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3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大结局)

作者:袁艾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草长莺飞二月天,新年刚过,又一个春季来临了。

    梅花落了,迎春开,处处都是鸟语花香,春意盎然。

    依然是南宫府,依然是东厢房,只是一贯宁静而祥和的里屋内,此刻却是一片乱七八糟的嘈杂声。

    一群丫鬟来来往往,几个婆子忙忙碌碌。梦心歪在软榻上,一张小脸被激得惨白,在她的周围,围了一圈人,周姨娘方姨娘老太太一个不落,坐在她身上的羽扬更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好半天才转头问道:“老祖宗,她真的没事儿吧?”

    “放心好了,”老太太手中正拿着一碗药,小勺子在碗里搅啊搅,又吹了一阵才递给羽扬:“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她这回害喜害得也实在太厉害了!想当初我怀你爹的时候也闹腾,可也没她这么厉害,快些把这药给她喂了。”

    梦心几乎是奄奄一息地靠在枕头上,心中大叫:可不可以不要再喝了!但口中却根本说不出话来。羽扬哪里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什么,点头应了老太太,那药便直接凑到了梦心的嘴边,巴拉着要往里灌。

    老天!梦心差点要翻白眼,她从来不知道,怀孕竟是这么痛苦的事儿。先头她怀第一个孩子时虽然也总想着吐,但那毕竟是在闻到一些特定味道时才会如此。可这一次也不知怎么搞的,凡是看到吃的就犯恶心,以至于连蜜饯梅子都没了用场!

    羽扬急得满屋子乱转,幸好老太太还算有经验,忙忙得叫了太医过来替她瞧,结果这两日她好歹是稍微能吃点东西了,但也彻底成了药罐子。有了身孕还能吃这么多药吗?梦心实在有些搞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就算想要拒绝都没法子了。

    自打陈姨娘一家被赶出南宫府之后,府中明显安稳了不少,周姨娘的子女不多,而方姨娘直到如今都还不曾有孕,倒也没什么好争的。梦心原想着总算能好好休息一阵了,谁知自己这身子却突然闹腾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想起,是了,她的葵水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先头光忙着应付这个折腾那个,她根本就没注意这许多,那天明明还想起来的,谁知被事情一打岔就又给闹忘了。

    当太医告诉她她有了身孕的时候,梦心差点高兴得直接跳起来。看来,今年的春天果真不算坏,就算府中出了这么多事儿,但对她而言却都是福音。羽扬也高兴,抱着她在屋子里头转了七八圈,乐极生悲的结果就是直接把她给转吐了。

    这之后,她的害喜现象是一日比一日严重,刚开始倒还没太在意,但当她只要见着吃的便想吐,而且总是吐得昏天暗地之后,羽扬终于慌了。她肚子里头怀着的,可是南宫家的嫡曾孙,羽扬一闹腾,便闹得整个南宫府都乱成了一团。

    如今,家里头几乎个个都围着她看着她,偏偏老太太后来又在“不经意间”听说了梦心当初落水是陈姨娘所为,越发紧张起来,恨不能天天呆在东厢房不肯出门,若不是羽扬抗议,只怕老人家都快把铺盖搬到这里来了。

    如今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梦心真是要疯。幸好这一回喝下了苦巴巴的药,老太太总算安了心,带着周姨娘和方姨娘出去逛逛,也算是留点私密空间给这小两口。

    屋门被人从外头带上,羽扬这才凑近了身子,将梦心搂在怀里,忍不住去吻她的额头。这些天实在是折腾惨了她,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有了身孕竟会这样难受,吃不下睡不好,就连闻着怪味儿都直想吐。

    她这样难受,简直比杀了他更让他吃不消。有时候他甚至会产生一种很傻的念头,直希望她所受的一切的苦自己都能替她分担才好。

    只可惜,这念头也就只能想想罢了。轻轻揉着她的长发,羽扬沉声问道:“怎么样?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愿意老是喝着药,只是若是不喝,你只怕比现在更要难受。老太太都觉得怪,从来没见人害喜害成你这样的。梦心……我……都是我害的你……”

    你还知道是你害的!梦心窝在他的怀里对他翻白眼,不过羽扬此刻可瞧不见。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没力气理人,便自顾自得又说起话来:“对了,这些天忙得焦头烂额,倒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觉得你一定很想知道。”

    “什么事儿?”这一回梦心总算是开了口,不过还是有气无力——到了她这个地步,任谁都没法子有力气!吃三口吐两口,就算是再补,没法子进肚也根本补不成,明明是有了身孕,结果却比先前还瘦。

    若不是太医再三保证说她健康的很,羽扬只怕又要发疯了。

    “是你七妹的事儿。”羽扬的声音带上了笑意,低头看她,却见梦心果然来了几分精神头,正瞪大了眼睛看他。这段日子她消瘦了不少,却显得下巴越发尖,硬是比从前添上了几分妩媚妖娆。若不是她的身子实在不舒服,有了身孕也不宜再折腾,他……

    羽扬的喉头动了一下,忙别开眼去,就事论事:“贾仁一直在别院,但时间太久他实在受不了了,年前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每日在墙角挖洞,挖出一个狗洞来钻了出去。他身上倒还有些银两,忍了几日便又进了窑子。”

    梦心想起那贾仁的恶心形状,顿时撇嘴,从胸口蓦地升起一股恶心感,差点让她又吐出来。却听羽扬接着道:“也是他倒霉,你七妹这些日子黯然神伤,因为再也没能见着墨离,整个就好似得了相思病一样,闷闷不乐根本不出门的。”

    七妹她可真是……梦心听得这话,简直是被气乐了!堂堂白家的七小姐,贾家的少奶奶,竟然真个就这样和一个陌生男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天,还一个劲儿地惦记着人家,就算那是他们下好的圈套,她也实在是太……

    心中无奈又叹息,梦心点了头,羽扬才接着道:“可这日你七妹终于忍不住了,觉得自己在那里傻傻等着实在不是什么好法子,因此她便带了那群从海陵跟来的小厮,在京城里头四处找。原来自是想着找到墨离,可墨离在咱们府上呢,她可到哪儿找去?这不,转了半个京城都没找着人影。”

    “扑哧”一声,一直没什么反应的梦心总算是忍不住了:“难道是墨离没找着,却找着贾仁了?”

    羽扬也觉得好笑,一时点头道:“是啊,贾仁刚从青楼里出来,就被你七妹撞了个满怀。听那些暗卫说,他们两个原本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结果一愣之后,贾仁便开始逃跑,你七妹则是一声招呼便喊着一群下人跟着追,只追得他抱头鼠窜!”

    虽然没能亲眼看到,但此时听着这话,梦心都能想象的出那是怎样的场景,就算只会一点三脚猫工夫,但七妹可是个典型的泼辣货,认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更别说她是骄纵惯了的,她可以出墙找别人,但并不代表她的相公也可以这么做。

    在海陵的时候她就不肯他纳妾,更不肯他找另外的女人,结果到了京城在窑子门口瞧见他,还不得直接喊打喊杀?先头把贾仁关在别院,本也是为了让她如此,只是府中事情太多反而耽搁了。

    这一耽搁,他们都差不多把这事儿给忘了!若贾仁一直在偏房住着不出来,而七妹也一直傻傻地继续等,这两人根本不可能碰面。谁知梦心他们都快丢得没影儿的事情,他们两个自己却不放过自己。

    如此见面,比他们先前设计得恐怕还要热闹。在大街上追逐,恐怕真的要京城闻名了!

    正胡思乱想着,羽扬伸手将她的身子往上掰了一些,让她的脑袋刚好能够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叹了口气,他的声音倒是添了几分不忍:“你这七妹做事果真是不留余地的,在大街上她也不好喊打喊杀,只是追着叫人把贾仁给捆了带回去。”

    他笑笑:“那别院她既然出来了,自然就再也没法子住进去,如今不过是在客栈里头住着。暗卫跟着他们一直到客栈里面,结果你七妹先是在里面和贾仁大吵大闹,后来就动起了手,然后……然后刀子一错,就,就……”

    梦心脸色一变,也不知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让她一下坐直了身子,她的眼睛瞬间瞪大,半天才喃喃开口:“不,不会是杀人了吧?这,这可是要赔命的!七妹若真是因为这个死了,我爹那里……”

    “不是!”见她激动,羽扬连忙安慰,不过脸上的神色倒也没能轻松多少,只是苦笑:“她没杀人,不过问题是那一下和杀人也没多少分别了。一个男人,没了命根子,这将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况且她还是给他来了个连根断……”

    “呕!”羽扬的话音还没落,就被梦心猛的发出的一声干呕声打断,“呕!你……你别说了,我,我想……呕!我想……吐!!”梦心彻底地疯了,扒着床边便是一阵的干呕,直呕得连喉咙都快掉出来,这才停下。

    太难受,太过难受的感觉让她的眼睛都红了,只不过现下她也不能去怪羽扬,要怪也能怪自己这个七妹下手实在太狠。看来,上一次的教训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而那次那人毕竟还有救,这回这个……

    梦心当初被他调戏的时候,虽然也想过让他做不成男人,但现下听见这样残忍的事情她还是觉得有些不适。不是不忍,而是感慨于七妹的不知死活。贾仁可是贾家的命根子,如今她把贾家命根子的命根子给搞没了,人家不闹上门来才怪!

    她这一来,贾白两家可就彻底反目成仇了。

    不过前段时间老太太派人去海陵倒也是给她带来了好消息,知道娘过的不错又不用操心家事,她也就放心了。至于那个贾家,也一样是跟着伺候大皇子的人,幸好白家还在观望,并没有盲目跟着,倒是逃过一劫。

    这个时候,梦心倒又觉得有些庆幸,幸好自己的娘只是府中一个并不得宠的妾室,即便女儿嫁了个好人家,她也顶多的日子过得好一些,并不会真正掌权。要烦,还是去烦家中当家的人去吧。

    “你……你没事儿吧?怎么,怎么吐成这样?”羽扬一脸懊恼,“早知道这么难受,咱们,咱们就不生了!”

    他手忙脚乱地将梦心扶着靠在一边,自己便又要去叫老太太来,不过身子才刚动,就被梦心一把拽住了:“等等……你别去,咱们躺着好好说会子话不好么?这些天屋子里都是人,我们都好久没有……”

    话说了一半,梦心便红了脸。如今他和她早已不是从前相敬如冰的模样,简直日日皆是热情如火。不过他们好久没能好好说话了,就连相互倾诉都没有,却是天天和老太太她们闲聊,让她格外珍惜起独自相处的时间来。

    俏脸通红,话又说了个不明不白,羽扬明显就想歪了。他停了身子,低下眸子去看她,目光从她的眸滑过她饱满而性感的唇,因为此刻侧身卧着偏又只着一件单衣,脖子处露出一大片的雪白,甚至能够看到那一点点诱人心魄的沟!

    羽扬只觉得心中一跳,忍了好多天的身子瞬间便起了强烈的反应,他表情怪异地一步步走到梦心跟前,好半天才压下身子,对着她沙哑着嗓音道:“我们……好久没有做什么?恩?”

    “啊?”梦心原本只是想说没有好好聊天谈心,可他突然这般欺近跟前,她却只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甚至喷洒到了她的脸上,那麻麻痒痒的感觉叫她身子一软,幸好她本来就是躺着的,否则岂不是要出尽洋相?!

    嘴巴微微张开,面容只剩下茫然,梦心还没回过神,羽扬的唇已经狠狠压在她的唇瓣上:“梦心……怎么办?你现在还不能和我,该死的!不行,我,我还是先出去一趟,你,你先好好歇着吧。”

    “等等!”弹出去的身子又被梦心一把拉住了,她的声音低低的,“可不可以不要出去……”短短一句话,却让羽扬彻底疯狂,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竟是要将她彻底揉碎了一般:“你……你这个小妖精,那时候我就说,早晚有一天我要死在你手里……”

    羽扬咬牙切齿:“如今看来,可是真的……你啊……”

    明明开始还是梦心主动挽留,可到了最后羽扬却是怎么赶都赶不走了。不过他到底不敢做得太过分,也只是让梦心帮了他一把。两人很是折腾了一番,倒是把梦心原本还一直想着吐的念头给止住了。

    在两人都快要昏昏睡去的时候,羽扬心中一动,再次开口:“梦心,我爱你。”就好像前面好多回他说这话时一样,而这一次,梦心依旧没有回答——身边只传来轻微的鼾声,她早睡着了。

    心中闪过一抹失望,羽扬抿了抿唇,没再说话,而是伸出手去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总有一天,他会听到自己想听的那句话!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南宫府中也渐渐趋于平静,至于朝廷中,大皇子的势力越来越弱,最后不知为何,彻底触怒了皇上,直接将他拘禁在家,没得到圣旨,不许人进去看他,也不许他出来。

    堂堂皇子落得这般下场,也让人忍不住叹息。倒是墨离,在将大皇子的消息一一拿到手告诉羽扬之后,如今是越发成熟干练起来,也算是成了南宫府的支柱。大皇子倒台之后,梦心便做主让冬雪嫁给了他,却是又热闹了一回。

    至于晚晴,本是想着也给她找一门好亲事来着,可这丫头对男人没兴趣,整日只想着吃喝玩乐,梦心也拿她没法子,只能由着她闹腾去。反正如今南宫府中也算安全,再没了乱七八糟的人,晚晴的行动便越发自由起来。

    转眼之间,又一个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当中,发生了很多事。譬如说大皇子被监禁之后精神出了点问题,时日越久,人却变得越发呆滞,后来睿亲王请旨再去瞧他时,大皇子根本连人都认不清了。

    再譬如说,当日梦心曾经遇着的那个趾高气昂的二皇子,他倒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才,也知道用一些方法来掩盖自己的野心。只可惜这方法似乎用的不太对,皇上虽然对他放了心,但却绝对不会将太子之位给他。

    再加上后来,他的母妃与皇后发生了争执,被皇上斥责,连带着他也一起被讨厌起来。

    至于三皇子,还是那样默默无闻,不过他本就出生高贵,而前面两个原本风头极旺的皇兄都被否决之后,他的呼声就越加高了起来。但三皇子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向皇上讨了一处园子,带着人搬出宫去,忙着过自己耕作自食其力的生活。

    端亲王那里,陈姨娘被赶出南宫府之后,他还是坚持不肯将人养在身边,又怕先前的事情闹出风声让旁人知道,本是想着将人直接送去金陵的。但陈姨娘何等泼辣?如今再没了南宫府的庇佑,她又怎么会这样轻易放过端亲王?

    要死要活闹了一阵,再加上青宇还在一边冷言冷语,端亲王无法,只得背着王妃偷偷在王府后院给他们分了个房间,由着陈姨娘带着她一帮子儿女住在那里。他倒还不曾太过无情,甚至还分派了几个丫鬟婆子照顾。

    只可惜陈姨娘在南宫府里好日子过惯了的,这后院中虽然也还算不错,但比之从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她根本不懂何谓收敛,以为入了王府自己就是侧妃,根本忘了她与端亲王的私情若是说出去,第一个死的便是她!

    这世道对女子的忠贞要求极高,她本是南宫老爷的人,却做出这等下作事情来,若被人知道,她如何还能活命?只可惜,陈姨娘根本没这么觉得,说话做事更是嚣张跋扈,只把王府当成了自己的家中一般作威作福。

    偏那些丫鬟又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先头瞧着王爷把人接回来,这些个丫鬟对他们还算客气。可后来就发现在这之后,王爷再没来过,就渐渐不太上心,再后来发觉彻底没了指望,就更加不乐意待在那里。刚好几个侧妃都说身边缺人,顿时屋里的丫鬟婆子走得走跑的跑,最后彻底没了能用的人。

    陈姨娘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大哭大闹吵着要见端亲王,结果刚好被王妃娘娘瞧见,着人拿住便是一通好打,知道王爷竟然背着她在王府中养了人,还是这样一个拖儿带女的老女人,更是气得七窍生烟,根本不给任何机会,直接将他们一股脑儿赶了出去。

    端亲王根本不敢说什么,事实上,他也根本就不想管。至于他们后来如何,就无从得知了。只听有人说曾在京城的小巷里头瞧见过一个长得很像青宇的人,穿着打扮和乞丐无异,扯着嗓子跟一帮乞丐吹牛,说他是南宫府的二少爷。

    只可惜,没人相信罢了。

    倒是李冬巧,毕竟是端亲王的女儿,她娘早就去世,她也未曾像陈姨娘那般闹,到被端亲王想着法子送到一个鳏夫家中做了小,那样风华绝代的美人落得如此下场,虽然可怜可叹,却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与梦心和羽扬已经再没有关系了。在彻底扳倒了大皇子之后,羽扬找了个借口请辞回家,虽然皇上并不同意,但看着一个成天不干活的人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感觉也实在不好。

    他如此惫懒,根本不乐意再做事。皇上是明白人,知道自己再强迫他留在宫中也是没了意义,只能用他的一个承诺换取自由。那就是若是将来皇上还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必须竭尽全力帮一次。

    如今的东厢房中比从前热闹了不知多少倍,阳光洒在这三进的院子里,汇成一幅美妙的画卷,梦心正斜斜歪在院中的长椅上,羽扬也坐在她身边,而不远处,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正笑闹着打成一团。

    “他们两个又打起来了……你说,这性子是像谁?”梦心手中捏着一颗葡萄,百无聊赖地朝羽扬轻问。

    “恩,我觉得,一定是都像你。”羽扬说着,点头笑笑表示肯定,而后也拿起一颗葡萄剥去皮之后塞进梦心嘴里,换来她一个白眼:“哪里像我?我最是不爱动弹的,我觉得像你才对,幸好女儿还算文静,否则我可吃不消。”

    今日的她,穿着一身淡粉色的长裙,从腰后延伸出两条绸带在胸前系出一个蝴蝶结,显得异常灵动。

    这若是从前,她绝对不会做这样的打扮,更绝对不会穿这种无法象征出她正室地位的颜色,但现在不同。他的后院除了她已经再没有旁人,老太太虽然觉得此举没有必要,但在羽扬一番“意味深长”的劝解之后,老人家现今的信念简直比他还要坚定。

    是了,这些个细作,可都是后院里头的人惹出来的。若是当初羽扬没有收这么多人进府,只怕也根本不会出这么多的问题。本是想着让南宫府多多开花散叶,但却不料引来这许多白眼狼。可见人多也未必就合算,与其提心吊胆,还不如让梦心多生几个,也安心。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老太太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经历过梦心那一次生养的羽扬,是死都不肯再让她怀孕了。实在是痛苦,不仅仅是她,更是他!

    那时候她本来就不够丰腴,瘦瘦的身子却挺了个超级大的肚子,让羽扬每次见她都觉得心惊胆战。当然,这些心惊胆战在后来她真正生养的时候简直成了小菜一碟,梦心那一胎,竟然怀了两个!

    一男一女的龙凤胎高兴坏了老太太,却吓坏了羽扬。当时梦心在屋子里头直叫,他也跟着在屋外叫,最后老太太实在受不了他的聒噪,直接命人将他给打晕了送走,省得影响人的心情,把她都给叫得紧张起来。

    其实羽扬当时心里还有一个可笑的念头,若不是老太太将他打晕,他恐怕就要直接叫出来了。他真想跟梦心说:咱不生了还不行吗?早知道这么痛,他要这孩子做什么啊?!

    不过生了一半想不生可不成,再说陈姨娘一走,便带走了南宫府孙子辈除了羽扬之外所有的男丁,周姨娘不能再有身孕,想要靠方姨娘更加不靠谱——就算她真的能怀上,等着曾孙也得是十几年之后的事情,老太太如何肯?

    因此就这般闹腾着,羽扬和梦心几乎天天都被催着赶紧“造人”,幸好如今已经一回有了俩,他们才能得了些清净。

    羽扬低头,看着身边的俏人儿这些年来越发丰腴的身子,忍不住往前靠了一靠:“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早就说好的,若是生了男孩儿,就让他跟着我学功夫,若是生了女孩儿,便让她跟着你做针线。如今咱们儿女都有了,可见……老天待咱们不薄,不是么?”

    原本还忙着翻白眼的梦心听到这话,嘴角不由也带上了微微的笑。是啊,不知不觉,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当初想要害她的人,如今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她,却还是南宫府中最最仁慈的大少奶奶,再也没人来跟她争夺这个位置。也不会有人来和她争夺,他。

    “羽扬。”她突然开口叫他,让他抬了头朝她看,“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可又一直没找着机会问。”

    “什么?”他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在她的唇边和胸前扫来扫去。

    “为什么是我?”梦心低着眸子,也没发现某个人正在不怀好意地打量她,“想当初我们并不认识,但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我?我听老太太说,你甚至是指名道姓要找我,为什么?你的出生高贵,在京城更是闻名在外的人,为什么却一定要是我?”

    一阵静默,许久不曾有人回答。就在梦心以为羽扬已经睡着的时候,他摸了摸她的长发,悠然的声音传来:“其实我也很早之前便想告诉你,只是每次说起你却都睡着了。我们,很早之前就曾见过的,只可惜,你忘了。”

    羽扬笑笑,低头:“那时候的你,可一点都不文静,在海陵的街上和你七妹两个,虽然她长得比你美,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目光就是一直追随在你的身上。你还记不记得,你曾和一个人对诗?”

    “啊?!”

    梦心先是一呆,接着开始苦苦思索,而后蓦地惊叫起来:“是你!”她瞪大了眼,“竟然是你!那个和我对诗的人竟然是你,你怎么会……难怪当日新婚之时我觉得你很眼熟,可偏偏怎么都想不起来。也许是小时候的记忆早已经被我强迫忘记了,只是希望不记得快乐,便会不那么痛苦……”

    她喃喃地说着,似乎是感染到了她略有些悲伤的情绪,让羽扬都跟着沉默起来。不过,就在他想要开口安慰她的时候,梦心蓦地跳将起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好啊!你骗我,这么说,你很早之前就已经对我,对我……你,你还害得我……”

    本来梦心还说得气壮山河,结果猛的对上了羽扬似笑非笑的眸子,她心中一跳,却有些结巴起来,就连脸上也涨了个通红。暗骂了自己一句没用,明明是他先看上了她,她有什么可害羞的?

    只是,他的眼神那样露骨,她……

    羽扬还是没吭声,但温热的唇瓣却已经缓缓压了下来。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覆上了她的胸前,而她的胳膊也不知何时爬上了他的脖子,两个本来还在不停打闹的小娃娃突然看到这一幕,一时全都听了下来。

    “好奇怪,哥哥你瞧,爹爹又要咬娘娘了。爹爹为什么要咬娘娘啊?”小女孩的声音甜甜的,嫩嫩的,叫人听了很想上前咬她一口才好。女孩的眉眼和梦心很像,但因为带着稚气,让她显得更加可爱起来。

    一旁的小男孩也是一呆,虽然心中也不是很懂,但他毕竟是哥哥,哥哥怎么能不知道呢?因此他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道:“你不懂就不要问了,我觉得爹爹一定是饿了,所以才咬娘娘的。只不过爹爹都不许咱们咬……”

    饿?还吻着梦心的羽扬听到这样的童言童语,心中立时笑了开来:儿子说的不错,他确实饿了!不过不是肚子饿,而是身体饿!

    不能再让这两个娃娃看了,羽扬一把将已经明显有些不明所以的梦心抱起,回头吩咐了一句让哥哥带好妹妹在外头玩,便抱着梦心一路进去了。屋外春天刚到,屋内春意无边,正是良辰好光景。

    靠在软榻上的梦心,有一种翻云覆雨之后特有的慵懒,她小小的脑袋依偎在羽扬身边,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陈姨娘一家是出去了,但并不代表南宫府就再没有事情可做:“我突然想起,蓉儿的婚事应该就在今年了吧?”

    南宫蓉,自打那一回听了清音的话之后,就给梦心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原本她在南宫府也不算出众,可如今陈姨娘那一家子一走,府中的年轻人本就立时少了一大半,她的婚事前些年就定了,如今梦心倒是记了起来。

    只是她果真会任命的嫁过去吗?梦心实在有些没什么把握。照上次反映出来的看,蓉儿根本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应该还是颇有几分自己的想法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受得了那荒唐无度的男人?

    这般想着,羽扬却笑出声来:“你还是一样爱操心,她的事情哪里需要你多想什么?若真的有了事儿,也是他们来找咱们才对。好不容易有了现在这样好好休息的机会,咱们就该好好珍惜才对,将来啊,有的是咱们烦的时候!”

    将来?梦心蓦地一愣,是了,她现在烦什么?家里头女孩儿可不止蓉儿一个,真要烦起来也定然不简单,她现在可瞎操的什么心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个声音好像不停在提醒她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她可没空再去细想了,因为羽扬已经一把再次紧紧搂住了她:“现在你在我身边,只可以想我,别总想那些有的没的!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你……”梦心好笑地看着他,实在没想到如今的他竟变成这样小孩子的脾气,不过也许……他一直都是如此,只是因为从前心中别扭,并未将自己的真心都敞开给她瞧,这才变了个模样呈现出来。

    两人正说着话,却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丫鬟的声音:“不好了大少奶奶,蓉儿小姐,蓉儿小姐她不见了!周姨太太急得快疯了,听说蓉儿小姐还留了字,可姨太太偏又不识字,求大少奶奶快些去瞧瞧呢!”

    说曹操,曹操到!刚说这事儿,竟就来了。梦心和羽扬目光在空中交汇,忍不住轻笑起来。而后,她难得主动,吻上了他的唇,却听他的声音喃喃道:“梦心,我爱你……”如同往常一样,但这一回,她终于也开了口。

    “羽扬,我也爱你……”话音刚落没等羽扬反应过来,却突然变成了一声干呕:“呕!我怎么……我不会是……”又有了吧?!

    难道,她还要再生孩子不成?!

    至于南宫蓉,那可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