午夜梦回的,怎不是“一把心酸”呢!忘不得,亲不得,见不得,想不得,只好远离至浅碧山。后来,凤凰儿遇险失去音讯,整个青州几乎混乱。他还是站出来无私地帮助百姓,他想到这些百姓与久罗族的族人毫无二致。只能叹服:久遥有着天人的容貌,也有着天人的仁心任义。这样无私博爱的胸怀又有几人与之同?总是说起时易,做时难罢!他也是懂凤凰儿的,所以他说:“与你并肩同行,却不是想与你就那样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去。那街上有许多的人,许多的店铺,许多的东西……我想拉着你在路旁的茶楼品一杯茶,或是包子铺里买两个包子一人一个边走边吃;想拉你一块儿进街旁的古董铺或是首饰铺里为你挑选一两样喜爱之物;拉你略停片刻看一看路旁的花树,看一看那擦肩而过的人……我就想拉着你,一起走,一起看。想告诉你,不要那样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看,偶尔也转个身回个头,稍稍停留,稍稍停歇。”高傲冷漠的凤凰为别人创造了这样恬淡的生活,自己却不曾过上一日。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对凤凰儿说过,哪怕是心中的四哥也不曾。所以这平实质朴的语言,也撼动了凤凰儿的心神。后来,他拉着凤凰儿实现了这些闲暇逍遥。凤凰儿虽觉怪异,只是因为不习惯,心中却觉得这样的日子是舒适、安宁,让人沉醉的。久遥,实在是一个懂得生活且享受生活的人。

    东史修,草莽出身,终登帝王至尊之位。在八人之中,他的才能大概是最末的,但却是八人里最重情义的。从贫贱到权力的巅峰,其中辛苦自不必细说。在这一路荆棘中,他全心全意、尽心尽力地照顾七位弟妹。尤其,是凤凰儿。可是恋着的凤凰儿却打小便心系丰极。当他和凤凰儿说为她和丰极赐婚时,他的挣扎和心如刀割感染了读者,让人为之动容,感同身受。哪怕在她心里是“如父如兄”,依然爱护有加。为了保护凤凰儿,分国封王,不惧后世讥笑也要护住至亲至爱。他至情至性,敢于承担,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阅完之后,发觉或许只有“英雄”二字才配得起他。

    八人的恩师玉言天这样评价他们:皇逖端方稳重,却太过严肃较真;宁静远头脑聪明,却生性多疑;丰极才略罕世,却过于苛刻求全;白意马温厚老成,却过于谨慎多虑;华荆台灵活圆滑,却太过吝啬爱财;南片月可爱得像个娃娃,却也是如娃娃善变难测,凤凰儿禀性坚毅不输男儿,可惜太过骄傲倔强。这些站在高处的惊世之才,因为各有缺点而显得饱满生动。况倾泠月遣词用字又十分细腻精深,读着读着,书中的这些人物跃出纸上,仿若生人。而整篇故事也是连贯融洽,以平实起笔,以大气描述,在读者的绵长回味中结束。风独影和丰极的错过,最后和久遥相扶写携手一直让人唏嘘不已。阅读之中,遗憾、辛酸、怅然、无奈、了然、心动并驾而来。整本书似乎以悲调作为了主旋,可是温情和缱绻不能忽视涌满心头,它们丝丝相扣,点点纠缠,成为心中无法忘怀的经典。还有位高权重的八人难得还能保存着深厚的友谊。不,他们不仅是朋友,更是生死与共的至亲。直入心扉的这些人,这些故事交织成一幅气势磅礴又浪漫温暖的瑰丽画卷。倾泠月将浓情浅写,蕴于字里行间,完整了一代皇朝的传奇。

    情之为物,不过一念成之。

    凤痕

    零、引子

    空来、空来,最后凤影还是来了,带着东朝的历史,带着八个人的爱恨,带着九个人的纠缠,带着十个人的因果轮回,如一道痕,深深刻入这几个人心中。是喜是悲,是聚是离,是爱是痛,是生是死……

    回望天下,分久必合!大东朝是几十年乱世和合而成地朝代。

    乱世出英雄,的确,大东朝生出来八个这样的人,史书记录了他们的功绩,记录了他们的辉煌,他们的事却在世人口中口口相传,或有添油加醋之,或有夸大其功之,不论怎样,他们对大东朝、对所有人民的太平有着极大功劳……只是这些成就背后的苦、累、伤、痛,又有几人知晓。

    看过《且试天下》,虽早知《凤影空来》之结局,而过程则一无所知。如书中楔子所述,那已经模糊的印象,从风写月口中娓娓道来,历史的记忆被揭开,凤痕渐渐重现。

    一、谁如诉

    女子爱红妆者多,但也不乏不爱红妆爱武装之人,腰间佩剑,潇洒万千,举手投足,英姿飒爽,眉眼凌厉,豪气万丈,更甚者征战沙场,无人能敌……许多这样的女子最后总是武装换回红妆,寻得良夫,相守相伴,或是神仙眷侣,远离尘嚣。

    偏,风独影是一特例,武装、沙场、刀剑,在她生命中占有很重的地位,对风独影来说,功成身退的不过是懦夫,她手中握剑,即使最后卒于剑,也要保护天下百姓。看罢东溟海边,风独影对易三说的他们八人相遇的过程,不由叹到,世事无回头路,若非当年的她和哥哥遇见东史修,若非她的亲哥哥舍命护妹妹和东史修,她便不会和大哥一起,遇见其他六人,遇见玉师,平定天下,且世间便无这一“凤影将军”,世间便无这绝代凤凰,而风独影亦不会如如今这般,在沙场上挥刀杀人,不若一般女子身处闺中,她也许早已死去,也许苟且偷生……但九岁握刀杀人,且一生都在杀戮中度过,这种人生,是好是坏……

    相对朝廷,她更喜欢沙场;痛恨被称“公主”,只愿一生做“将军”。一是朝堂人心叵测,表面看起来对你好的人,可能会冷不防在你背后插上一刀,有时口舌才是利剑;二是征战沙场本就该称为将军,何来公主打仗之说。

    “七妹果然最喜的还是出征”,三哥宁静远如是说。

    “本将什么地方像那种软绵绵胆怯怯的小白兔了?!”,风将军对“公主”一词的评论。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风独影对“凤影公主”这个称呼的厌恶。是该说她本性如此,还是被几个哥哥“带坏”了。长在男人堆里,被几个哥哥、弟弟宠爱,又能傲于天下,这样的女子,世间几人。

    说到她的几个哥哥、弟弟,不得不钦佩几人之才能,他们八人在乱世之中相互扶持,各挥其能,一点一点划开乱世的繁杂,建立起大东朝的安宁生活。最值得人佩服的不仅是他们为天下百姓做的这些,而是他们八人的情谊,杀伐征战建国,八人似一人,同欢喜同悲苦同进退,他们甚至还同住皇宫,确是史无前例的,亦是让人赞叹的。

    “同根同枝同蒂”,风独影这样形容他们八人的关系。的确,八人一枝生,同心同德。

    《凤影空来》的前段,在他们八人的关系中,风独影和皇逖都谈到过的一个词——分离,都缠绕着一个思想:合久必分。

    “我们八人是不是终有分离的一天”,这是风独影和她最亲大哥闹脾气后的一声叹息。

    “世事变幻莫测”,二哥皇逖亦有同样的想法。

    并不是说他们自愿想要分离,而是因为身处其位,不得已而为之,如同他们各自娶妻,如同他们已搬出皇宫,八人同住皇宫的“传奇”已不再,如同风独影和丰极本是有意有情,却无法相合相惜……不是怕他们的心变质,而是怕外人之阻力迫使他们分开,因为他们不只是八人,不得不去顾虑到世人、朝人、家人的看法想法,总会生出些“不得不”的事情,而那些事,却让帝王的东史修和身处朝中重职的弟弟妹妹无可奈何……

    终,一语成谶。

    于此,暂时不讨论此问题。

    对于《凤影空来》,我们是在知晓结局的情况下,去了解过程。对前朝之事,其他几本书写得不多不少,刚刚好够勾起我们的兴趣。想要知道风独影的生平,风独影之早殁是否真的与始帝有关,风独影和丰极为何最终无法黑白合璧,久罗族三殿下久遥和风独影为何又能在一起,久罗族地灭族是为何,玉师承下的血咒又是为何……这一个个谜团还得回到八人八人身上,或者说,回到风独影这个中心人物的身上。

    他们几个哥哥、弟弟宠风独影是有目共睹的,对于除他们以外的男人的态度也是有目共睹的。在前段的顾云渊,这个想要攀凤的男子几次被贬,又几次重新凭自己能力站到接近风独影的位置,而他们对这个男子被压地态度,我却总感觉有一种对风独影的压迫。

    的确,他们太优秀,她也太优秀,优秀到没有任何男子可以比得上,他们也是觉得没人能配得上他们的妹妹、姐姐,只要有人想要对他们的妹妹、姐姐有任何的“不轨”之心,都会被直接刷下去;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丰极对风独影的态度,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个曲殇,虽然曲殇还活着,但这却是一个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梗,堵在丰极和风独影的心中……丰极能配上风独影,但除去丰极,就没有人再能与之比肩了。

    所以,我有疑惑,是不是如果风独影放下了丰极的感情而有自己的选择后,她的哥哥、弟弟还是这样打压她的选择呢……却没有这样的如果了。

    之后的易三,对风独影在海边住地几天来说,也是一生中很奇特的经历,当她对哥哥、弟弟说起的时候,得到的反应却是:

    “啊啊啊!七姐你在外面认识了什么臭男人?!”,连最小最调皮的八弟南片月都这样说,直接不用考虑她的那些哥哥们的反应。

    咦,似乎是搞错对象了,那就再看看稳重的皇逖的反应。

    “七妹,你真的认识了什么臭……”、“七妹认识了什么男子吗?”,连最稳重的二哥皇逖都这样说,直接不用考虑她的其他哥哥、弟弟的反应了……

    如此如临大敌的兄弟,可见他们对风独影的感情问题是多么的慎重再慎重!于是就在这种“重重压力”下,风独影“蹉跎年华”……这样子,若是没有曲殇,若是一直保护的好好额,即使在一旁看着丰极、待在丰极身边风独影也不在乎的话,整体说来也没什么问题,实在不行就终身不嫁罢。

    但是——世事变化莫测!

    二、谁共看

    浅析涉及到风独影爱情的人,无非:东史修、丰极、顾云渊、易三与久遥。最后知晓顾云渊、易三和久遥同为一人,那么仅剩大东朝开国皇帝东史修、东朝第一美男丰极和久罗族三殿下久遥,三人对风独影一生的影响是不可忽略的。

    东史修放弃了,他要赐婚于丰极和风独影;风独影犹豫了,她知晓曲殇未死;丰极震惊了,他的影告诉他曲殇还活着;风独影恐惧了,丰极和曲殇似要飞仙离去,久遥在一边默默看着,但到最后却不知是爱是恨了……

    而在这之前的之前——

    想来,东史修对风独影说出“天下人何限,慊慊只为汝”这句话之时,早已经对她有很深的情了,且绝对不止亲情。心细如风独影,又怎会不知,只是不愿去面对,不想去面对,她知道,但是怕伤害了她如父如兄的大哥,因为她对他,仅限亲情——对哥哥的依恋。东史修重情,重他们八人之情,更重他的七妹,他是个好哥哥。

    但他不是个好君王,一个君王,太重感情,特别是太重一个人的感情时,就会因情误国。其实,他们七人亦是如此,风独影是他们最宝贝的妹妹、姐姐,对她的亲情胜过一切,但是东史修可算一接触到关于风独影之事,最无理智、最易失心失智之人。因为他是君王,因为他对他的弟弟妹妹们的宠溺,令他人嫉妒,所以他更不能任意自己的行为,她应该控制自己,不放肆自己的心智,不对风独影之事感情用事……这于他来说,太难太难了。

    东史修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大东朝,而风独影的一举一动又影响着他。若单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宠溺到令人钦羡,但是他是一个帝王,他是大东朝的命脉,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的话,天下必大乱!

    偏偏,是风独影的事情,偏偏,他做不到……

    妹妹和江山,当然是妹妹重要,但是对于妹妹和天下百姓的祸福平安,他却苦涩地选择后者。

    “一世兄妹”这几个字,苦涩不堪。

    “凤凰儿是朕的!”却永远无法实现。

    如同之前所说,这就是作为一个帝王的无奈,心心念念,却无能为力。出征北海国,风独影该是建立最大功绩,却因那些叵测的人心,不得不变成“戴罪立功”;风独影去平定久罗山山贼,一个坏消息,或者一个被讹传的消息,就让他丧魂失智;最后领兵,屠尽久罗族人;担心弟妹将来之事,削五家之权,为保护弟妹,封王划地授国,但八人由此分离……

    对国家,他是“一国在肩,累不堪言”;对风独影,则是“心动,劫来”。这个劫难,不仅是他自己地,也成了风独影的,更是久罗族的,最后变成了玉师以及其后人的……

    这份爱,化作了怎么也无法解开的劫,偏偏最好的哥哥,亲手毁了他最不想伤害的妹妹的一生,这个哥哥,太好太好,好到只能让人感到心痛与无奈,可叹高处不胜寒。

    相对于东史修,丰极可谓是理智谨慎,从不感情用事。风独影对于丰极,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没有曲殇,一切会简单很多,但就是有这个曲殇,连带着拖出丰极的理智,风独影的悲痛。因为幼年之事,让他成为一个理智之人,极度的理智,也极度完美,本想让自己不再做错事,却不想被理智控制住了。外表看似无情淡漠,举手投足无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但内心却是别人看不到的阴暗与疯狂,那是被理智压抑的感情,被冷漠克制的火热。

    丰极太矛盾。

    他活着太累,被理智和感情折磨,却无法决出到底是该理智对待,该是遵从感情,这未尝不是一种犹豫。

    他爱风独影,爱得也不比风独影少,但是他又不能娶她,因为他杀了一个于他有情有意的姑娘——曲殇,他的心里永远都有着曲殇的身影,若是娶了风独影,则是对曲殇,对风独影,对自己原则的背叛,理智让他不能这么做,此为其一。

    大东朝建朝,八人以兄弟相称,丰极和风独影亦是兄妹,兄妹成亲便是乱伦,他们俩对东朝可是重量级的人物,若是出现此番乱伦之举,定会造成东朝的动乱,这对大哥的江山是不利的,理智让他克制自己,此为其二。

    对丰极,风独影也很矛盾。

    她也很累,她说过,她四哥会什么,她也要会什么,为的只是在他谈吟之时,她能与之相和。她一直在追赶她的四哥,而她的四哥却不曾停下来等她,她就一直追一直追,追到忽略身边的风景,追到让身边的人无法匹敌。

    但最后依旧没能追上,因为一个曲殇绊住了她,第一次错过了。

    在她知曲殇未死之前,她和他已经划了一条鸿沟,她不要一个还装着其他女子的人,即便那是她最爱的人。按照她所说的话,若是有这样的人,也相当于没有,因为对待那个人,她就一个字——“杀”;而他也没法在心里愧疚另一人之时去娶她,且这个人永远放不下。

    在她的大哥想要帮他们把鸿沟填上之时,她偏偏晓得了曲殇还活着。她的心让她不能对四哥隐瞒这件事,这件事四哥有权利知道。她把选择权丢给了她四哥,但却让她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惊恐、惧怕,心痛深入骨髓。

    当她告知四哥后,整个人都崩溃了,在久罗山看到的那幕,是她最惧怕出现的一幕,几乎让她心智尽绝。可久罗山,一夕风云变化,他本为救她,本想救回她便与之成亲,却不想,得到了那个炼狱般的话……她也没有料到丰极最后的选择,这一次,又是错过了。

    他走得太快,走得太理智了,错过了;当他慢下来等她,感情占上风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终是错过了……

    两人的性子都太矛盾,看似互补,其实互斥,最后总是进退不得。他们俩,这些年一直在犹豫、在推迟、在错过,一次错过还有弥补的机会,但次次都错过,只能感叹今生有缘无分。

    丰极最后的决定,若是风独影不知还好,她便不会那么痛,还是爱着他,却自己断了这念, 竟是自己亲手扼杀了这份爱,该是如何之痛,爱了那么久,爱得那么苦……到底是谁负了谁……

    “从今以后,你是兄,我是妹……”,近在咫尺,终究还是舍去了,此生陌路,忘不掉,只有煎熬。

    说完这两个人,叹一句,很是心疼为了原则放弃爱的人,但又不甚喜欢为了爱放弃原则的人,一为丰极,一为东史修。虽然丰极没有放弃风独影,但是那位说出口的话,也无法挽回;虽东史修为风独影可做任何事,可东史修确是个好哥哥,很好的哥哥,这份亲情不可抹去。

    兄妹、兄妹,一步之遥,无对无错,情深缘浅,咫尺天涯,终是尽头。

    除去两个在风独影身边最亲的人,最有“竞争力”的,就是久罗族三殿下久遥。

    认识风独影,也是他一生、他们一族劫难的开始。

    一开始化名为顾云渊,几进几退,默默待在风独影身边,可在风独影遇海难之时离开。又易名为易三,带着她领略这些年来她不曾仔细看过的风景,让她追逐的脚步放慢、让她放下心里沉重的责任担子、让她自由的过一段日子,让她知道,她的手不仅可以取人性命,也能诞生生命,也让他可以陪在她身边,享受与她并肩的感觉。

    顾云渊说的话,易三做的事。

    久遥有种治愈人心的力量,也许是因为他为“文官”,看得透事物的本质,亦找得到方法来化解风独影心中的郁结。风独影被血腥与杀戮所缚,对生命早已麻木,他却用一件小小的生命将其解救出来。他能轻易放下她沉重的心理包袱,解开她被一生杀戮缚束的灵魂,让她相信,她依然是可以带来幸福的人,她的生命不只是血腥,她也是血肉之躯,她还是个女人。

    他晓得,他对她没有威胁。虽然他是一个陌生人,又知晓她那么多事,最后她还是放他生路,让他帮她,过她可能今后都不会再有的生活,看她不可能再看到的事。和他在海边的那几天,的确是她生命中最轻松的日子,做了许多以前没做过的事,性子也受他影响,变得明快、柔软了些,甚至还从“本将”转成了“本姑娘”……在海边的生活,是风独影生命中的一抹光。

    在久遥未与风独影言明身份之前,两人算是半个对立的,毕竟他们久罗一族占地为王,虽历经百年,但山下早已变样,而风独影是东朝将军,即将来平定久罗山!

    世事的发生,无外乎“巧”一字,偏偏就是那么巧,令人脊背发凉。

    在久遥想着慢慢改变久罗族人的想法时,风独影领兵来了;久遥劝说撤去“雾障”法术,放人下山,风独影的哥哥、弟弟也领兵上山了;当久遥和风独影解说之时,两队人马就要开始厮杀,一场屠杀即将进行——太巧了!

    百年来的祖训啊,不知是对是错,保护了久罗山久罗族人百年的平安与淳朴,却也带来了一场灾祸,更快地毁了久罗族毁了这一片乐土,何况还有一个守旧的久罗王,久罗王地想法太简单也太固执,而久罗族人也还活在很久很久以前……

    偏偏在这个时间点上,偏偏风独影和久遥都不在,这场杀戮,必然要进行,这个劫,无人能解,这场战争,注定无可避免!两方几乎对立的人生观世界观,一方是剑器盔甲,而一边是锄头铲刀,此等摩擦,定伤亡惨重,也因此亡了久罗一族。

    久遥看见,该是怎样的一个悲痛,风独影看见,又该是怎样的震惊。这回不知是谁与谁之间划出了血般天堑……她虽救了他,却也间接屠尽了他的族人,她是他的恩人又是仇人,却还是妻子……

    “……情殇成接,祸无边”,情之一字,毁了八人之聚,毁了她与丰极之情,亡了久罗一族,亡了久遥之心……命中此劫,无可避免。

    久罗灭族后,为保久遥,两人结为夫妻,久遥浑噩度日,她亦淡漠处之,两人关系之僵,不似当年。算是杜康的语言起作用了吧,久遥了解了更多关于风独影的事,心里的翻滚必定不少,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啊……

    久遥毕竟还是那个天性欢乐的久遥,在消沉、怨恶的久遥过后,慢慢恢复成了当年地那个明快少年——那个不畏生死,数次请婚的顾云渊,那个帮她休息、慢下脚步领略身边风景的易三,那个久罗山山上,拿她手抚他脸的久遥。即使恩怨未明,他还是愿依就本心,无意间向她示意,而她亦是鬼使神差的,依着未能察觉的心意,回了回去。

    可是,又能如何呢,他们之间的距离,隔着太多冤魂,太多血腥,太难逾越了。

    “命带七煞,杀孽重……”,久遥可懂,风独影想自毁却不能的心理。

    要保护一方人,必要杀一方人。诸生何辜、他又何辜、她又何辜……

    三、谁孤寒

    久罗山一战,若要细数是非对错,是功是过,真的数不清。终是平了一久罗山,收服一片土地,除去一个威胁,嫁了一个妹妹,承了一身血咒,分了八个国家……

    冷掉的皇宫,叵测的人心,剩下的,是东天珵的乖巧,还是北璇玑的温顺,或是久违的玉师……神神秘秘的玉师,总算得以一见。

    想起《且试天下》中的玉无缘,不由得一阵心疼,玉家人的祖先玉言天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玉家人的血咒又是怎样而起?

    东史修给人以沉稳的感觉,但是他所能就是那么多了,就是要保护弟妹;丰极是深得不见底,隐秘而让人畏惧;风独影却是让人了解的不多不少,有些懂了,又有些还没说出口……玉师,则如古井深潭,温厚、明清、暖实,岁月荏苒,行风依旧,不愧为八人之师。只有他能制住发狂的东史修,消解东史修的情痴。

    看到玉师对他们八人的评价,不由感叹玉师看人之透彻。

    国家分久必合,而人却合久必分。

    也幸得玉师的选择,虽四散分离,但八人之情未有减免。

    “有很多事,都是当年想不到的”。风独影问玉师,当时天支相遇,可想过有一天八人坐拥天下,当时八人一心,可想过如今分国分离。或者说,玉师想到了,但他要他们八人自己做决定,即使是痛苦难当,即使不得不这么做,还是不想让自己左右他们的行为,这样他们才能真正无悔于这个决定。

    东史修无悔,他保住他的弟妹不受朝人之排挤;风独影无悔,她保住她的哥哥、弟弟们,“命带七煞”,离得远了,是否可以鞭长莫及了,是风独影自己选择了兄弟分离,只是风独影没想到会是“封王分国”的局面,终是她主动舍了她的哥哥、弟弟呀。

    玉师纵是有再大的本领,也无法挽回这一兄弟分离的局面了。

    先前对玉师此人,我只觉得玉师和久罗族有些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倒不了解,却没想到他是百年前久罗族驱逐的好友——玉家人。“我没有想到,那血祸是应验在久罗山上”,原来玉师的这句话是这个意思。

    而血咒,当时猜测是久罗族人施于他们八人,然后玉师主动承下。现在想来,该是如此,这血咒如此狠毒,久罗族人对于灭他家族的八个人,是极度的仇恨,若只施于他们身上怎能解恨,要让他们知道,这次你们做的事,祸及你们的子孙。也许部分也是久罗王对于这个祖先好友的后人的怨恨,怨恨若不是他留下那些与山下人相通有好的典籍,久遥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也不会劝说除去雾障,也不至于最后灭族。

    只是这血咒断不是久遥所施,一是他法术本就不行,二是对于他,他也许只会杀他们八人报仇,不会不经思虑下这么恶毒的诅咒,久遥是清明的,但是久罗王不一定。文中对久罗王的叙述仅在久罗王被打下山崖,但是是生是死未知。

    我曾猜测教会香仪那曲子的白衣人是久罗王,不过也立刻推翻了这个想法,久罗王不会这么做的,久罗族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山下人皆为自私之徒,勿与山下人来往这个祖训深深扎在他们心里,且在灭族之后怎会干这种教人曲子这种事,明朗如久遥都一直消沉、惶惶度日,更何况对山下人恨之入骨的久罗王。那人,应该是玉师吧,这首曲子他唱过,唤醒过久遥,如此再由此曲唤回久遥,岂不正合时宜,而且由一个孩子来唱出,效果更好呢。

    回想起久微对玉家人的评价,他说是玉家人,让他们灭族,让他们不得见天日……久微自己又何其矛盾——玉家人的徒弟灭其族,风独影是其中之一,风夕是风独影后人,他和风夕是亲人,也是半个仇人。

    因为久微“不得见天日”这话,我还有一猜测,玉家人承下血咒后,为让久罗族延续血脉,让东朝不真正灭久罗族,也许让东史修颁一道令,久罗族人不可再回久罗山,如此久罗族人再无家可归,但也幸存下来——而这只是一点猜测罢。

    “玉家人何以天人永寿”,玉家人和久罗族,亦是世世纠缠……

    四、谁与归

    对于整个故事,我总有一种因果轮回的感觉。

    “今日种因,他日结果”,玉师这句话说的是他和久罗族,而未尝不是说他们八人,还有涉及到这个故事的人。纵观全文,许多人都在这因果轮回中,甚至有些日后之事皆与日前所愿相反的感觉。

    如同风独影所说“誓言就是拿来打破的”的那样。

    八人最初誓言“同心同德,永不分离”,到最后还是分来了;丰极最理智,却是因为恻隐之心,才有了老五和老八的加入,八人齐聚,之后感情用事一回,也不顾世人诽谤;风独影在离别时说,都要活到一百岁,偏她自己最早离世;风独影最爱丰极,却亲手断了这个念头;青冉公子幼时以血喂妹妹,最后死于妹妹之手,妹妹又被青冉公子的手下拿头祭青冉;杜康因风青冉之托追随风独影左右,本不愿自己独活,却早于风独影亡去;久遥本想让久罗族与外界交好,却毁了久罗族;东朝毁了他的家园,杀了他的亲人,而他却要保护东朝子民;本是仇人,却成为世间最亲密也最陌生的关系,夫妻;百年前久罗族驱逐玉家人,百年后玉家后人的徒弟灭久罗族,而久罗族血咒还于玉家人……

    就像命定一样,不想那么做,却不得不那么做,满满都是无奈。不管是风独影的高傲、倔强、罪孽、千斤重担,她都一人担下;不管是东史修的高寡、孤独、痛苦,他也从不后悔;或是丰极的事事求全、苛刻自己,他全部认了;还有玉家人的三十寿命,也独自担当……

    《凤影空来》并未看完,还有那风独影之毒,久遥之情,风独影与久遥之后人,三十九岁死之迷。北海王之存,北璇玑之择,久罗族之怨,玉师之血咒……这些谜团,还待新书上市后一睹为快。

    吾谁与归,因果轮回,只叹每个人都有其之苦。

    借用书中一词——

    金戈铁马乱世行,哀嚎恸天恩情在,江山棋局谁主?

    不学兰香中道绝,却叫青鸟报相思,定不负相思意。

    不论结局如何,只愿无悔汝决。

    【原创配音电影】

    片头歌曲是墨明棋妙的《倾尽天下》,为什么会选这首歌呢?因为这首歌,很适合小影:

    一直很喜欢风独影,说不上为什么。《凤影空来》也是我唯一追的文,越看越喜欢。早已注定的结局,无力回天,只能看着她依着命运的轨迹一步步深陷,一步步无悔地走下去,那种虐到极致的虐心感觉,刺激了麻木了许久的心和干涸了许久的泪腺……

    大哥是最宠凤凰儿的人,大哥一直没有立皇后,大哥说他是七兄妹的哥哥,所以弟妹可以跪他,但是天下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们下跪!这是多么让人心痛的理由!其实大哥心中,只有凤凰儿才配做他的皇后!可是,为了一统天下,他和很多世族联姻,娶了很多女人。所以,他知道,凤凰儿永远不可能嫁给他。于是,大哥只希望弟妹能喝自己喜欢的人成亲。凤凰在久罗山失踪,他一怒之下御驾亲征,灭了久罗一族,可是,这也断送了凤凰儿一生的幸福!“终是为你,覆了天下”,多么可叹!

    四哥是让小影情窦初开之人。翩翩公子,优雅如兰,任何一位少女都会为他心动。小影为了可以和聪慧无双的四哥并肩,她和兄弟们一起习文习武,一起杀人打天下。因为有四哥的爱,虽然不能如一般女子一样捻针绣花,但小影是幸福的。可是,为了取得闽州,四哥欺骗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为他而死,他心中负疚,于是追求完美的他,无法再给小影完整的爱。后来四哥知道那个化名“曲殇”的女子还活着,他终于可以放开魔障,想要给小影幸福,可是……他们已经错过,“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的小影和四哥,“江山嘶鸣战马,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唉!

    小影的哥哥,因为各为其主,死于小影的剑下;当年小影尚在襁褓中的时候,因为战乱,她哥哥以血饲她;为了引开乱兵,她哥哥将她托付给大哥,然后自己冲了出去……她惊采绝艳的哥哥,是甘心以命成全她的,否则以青冉公子的才华,何愁不能独霸一方?可是,若天下不能一统,必然有更多的兄妹如他们这般分离。“登上九重宝塔,看一夜,流星飒沓”,哥哥的医生,如流星般短暂而绚烂,“我愿倾天下之力,换你真心一笑!”其实哥哥只希望小影能幸福……

    久遥,久罗三王子。曾经易容成顾云渊,在东朝当官。每次他升官的时候,都向大哥请婚,请求将凤影将军嫁给他,也因此一次次惹怒皇帝被贬官。后来他化名易三以真实,面容与小影相见,他们在海边的那段日子,我想是小影一生中你难得的幸福时光。可是后来,他倾慕爱恋的影,成了他的灭族仇人,爱与恨,交织纠缠,他将何去何从?“碧血染就桃花,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影这样坚强的女子,从不轻易流泪,若是流泪,必是感情决堤……“明月照亮天涯,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最后,小影为了救久遥一命,和他成亲了,他终于娶到了她了,可是,他们会幸福吗?

    大哥、四哥、哥哥、久遥,都可以为了她倾尽天下。所谓“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便是如此吧?可她,却为了这个天下,付出了一生的快乐和幸福……

    孤星入命,血光相随,然而,她不悔——只为了世上女子再无人如她这般命运坎坷……

    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起。还是不说了吧,让我们跟随小影,一起体会,她刻骨铭心的人生吧!

    主题曲 凤影殇

    (念白:后来我们在乌云江边,遇见了四哥……)

    改编自《少年杨家将》片尾曲《20年》

    那年的乌云江边

    我初见你的容颜

    那个雪肤黑衣的少年

    闯进我的心田

    你深沉的双眼

    战火流离中温柔浮现

    发如墨,轻轻抚过

    我的流年

    只为了和你并肩

    我紧握起杀人的剑

    血染白裳终不悔

    这一世情劫

    还记得二十年前

    那优雅如兰的少年

    满怀着眷恋

    携一句誓言

    和我依依惜别

    还记得二十年前

    那闽州冰冷的黑夜

    宿命的梦靥

    将你我都吞灭

    玉笛吹断琴弦

    哦……哦……

    余辉洒满金殿

    往事历历再现

    二十年前久罗山巅

    怎能想到今天

    无边无际的血

    渐渐地染红我的流年

    早已注定的结局 无力回天

    八荒塔一如从前

    我们却已不复当年

    命中注定的杀孽

    就在此终结

    就在这二十年间

    这世界悄悄地改变

    江山同分享 我们虽分别

    结义之情未变

    就在这二十年间

    我们渐渐地淡然

    纵然不见面也不觉得遥远

    彼此默契依然

    就在这二十年间

    这世道无情地变迁

    断送了情缘 成就了霸业

    最后天各一方

    来生的二十年间

    再续我们的情缘

    让我们相伴

    春风起和云卷

    将这山河踏遍

    哦……哦……

    回忆是条琴弦

    守住太多纪念

    当年的歌回荡耳边

    谁感慨万千

    (念白:当年先祖和她的四哥,只能叹一声有缘无份,哎!哥哥你知道吗?今天在八荒塔,夕儿也遇见了一位黑衣少年呢!)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