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5幸福

作者:月照流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躺在夏子睿的怀里,韵秋委屈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还把自己想到的法子也一起坦白说了。

    男人的怒气在触到眼巴巴等着他拿主意的媳妇儿那泪汪汪的大眼睛的时候一下子消散无影,“乖,你这在孟黄两家成亲的当日,打着退还孟家当初的定亲礼的旗号,趁机揭破两家丑事儿的法子确实可行!是个大大的好主意!”

    “真的?”韵秋喜不自禁,可是男人随即就泼了她一瓢冷水。

    “只是,力度不够,不够让孟家疼到骨子里,要让孟黄两家相互狗咬狗才够劲儿!”男人逗她玩儿似的在她鼻尖刮了下手指头。

    韵秋毫不示弱地拽着他的那根手指头咬上一口,逼问道,“那你有什么好法子?还不快从实招来!”

    男人坏笑,“想听我的法子?行啊!不过,那得看你够不够……”伏在韵秋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韵秋立刻面如霞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可男人随即翻身而上,霸道的吻密密麻麻落下去。韵秋来不及惊呼,手却不由自主地攀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厚实而坚韧,让人无端生出一份踏实来。

    他的动作越发的恣意,而韵秋只能颤抖着,喘息声溢出喉咙,化作一声嘤咛。

    最终韵秋如一叶小舟般在海浪的疯狂摇曳中昏昏睡去,顾不得上追问那个法子到底是怎样的。

    韵秋第二天问起来,只一句话就被打发了,“我还没想好!”韵秋气的直拿眼瞪他,这个无赖,自己昨个儿咋就真的信了他有什么狗屁好法子。自从嫁了他以来,自己何曾在他手里讨过一回便宜不成?

    男人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好笑地偷了一个香,然后竟自笑着出门了。夏婆子看着儿子笑嘻嘻地出门去,一猜就是小两口私底下亲热的紧,赶紧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大慈大悲的送子观音,求您……”

    很久之后,韵秋才知道夏子睿竟然找了法子让孟家失去了每月在县城的大额供货量。这对于孟家而言可谓是猝不及防的深重一击。等到孟家求爷爷告奶奶地从有心人那里打听到这横祸的源头竟是黄婆子那张嘴胡沁惹了夏家闹出来的,孟黄两家就处的更加热闹了,狗咬狗一嘴毛。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不知道是不是夏婆子虔诚的祈祷被送子观音听进了耳中,总之当林氏兴冲冲地捎来关于孟家的好消息的时候,韵秋发现自己的月事儿没有按时来,都推迟了好几天了。

    四月初六,是孟黄两家的亲上加亲的好日子。

    那日孟家宾客云集,好不热闹。可正当新郎新娘要跪天地的时候,喜堂突然闯进一个不速之客来。

    只见这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子“噗通”一下把身上背的手里拎的东西一股脑扔在了喜堂上。一条血淋淋的猪肉飞到了喜堂正中的八仙桌底下,两包点心被扔的沾了土散落的到处都是,一匹尺头被地上的茶水渍晕染了,一条死鱼摊在地上瞪着白眼珠子不说,还有一只没被绑紧两只爪子的大公鸡惊叫蹬开绳子在人群中四处逃窜,翅膀子扑棱的人躲之不及,一时之间喜堂里鸡毛乱飞,人声哀怨。

    惊怒的孟家人认出来人,当即就厉声质问来人居心何在,存心砸场子不成!毁人好事儿,要遭天谴的!

    眼见有人敢来祸害婚礼,黄婆子更是怒的跳起来掀起了祖宗八代来骂。

    只见这个大汉不慌不忙地向众多来客恭敬地抱拳一拜,扯着嗓子大声说道,“惊扰了各位,鲁莽之处还请诸位乡亲多多海涵。只是,我今日也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证、论个公道!今日,我是奉了家母之命前来退了孟家当初给我妹子的定亲礼的!”

    这一番亮明身份,让人群中的议论声由窃窃私语“这人是谁啊?”变成恍然大悟“哎呦,那这岂不是孟家那不久前退了亲的李家姑娘的大哥!”

    大郎对黄婆子的叫骂和孟家的跳脚置之不理,在撕拽中仍不忘振振有词地高声说着,“……他们表兄妹不知廉耻勾搭成奸,才低三下四的上门哀求俺家退了亲。俺娘心善,还答应他家不把这丑事儿张扬出去。他家理亏,所以死活拽着不肯要俺家退还他家的定亲礼。可俺妹子好不容易托了干亲戚的福气嫁了好人家,眼看过上了好日子,谁曾想他孟黄两家居然昧了良心到处黑心烂肺胡沁说退亲是因为俺妹子不规矩……俺算是明白了,这是孟黄两家怕自家做下的丑事儿被外人洞察,就先下手为强往俺们家身上扣屎尿,不过就是欺负俺家人单势微没本事,也没啥好靠山!”

    林氏眉飞色舞地跟韵秋和郭氏描述,“大郎说黄婆子要上来挠他,被他猛地侧身躲开。要不是旁边有人扶了她一把,准要摔个狗啃泥不可……那孟掌柜直舔着老脸说是退了亲得罪了李家才被胡乱诬陷的,让大家不要偏听偏信!”

    当时,大郎就照搬了韵秋早就叮嘱好的说辞,一举打压了孟黄两家妄想继续混淆黑白的图谋,“当初你们求我家退亲的可怜相确实没有外人知道,可孟小海亲口承认他先奸后娶的时候,可有百十号县城里的人亲耳听到的,传的县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各位父老乡亲要是不信,尽管去县城打听打听,如今连那县城的乞丐都知晓这摊子奸情。他孟黄两家自以为一张盖头就遮了丑,就能把近处的乡亲全当了傻子蒙呢!殊不知,这新媳妇儿早就不是什么清白的大姑娘了!”

    当即围观的客人中,就有那与孟家暗里不睦的,煽风点火地说风凉话,“要这么着,那说不得新媳妇儿的肚子里早就有了!”

    不管这桩喜事儿被搅合成了什么样子,又该如何收场,做完该做的事儿的大郎,按照嘱咐只管扔下当初下定的一两银子后扬长而去。

    痛快过后,林氏又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说出口,“只是大郎回来后,嘀咕咱们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毕竟是人家大喜的日子?还说啥,不够光明磊落!”

    “咋过了?大郎这孩子就是厚道过头了,死心眼!”郭氏当即就嚷嚷起来,“咱们心软,他们的心可是铁打的。这次不狠狠地制住他们的,以后还不定要怎么祸害咱们秋丫头呢!他们先耍奸使诈的,咱们不过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已,有什么好亏心的?”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只有趁着人多的时候狠狠地给孟黄两家一棒子,也好借着那么多客人的嘴眼给咱正名。大哥那人,向来觉得用拳头出气才算光明正大,最是不会耍心眼子。哪曾想,这回把戏演的这样好。如今,他肯定觉得胜之不武啥的。哎!”韵秋无奈地叹气,“我如今是夏家的人了,由着他们污蔑,那丢的可不只是娘家的脸面了。如今这一招,让孟黄两家自顾不暇不说,他们说的话也不能让人觉得可信了。”

    待到小日子都迟了十几天还没来,身上也总觉得懒懒的,韵秋作为过来人,几乎有了十足的把握,自己看来是真的有了。

    得了郎中的喜信儿,夏婆子乐的当即就要去城外的庙里还愿,“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咱夏家可算是有后了!”又掰了掰手指头,“哎呦,这算算日子,还是见月喜呢!”看韵秋的眼光像盯着个发光的宝贝似的,这样能生养的好媳妇儿,指定能三年抱俩!

    夏子睿也是被这当头的大喜事儿给惊的呆愣了一刻,他,就要当爹了!

    以前韵秋给夏子睿往屋里端洗脚水的时候,夏婆子总是心里夸儿媳妇体贴,知道疼儿子。

    可当晚,韵秋刚要弯腰往盆子里舀一瓢热水,就被夏婆子惊慌地跑过来小心翼翼地夺了过去,“哎呦,我的祖宗,你可不敢再端一盆子水了,小心闪了腰!”转身就朝着西厢房大骂,“你个混小子,你媳妇儿如今双身子的人了,你还敢让她伺候你不成?要是累着了我孙子,看我不跟你拼命。还不赶紧滚出来好好扶你媳妇儿进去,小心地上有水滑了脚!”

    惊的正在看账本的夏子睿赶紧跑出来,半搂了媳妇儿的腰回屋,边走边说,“还是咱娘说得对,知道你贤惠,可如今不比前些日子你身子麻溜的时候,往后你可千万不要再顾念我了,只管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说的韵秋哭笑不得,这才几天啊,肚子还平的很呢,咋就娇气成这样了?照着婆婆和丈夫的小心劲儿,这要等到自己大腹便便的时候,还不得天天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啊?不行,明个儿得好好说说,毕竟孕妇要勤于走动,生产的时候才顺当!

    夜里点着灯,夏子睿直直盯着韵秋的肚子看,眼珠子一动不动的,像盯着啥稀罕物一般。韵秋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用指头点了一下他的脑门子,“去去,怎么神神叨叨的?”

    “我这不是看我儿子嘛!”男人说的理直气壮,又不怀好意地把手轻轻放在韵秋平坦的肚子上,“媳妇儿,这可都是我的功劳!”

    “呸!”韵秋红了脸,生气地扭过身子背对他,“口口声声儿子儿子的,万一是个闺女怎么办?”

    男人赶紧凑过去从背后搂住她,“傻瓜,只要是咱的孩子,无论男女我都爱!闺女多好呀,先开花后结果!如果是儿子,那闺女以后有个哥哥护着,省的被人欺负了去!”

    韵秋撅起嘴,斜他一眼,“油嘴滑舌,自是怎么说都有理!哎呦,你干嘛呀?你忘了咱娘刚才的叮嘱了?”

    原来是男人搂着一团软玉在怀,禁不住地又动了歪心思,这会儿那只手正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哎!”男人沮丧地松开手平躺下来,他咋会忘了!往后的几个月,他都要过的跟个苦行僧似的。

    睡前,夏婆子当着小两口的面说的直白,千叮咛万嘱咐地要他不许闹着他媳妇儿。那时候,他是一千个点头 一万个称是。不然惹急了老娘,说不得老人家就要在西厢打地铺了。

    这吃惯了肉,突然改吃素了不说,还要眼巴巴地瞧着眼前的肥肉流口水,这日子是怎地一个“忍”字了得的?

    哎,此时夏子睿怎么会知道,以后这样的日子,随着韵秋每一次有喜,他就要从头至尾地再煎熬一次。不然怎会有儿女都是讨债的这一说!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双更,下一更还在码字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