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3三周目(七)

作者:素衣渡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半年后,宋靖睿凯旋。

    回到南京,有喜有忧,喜的是妻子为他生下了长子宋庆业,虽然早在前线就得到了消息,但妻儿真的在眼前,那种喜悦才是实实在在的。这次出征遇到的危险和不易,在妻儿面前,瞬间变得微不足道了。

    忧的是,太皇太后连他最前亲近的太监都打,在她眼中,自己也没多少分量。甚至他不在的这段时日,蓝太后和太皇太后闹僵,蓝太后彻底被架空,没有任何机会见外人,与囚禁无异,而皇帝也被太皇太后控制在手中,一直病怏怏的,随时有殒命的危险。

    他想了许久,决定快刀斩乱麻,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为了社稷,更为了妻儿。

    她今天跟这么对皇帝,明天就敢这么对待他的妻儿。

    靖睿从太医那要来了皇帝生病时开的方子,又亲自察看了宫女熬给皇帝汤药。他肯定了一点,汤药并没有药方里的药。

    让皇帝染病,却不给他吃药,放任他的死亡。

    “告诉太皇太后……我要见她……”

    这句毫不恭敬的话,很快就传到了太皇太后耳中,于是母子间爆发了积攒已久的冲突。靖睿将皇帝喝的汤药摔倒母亲面前:“这是您吩咐的?用止咳的药汁当做能治病的汤药给他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以为我做些是为了什么?还不如是为了你!为了宋氏江山!你父皇和你皇兄,你把他们当做你亲近的人,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个最疼爱的你的母后如此残忍。你父皇放任郕王坐大,把你的封地和他毗邻,你皇兄更是对你下过毒手!不是我及时察觉了他的阴谋,警告他不许动你,难道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里跟我说话吗?”太皇太后声嘶力竭的喊:“你皇兄不能生育,我一直知道,甚至默许了他和蓝氏找婴儿代做皇孙!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必须保证皇位传给我的儿子,我的孙子,而不是一个外来野种……”

    靖睿看着失态的母亲,十分冷静的道:“可你做的太过分……”

    “我做的过分?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宋氏江山送给那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吗?我不止一次的劝过你皇嫂,叫她及时铲除那个野种!把皇位归还给该归还的人,她偏不听,那就别怪哀家不客气了。”

    靖睿道:“于是您就做下了这些?”

    “你有什么资格质疑你的母亲?”太皇太后厉声道:“你不想做的,我都蘀你做好了,你到头来居然埋怨我!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也包括算计我的王妃?她在宫中几次遇险,其中难道没有您的手段吗?”

    “我只不过做了我该做的!”太皇太后说的理直气壮:“她姓蓝,并不适合做你的妃子。我甚至想过在她一进京的时候,给她下毒,叫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离开人世。可后来你说,那孩子可以交由我抚养,我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靖睿完全被母亲的肆无忌惮惊到了:“你……你居然真的这样想过。”

    “她怀孕了,证明你不是你皇兄,可以为宋家留下子嗣,你的蓝妃并不是无可代蘀的,她和腹中的孩子,你再迎娶其他嫔妃,生下健康的皇子便是了。”太皇太后理了理发丝:“哼,现在立的这个小皇帝,自他登基的第一天,我就有机会把他拽下来。我相信你皇兄也是这样希望的,皇位属于你,这个毋庸置疑。”

    靖睿痛苦的道:“我不想做皇帝!”

    太皇太后忽然站起,上前就要掌掴儿子,幸亏靖睿反应的快,一下子躲开,叫她扑空:“混账话!江山怎能无主?外面那个皇帝骨子里不姓宋,只不过是你皇兄为了争夺皇位临时找来的筹码,现在时过境迁,他一点用处都没有,早就该让位——他必须死!”

    “……”靖睿一直知道母亲是强势的,可对她的所作所为一时还无法接受:“于是你就叫他染病,叫太医开假方子?放任他病死?这个国家几次易主了?您为朝廷想过没有?”

    “我想过朝廷,但我更是为了你好。”太皇太后居高临下的命令道:“你继位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妃,迎娶血统纯正的王妃,生下能继承大统的人。”

    靖睿呵呵笑道:“……庆业怎么办?他是蓝妃的儿子。”

    “可以养着,继承大统就不要想。”

    “……”靖睿笑意更浓:“为了所谓的宋氏江山,您谁都可以牺牲……我的王妃,皇嫂,甚至是您的亲孙子。”太皇太后并未察觉到儿子语气中的寒意:“没错,你现在该知道了,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呵呵,好一个为了我好。你叫我背负弑君的不义之名,让我和郕王那个乱臣贼子有什么区别?你叫我放弃自己的妻儿,你叫我与禽兽何异?处处为了我好,却是处处干涉我!”

    太皇太后气道:“你居然会这么想,简直愚不可及。”

    “不,我没说错。你惩罚了顺恩,只因为他是你看不顺眼的太监,仅此而已。你打压皇嫂,不光是为了江山吧,只是因为她不是你满意的儿媳妇。”靖睿冷冷的道:“为了宋氏江山,要您牺牲的时候,您会说什么?”

    “我自是欣然接受。”

    靖睿呵呵笑了两声:“那么现在就是时候了。”说罢,大声朝外面喊道:“进来!帮太皇太后移宫!”

    说罢,忽然从外面窜进来数十个重铠的军人,腰挎利刃,将本就紧张的气氛变的外分恐怖。

    太皇太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靖睿,你要做什么?”

    “叫您去行宫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等孩儿处理完宫里的事情,您也不打算插手朝中的事情了。我再将您接回来颐养天年。”

    太皇太后噙着冷笑:“你这是政变?”

    靖睿道:“您并非皇兄驾崩前托付重任的人,朝政本就不该在你手中,我这么做,怎么能叫‘政变’呢?您不该插手的事管的太多了。”

    太皇太后一怔,须臾大声笑道:“你那么积极的亲自挂帅出征,就是为了和我争权吧。我怎么就没看穿你这步棋呢?你一半是为了退敌,一半也是为了争权。”

    “如果您一开始就将国家交给我,不插手朝政,何劳我相争。”靖睿又道:“另外您没看穿这步,证明您并不适合处理朝政。”

    太皇太后绷着嘴角,想笑笑不出,想哭哭不得,只一味呵呵的哼着摇头:“没有我,你一个人不行的。你需要母后的提携!”

    靖睿想了想,道:“我不是去封底时的毛头小子了。我现在是摄政王,我可能需要您的建议,但不需要您的辖制。”朝母亲躬身道:“请您暂时移驾行宫。”

    “你竟然真做的出来!”

    “请母亲不要生气,这都是为了宋氏江山,只能暂时委屈您了。”靖睿一挥手,吩咐左右道:“给太皇太后带路。”

    太皇太后临走时,对宋靖睿道:“有些事,你应付不来的,你早晚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我等那一天。”

    等人被带走了,靖睿感到虚脱,扶着桌子站了好一会,才喃喃自语的道:“……你等不到的。”

    宋靖睿果然后悔了,当然不是后悔让母亲移宫,而是后悔回来的太晚,没有及时制止对皇帝的加害,使得皇帝的身体留下了病根,一直病病弱弱,稍有‘风吹草动’就下不了床。

    人人都知道这个皇帝是个泥胎,是个傀儡。

    可惜作为傀儡也太弱了些,连正常上朝都不能维系了。

    就是再慈悲的人,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的产业落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手里,更别提摄政王宋靖睿了。但他却只字不对皇帝的身份提出质疑,压根就当做没这回事,默默的做好日理万机的摄政王角色。

    佑晴知道,他不是不争,而是对手太过弱小,不值得出手加害。况且他现在需要这个傀儡牌位,不至于让他背负篡位贼子的罪名,从而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狠狠的唾弃叛乱的郕王。

    战争的胜利不是一蹴而就的,宋靖睿也不急,首先保证夺回来的土地要守住,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失地推进,终于在六年后,前线传来好消息,原郕王藩都收复。

    只是郕王和钟世彦带着残部,远走大漠,并未擒住元凶。

    听到这个消息的靖睿呆怔了许久,才确定自己真的扭转了乾坤。两人只带着几百残兵败将,进入了沙漠腹地,与蛮族相争,日子并不会好过到哪里去,很难再成气候。

    待回过神来,发现佑晴站在他身边,他朝她笑了笑,一把抱住她的腰,把脸埋在她身上:“赢了……”佑晴跟他一样高兴:“终于结束了。”过了好一会,他还没起来的意思,她清了清嗓子:“你这么抱着我,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哦……”

    他赶紧举起双手,直起身,继而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的肚子:“不要紧吧。”佑晴被他逗笑:“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没那么娇贵。”靖睿道:“那就再抱一下。”佑晴赶紧向后让了一步,叫他扑了空。

    靖睿笑道:“不和你闹了,我得进宫一趟,禀奏皇帝。”

    说起皇帝,佑晴想起昨晚上的梦,便道:“我昨晚上梦到皇上了,梦到他身体忽然好了,活到了一百岁。”靖睿哼笑道:“梦是反的。”

    “对啊,所以我才害怕。”

    “你害怕什么?”靖睿似乎对这一天早有准备:“他驾崩了,皇位同辈继承,轮不到我。”佑晴便看了眼门口的大儿子:“……那你就是太上皇了?”

    靖睿挑挑眉:“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也不错。”又笑道:“不说这个了,我今天还得去趟扬华行宫,告诉母后,我赢了。”

    佑晴扶额道:“她还不打算搬回宫里吗?”她移宫两年后,靖睿根基彻底稳固,几次提出叫她搬回宫内,她次次都一口回绝。

    靖睿也十分无奈:“她是跟我示威呢……算了,不理她,随她了,不回来就在那住着吧。”

    两人说笑间,伺候了靖睿更衣。等人走了,佑晴把孩子叫到跟前,一边问他的功课,一边想,皇帝可千万别驾崩,真成了太上皇,搬进宫里,更没有自由了。

    可事与愿违,就在佑晴抱着儿子讲故事的时候,就见顺恩急匆匆的进来,似乎还没从消息的震撼中醒来,他道:“娘娘,不好了……皇上病重……王爷派人回来说,今晚上要留在宫中,不能回来了。”

    “……”佑晴摸着儿子的小脑瓜,心中叹道,你可快点长大吧,等你亲政了,你爹才能闲下来。

    作为宋靖睿和蓝佑晴的儿子,宋庆业印象里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儿子啊,你可快点长大吧。

    印象最深的一个场面是他十四岁亲政时,他父皇和母后十分激动。之后很快该交接的交接,父皇和母后带着妹妹离宫,先是北巡后是南巡,逍遥自在去了。

    北巡去过他父皇做藩王时的藩都。

    南巡,他们会去哪里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最初的设定就不长,欢欢乐乐,打打闹闹,等俩人确定感情,基本上就该完结了。

    _(:з」∠)_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抹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