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三章 番外六 晨曦(十)

作者:府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随着皇太子前往南京谒孝陵的消息,朝廷之中起了一阵子不小的波澜。储君远离京城,远离圣驾,从古到今都是莫大的祸患,然而,当今天子即位便册立了嫡长子陈曦为皇太子,其他两个嫡出的皇子年纪都比皇太子差好些,而且各有所好。齐王陈旻胸无大志,反倒是对那些匠艺小道感兴趣;鲁王陈昊从小喜好练武,辽王此前留京期间亲自教授其武艺,又留了好几个武艺高强的护卫给其作为教习。

    如此一来,皇太子的地位至少从目前来说稳若泰山。

    然而,当被皇帝召见的夏守义和张节得知了陈曦所请微服之事,立时异口同声连连反对。然而,陈善昭素来是最擅长说服人的,摆事实讲道理,足足磨了两个时辰,终究让这两位三朝老臣不得不接受了此事,但却提出了多派护卫跟从等等诸多条件。陈善昭满口答应把人送走,却又让人去召宋宜。

    作为当年的东宫旧人,睢阳伯章昶的姻亲,宋宜在陈善昭即位之后就以老迈体弱为由致仕,现如今在家颐养天年含饴弄孙,日子过得很是逍遥。此番入宫,尽管知道天子见召决计是有什么不容易的差事,可当听明白陈善昭的言下之意,宋宜仍是不禁暗自咋舌,随即便苦笑了起来:“皇上如此看重微臣,微臣实在是惶恐。可太子殿下自有师长,而且此行是谒陵正事,微臣如今已经告老致仕,跟着南下恐怕不妥当。”

    “妥当不妥当,只是朕一句话的事。宋先生如果要名分,朕一句话就可以让你起复了。”陈善昭笑容可掬地看着宋宜,见对方立时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他这才收起了戏谑的表情,“宋先生,朕知道因为你和章家是姻亲,再加上从前不过是秀才,所以朝中文官不少都有些轻视之意。你自己不想声张,朕也就不会把你昔日做下的那些惊天动地大事公诸于众,但朕自然不会视你为平常人。太子乃国之储贰,虽则自小读书习武,人人称之为文武兼通,但于世情民意,洞悉人心,提纲挈领等等事情上,仍是不免有所缺憾。朕请你随侍太子,是因为他面上宽和,实则执拗,需要一个说话能让他听得进去的人。”

    “皇上既如此看重,微臣从命就是。”

    知道陈善昭一旦打定主意几乎就不可能更改,再加上这番话着实诚意十足,宋宜思量再三,最终答应了下来。出了宫的他索性便径直去了睢阳侯府,一踏进章锋和章刘氏那院子,听到里头传来了老友那声若洪钟的笑声,他就知道是章锋必定又抱着章昶刚一岁多的那个宝贝儿子在取乐。果然,当常来常往的他进了屋子,就只见不但章锋和章晟都在这儿,就连此刻应当在衙门的章昶竟然也在。

    “宋先生可终于从宫里出来?”章昶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即便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和大哥才在打赌呢,说皇上会留你多久。”

    “你们哥俩这是要我好看是不是?”宋宜没好气地斜睨了一眼上来见过自己这个岳父的章晟,对章锋点了点头,等到兄弟二人知情识趣地把屋子里的人都遣开了,他方才开口说道,“皇上点了我随侍皇太子。”

    “谢天谢地!”章昶立时双掌合十念了一声,见宋宜面色不善,他便笑眯眯地说道,“是皇后娘娘透出口风后我建言的。思来想去,朝中忠臣良将不少,但和宋先生您这般可靠又信得过的,还真找不出第二位!”

    章昶刚刚说谢天谢地而不是果然如此,宋宜就已经有些猜测了。此刻发现章锋含笑不语,章晟则是笑容可掬,他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这章家父子三个联手给卖了,一时为之气结,指着三人便恼火地叫道:“好啊,你们就看不得我过些安生日子!”

    “宋兄,皇太子虽说少年老成,但终究历练还不如当年的皇上。更何况此一时彼一时,他们的性子又不一样。”章锋轻咳一声,随即才诚恳地说道,“皇太子身边总要有个可靠而又足智多谋的人,没有人比你更合适。金陵虽不是什么险地,但毕竟迁都这些年后,风头都给京城盖下了,南京官究竟是何打算,这些都说不好。要是我们父子三人能跟着,断然不会劳动你,可我们不能,只能偏劳你了。”

    宋宜本就是发发牢骚,见老友诚恳,章晟和章昶都是打躬作揖,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如今的南京,真心不是什么善地……太子殿下这是迎难直上啊!罢了,国有贤君,天下之福,皇上皇后苦心,你们一家子有这样护犊子,我这把老骨头跟着动一动就是!”

    外头在预备随行皇太子随行车驾和随从人等,东宫在打点陈曦的行装,而陈曦却只叫来了心腹罗玘,言简意赅地吩咐了一句话:“外头的车驾随从等等都是给人看的,我已经禀报了父皇母后,三日后你跟着我,还有宋先生,此外大约还有些明里暗里的护卫,咱们微服南下。”

    罗玘到了嘴边的劝告被那句禀告了父皇母后给噎了回去,虽则暗自叫苦,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下。等他退下之后,陈曦站起身来来到背后的书架前,看着那一层层架子上这些年来自己看过的那些经史子集,他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睛。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些年来各式赞誉他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但他这个皇太子并没有单独处置过什么棘手的事。纵使是此前作为皇长孙在北京监国的时候,最大的决断仍是倚赖于父亲的那封密信。他将来要承担的是更大的责任,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得试着去分担一些事情。就如同明知会得罪无数人,父皇母后对秋韵委以重任,而秋韵也勇于承担重任一样。他总不可能单靠那些浅薄的小聪明,来担起整个天下!

    皇太子起行的那一天,文武大臣送于丽正门外,而章晗却登上了琼华岛上的万岁山。尽管从这儿仍旧眺望不到丽正门外群臣送行的情景,但她仍是凭栏伫立了许久。突然,她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人说道:“皇上一口气给你父亲提了四级,接替和祭酒一块请辞的南京国子监司业,你知道是什么缘故?”

    对于那突如其来的任命,齐晓深知不但父亲措手不及,就连一直在宫里,按理说消息最灵通的自己也是始料不及。此刻听到皇后这话,她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旋即方才摇了摇头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女有所不知。”

    “北监乃是新立,所以高祭酒可以大刀阔斧,但南监沉疴已深,倘若要动,就要大动干戈,非尔父此等强项,不足以担此重任。”说到这里,章晗顿了一顿,想起本来被认为是将来入阁抑或是六部侍郎热门人选的宋士芳,被陈善昭点了去出任南监祭酒,此次和齐九章搭档前往南京,她不禁露出了微微笑容。陈曦这个皇太子既然愿意去试一试锋芒,知人善任的陈善昭自然不会让长子孤身上阵!

    而齐晓听到皇后如此盛赞自己的父亲,一时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感激之色,当即退后一步下拜说道:“臣女回去给家父送行的时候,他曾经说过,既蒙皇上看重,当竭尽全力不负信赖!”

    章晗这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这深深俯首的少女,突然开口说道:“那一日太子留下你问话,你说得很好。”

    话一出口,见地上的齐晓身子微微一颤,她便淡淡地说道:“宫正司的这桩案子,就快要收尾了。剩下的那些文书事宜,我已经吩咐了秋韵,都交给你经手。办完这些,长宁公主伴读的事,你暂且不用去做了,半日在宫正司行走,半日在宫学。这一次你不用再藏拙,好好选拔一些可造之材!”

    听到不用再陪着长宁公主陈皎读书,齐晓想起那位玲珑心窍的公主,虽松了一口气,但也微微有些惶恐,可听到这最后的重任,她一下子抬起了头,面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讶。当确认章晗确实将这一重任交给了自己,她不禁只觉得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激荡,随即再次恭恭敬敬地俯首行礼。

    “臣女谨遵皇后娘娘之命!”

    把齐晓打发了下山,章晗这才转过身去,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那巍峨的宫城以及广阔的京城坊市。不止是陈曦,就是陈皎,还有她的另几个儿子,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陈善昭和她做的不过是引导。就是不久的将来,肚子里这个孩子降生之后,也是一样的。

    她低头看着尚未有隆起征兆的小腹,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这是陈善昭登基,太宗皇帝陈栐丧服满后,她和他孕育的第一个孩子。相比这个孩子的哥哥姐姐们,他是有福的,因为动荡不安已经过去,盛世太平已经到来。而他的长兄,已经有勇气去挑起整个天下的重担了!

    【全书完】

    后记

    孝贤昭皇后传(by 加兰)

    仁宗孝贤昭皇后章氏,归德人。父睢阳侯章锋,以军功爵,事在章锋赵破军传中。兴平十九年五月,后以孝悌聪慧,为太祖择为赵王世子妃。长宁二年,册为太子妃。仁宗立,册为皇后。景宗即位,尊为皇太后。

    先是,后将归仁宗,值太祖斩叛逆舒氏满门,仁宗于太祖前为妇孺叩首请命,昏厥有日,或曰不起。将行纳征礼,太祖怜之,遣人委婉喻后。后曰:“纳采已成,此身即属世子,合当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焉有他意?”

    成礼数日,太宗归藩,后与仁宗送于京郊。归,逢太平堤行刑,诸囚感仁宗请命全其家人,呼名谢之,声震长堤。后惊怒,直诣宫中,于太祖前陈情曰:“赦囚,天恩也,刑部不言天恩而言世子私恩,置天子律法于何地?若天下议论,以世子建言为市恩邀德,岂百口所能辩?妾不敢指斥大臣,唯愿皇上怜世子公心!”太祖嘉之。

    兴平二十一年正旦,庶人陈桦为乱,囚太祖。正月初五,仁宗欲绐后携景宗出。后觉,迷昏仁宗,使燕王载仁宗、景宗径奔北平。后与燕王妃闭府自守,阳为仁宗若燕王尚在。越数日,庶人陈桦日夜使人窥赵王府出入,事益急。

    正月二十一日,庶人陈桦矫诏宣仁宗入宫,后闭门不纳。伪使归,后乃召婢仆,曰:“事急,无累尔等。”尽遣出府,与侍卫厉兵秣马,以待事变。庶人陈桦遣吏部尚书夏守义宣召,且命金吾左右卫围赵王府。夏守义入府,后痛陈利害,言必为矫诏。夜,庶人陈桦命顾振攻赵王府。后与燕王妃焚府径出,血战长街,京师震动。自正月二十一日至三月二十日,后与燕王妃匿于京师,联络中外,见吏部尚书夏守义,出太祖所赐御笔“全”字斗方,以内藏太祖密诏示之。太宗反正,后有力焉。

    庶人陈桦废,妻妾子女迁出东宫。后适乘舆过,有宫人谀之曰:“将洒扫东宫,妃与世子二三日当可居。”后肃然曰:“洒扫固宜;然东宫,储君所居,予何人耶?”宫人叩首谢罪。

    后为世子妃,操妇道谨,仁孝皇后深爱之。仁孝皇后性俭素,衣无重绣,后每有馈献,无不当意。仁孝皇后尝笑谓左右:“此真吾女也。”左右皆上曰:“非若此,何以为天家媳哉?”

    仁宗登基,册为皇后。言:“周制,后宫设内官以赞内治。凡宫人识文断字者,许考宫官,授品级如外官。服劳多者,或五载六载,得归父母,听婚嫁。年高者许归,愿留者留宫奉养。现授职者,家中给禄米。”选识字宫人及宫外有识女子教导宫人。中外欢腾,咸称善政。

    后与仁宗伉俪情深,终仁宗朝,后宫无嫔御,宫闱清肃,内外熙然。后生五子:景宗、兴王、定王、康王、荣王。一女,长宁公主。昌和元年薨,上尊谥曰孝贤恭肃明德弘仁顺天启圣昭皇后,合葬永陵,祔太庙。

    后记

    当全书戛然而止的时候,也许有人遗憾,也许有人释然,也许有人意犹未尽,也许有人合书长舒一口气。

    故事总有结束,就犹如新的故事总会开始。

    《富贵荣华》脱胎于明初那一段风起云涌的传奇,而从头到尾演绎到如今,早已不是我最初设想的那个故事了。就犹如我在很早之前就说过的那样,每一个故事的人物都是有生命的,当他们一一登上各自的舞台之后,他们便会渐渐赋予自身独特的个性,走上本该属于各自的道路。

    我爱章晗的聪慧独立,也喜欢陈善昭的宽容大气,作为故事的主角,他们无愧于携手君临天下的地位。然而,我同样喜爱王凌的铮铮傲骨,身为定远侯的千金,她的光芒丝毫没有被嫂子的能谋能断掩盖。而张琪,一个放在任何一部小说中,都可以成为另一个女主角的柔弱庶女,在最后亦是同样能够用肩膀承担起一个主母对家族的责任!

    光风霁月四个字,我之最爱。所以,即使我知道姊妹相争兄弟阋墙极品男女们上蹿下跳是主流,但从始至终,章晗和张琪都是亲密无间的姊妹;章晗和王凌纵使有再多的利益纠葛,终究是彼此敬服的妯娌;陈善昭和陈善睿,纵使曾经因为储位帝位而明争暗斗,骨子里却依旧是兄弟。残酷的历史和现实中兴许不会有这样的美好,但虚幻的小说中,我只希望能够让故事的色调明朗而向上,让读者阅遍全书后不会感到憋屈,而是有一段愉悦的心情。

    这是一个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只是当王子迎娶了灰姑娘之后,他们需要携手破除万难,才能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而即便那幸福的生活,也依旧有数不尽的波折和阴霾。这是一个没有穿越重生的故事,却依旧是一段跌宕起伏的传奇。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愿每一个家庭都能平安喜乐一生顺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