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0应承

作者:月照流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哎呦,骂人不带脏字儿还文绉绉的,真是解气!当即围观的人就有那憋不住了的笑出声来,有人带头,这嗤笑之声更大。

    就有那卖大葱的婆娘干脆大嗓门地嚷嚷开了,“哎呦,我说小伙子,反正话都说开了,你干脆就讲讲你跟你那小表妹谁先勾搭的谁?就当做做好事儿,别让我们在心里猜的着急,跟猫抓似的!”

    郭氏也赶忙指着孟小海拉帮结派道,“哎呦,各位街坊邻居,事情怎么回事儿你们可都亲耳听到了。您各位都给评评理!就没见过这么能倒打一耙的人家,明明是他与人勾搭成奸才要退亲的,却把罪头推到了我闺女身上。生生的污蔑了我闺女的名声不说,还敢找上门大言不惭地要我闺女给他做平妻,天下就没有这么不要脸的!”

    一时大家四下里响应,孟小海恼羞成怒,自己一片好心竟被当成了驴肝肺,愤而高叫,“你们瞎说什么!”

    人群一静,而韵秋心里一紧,他要说什么?是香儿的事?

    韵秋刚要张口阻止,孟小海已经朝着她大声开口说道,“韵秋,你堂妹水性杨花与人私通不说,还是人尽皆知的私娼,如今又怀了野种与人私奔!这些事儿你敢说不是真的?如今哪里还有好人家愿意要你!我一片真心为你着想,才会想着娶你做平妻的。”说道后面,孟小海语气了带了不少委屈,“你可知道我有多难?回去我要先求爹娘许你进门不说,还要再求舅母那边。我还想着,将来就算我娘偏疼表妹,可我会偏着你的,纵不会让你吃亏。就这,你还把我当罪人一般?”

    韵秋心寒至极,孟小海竟是当众点明香儿的男女之事,不仅让自己无处可藏,也郭家也陷入流言之中抬不起头来。

    人群又开始喧哗起来,而且声音更大。

    好像是杨集镇那边的事儿,我听说过。不过,还真不知道跟郭家的干闺女是一大家子。哎,真是门风败坏!要我说,眼下的情形,能做个两头大也不错了?可不是,我看小伙子有情有义的。

    郭氏急忙制止大家瞎说,可是不管用。

    韵秋眼前发黑,气得太阳穴直跳,身子猛地一晃,幸好扶住门框才没有倒下。

    “旁人没把你当个神,你倒把自己供奉上了!不过,就不劳你操心了!这么好的姑娘,我准备娶回家去!”突然,一男子阳刚的声音打断所有的喧闹。

    “可不就是,当了□还想立牌坊,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货色!”见有人撑腰,郭氏赶紧痛踩一脚,当初咋就瞎了眼给他家做了亲,真是膈应死人了。

    韵秋惊然抬起头,是马背上的夏子睿。

    她猛地一震,竟忘了针扎般的疼痛。

    人群又重新沸腾。你不知道吧,这可是夏婆子的儿子。听说都二十好几了还没娶亲,真的假的?听说可有出息了,你没见夏婆子手上戴的那老粗的金镯子?

    “你又是谁?”孟小海仰视着马上的人,被那人冷冷的目光盯得心颤不已。不过他倒也机灵,转而色厉内荏地指着韵秋大声讨伐,“怪不得你不答应?原来是有了相好的!这才退亲几天啊?你们是不是早就勾搭上了,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含血喷人!”郭氏气的捂着胸口直喘气,就要去厮打孟小海出气。

    可马上的人更快,利落的翻身下马,再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郭氏还没有够着孟小海的衣角,而孟小海已经被“噗噔”一声狠狠地摔躺在了地上的泥窝里。

    人群鸦雀无声。哎呦,天啊,幸亏这是个大泥坑,不然人都被摔零散了!就这,也得疼的两天直不起腰吧?

    韵秋抬起双眸,远远正触到他眼中的一片疼惜,心中狂跳,慌乱地低头躲避着他的目光。

    只听他干脆地说道,“郭婶,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进去吧!”

    “哎,好好!”郭氏赶紧连声答应着,走到韵秋身边拉了她进去关门。

    对于孟小海而言,被摔得浑身酸痛头昏脑涨的还不是最可怕的。

    当孟小海被人拽着胸口的衣襟从泥坑里拉出来的时候,额头沾上的泥浆正好流到眼睫,他无法睁眼看到那人的神色,他只听到那人的话语冷得仿若光脚踩在冬日地上结的薄冰上一样,每一声传入耳中都听的人全身发寒,“若再敢痴心妄想,会怎么样,你知道的!”

    后来孟小海无数次想过,如果有下次,这个奸夫大概会打断自己的一根肋骨吧?不,是两根?也许,是三根?或者,是四根?

    不过,这个答案他没有勇气知道。

    瑞哥儿语出惊人,当众说要娶了韵秋,这可是天大的事儿,郭氏一进院子就匆匆跑去东里间与郭老头商量。

    韵秋回了自己屋子,虽不至于失魂落魄,也相差无几,脑子里实在是太乱了。

    “这么好的姑娘,我准备娶回家去!”夏子睿的话言犹在耳,在韵秋耳膜震动。夏子睿是真的要娶她吗?还是为了给她解围随口一说而已?

    自己与那夏子睿匆匆见过几面,那次他还冒雨送了自己回来,可两人之间清清白白无一丝苟且不说,更是连只言片语都不曾搭过。

    无缘无故的,甚至无媒无聘的,他怎就会在那么多的人面前大声说要娶自己?他要是真心求娶,自己嫁是不嫁?

    他那人,看上去倒是可靠,干爹干娘平日里也没少夸他。

    不过,只怕自己名声不好又被退了亲,配不上他。

    而且,若他若是为了给自己解围才随口一说,那可怎么办?他虽是好意,可何尝不是又给她惹了不安分的名头,乱上添乱?

    那日自己要回去,大郎吞吐犹豫,郭氏更是一力阻拦,必是怕自己回去了受不住难堪的闲话,郁结于心,有个三长两短啥的。

    可如今,自己连郭家这最后的容身之地也待不安稳了。

    悲愤焦虑之下,韵秋暗自垂泪。

    前有孟小海当众揭破丑闻横加点缀铺排、后有夏子睿不知真假扬言要迎娶自己,让韵秋即便身在郭家也躲不开是非的漩涡。很快,只怕大半个县城都会知晓郭家的干女儿的堂妹子如何如何?怎么被退了亲?怎么又和夏家搭上了?

    男女之间,暧昧难明,嫌疑本就易起。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流言多起来,却教自己如何在郭家安身?只怕还要带累郭家被县城的人们指指点点、丢人现眼。

    “哎呦,老头子你咋不说话啊?”郭氏着急地摇晃了丈夫一把。

    当初孟家一退亲,郭氏老两口就想着要撮合韵秋与夏家。只是亲事儿退的突然,而这次香儿的荒唐事又带累人的厉害,这可比有个糟心舅妈的事儿让人膈应多了。

    郭家老两口就想着先缓缓再跟夏家透信儿,反正亲事刚退,韵秋也要缓缓情绪不是?

    哪曾想,孟小海突然找上门把一切闹得乌七八糟不说,瑞哥儿又说了那样的话,好事是好事,就是不知道做不做的真?

    “我看瑞哥儿不像是说着玩的,他做事稳妥,岂能不知这样的话岂可当众儿戏?”郭老头觉得靠谱。

    郭氏大喜,“那咱就让夏家赶紧提亲!对了,我还得赶紧告诉秋丫头这个号消息!”说着就要急忙起身。

    “行了!”郭老头赶紧一把拉住她,“这个时候夏嫂子肯定烧香还没回来呢,你去什么去?指不定她还不知道发生啥事儿呢!等夏嫂子吐了口再说与秋丫头也不迟,姑娘家脸皮儿薄,得慢慢说!”

    “可不就是这回事儿!”郭氏猛地一拍脑门,“看我,都给急糊涂了!那就等夏家母子先商量好了再说,咱就等着他们上门来了!”

    “嗯!”郭老头点头,“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夏家递了话,咱就赶紧支会韵秋她娘……”

    且说今个儿郭家门外的这场热闹,夏婆子是全然不知。她可是一大早就跟人搭伴去庙里烧香,祈求着菩萨保佑,早日让瑞哥儿娶妻生子。

    谁曾想,离家还有几条街,夏婆子就被人数次道喜不已,“夏大娘,我们都等着喝你家的喜酒了!”,“大妹子,恭喜了啊!”,“夏大婶,眼看就要和婆婆茶了,恭喜啊!”

    夏婆子一路子纳闷不已,没曾想一进家门就被儿子告知,“娘,我应承了要娶郭婶的干闺女,咱找媒人提亲吧!”

    “啥?”夏婆子当即被惊的不轻,这是什么混账话?虽说自己喜欢韵秋不假,可人家姑娘家早就定了亲,他还要抢了人家媳妇儿不成?

    夏子睿只说孟家表兄妹勾搭成奸要亲上加亲,故已经与韵秋退了亲。如今,正好赶紧是哪个门求娶!

    “娘,反正那姑娘讨你喜欢,我看着也是个贤惠得体的!”夏子睿如是说道。

    “嗯”夏婆子点头,虽说被退过亲不好听,但理亏的是男方,那韵秋眼见得是个让人满意的。难得瑞哥儿肯吐口说愿意,这门亲事倒也是做得的。

    只是,夏婆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脑子里想抓又抓不住。

    等等?瑞哥儿突然说要娶亲,而在这之前,路上就有人恭喜自己就要喝婆婆茶了,那些人怎么知道的?

    “瑞哥儿,娘咋觉得有啥事对不上啊?你咋知道韵秋退亲了的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的地位是坚不可摧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