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

作者:明月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珰妈:大家好,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大夏朝的定熙帝穿越到我们节目现场,接受我们的访谈。大家鼓掌欢迎。

    全场鸦雀无声地迎接着定熙帝龙骧虎步地走进演播室,大马金刀地坐下来。气场全开呀,有木有。

    珰妈:恪啊,我的儿,来抱抱。

    定熙帝用一根手指头就弹开了珰妈,冷冷地道:“朕只有半个时辰。”

    珰妈:好闲话少说,咱抓紧时间,我先代表大家问几个我想问的问题吧。

    童鞋们:咳咳,这话怎么听怎么病句啊。

    珰妈:好第一题咱们问个最主流的问题,你幸福吗?

    定熙帝:(冷眼一丢)没有性福何谈幸福?

    珰妈:这都啥事儿啊,要说你还不性福,俺儿子里谁还敢说性福啊?好好,第二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定熙帝:天下太平,百姓安乐,扬我国威,万方来朝。嗯,还有就是亭幽能有个双胞胎姐妹就好了,要跟她一模一样的,模样、性情都要一样。

    珰妈:(抖)这是要出轨吗?啊,不,这是如今流行的小姨子情结咩?

    定熙帝:(怒,你当朕跟你一样猥琐啊?)阿幽那薄皮儿,一个晚上两回就是上限了,完了还得休息两天回蓝回血,你不给朕再弄个阿幽来,朕能性福吗?朕能幸福吗?

    珰妈:(脖子上两只手)啊,掐死我了,掐死我了,保安,保安——

    定熙帝:尼玛,怀个孕就要九个月,动都不能动。朕不幸福。

    珰妈:啊,好好,第三题,第三题我们交给童鞋们。

    一

    问:渣叔啊,你为什么喜欢村姑?

    渣叔:村姑身子健康,腿结实,耐力久,不会做到一半就昏了。

    珰妈:啊,我就知道是为这个。你真是一点儿也不挑啊?渣叔

    渣叔:除了心爱的亭幽外,其他女人对朕来说都是一样的,只要有功能就行了。

    珰妈:(嘀咕)难道母猪也可以?反正也是功能齐全。

    二

    问:渣叔啊,什么时候爱上阿幽的啊?

    渣叔:(怒)朕要知道,还能蹉跎这么多年岁月呀?什么时候爱上的朕不知道,但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大概是在亭幽出家后。

    珰妈:为啥?

    渣叔:阿幽出家后,朕就万念俱灰了。每日情愿对着她的画像自渎,也不愿去后宫,朕要是还意识不到,朕就是傻蛋了。

    珰妈:xxoo神马的,果然是检验爱情的最佳标准啊!

    珰妈:你对阿幽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

    渣叔:(脸红)这姑娘跪着请安时,沟露出来了,好深呐。

    珰妈:……

    三

    问:在第一次那啥后的三年里有没有关注过阿幽?

    渣叔:无。偶尔会回味,但谈不上关注。不就是个女人嘛。除了先天条件好点儿,技术上还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珰妈:那宫里谁技术最好啊?

    渣叔:你确定阿幽听不见?

    珰妈:点头。

    渣叔:贤妃。不然她怎么能第一个怀上?

    珰妈:原来贤德妃背后也有那么yd的一天啊。

    四

    问:亭幽去崇祯寺后,你提拔她爹爹和哥哥倒底安的什么心?

    渣叔:朕就想让她跪着回来求朕,朕还不一定原谅她呢,居然敢跟人私奔,私奔……(咆哮)还找个那么帅的!!!!!!!!!

    珰妈:原来你还惦记着呐?

    渣叔:(掐死你)说,为神马不把阿幽小时候安排在京城,让朕同她青梅竹马……

    珰妈:……

    五

    问:XXOO在渣叔心里面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珰妈:我补充一下,如果亭幽那破身子,从此后都无法承宠,你还会一如既往地对她吗?

    渣叔:(皱眉),朕不回答如果。

    珰妈:这道题是阿幽让我代问的,你懂的。

    渣叔:(正了正身子,表情很严肃)朕当然还会一如既往地对她,无论是心上还是床上,都只有她一个人。

    珰妈:你还是回答上一个问题吧。

    渣叔:朕是那种成天就想xxoo的人吗?朕是一个有高尚品味,高尚情操的人。

    珰妈:咱这么问吧,江山和xxoo里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渣叔:如果是和亭幽,朕选xxoo,如果不是,朕就选江山。

    六

    问:在永安你是装做梦吗?

    渣叔:(脸红)不做梦朕能吃到肉吗?不做梦亭幽能心甘情愿吗?不做梦朕那些话说得出口吗?

    珰妈:那你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啊?

    渣叔:(鄙视)呆二傻,下一题。

    七

    问:渣叔有没有跟太后来过一腿?

    渣叔:谁这么猥琐无下限居然能想出这题?

    珰妈:不是我。

    渣叔:(咪咪眼)其实太后还是很有料的。当然,朕是绝没有非分之想的。

    珰妈:(我懂的)其实哪个风流少年年轻时没幻想过御姐啊?

    八

    问:渣叔有没有爱过前皇后紫瑜?

    渣叔:没。对紫瑜,朕是爱重,是曾经相濡以沫,患难共扶的情感。

    珰妈:如果紫瑜和阿幽并存,你会怎么办?(谁都知道阿幽那醋坛子酸啊)

    渣叔:感谢亲妈没出这如果。

    珰妈:如果出了,肯定就是虐文鸟,大过年的俺是不敢啊。

    九

    问:渣叔到底几岁了?

    渣叔:朕就比阿幽大八到十岁。

    十

    问:亭幽出家后,渣叔這兩年怎么过的?

    渣叔:她做尼姑,朕就做和尚。隔几天就去崇祯寺外面晃一圈,总希望能碰到她,又怕碰到她。

    十一

    问:渣叔在自认为的梦里说要一个幽的妹妹,这是个什么心态,还是不能只要幽一个吖?

    渣叔:朕就想要个一模一样的阿幽,在她怀孕的时候能用用。

    十二

    问:让亭幽剃度又是咋想的?

    渣叔:朕就想尝尝小尼姑的滋味。

    珰妈: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渣叔:(低头)朕以为可以狠心绝情,结果太高估自己了。

    十三

    问:当渣叔知道他被亲爱滴观众盆友们亲切的称为“渣叔”后,他作何感想?

    渣叔: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朕很高兴。阿幽说了,她打小就喜欢年纪大点儿的男人,所以骆云睿神马的,根本不足为虑,哈哈——

    珰妈:你确定亭幽不是哄你的?

    番外二矫情女的吃肉攻略

    亭幽站在西洋镜前,将月白抹胸往下拉了拉,小小露出两个圆弧来,理了理绯红色的衣襟,“参汤可煮好了?”

    “回皇后娘娘,已经好了。”

    亭幽点点头,在耳后和手腕内侧抹了一点儿香膏,这才满意地接过宫女手里的食盒,“你们不用跟着了。”

    亭幽径直去了前面儿。

    乾元殿的正殿亭幽是许久不曾踏足过的了。可最近北边儿闹旱灾,定熙帝心里烦躁,前几日又是亭幽的小日子,后面虽然小日子过了,可亭幽也不见定熙帝有所动静儿,心里就难免就有些痒痒了。她这身子,虽然不能过多承欢,可偏偏生了和煦后,更加敏感起来,旷不得几日。

    平日里,定熙帝勤耕不辍还不觉得,偏这回巧了,十来日不曾有过,亭幽按捺不住往乾元殿前殿来寻定熙帝。

    “你怎么来了?”楚恪见亭幽提着食盒进门,起身接过她手里的盒子。

    “皇上这些日子,食欲不佳,为了赈灾的事儿又宿夜辛劳,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臣妾才想着给皇上送点儿参汤来补一补?”瞧瞧,这话说得多体贴,多贤惠,这天下还能有比她更适合做皇后的么?亭幽很自得。

    楚恪笑了笑,由着亭幽伺候,喝了一盅参汤,“你先回去吧,朕待会儿还要宣去北边赈灾回来的马玉进来,今晚朕争取早点儿回内殿,陪你用膳。”

    亭幽心里一沉,可面上丝毫不显,每回这样说,每回都不作数的。宣了马玉肯定又得聊许久,指不定有新情况出现,还得连夜召阁臣入宫。

    且,亭幽心里失望得紧,她今日都主动来前殿了,楚恪却如柳下惠一般,这可与他往日行径大不相同。

    不过,亭幽要是没有丝毫准备,也就不来打这场仗了。

    只见得亭幽收拾好碗碟,行了礼要告退,不经意地拿手理了理鬓发,却弄掉了右耳的珍珠耳坠,地上听得清脆一声响,眨眼就不见了耳坠。

    “我的耳坠。”亭幽惊呼,伏□开始在地上找。

    “朕让王九福进来替你找。”楚恪站起身。

    “不用,臣妾自个儿能找到。”亭幽心想,让王九福进来,我这戏还怎么演呐。

    美人伏跪在地上,衣襟又裹得不牢实,从那领口能很好地欣赏两团颤巍巍的玉、兔儿,何况自生产后,亭幽那丰润又长大了一指,让人想忽略都不行。

    “找到了。”亭幽欣喜地道,奈何跪得有一会儿了,腿酸得紧,只能撑着定熙帝的腿才能站起来。

    亭幽才刚刚站起来,就被楚恪拉入了怀里,一阵乱吻,衣衫很快就被剥离,樱桃就被含入了人家嘴里。

    两个人的呼吸都重了起来,偏亭幽还得继续矫情着,否则事后还不知楚恪会怎么得瑟呐,矜持,矜持是最重要的。

    “不,不要——你,待会儿——还得——召见——”亭幽的话说得断断续续,这过程里夹杂着让人悸动的喘息和呻、吟,说比不说还来得招人。

    楚恪哪里受得了这个,手已经探入了亭幽的亵裤,揉着那珠子,咬着亭幽的耳朵道:“都这样了,还跟朕装呐?”

    亭幽拧了拧腿,绞得更紧了些,嘴里还不依不饶地道:“大白天的——”

    楚恪在亭幽胸口上拧了一把,“朕都听见水声了。”

    亭幽的脸顿时就羞红了,推了楚恪一把,“臣妾要回去了。”话音才落,就又听得亭幽尖叫一声儿,“不要,那儿——”

    楚恪慢悠悠地将手指抽出来,上面晶莹露润,在亭幽跟前晃了晃,一把水全抹在了亭幽的胸、脯上,懒懒地道:“也好,你先回去吧。”说罢还掸了掸自己还算整齐的衣袍。

    这下轮着亭幽愕然发愣了。

    “不是说要回去么,怎么还不走?”偏楚恪还可恶地多问上一句,又在亭幽臀上拍了一掌。

    亭幽正被楚恪撩拨在弦上,压根儿没料到他还能抽身。

    这下轮到她自己泫然欲泣了。

    楚恪拿手捏了捏亭幽的下巴,“还跟朕装不装,嗯?”

    亭幽嘟嘟嘴,不说话。

    “别弄乱了朕的书桌,自个儿去椅子上趴在。”定熙帝楚恪简直是颐指气使呐。

    亭幽直了直背脊,打算很有骨气地离开,却被楚恪咬住了耳垂,吮而吸之,一柳细腰被楚恪掐着,半主动半被动地撑在了龙椅上,方便楚恪从背后行事。

    “阿幽可是想朕想得紧了?”楚恪在亭幽背后,握着她那一对儿玉、兔,吃吃笑道。

    亭幽被定熙帝冲撞得前后摇动,仿佛暴风雨里的一株纤细海棠,哪儿还顾得上楚恪的调笑,只能“嗯,嗯”地答着,顺着他的意思。

    “喜欢朕这么对你吗,我的儿?”楚恪作恶似地猛冲了几下。

    这一番扰得亭幽连声求饶,杏眼迷离地望着楚恪,又看不真切,只抽着气儿。

    楚恪被亭幽这番媚色一激,再控制不住自己的驰骋起来,将亭幽直送上了云霄。

    待亭幽回过神来后,已经被定熙帝抱着靠坐在了椅子上,两个人的下、面还紧紧贴着,凭经验,亭幽就知道楚恪这会儿还没尽兴呐。

    亭幽拢了拢袍子,又将被丢在地上的亵裤捡起来,一股脑儿扔到带来的食盒里,拿手摸了摸头发,即便是先才那般神魂颠倒时,她也不忘躲过定熙帝蹂躏她头发的手。

    待整理好了这些,亭幽才缓悠悠将定熙帝的手从自己衣襟里拿出来,在他kua上磨了磨,笑着起身道:“臣妾先回了,皇上待会儿还要宣召大臣呢。”

    楚恪这时哪能放过她,一把搂了回来,咬了亭幽的唇瓣道:“把朕的兴儿给激了起来,这就想走啊?”

    亭幽妖妖媚媚地冲定熙帝笑了笑,拿手握住那棍物,看着楚恪一脸舒服的表情,悠悠道:“臣妾可受不得再一回,皇上还是消了吧。”刚说完,她手上力道一重,就听定熙帝楚恪闷哼一声,放开了搂着亭幽的手。

    亭幽赶紧闪出一丈远,这才敢回头,冲楚恪讨好又得意地笑了笑,走了。

    留下定熙帝楚恪一脸铁青地坐在原地,“这小王八羔子,吃干抹尽,麻溜就跑了,居然还敢跟朕来这手!”

    亭幽得意归得意,却不知自己那弱点已经暴露在了楚恪眼皮子底下。

    楚恪是什么人,从亭幽这日反常的行为上就猜了个大概,居然会主动到前殿,还妖妖娆娆地引诱自己,同她素日的矫情、害羞可差大发了。

    联系以往,楚恪略略一思索就摸清了亭幽的习性,每月小日子完的那几天,她最是好糊弄。也不会推三阻四。

    这日,亭幽小日子刚完,定熙帝楚恪又早早回了内殿,她本以为今夜的欢畅定无什么阻碍的,偏楚恪虽早早沐浴上床,却什么也不动,一副恹恹欲睡,不要打扰我的模样。

    亭幽从楚恪背后贴上他的身子,两团肉儿在后面微微蹭着,前面的人居然一点儿表示也欠奉。

    不得已,亭幽只好又拿腿搭在楚恪的腿上,修长的腿从绯红袍子里露了出来,已经能看到腿根儿了,楚恪还是不动。

    亭幽再接再励地撑起半个身子,在楚恪的耳边呼了呼气儿,他也只是挪了挪头而已。

    亭幽这就纳闷了,别说这般撩拨了,平日她就是衣裳穿得薄透了点儿,这人都受不了的,今儿却这般自制,总不能又碰上什么事儿了。

    “皇上这是怎么了?”亭幽推了推楚恪。

    楚恪静了好一会儿,才冷冷地道:“上回伤着了。”

    亭幽也是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楚恪这是在提上回在前殿的事儿。伤着了?小日子前不是才用过么,那般凶猛,怎么那时候没说伤着。

    亭幽索性也转过身,背对着定熙帝,谁也不理会谁,看谁能扛得久,亭幽自己还是极有信心的,那股子骚动,当初她做尼姑那阵儿不也忍了几年么。

    到了半夜,总有人自己会忍不住。楚恪转身将亭幽搂入怀里,背后的火热硬硬地贴了上来。

    亭幽咬着唇才能忍住笑。她就知道。

    可接下来楚恪却动作全无,反而气息平顺,像似要睡着了一般。

    这可急坏了亭幽,她如今浑身上下都酥酥麻麻,就盼着楚恪能再用些力气,偏他一双手搂在她胸口边缘,再不肯越雷池半步,那气息又吹在亭幽的耳根边儿,让人想平心静气都不能。

    有时还装模作样地蹭一蹭你,亭幽这是看的着吃不着,心里急着呐。自己先忍不住地往后靠了靠,在楚恪怀里扭了扭。

    耳边便响起楚恪的笑声来,“是不是想朕吃一吃?”楚恪握了握亭幽的粉玉团。

    亭幽没忍住,“哼”出了声儿,到这会儿她算是瞧出来了,人这是安心要清算前账来的。

    “想吃也行,你得答应朕几件事儿。”楚恪将烙铁塞入亭幽的腿根儿。

    亭幽自己不争气地就缴械投降了,喘着气儿问:“何事?”

    “你得容朕在马上来一回。”楚恪大言不惭地漫天要价。

    亭幽刚想反抗,就被楚恪压着揉了揉那珠子,只得“嗯”了一声儿。

    “你再扮一回小尼姑。”

    ……

    “花月楼,你扮一回歌舞伎,朕可还没喝过花酒呐。”

    ……

    价要得这么高,楚恪伺候起来自然格外卖力,亭幽被弄得魂飞天外,悠悠荡荡,像是听清了楚恪的要求,又像是没听清,糊里糊涂被他握着手按了手印儿。

    末了,楚恪还不安生,让亭幽自己爬上去主动。

    亭幽晃悠悠地坐在楚恪身上,双手拉着床顶掉下的玉环,这才能稳住身子,学着平日楚恪在上面那般律动,其实这番动静儿还好,力道控制都由着自己,也不怕伤着。

    亭幽乐滋滋的享受着,偏她又敏感,耐力又差,不过几十回,眼看着便要丢魂,这回可轮到楚恪着急了。

    他最是知道这丫头只顾着自己乐,吃干就想抹尽,到时候你还没解着兴,可就得就着她这位祖宗了。

    楚恪翻身将亭幽压在身下,抽了出来,亭幽迷迷瞪瞪不依地靠上去。

    “你乖些,等下就给你。”楚恪亲了亲亭幽的嘴唇,旷着她,让她冷静了些,这才又ting了进去。

    这回可容不得亭幽自己掌握节奏了,先才楚恪可是掐着大腿肉才忍着亭幽在上面磨蹭的。

    就这般,亭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被人狠狠折腾了半宿不算,还签了那许多不合理的条款。

    真是悔之晚矣。

    作者有话要说:三千水写到这儿,就真的告一段落啦。

    我自己倒没什么舍不得的,因为俺的一片心早就飞到新书上鸟。

    文案上有我的专栏地址,大家收藏一下,有新书出来就能看见了。至于何时发新书,估计要某珰生了小包子以后啦。

    最近更新的文是《不进则退》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