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76 部分

作者:南楼画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厚望,声音一扬,“来人,将小世子小郡主抱下去。”

    “爹爹,我们不要下去啦。”麒麟儿委屈的声音渐渐远去,却唤不回父亲的心软。

    看着妻子疲惫的脸色,云岚摸摸她的脸,“今天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明珰一把握住他的手,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如梗在喉,“皇兄他……可能……”

    云岚身体一僵,脸上浮现痛苦之色。看到最敬爱的兄长病重至此,他却无能为力,痛苦绝望的感受几乎将他淹没。

    明珰起身紧紧抱住他,柔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和孩子们永远陪在你身边,你不会孤单的。

    妻子馨香的身体,温柔的话语让他冰冷的心有了一丝温暖,紧紧的回抱住她,“小珰,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吗?哪里也不去?”

    皇兄要离开他了,他很害怕很害怕,就像幼年之时失去父皇母妃那样,没了安全感。想起这些年的兄弟之情,更让他心痛难言。有些东西任他再怎么挽留,也留不住。

    明珰有些惊讶他声音中的惶恐不安,低头像亲孩子那样安抚的亲了亲他的额头,“当然了,我能去哪里啊?”

    除了他身边,她哪里都不想去。他的问题好奇怪,让她都摸不着头脑,有他有儿女们陪在她身边,这里就是她的家。

    “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云岚的声音闷闷的,却异常的坚定,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明珰无声的叹气,他这是怎么了?这几日患得患失异常的焦躁。可能是受了皇兄病情的影响,一想到这,更加耐心的安慰他。

    十日后,玄正帝英年早逝,传皇位于晋王李霄。

    玄正帝葬入皇陵之日,福王爷一家留书出走,飘然远去。

    112.出海

    因为事先安排好了,又有关浩专门留下的下人带路,一路上日夜兼程,顺利搭上早就备好的船只出海。

    当年关浩和丁敏离开时,留下几名下人,并在码头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他们想出海的这一天。

    第一次看到大海的孩子们特别好奇,睁大眼睛看着新奇的一切。

    蓝天白云,一汪无边无际的大海,湿湿的清新空气迎面扑来,引的他们不住惊喜的尖叫连连,开心的在甲板上跑来跑去,兴奋不已。

    孩子们适应的很好,可明珰就惨了,她居然晕船。刚上船就吐的七荤八素,面无人色。把云岚吓的不轻,时刻陪在爱妻身边照顾她,于是将孩子们托给红芍夫妻照看。

    此次出行,碧莲和平安并没有同行,留在大周守着福王府,打理着所有名下产业。红芍一家三口则跟着一起随行,三个孩子闹的很欢腾。

    明珰上船之前做了不少准备,制了晕船药,本来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没想到反而是自己用上了。

    但无论吃什么药都不管用,药照吃人照吐,后来连黄胆汁都吐了出来。她都快疯了,简直是痛不欲生,早知这样,打死她也不会上船。

    云岚亲自照顾她,绝不假手别人。看着爱妻吐成这样,脸色都吓白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再这样折腾下去,恐怕就惨了。

    明珰和他心意相通,一看他这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不用怕,吐习惯就没事了。”

    什么叫吐习惯就没事了?这种事能习惯吗?他都看不下去了。但当着妻子的面,什么都说不出口。

    云岚轻轻拂去她额头的乱发,怜惜的看着她惨白如纸的脸色和黯淡无光的眼睛,“那还要几天?”

    “我怎么知道?”明珰无力的躺在他怀里,全身软绵绵的,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不公平,为什么你和孩子们就不会晕船,偏偏是我晕船?”

    简直是度日如年啊,每一时每一刻都受着煎熬。她以前从不知晕船的滋味会这么的痛苦。

    云岚苦笑道,“我更希望晕船的那个人是我,受痛苦的人也是我。”看着妻子这样,他的心里更不好受。

    听他这么一说,她顿觉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对不起,云哥哥。”

    他拿着毛巾擦着她的脸,努力让她舒服点,“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很难受。”

    每日吃什么吐什么,到后来什么都不愿吃,连水都不肯喝。再怎么劝她多吃一点都不肯。他光这么看着就替她难过。

    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又是排山倒海的呕吐,吐的昏天暗地,却只吐出一点苦水来。

    拿着清水漱了口,她的脸色越发的惨白。看的云岚的脸色也跟着惨白起来,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好起来?

    明珰闭上眼睛休息了半响,才恢复了些许精神。忽然出声问道,“为什么我们要走的那么急?跟大家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娘和皇后娘娘会怪我们的。”

    她没办法了,只好用说话来转移心思,希望有用。

    云岚怔了怔,“既然要走,就不要拖拖拉拉,免得让大家心里都难受。再说我们留了信,她们会体谅的。”

    其实她的注意力没集中多少,动了动,在他怀里找了个稍微舒服的位置,“好吧,反正以后我们还会回去的,到时跟她们多说几句好话。”

    “对,就这么办。”云岚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想了想,“睡一会吧,睡着了就不会难受。”

    明珰发现说话根本转移不了心思,胃里还是好不舒服,“我睡不着嘛,要不我喝点安神的汤。”

    云岚忧心忡忡的看着她越来越尖的下巴,“那个喝多了对身体不好,这一路上你总不能一直靠安神汤吊着。”

    这个不行,那个又不行,明珰恨恨的嘟囔,“以后再也不坐船了。”

    “好,我们不坐船。”他也舍不得让她再受这样的罪。

    不过几天后,她居然慢慢的好起来,能吃能睡能动了,不再一直吐个不停了。

    云岚大喜,一迭声的吩咐厨房做各种补品上来。

    被明珰连忙阻止,她最不爱喝那些汤汤水水,拖着他一起上甲板看看。

    一上甲板,那碧海蓝天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真美啊,原来大海是这个样子的。

    “娘,娘。”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伴着咚咚的小跑声。

    明珰的视线转过去,不由愣住了,哇,这两个孩子才没见几天啊,居然黑成这样。

    麟儿扑过来拉着她的裙摆,仰着棕色的小脸,“娘,您不认识我们了?”干吗用这种陌生的眼神看她和哥哥?

    明珰嘴角翘了翘,“你们天天在外面玩吗?怎么晒成这样?”粉嘟嘟白嫩的小娃娃才比较好玩啊,晒成小黑人似的,让她有些不适应。

    麟儿摸摸热乎乎的小脸,“不好看吗?红姨说很好很健康啊。”还仰着头一脸骄傲的样子。

    呃?在红芍眼里,天底下的孩子都是可爱的,尤其是这一对宝贝儿,样样都好,她的话不足以采信

    明珰看向安静的儿子,问道,“脸会不会痛?”这孩子从来不会主动开口的,跟爱说话爱闹的女儿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一直担心儿子太过内向,会不利于他成长。不过还好,他跟妹妹和其他小朋友能玩到一齐。

    两人孩子的性格注定了活泼可爱的麟儿更受大家关注,从而疏忽了安静的麒儿。但明珰一向很清单,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首先问问儿子,跟他多交流交流。

    这样的待遇有时候让女儿眼红不已,不过被明珰说了一句,只要你能跟哥哥一样安静懂事,我也这样对你。小丫头当场被堵的哑口无声,再也没抗议过。

    麒儿笑眯眯的摇头,“不痛,但很热。”

    而红芍的宝贝儿子小诺言笑的傻乎乎,露出雪白的牙齿,灿烂无比。

    明珰一阵头疼,“你们几个听好了,响午时分不准出来玩,乖乖待在自己屋子里休息。”

    一群不懂事的小家伙们,红芍也真是的,居然放任他们胡闹。那么热的天,皮都能晒掉一层。

    麟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为什么?屋子里很闷的。”她这年纪正是最活泼好动,一刻都静不下去。

    明珰翻了个白眼,跟这丫头怎么也说不清楚,“好累啊。”

    云岚忙将她扶到阴凉的地方坐着,“别跟他们一般计较,自己身体最要紧。我会跟孩子们解释清楚,会让她们乖乖听话的。”

    得,他的话其实她并不相信,但还是点点头,“那就全交给你了。”

    “放心。”云岚打着包票。

    海上的旅行开始时还很新鲜,没过几天就看厌了风景,永远不变的大海,也没什么好看。不过有几个孩子的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日子也过的很悠然。

    女儿比较闹,但儿子很乖巧很安静,明珰不止一次叹:这两孩子的性子要是掉过来就好了。

    云岚听见了,不由劝道,“这样挺好的,儿子懂得照顾妹妹,麟儿将来也不用愁,任由她快乐的长大吧。”

    明珰愁的的是另一件事情,“我怕她太活泼,将来嫁不出去啊。”一般人家娶媳妇,都是挑娴静温婉的女子,可她家女儿这么调皮,她开始担心起来了。

    “怎么会呢?”云岚好笑不已,“我们的女儿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漂亮的女孩子,将来有得是男孩子抢着来提亲。我还要担心将来挑花了眼,不知该挑什么样的人家。”

    “你呀。”明珰无奈的很,有这样夸自己女儿的吗?夸的太过了,听的她都有些心虚了。这真的是她生的女儿?

    云岚笑道,“她还小呢,你考虑这些太早了,等以后再说。”

    明珰忧患意识比较重,凡事都爱想在前面。“再过十年,就要嫁为人妻了,到时再考虑就来不及了

    “你身体不好,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以后慢慢从长计议。”

    每次都这样,他也太溺爱孩子,而她比较理智些,两人经常谁也说服不了谁,头晕。不过两人从没为这种事吵翻过,主要是云岚从不发火从不高声说话,永远是微笑的跟她辩。

    这样一来,她一个人也吵不起来,最后只能乖乖闭上嘴。

    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没再提起。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

    行了几个月后终于可以脚踏实地了,站着甲板上,看着那个岛国越来越清晰,明珰的心情紧张起来,呼吸都有些困难。

    麟儿被云岚抱在手里,眼睛眨巴眨巴着,“爹,外婆住在这里吗?她住的好远好远哦,怪不得一直没来看我们。”

    明珰牵着儿子的手,低头问道,“娘是怎么教你们的?还记得吗?”

    麒儿可爱的点点头,声音稚气,但说话很有条理,“记得,要有礼貌要跟人问好,要主动叫人。”

    明珰满意的笑了,“很好,要照做,知道吗?”

    这孩子从小就像个小大人似的,根本不用他们操心。

    “知道了,娘。”

    麟儿也不甘寂寞的开口争宠,“娘,我也很乖,我也会听你的话。”

    明珰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夸道,“嗯,都很乖。”

    云岚用手捅捅她,“小珰,你看,那是谁?”

    明珰抬头望去,那熟悉的人影顿时映入眼帘,那焦灼的神情,眯眼远望的动作一切都那么的熟悉,不由眼眶一热。轻喃出声,“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