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5、荣华:暂时没想好 (2)

作者:八月薇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分不屑。

    宝嫃心情甚好,分毫不计较她的态度,只微笑道:“原来是弟妹。”说出这个称呼,才觉得好生生疏,本来要改口,想了想,却又一笑作罢。

    没想到秦氏反说道:“什么弟妹,我可不敢当,我说……李宝嫃,我家哥哥不是跟你和离了吗?”

    宝嫃听她语言不善,才察觉不对,却淡淡地回答道:“是吧。”

    秦氏又盯着她怀中的小镇儿:“这个孩子又是谁的?”

    宝嫃此刻已经不是很想跟她说话,秦氏见她不语,她心中顿时涌出无限不堪想法,便尖酸说道:“难道……是你偷人偷得?所以那时候哥哥才要跟你和离?不、……要是这样,休了你就是了。”

    宝嫃皱了皱眉,秦氏望着她,快嘴又道:“不过,我可不管你们到底是这样那样的,听我们家世誉说,哥哥也回来了?……那当初说把那旧宅子半卖半送地给了我们,该不会又反悔吧?那我们可已经搬进去住了,不能再让出来的。”她自以为宝嫃必然是曾被弃过,故而此刻眼神极为鄙夷,又想假如宝嫃要跟他们争宅子,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给的,一定要大闹一场。

    宝嫃见她原来是怕那房子被他们要回去,才一大早地过来,便淡淡说道:“连世珏的屋子,跟我没有干系,他要卖要送,给谁都行,你也不必再来跟我说。”

    秦氏听了这话,大为意外:“啊……啊,也对!你们都有这个地方了,当然不用再要那老屋子了……”

    宝嫃不愿理她,就只逗弄小镇儿,秦氏看着小镇儿那水灵的模样,道:“这……该不是哥哥的孩子吧?”

    宝嫃双眉紧皱,还没吱声,便听到门口有人冷冷说道:“连世珏没有那个福分。”

    秦氏一惊,转头一看,却见是凤玄进来,她瞧着凤玄那张脸,本来要叫“哥哥”的,不知为何对上凤玄双眼,那一声喊居然卡在嗓子眼里,且又被方才凤玄那句话惊呆了。

    凤玄经过她身旁,脚步一顿,淡淡道:“你还不走?”

    秦氏竟打了个哆嗦:“我……”

    凤玄道:“不要再在这里出现,也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说任何话。出去。”

    秦氏望着他的模样,心中陡然升起一股陌生寒意,这会儿才察觉凤玄比她的“哥哥”高大许多,而且……还有更多的不同似的……秦氏浑身发冷,虽然摸不透到底是什么感觉,却还是急急忙忙地快步跑了出去。

    宝嫃见她出了门,才觉清静几分:“夫君,你吓到她了。”

    凤玄道:“我只烦她在这里聒噪你……你何必跟她多话,赶出去就是了。”

    宝嫃一笑:“好像是连世珏把那房子半送给他们,他们以为我们会把房子要回来……我要说你不是,她定然不信,我才不要当着小镇儿跟她争执呢。”

    凤玄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下:“娘子就是好脾气。”两人说着,忽地听到吱吱的声响,凤玄转头,忽地笑道:“娘子你看,有人欢迎我们回来呢。”

    宝嫃顺着转头看去,却见在自家墙头上,露出三只小脑袋,六只乌溜溜地眼睛正盯着这边看,原来正是昔日那几只黄皮子。

    宝嫃见了“故旧”,十分高兴,便把小镇儿交给凤玄,自己去厨下收拾了点儿吃食,便拿出来,那三只黄皮子哧溜哧溜从墙头下来,在原地乐得手舞足蹈,抱着宝嫃给的吃食,拼命做作揖状,显然是这畜类也在高兴于他们的回归,感动的宝嫃几乎落泪。

    两人在湖畔这小居又住了神仙般的数日,期间李大娘跟李老爹来过数次,赵瑜、赵忠等人也来过几次,赵瑜说起云州的官员因不见了王爷,正在四处探听找寻。

    这一日,宝嫃还在睡,便听到凤玄在耳畔唤道:“娘子,娘子快醒醒。”

    宝嫃睁开眼睛:“怎么了?”

    凤玄道:“娘子,我抱你去看……”宝嫃不知发生何事,凤玄却已经用被子将她裹住了,抱入怀中出了屋子,大门敞开,凤玄便抱她到门口上,宝嫃道:“什么啊?”忽然之间耳畔听到一声古怪的鸣叫,宝嫃一怔,定睛看去,却见在眼前的湖上,两只斑斓辉煌的“水鸟”正追逐嬉戏。

    宝嫃呆了呆,旋即张大了嘴:“那……那是……”

    凤玄低低笑道:“是水鸭子吗?”

    “不、不是……”宝嫃叫道,“是鸳鸯!”

    先前两人搬到湖畔,宝嫃晨起的时候就曾看见过着两只鸳鸯,当时她只以为是水鸭子,害凤玄也“指鸳鸯为水鸭”了阵儿,没想到此番两人回来,这两只鸳鸯也跑了回来。

    如许不知不觉地过了半月,这几日真真如神仙般地逍遥舒心,到了第十八日上,素来平静的连家村却前所未有地轰动了起来。

    原来是云州的知府大人,率领着诸位显赫的官员前来连家村,随行的自也有乐阳县的知县老爷赵瑜,这一行人,簇拥的还有一位据说是从京城而来的使者!

    村民们如痴如醉,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大人物忽然跑到连家村是为何事,但那队伍从村头排到村尾还排不完,足有数百人之众,开道的,打灯的,擎旗的,放马的,随行护卫的……一众的执事数不胜数,更不必提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了,光是身上的衣裳都看的人眼花缭乱。

    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惊动了,众人虽然不敢靠前,却也远远地张望,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大官儿、天使之类地,竟去了连家村外的小湖畔,而那里,只住着一户人家,那就是……

    好些官儿跪倒在地,山呼千岁,又有一些仆妇之类地,抬着好些箱笼物件入了那湖畔小屋,过了半个时辰,众人迎出两个天神般的人物来,男的英伟神武,一身威风凛凛地王服,女子凤冠霞帔,正是一品命妇王妃打扮。

    官儿们迎着两位大人上了车辇,缓缓地往前而行,那些村民,自然认得那位身披霞帔头戴凤冠的,正是先前的宝嫃娘子,而旁边那人,虽然脸容有些相似昔日的连世珏,可是看那气势……通身的气派,却是一个地一个天,分明是两个人!

    村民们匍匐在地,不敢做声,其中连世誉跟秦氏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忙着来靠前看热闹,没想到竟看到这一幕,两个人腿都软了,魂儿也飞了,跪在地上,如同痴傻一般。

    车辇经过两人身边之时,略微停下,凤玄往下看去,道:“本王是神武王刘凤玄,并非你们所以为的连世珏,李宝嫃是我的王妃,你们可听好了。”

    两个人几乎要昏厥过去,连世誉想到昔日对宝嫃的那些龌龊心思,两队牙齿碰了会儿,不声不响地一头栽倒晕了过去,秦氏抬头看一眼凤玄,又看一眼宝嫃,想到前些日子自己竟还去跟宝嫃出言不逊……一时整个人也有些虚脱,连答应一句都说不出声儿。

    这其中,只有老姜早就知道几分内情,但却想不到凤玄的真正身份居然正是他心中敬若天神的神武王爷,回想昔日同凤玄相处,一双眼睛都模糊了。

    接迎王驾的队伍出了连家村,一路而行,经过李家村之时,车驾上两人特意下来,入内给二老行了礼。

    那些大大小小地官员,便只毫无怨言且琳琅满目地站在那破旧地村落巷道里,又将整个小小村落的村民们震惊的人仰马翻。

    前阵儿只听说连家同李家的女儿和离了……但却有人私底下说李宝嫃不过是被休了,如今的**赫然来临,却将众人都惊呆了,震惊过甚的村民几乎以为都在发梦而已。

    一直到王驾离开,乐阳县的县令赵瑜却留了下来,亲自宣布王爷有令,在村中大摆流水席,算作是“小贺”同宝嫃的百年之好。

    其实凤玄是个性子极淡的人,本不注重什么繁文缛节,更不甚喜欢张扬,但是事关宝嫃,却又不同。

    他恼了秦氏那一句话,更恨不得让所有以为连世珏娶了李宝嫃的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听好了:娶了宝嫃的,是他神武王爷刘凤玄,不是别的什么人。

    在此后整整一年多,整个乐阳县乃至云州,所有人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话题,便是此事。

    一年之后,小镇儿已经开始牙牙学语,云州王府却又传来另一个喜讯,――宝嫃又有了身孕。

    次年,京城皇宫内,迎来一位小小地贵客。

    刘拓望着那个眼睛红红地小娃儿,小家伙生得玉雪可爱,手中还握着个小布老虎,刘拓双眼放光:“你就是镇儿?”

    小家伙站在那里,几分戒备似的:“你是谁?”

    刘拓道:“我是你哥哥,我叫刘拓。”

    小家伙道:“我没有哥哥,只有妹妹……”说到这里,忽然间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为什么爹娘不要我了,要把我送走,呜呜呜……”

    刘拓吓了一跳,急忙道:“乖镇儿,王叔跟婶婶不是不要你了,只是因为哥哥想你,所以要你来宫内住一阵子……我是你哥哥啊……”

    刘镇拼命摇头:“我没见过你。”

    刘拓眨了眨眼,望着他紧紧地抱着小布老虎的样子,心中一动,回身走到自己的床边上,把放在床头的那个小老虎拿过来,重新回到刘镇身旁:“镇儿,你看这是什么?”

    刘镇大惊:“你为什么有我娘做的布老虎?”

    刘拓笑:“因为你娘很疼我啊,你该相信我是你哥哥了吧?你小时候……我还拿小老虎逗过你呢。”

    也许是看到小布老虎一模一样,也许是因为刘拓的表情太真挚了,刘镇带着泪道:“真的?你的布老虎……和我的一样。”伸出嫩嫩的手指,去触摸刘拓手中的布老虎。

    刘拓道:“当然是一样的……因为都是婶婶做的,镇儿,你不哭,这里就跟家里一样,哥哥会好好保护你、对你好的。”说着,小心翼翼地替刘镇把泪擦去。

    “哦……”刘镇嘟着嘴,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是爹常说……要我长大了后,保护哥哥……”

    刘拓一怔,望着小家伙认真的表情,眼睛没来由地红了。

    刘镇却欢喜地把自己的小布老虎擎出来,跟刘拓手里的碰一碰,嘟囔道:“镇儿会很厉害……保护哥哥……驾!冲啊!”举着小老虎做奔腾**状。

    刘拓抬手在眼上擦了擦,露出笑容,举着小老虎在刘镇的老虎旁边:“哥哥跟小镇儿一起,驾!”

    而在殿外门口处,皇帝刘圣手撑在柱子上,耳畔听着两个孩子童稚的声音,眼睛一闭轻轻地吸了口气,这一瞬间,他似乎也记起来……曾几何时,他也是刘拓这么大点儿的孩子,望着那个有点儿冷有点儿无助的小家伙,说道:瑞望,哥哥会对你好的。那个还未成为神武王爷的凤玄,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我长大后,会保护哥哥……保护我喜欢的所有人。

    天空海阔,他所疼爱的弟弟实践了他所有的誓言,也有了他要守护一生的人;而他,在金銮殿上遥望云州,似乎能看到他欢喜快活的模样……是啊,在他面前和不在他面前又有什么不同,因为刘圣知道……那一对儿人,他们是那样真淳静美地在过活着……就在他眼前、他脚下的这片辽阔安好的大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结尾纠结了好长时间~要交代的基本都交代妥当了吧(不过还有小部分情节,我忘了写^^估计留意到的人也很少啦)接下来我会把相同的章节名逐步改掉以及一些小修~~

    这本算是某只八月所写的最长的一本了,其实很喜欢这样温馨宠爱的感情,凤玄怕是最最最坚定不二的男主了,宝嫃也是最最最纯真善良的女主了,我写得很用心,尤其还有些小细节,引发许多同学的共鸣,譬如前段宝嫃刚接回“假世珏真凤玄”时候,好些人看得泪流,而后面的种种片段,我也很欣慰看到很多同学都表示理解且大爱(心)

    虽然这样的古言有些“忒正统”,似乎太少狗血太少虐,不过我觉得,我用了心,大家也很喜欢,又成就了一对儿(其实是几对儿)的好人儿,完成一段美好的故事,那就是最好、很好的!

    好吧,不罗嗦了,又完成了一篇文章,心里其实还是超级超级不舍的……喜欢的同学,加个八月的专栏收藏吧,以后有新文可以刷刷看,另外现在还连载着两篇文,《公主病》跟《第三种绝色》,尽情欣赏吧,接下来就主力更这两个了(今天弄这个,都没更)^^

    茫茫书海中你喜欢上这本,是善缘,抱抱每一个心存良善的同学,祝大家新年快乐,要努力加油,像是凤玄跟宝嫃羊羊一样幸福哦~~~XDD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