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六章 新生活的开始【大结局】 (4)

作者:无名指的束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咱们素昧相识,不知邢某如何得罪过姑娘,若是有所冒犯过,邢某今天摆酒给姑娘赔罪。”

    云依闻言才勉强停住了脚步,在栓子赔笑下重新回到房里坐下,却还是满脸的不悦,直愣愣地冲着邢掌柜道你可是兴旺牙行的掌柜?”

    “正是在下。”邢掌柜点头应道。

    “我是城北云家的,我家多少年都在你家出货,可是前两**家伙计带着人抬着卖出的货去腿前,我爹娘老实又信得过你家,便收了货退了银子,谁事后才,里面的药材早就被换成不值钱的烂货了……”云依越说越气,起身又要走,“我不跟你这样的人一起吃饭。”

    栓子见状赶紧拉着云依的衣袖讨好道云姑娘别着急,你也说了是牙行的伙计领人去退货,邢掌柜想来也未必知情,要,邢掌柜也是做大买卖的人,不可能只守着个牙行铺面不是?”

    邢掌柜见栓子给铺了台阶,又收到栓子求助的眼色,自然是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云姑娘,这件事邢某的确不知,想来应该是下面的伙计自作主张,今个儿当着祝老弟的面儿,我给你个准话,我今个儿就彻查这件事,如若属实,我押着他来给云姑娘赔礼,货款也自然会原封不动的奉还,这是我御下不严,自然不能让云姑娘家承担损失。”

    栓子听了这话,背着邢掌柜冲云依使了个眼色,然后嘴上又说了几句好听的,看着像是哄着云依重新坐下。

    东升楼虽说贵,但是也的确有贵的道理,环境幽静,伙计也都训练有素,菜式的味道也着实不,虽然饭前闹了一阵子,但是晚饭吃得还算是皆大欢喜。

    吃过饭栓子作势要结账,邢掌柜自然是伸手拦着,连声道这顿饭是我给云姑娘赔礼,祝老弟可不许跟我抢。”

    二人说笑几句便散了,云依等邢掌柜走后问他说的话能靠谱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放心好了,他现在有求于我,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的话,我跟他做生意。”栓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邢掌柜的动作倒是极快,第二天就拿着银子、领着伙计到云家赔礼,非但把货钱全都给了云老汉,还拿了许多赔罪的礼物。

    栓子在旁看着,云老汉果然是个实在人,收了货款还非要把退的货还给人家,礼物更是都不肯收。

    之前退的货他早就把不好的都挑拣了出去,其余根据品相又分了类别,一筐一筐地放好。

    云依见状又撅起了嘴,栓子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好笑,刚想开口,那伙计却扑通跪下求道云老爷子,小的是猪油蒙了心,因为家里老娘病重才没忍住转了这黑心钱,您若是不肯收下这些西,那小的就得丢了饭碗,您行行好……”说着冲着云老汉一个劲儿地磕头。

    “快起来起来,这话说的,你母亲的病可好了,若是缺钱……”云老汉说着就想去摸荷包,被云依在后面拧了一把,这才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

    栓子冷眼瞧着,自然这伙计是为了讨饶信口胡说的,也难得云老汉这也会信,心里忍不住撇嘴。

    好在那伙计还算机灵,赶紧道老爷子您不用担心,我们掌柜的帮我拿了诊金,我娘已经好了。”

    “罢了罢了,你赶紧起来,我收下就是了。”云老汉没法子,这才点头收了,却还是忍不住唠叨道,“人生在世谁都有遇到坎儿的时候,自个儿扛不住,能找人帮衬尽量找人帮衬,别做这样昧良心的事儿,以后想起来要后悔的。”

    伙计喏喏地应了,邢掌柜见事情圆满解决了,这才笑着对栓子拱拱手道祝老弟,为兄先走一步,今晚在家设宴,云姑娘也一起来。”说罢也不等云依回应,便领着伙计离开了云家。

    云依是不想去的,栓子也没在意,只说银子要了就好,以后多加,辞别了对他千恩万谢的两位老人,也先行离开了。

    谁晚上在邢家却还是遇到了云依,不免奇怪地问小丫头,你不是说不来的?”

    云依撇嘴道你当我愿意来?邢掌柜的特意去家里接我,我爹抹不开面子才让我来的。”

    “那吃了饭我雇轿子送你就是了,别撅着嘴了,都能挂油瓶子了。”栓子靠在回廊的廊柱边,唇边挂着轻笑地说。

    云依脸上莫名地有些发烫,猛地扭头道要你管我。”说罢快步走开了。

    晚饭的时候,邢掌柜陪着栓子在外间吃酒,邢陪着云依在内间吃饭,栓子被邢掌柜多灌了几杯酒,神智虽然还清醒,但是头却略有些开始发晕了。

    邢掌柜见状露出个略有些神秘的笑容,招呼丫头道好生伺候着祝老弟到客房去歇着。”

    栓子迷迷糊糊地还想着要送云依回家,但是还不等开口就被人连扶带架地弄去了客房。

    客房里熏着不知名的香料,闻得人一阵阵燥热,栓子心道不好,面上却不动声色,等两个丫头下去之后,他闩上房门,把一壶茶水都倒进了香炉内,看着不再有烟冒出,这才松了口气,起身准备去把后窗支开,这才床上居然有人,凑近一看,竟是满脸红晕的云依。

    栓子别说是还没醉,就算是醉了怕也了邢掌柜的打算,按说他倒是想给帮忙,不过却是完全帮歪了。

    他伸手推了云依几下,见她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甚至还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嘴里喃喃了几句也听不清说得是。

    栓子没法子,只得和衣在软榻上将就了一宿,次日还没天亮,就被云依鬼哭狼嚎地声音吵醒了。

    他揉揉略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呻吟了一声道时辰了啊,能不能安静点儿,让我再睡会儿……”

    云依冲上来扯着栓子的衣襟道这里是哪里,我会在这里,你为在这里,这……这到底是回事?”

    栓子被云依扯着勉强坐起身子,打了个哈欠道昨晚咱俩都喝多了,便在邢掌柜家里借宿了一宿,你在里头睡的,我在外面榻上睡的,你叫啊!”

    “我……”云依这会儿回过神儿来,低头看看的衣裳,虽说睡了一夜有些凌乱,但还是穿得好好的,伸手抓着领口,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后面的话来。

    “我送你回家。”栓子见也没法睡了,起身儿道,“你爹娘肯定都着急了。”

    云依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也顾不得是时辰了,进屋理了理衣裳,便跟着栓子出门去了。

    门口的两个丫头还在,见二人出来,也不多问,便按着栓子的吩咐,领着二人从侧门出去。

    这个时辰街上几乎没有行人了,更别说是轿子或是马车,栓子只得走着将云依送回家,二人一路无言。好在邢派人给云家送过信儿,说是与云依投缘,留下与她住一晚,所以云家老两口也没担心,见女儿得这么早反倒觉得奇怪,连连追问。

    云依推说在别人家睡得不踏实,醒得太早,便早些了。

    云老汉和云依娘都是老实人,也没觉得有不妥,跟栓子客气了几句便送他出去。

    栓子回客栈一觉睡到傍晚,觉得头痛有所缓解,胃里空虚得难受,这才爬起来准备出去吃饭,谁一出来就看见云依在外间坐着。

    “你……”云依听到门响扭头,没想到栓子胡乱披着衣裳,趿拉着鞋就出来了,下身儿只穿了条贴身的绸裤,上身还敞着衣襟。

    她瞬间涨红了脸,赶紧转过头去,连连道你这人这样!”

    “你会在我房里?”栓子心里也是有些狼狈的,但是见云依这样,反倒淡定了,“我在房里,难道还穿得板板整整的?”

    云依没话可说,只得背着身摆手道我找你有事儿,你赶紧去穿好衣裳。”

    栓子三两下穿好衣裳出来问事儿?”

    “邢掌柜那人人品不好,你当真要跟他做生意?”云依眨着眼睛问道。

    “既然他人品不好,我就赚他的钱,岂不是更好。”栓子不以为然地歪歪头,这回的生意并不是他的决定,那边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孙建羽面前,只不过孙建羽喜欢到处乱跑,也是照顾的意思,所以才走了这一趟,帮云依把银子要算不得大事,但是生意却还是要做的。

    “可……”云依觉得栓子的话似乎是在强词夺理,但一又不该辩驳才好,憋得俏脸越发涨红,最后嘟起嘴坐在一旁不再。

    栓子拿她没法子,便把里面的门道大致说与她,最后说所以说,即便我不找他做买卖,也会有别人来做,倒不如我来做,这样还能赚点儿钱不是?”

    云依蹙眉想了想,略有些无奈地点头,算是认可了栓子的说法,随后扭捏了一下又抬头问如今生意谈好了,你要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栓子看着云依的神色,心里微微一动,眉梢一挑,半晌才道嗯,我明日启程,回南方……”

    云依猛地起身儿,轻咬下唇,半晌才道我想去南方见识见识,你……我可否跟你一路南下?”

    【芍药番外】★

    又是一年的冬天,眼瞧着就要过年了,芍药靠在里间的炕头身旁的窗子半支开,正愣愣地看着外面的落雪,手里还捏着才收到的信,没想到会收到那人的信,更没想到那人字里行间还在为自己打算···…

    丫头翠云端着药碗从外间进来,见到这样忙把药碗放在桌上,上前关上窗子道:“奶奶,外面天冷风硬,您的身子还没好呢,这么冷的天儿,可得好生保养才是。”

    芍药也不言语,由着她关了窗子,自个儿端起药碗一饮而尽,把信纸叠好收在暗格里,随后又靠回引枕上,半阗着眼睛假寐。

    翠云见状也没法子,轻手轻脚地端着药碗退了出去。

    “翠云姐姐,奶奶歇下了?”外头的小丫头凑过来问,“若是没什么事儿,我跟姐姐告个假回家一趟行不?”

    “前个儿不是刚回了家,怎么的又要回去”翠云皱眉道,“我前头还有事儿,你们两个在门外好生守着,免得奶奶使唤的时候找不到人。”

    见翠云快步走了,小丫头才撇嘴道:“左右也没活计做,还非要把人拘在这里。”说罢又问身边的婆子,“刘妈,奶奶的身子咋这么差,我来了都大半年了,见她不是养病就是吃药的,却怎么都不见好,爷每次来也都是坐坐就走,都不留下……”

    “你来得晚不知道,咱们奶奶啊,那都是心病······”刘婆子故作玄虚地说。

    “心病?”小丫头顿时来了兴致,压低声音问,“可是因为没得儿子?”

    刘婆子左右看看,这才转头过来低声叮嘱道:“我说给你听,你可不许到处乱说去,不然让主子知道打了你出去。”

    “刘妈你放心,我只是自个儿心里纳闷儿,这点儿分寸我还是知道的你说了我决计不会说出去的。”小丫头眼睛闪亮亮地盯着刘妈,翠云是个老实本分又口风严的,在她手下别说是打听主子的事儿,就是旁人的事儿她也从来不多说早就憋闷得不行了,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人肯说,自然是眼巴巴儿地等着听。

    “咱们爷前一个夫人还没生养就没了,现在的奶奶本来就是填房,所以年纪差得有些多,当初定亲的时候合了八字倒是还好,结果谁知道……”刘妈故弄玄虚地顿了顿看着小丫头着急的神色,这才继续道,“谁知道还没过门儿咱家老太爷就殁了,爷的年纪大了,便赶在热孝里把人娶过了门,可是没想到,刚过门没多久,奶奶家的老太爷也殁了要不说呢,这命啊……”

    小丫头听得啧啧称奇,忍不住又问:“我听人说奶奶娘家很是有势力呢?做官的做官,做生意的做生意,每年年节都送很多礼过来。”

    “说是娘家,其实也不尽然。”刘妈一副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模样道,“奶奶家里二房最是出息,大房和四房只能算是殷实,而奶奶是三房出的,爹娘和离,如今一个都不在本地了,如今看着过年过节的风光其实不过是叔伯间照应罢了。其实各房都早分了家,如今帮衬着是人家的情分,也是看在家里老人的面子上,等祝家的老爷子老太太没了以后会如何,还未可知呢!”

    “竟然是这样的······”小丫头听得都呆住了,半张着嘴愣了半晌才问,“可是,我看着爷最近似乎来的次数多了呢······”

    “这不眼瞧着就过年了嘛,每年过年的时候,奶奶娘家都会来人送东西,爷好歹也得给几分面子。”刘妈继续道,“而且我听人说,过了年之后就是祝家二老爷的五十大寿,说不定二房的人都要回来,到时候指定要热闹,爷怕是也想顺便再拉拉关系,走走门路的。”

    “咱家虽说不是什么官家,可是在城里也是算得上的大户了,这些年爷的生意越做越好,怎么还得上赶着巴结他们?他们又不在本地做官。”小丫头不明就里地问。

    “你个丫头片子懂得什么,祝家二房的大爷一直跟在孙家公子身边当差,孙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孙家大爷可是在京城做官的,连县太爷都要巴结着,更何况是咱们爷,人家稍微照拂点儿,咱们就能得了天大的好处,不然这些年奶奶只得了个姐儿,还能在家里这样安安稳稳的,连个小妾都没抬进门?”

    “原来是这样······”小丫头听得目瞪口呆的。

    “我跟你说,当年奶奶得了姐儿的时候,大夫就说了,奶奶身子底子不好,以后能不能怀还两说呢,如今连爷都不常来了,可见是·……”

    “我走开一会儿你们就在这儿嚼舌根子,一个个儿都闲得不行了是不是?”翠云的声音从廊下传过来,这边的两个人急忙都住了口,脸色青白地垂手站到一旁,不敢再多说什么。

    翠云怀里抱着个姐儿,走过来狠狠瞪了二人一眼,啐了一口道:“再敢有下次我就回了奶奶,都打发了出去才干净。”

    小丫头自然不敢还嘴,刘妈低着头偷着撇了撇嘴,到底也没敢说什

    翠云抱着姐儿进了屋,见芍药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地靠在窗下,也不知道刚才那些话她有没有听见,心里不免有些惴惴,把怀里抱着的孩子往炕上一放,笑着说:“奶奶,姐儿午觉睡醒了就要找您呢!”

    芍药看见女儿这才稍稍提起些精神,伸手把女儿揽在怀里道:“然儿,午觉睡得好吗?”

    “好······”然姐儿说得顿了顿又道,“就是想跟娘一起睡。”

    “娘身子不好,每天都要喝药,当心过了病气儿给你······”芍药伸手摸着女儿的发髻,看着女儿满是期盼的眼神儿,忍不住一阵心酸,想到刚才的信,又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虽说物质条件差得很远,但是那种期盼父母关心疼爱的心情,想来应该是差不多的,所以话锋转道·“明个儿再请大夫进来问问,若是无碍的话,娘就把你接过来,跟娘一起睡。”

    然姐儿的眼神猛地一亮·扑到芍药怀里高兴地说:“娘最好了,然儿最喜欢娘了。”

    “然儿只喜欢娘,那爹怎么办?”棉门帘子一挑,卢亚辉从外面进来,肩头都是雪花,满身的寒气,没敢往娘俩跟前儿凑·直接朝暖笼那边过去。

    “奴婢给爷请安。”翠云赶紧上前帮着掸去肩头的雪花,伸手要帮卢亚辉脱去外衣。

    “不用脱了,我过来看看马上就走。”卢亚辉不动神色地伸手挡了一下。

    芍药闻言微微敛眉,抬手招呼翠云道:“你先把姐儿抱去对面玩会儿,我跟爷有话说。”

    卢亚辉见一时走不得,便顺势在桌边坐下,自个儿倒了杯热茶喝。

    “马上就要过年了。”芍药的眼神儿落在卢亚辉的腰间,腰带上挂着的荷包、扇套·一应都是眼生的模样,虽说离得远,却也能看出手艺不错·想来也是满腔爱意绣的。

    卢亚辉不知道芍药怎么单单说了这么一句话又不言语了,只能自个儿接言道:“是啊,还有十来日就要过年了,你家那边打发人来送信儿,说年礼过两日送到,我正寻思着过来跟你说一声儿······”

    “这些年也难为你了,生意忙得什么一样,还得家里外头两边跑。”芍药继续淡淡地说。

    “…···”卢亚辉听了这话顿时沉默了,眼睛盯着炕边儿铺着的炕褥。

    “趁着过年喜庆,这两日就把人接回来吧·免得大过年的,你人在家里心还要惦记着外面儿。”芍药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好似被抽空了力气似的,歪靠回引枕上。

    “你······”卢亚辉张了张口,顿住半晌又道,“你都知道了?”

    “我身子不济·膝下又只有然姐儿一个,你年纪不小了,传宗接代是大事儿,不能怠慢······”芍药说着略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虽说比自己大了十几岁,但许是会保养的缘故,看着并不显老,算不上是什么美男子,却也长得不差,“我知道你当初娶我过门,是想跟我好生过日子的,是我自个儿年纪小又心窄,闹出许多的事儿,让你厌弃了……”

    “这话从何说起,你是我妻子,然儿是咱们的女儿······只不过,爹娘的确是着急抱孙子了,不然我也不会在外面······”卢亚辉似乎略有些急切地想要解释,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无论如何,家里谁都越不过你去的,就算是接过门来,以后生了儿子也是养在你名下的,这点你放心好了。”

    “嗯。”芍药轻轻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微微阖上眼睛,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

    卢亚辉见状也就起身儿道:“你身子不好就多歇着,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别操心,我去跟爹娘说一声儿。”

    等到人走了,听不到脚步声了,芍药这才抬手覆在眼上,两行眼泪从指缝间蜿蜒而下,直流到嘴角,满口苦楚的咸涩。

    翠云在落地罩外听得清楚,挑帘子送走卢亚辉,便兑了温水拧好帕子,进来递给芍药擦脸,柔声劝道:“奶奶这又是何苦,爷把人搁在外头不会来说,就是因为顾念奶奶,您何必非要戳破了,大家脸上心里都难受。”

    芍药接过帕子,缓缓地擦着脸上的眼泪,良久才勾起一侧唇角,露出个自嘲的笑意:“他哪里是顾念我,只不过是不想得罪了我娘家罢了……”说着嗤笑一声,“其实那哪里又是我的娘家,都是别人家,我早就没家了……”

    翠云跟了芍药多年,对祝家的事儿也知道得清楚,闻言只好劝道:“再怎么说也是您的叔伯兄弟,那么多年的情分呢,奶奶别多想了。

    “情分什么的,早就被我爹娘给耗了大半,又让我自个儿折腾进去小半儿,如今他们年节的还能记得我,已经是他们大度了。”芍药越说声音越沉,微微抬手去摸窗棂,衣袖随着动作滑下,露出大半截瘦弱苍白的腕子,两只镯子顺势直跌到肘弯处才停住,她自个儿盯着看了半晌忽地就笑了,对着翠云招招手,“你瞧我如今瘦的·若是小时候也这样瘦,我娘就不会总打我了·……当初我生得又矮又胖,还贪嘴喜欢吃东西,我娘看见我吃就又是打又是拧的·生怕我吃胖了以后嫁不出去……后来慢慢就不敢多吃了。说来人也奇怪,小时候没啥好吃的,吃个红薯都能撑得走不动路,如今日子好了,什么好吃的都有了,反倒看着什么都不想吃了……”

    翠云看着芍药尖瘦的下巴和略有些失神的双眸,心下有些害怕地说:“奶奶·您今个儿是怎么了,这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怎么突然都想起来了……”

    “没事儿,我就是自个儿叨咕叨咕,你听了就过去了。”芍药说着又勾起了一侧唇角。

    “大夫都说了,奶奶的病都是因为思虑过重才发出来的,您应该放宽了心,好生顾全身子才是·不看别的,您也得看着然姐儿的份儿上。”翠云让她眸子里那种死沉死沉的神色弄得心惊,忙叫人把然姐儿重新抱了过来·“奶奶听咱们姐儿背诗吧,今个儿上午刚学了首新的。”

    然姐儿乖巧得很,让背诗就一板一眼地站好开始背:“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芍药听着女儿声音里还带着稚气,却把一首诗完完整整地背了下来,眸子里渐渐多出些活泛劲儿来,伸手把女儿搂在怀里夸道:“然姐儿这么能干,都会背诗了,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还不会呢!”

    然姐儿得了亲娘的夸奖乐得眉开眼笑,显摆似的把自己会背的几首诗词翻来覆去地背了好几遍,最后累了才偎在芍药怀里睡着了。

    芍药呆愣愣地看着女儿粉嫩的脸颊,翠云刚才说的那些话,到底还是有几句听入了耳朵里的,无论如何也要顾念女儿才是。

    许是梗在心里许久的结终于被吐出来了,也许是因为想通了什么,芍药的身子突然好转起来,每日也不像以往那样懒懒的不爱动弹,内宅的事儿原本都是翠云帮着打理,如今也重新捡回来开始自个儿过问。

    “你领人去把西边儿的偏院收拾出来,家具陈设比照着正房减一个档次,按照爷的喜好准备,我记得库里还有许多往年我家送来的料子,多挑些好的拿过去,再打发裁缝去量一下,赶几身儿新衣裳出来,接过来总要有新衣服穿,这眼看又要过年了。”芍药对翠云一叠声地吩咐了许多,然后手肘撑在桌上,指尖支着太阳穴,似乎有些体力不支的模样。

    翠云一边应诺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说:“奶奶,年前正是家里事忙的时候,爷捎话过来说,等年后再办也是一样的,让您别累着身子。”

    “人家也是家世清白的女儿家,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在外头那么久本来就是咱们怠慢了人家,如今既然跟爷把话说开了,哪里还有让人在外头过年的道理,自然是要接回来的。”芍药说着摆摆手,“让你去办你就去,如今话越发多了。”

    翠云虽然心里不太乐意,但是办事儿却是绝对没的说,很快就把偏院儿拾掇出来,按照卢亚辉的喜好用得全红木家具,俱是沉稳大方的样式,铺盖一应的苏绣杭绸,正房里还摆了架城里难得一见的时辰钟。

    里外收拾停当之后,即便是谁看了也说不出半句不字,家里一时间都在私下窃窃私语,不知道奶奶怎么竟跟转了性子一样,突然间大度起来,人也渐渐精神了,家里内外都抓起来,倒是调教出点儿新年的新气象出来。

    腊月二十六,芍药套车去外头接那女子,这才知道原来住处离着自家不过两条街的远近,放在眼皮子底下两年多了自个儿才发现,还真是后知后觉。

    进门的时候她已经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进院子的时候,人已经挺直了腰杆儿,面上也带着亲切却疏离的笑容。

    那女人在正房门口候着,见到人来了赶紧行礼道:“婢妾水儿见过奶奶,奶奶万安。”

    “快起来吧。

    ”芍药也没伸手,自个儿径直往屋里走,眼神儿只一个来回就把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通透,十八九的岁数,也算不得多年轻了,但不似大部分北方女子浓眉大眼的英气,眉眼极其柔媚倒是没辜负了她的名字。

    水儿穿着一身儿湖水绿的新衣裳,倒是素净雅致,头面首饰都简单却精致,看着半点儿也不张扬若不是个当真安分守己的,就定然是个有城府的。

    芍药也不多说什么,进门儿看了看收拾好的几个箱子道:“就这些东西?着人抬回去就是了,家具什么的也用不着要了,把房子收拾收拾赁出去就是。”然后才扭头对水儿道,“家里什么都拾掇好了,只等着接妹妹回去了。这两年我身子不好爷怕我多心一直都没跟我说妹妹的事儿,如今才算知道,倒显得我这个做姐姐的怠慢了,好在还没过去这个年,这会儿接了回去一起过个团圆年。”

    “奶奶这话折杀婢妾了。”水儿连忙又行礼道。

    芍药见她一直本本分分的,虽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却也没心情再跟她虚以委蛇,出门上了马车后面自有下人搬运东西。

    卢亚辉今个儿有应酬不在家,芍药直接领着水儿去见了卢老爷子和卢老太太,卢老太太为了抱孙子念叨了好几年见芍药不生也不给纳妾,早就心存不满了,这会儿见终于接回来个,登时高兴得不行,拉着水儿的手左看右看,还让转过身去看了看腰身和屁股,满意地点头说:“这个好,一看这腰身和屁股,就是能生儿子的。”

    卢老爷子用力咳嗽了一声,老婆子越老越糊涂就算是个妾,也没有当着公爹的面儿说这些话的道理。

    卢老太太知道自个儿失言了,但是见水儿俏脸发红,却半点儿没有不满的神色,全然不似当年芍药那般,动不动就撂脸子越发觉得这个妾纳的不错,扭头对芍药道:“既然把人已经接回来了,以后你们就好好相处,传宗接代这是大事儿,左右以后生下来也是管你叫娘····…”

    芍药不等卢老太太把话说完就道:“娘,我知道的,我既然主动把人接了回来,自然会好生待着的。”

    “那就好,还有几日就要过年了,今年你大哥和妹妹他们可捎信儿回来了?”卢老太太关心完了水儿,又隐晦地关心起年礼的事儿,往年这个时候一般都已经送到了,可今年别说是东西了,连送信儿的人都没见到,她等了两日还不见动静,这会儿看见芍药就忍不住打听起来。虽说并不是差那些东西,但是祝博荣每年送礼表示还挂念着这个妹妹,对城里的人来说是个讯息,让人不敢看轻了卢家。

    芍药看着卢老太太,十分想说那不是我的大哥,也不是我的妹妹,我爹娘只生了我一个儿……但想到荷花那封信,到底还是忍了下去,只不当回事儿地说:“今年的雪比往年下得厚,许是路上耽搁了。”

    “我也是怕你想娘家人,所以问问,你若是都不着急,那我自然也不急的。”卢老太太笑着说,“行了,你身子不好,水儿又是刚进家门,都别在我跟前儿立规矩了,都下去歇着吧。”

    芍药领着丫头婆子,一路把水儿送到偏院儿,领着她里外都看了,也懒得听她满口夸赞道谢,就领着人走了。

    回房后翠云才道:“奶奶,奴婢瞧着那人不像是个省油的灯。”

    “灯烛什么的,还是得搁在眼皮子底下才好,不然放在别处,那就要等烧起来才知道起火了。”芍药洗脸洗手换了衣裳,着人把女儿抱过来道,“今日然姐儿跟娘一起吃饭,然后一起睡午觉可好?”

    然姐儿听了这话高兴得不行,连带着午饭都比平时多吃了半碗,芍药怕她积了食,只得给她穿得严严实实的,领着去园子里看了会子梅花,又在雪地里玩闹了一会儿,这才领回来哄着睡了。

    “翠云,你去我二婶儿家铺子一趟,就说荷花交代的东西,明儿能送来了。”芍药看着女儿睡得香甜,这才轻声对翠云吩咐道,看着她快步出了屋子,这才仲手轻划过然姐儿的脸颊道,“你荷花姨说得对,娘就你一个闺女,一定要为你打算才行,不能让你过娘小时候那样的日子……”

    卢亚辉晚上回来先去见了爹娘,然后径直来了芍药屋里·看着像是喝了不少酒,翠云拧了帕子来给他擦脸,想伺候着他在这里歇下。

    不成想芍药却根本不打算留,直接道:“我今个儿刚把人给你接回来·就算不是头一天跟你了,却好歹是在家里的头一晚,你去偏院儿陪陪吧!”

    卢亚辉闻言胡乱擦了把脸,又起身儿换了地方。

    翠云原本想说两句什么,但是看着芍药神色平静地给然姐儿掖被角,到了嘴边的话打了个转儿又咽了回去。

    次日一早,水儿伺候着送走了卢亚辉·依着新妇上门的习惯,到正厅去给卢老太太和芍药磕头敬茶,大冷天的,眉眼间俱是春色。

    芍药坐在上头也不言语,来敬茶更不刁难,顺顺当当地抿了口茶,在盘子里放了红包,还不等开口说话·就见个婆子来报:“老太太,奶奶娘家来送年礼了。”

    卢老太太惦记了几天的东西,终于来了·顿时眉开眼笑地说:“亲家总是这样客气,赶紧把人请进来吃口茶暖暖身子,可捎了信回来?”

    婆子赶紧把礼单子和信一并递上去道:“是奶奶的娘家妹妹,齐夫人送的年礼,这是礼单子,另外还有信是给奶奶的。”

    卢老太太听说是荷花不是博荣,心下稍稍有点儿失望,不过转念一想,祝老二全家最宝贝的就是荷花这个闺女,只要她还能惦记着′别人就肯定能照拂,脸上又重新挂了笑容,把信塞在芍药手里道:“快看看,你们也好几年没见了,难为她过年过节都惦记着。”

    芍药给翠云使了个眼色,翠云直接下去着人把东西都抬到了厅里·荷花今年送的年礼格外的厚,比往年多了两箱子东西,信也写得挺长,足有四页信纸,她捡要紧地扫完之后道:“荷花信里问爹和你好呢,说博宁有出息,如今在京城站稳脚了,在翰林院做庶吉士,还说已经定了户京城的人家的亲事,明年开春儿后是我二叔五十大寿,她们几个都要回来给我二叔过寿,到时候来看爹娘。”

    “哎呦,难为她惦记着。”卢老太太一听祝家有个儿子在京城都做了官儿,虽然也不太懂是个什么官儿,却也免不得觉得祝家如今越发往上走了,对芍药的笑容也不免亲热了几分。

    水儿看着地上的几口大箱子,里头不是料子就是玩物首饰,这样的大手笔,自个儿还是第一次见,先前的得意劲儿顿时矮了几分,眼角眉梢的喜色也褪去了不少。

    晚上卢亚辉在家,全家人坐在一处吃顿饭,算是认了水儿这个姨娘的身份。

    饭吃到一半儿,二门处的婆子又来报:“老爷子,老太太,爷,奶奶,祝大爷家来人送年礼了。”

    卢老太太连声道:“快,快把人都请进来,这么冷的天儿,可不能怠慢了。”

    博荣府里来人跟荷花那边来的待遇又有所不同,卢亚辉直接迎了出去,把人迎到花厅喝茶说话儿,礼单和信直接都送到了里头,芍药看过少不得又要与卢老爷子和卢老太太念叨几句,水儿就彻底被人晾在了一边。

    水儿干笑着插了几句话,却也没人回应,干脆也不再开口,自个儿退到后头不再吭声,想着晚上如何跟卢亚辉撒撒娇讨要些好东西过来,谁成想直到三十儿都没见到人。听下头的人说,爷这几日都歇在奶奶屋里,大过年的这也是应当的,水儿也不能说什么,暗自咬碎了一口的银牙,绞坏了几条帕子,也只能自个儿都忍了下来。

    年后的日子卢亚辉过得十分舒坦,芍药不再病歪歪的也不再耍小性儿,做事井井有条处事也大度,水儿依旧是娇柔可人,日子一时间过得很是滋润。

    日子一天天暖和起来,二月里水儿怀了身孕,在家中的地位一下子就尊贵起来,卢老太太也对她格外宝贝起来,生怕有个什么不当心伤了孩子,行动坐卧都得围着好几个人伺候着。

    卢亚辉也欢喜得很,但是当着芍药的面儿却从不表现出来,因着那边有孕,留在芍药房里过夜的日子反倒多了起来。

    祝永鑫五十大寿前后,水儿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卢老太太请了城里的几个大夫来诊脉,都说根据脉息应该是儿子,可把老太太高兴得不行·自己手里那点儿压箱底儿的好东西,也渐渐都到了水儿的箱子里。

    芍药也不多话,只着人好生伺候着,她自己半点儿不上前·也约束房里的人不许过去打扰,吃食什么更是从不送,什么都吩咐厨下准备,自己从不插手,一时间倒也相安无事。祝永鑫寿宴过后,荷花如信里所说的登门拜访,而且还是拉博荣一道来的提前也没知会一声,把卢家上下忙了个四仰朝天。

    卢亚辉在前面陪着博荣说话儿,荷花跟芍药还有卢老太太一道在后面说话,先说了些家里都好,孩子如何的闲话,荷花就慢慢把话题往自己想要的方向扯。

    卢老太太本来就想探听一下祝家如今的情形,见荷花很是配合,问什么说什么就越发不拿自己当外人了,越问心里越是痒痒,心道怎么自己就没多生几个说不定哪个出息了,就把全家都带得发达了,免不得又在心底羡艳不已。

    荷花见火候差不多了,便笑着对芍药说:“我听说姐夫的屋里人如今有了身孕?”

    “正是呢,出了正月才诊出来,如今月份不小了,请了好几位大夫来诊过脉,都说是男胎呢!”芍药答道。

    “这下总算是了解心事了,传宗接代是要紧的事儿,马虎不得。

    ”荷花扭头笑着对陆老太太说。

    当着媳妇的娘家人说姨娘有孕卢老太太还是有点儿抹不开面子的,不过见荷花有说有笑的,芍药也不甚在意似的,就也渐渐放开了,笑着说:“我家那小子年纪大了,芍药身子又不太好我这老太婆也是想孙子想得不行,这才给纳了个妾回来,不管生下来什么,总归是管芍药叫娘的。”

    “老太太这话说得极是,一听就知道是明白人。”荷花突然正色道,“姐,我跟你说,这次你一定得听我的,等孩子生下来就抱到你自己屋里养着,不管对外还是对孩子,都得说是你亲生的······”

    这话说得芍药一愣,卢老太太更是有些发怔,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荷花跟没看见似的继续道:“咱们自家姐妹,我也不跟你说那些虚的客套的东西,这么多年,虽说我们都不在老家,但是姐夫和你这里,能帮衬能拉扯的,我跟大哥都是记在心里的,只不过姐夫无意仕途,但是孩子却不同,谁能保以后不是个状元郎的坯子,孩子若是你生的那没的说,以后不管是进学还是科考,咱们能帮得上的绝对不会含糊,但带出去一说是庶出,前途可就要大大的打折扣了,且不说我们帮起来不够硬气,就是说出去也要被人瞧不起。”

    芍药已经听出来荷花是在帮自己,卢老太太更是被荷花说的一愣一愣的。

    “姐,不是我说话吓唬你,哪怕是经商的人家,人家听说是庶子接手家业,都还要在背后嚼舌根子,更不要说是进学走仕途。”荷花说得一板一眼,煞有介事的模样,“多少人做了个小官儿就止步不前,有时候未必是没那个本事,一来是没有背景门路,二来也是自己出身不够争气,却也怨不得别人。”

    卢老太太呆了半晌才问:“这……这可是真的?”

    “老太太,我还骗你不成,不然咱们这么说,若是别人来求您办事儿,是说这是给我姐的儿子求门路好听,还是说这是给我姐夫的庶子求门路好听?”荷花也不遮掩地说,“说句难听的话,若是我姐的亲儿,跟我们那是连着亲呢,若是庶子,可是没血缘关系的,就算我们肯拉下脸来帮,人家也未必卖这个脸给我们。”

    卢老太太在心里咂么咂么,心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当即开口道:“荷花这话说得有理,芍药,你若是不嫌弃,等水儿生了孩子便直接抱在你屋里养着,以后对外都说是你儿子,咱老卢家的血脉,不能亏待了去。”

    三个人在老太太房里又说了会子话,卢老太太觉得有些乏了,又不好让荷花一直陪着自己,便道:“你们姐妹好几年没见,虽说时常通信,但也少不得有许多体己话要说,荷花你就跟着芍药到她房里坐坐,也看看然姐儿,然后晌午留下吃饭。”

    芍药领着荷花一路往后面走,到了没外人的僻静处,几个字在舌尖滚了几滚,到底还是说出来道:“荷花,谢谢你。”

    “都说了是自家姐妹,姐姐这样岂不是生分了。”荷花淡淡地说

    “如今得了许多教训,也早就知道以前做的许多错事,难得你们还眷顾照拂着我,越发显得我当初不识好歹。”芍药言语间略带苦涩地说。

    “都说了是过去的事儿,那就也别再提了。”荷花扭头正好看见芍药的发丝间已经掺染了几根银丝,年少时候的介怀似乎也没那么要紧了,“就算我不看着你,也要看着然姐儿,到底是我的外甥女。”

    说罢荷花转过来略有些严肃地看着芍药道:“你的身子如何,你自己心里也有数,以后能不能再有孩子已经是个未知数,姐夫其实并不是个花心滥情的人,只要你别耍性子,到时候一儿一女在膝下,他定然能跟你安安生生的过日子。那儿子虽说不是你亲生的,但是到时候把姨娘打发了,从小养在身边,就要把他当新生的待,就算不为了自己老了傍身,也要为然姐儿今后打算,你不能照看她一辈子,嫁人后娘家有没有得力的兄弟依靠,或多或少都会关系她的日子过得如何,这点儿你应该也是深有体会的,想来也用不着我再多说什么了。”

    “你事事都替我打算到了,桩桩件件又都是为了我和然姐儿好,我怎么会不听你的。放心吧,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我会好好待那个孩子,好好过日子的。”芍药说着眯起眼睛去看回廊外的阳光,然后又猛地低下头,扯出帕子偷偷擦去眼角的泪水道,“今个儿的太阳真好,看得直刺人眼睛。”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