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6谋划

作者:月照流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下午的时候,大郎赶着车带了林氏婆媳和大宝回去,留下韵秋和全哥儿在郭家住下了,在城里看了元宵花灯的热闹再回去。

    还说好了,到了元宵节那天,让林氏她们也进城来逛花灯。

    就这样,郭氏依依不舍地送走了林氏她们,被韵秋搀着进了院子。

    同一时刻,孟张氏正坐在娘家嫂子黄婆子的屋子里商议事情。

    “哎呦,我的好小姑,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在犹豫不决的!这婚期眼看一日近似一日,说不得等你拿定主意,黄花菜都凉了!”黄婆子恨铁不成钢焦急地推了一把孟张氏,“梅朵可是你看着长大的亲侄女,跟小海又是青梅竹马长大的,还有啥可犹豫的呀!”

    “行,就这样说定了!”孟张氏一咬牙下了决心,可转眼又犹豫起来,“我还是担心会出啥岔子,小海惯会闹腾,这孩子都是被我给惯坏了。”

    “小姑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黄婆子一脸自信,安抚地拍了拍孟张氏的手,“只要你听我的安排让他和梅朵生米煮成熟饭,李家那头绝对歇菜。别看小海现在被那李家闺女迷得颠三倒四的,我敢打包票到时候小海保准会乖乖退了亲事。”不过是面上暂时委屈了梅朵而已。小海那孩子就是咋呼的厉害,其实吃软不吃硬,最是心肠软了。

    “哎,只是先要委屈了梅朵!”孟张氏叹气,“就怕这事儿走漏了风声,于咱两家的名声不好不说,也容易让那李家捉住咱们的把柄,外人也会说小海对不住李家的那闺女。”

    “你放心,只有你我跟梅朵三个人知道这个计划,万无一失。”黄婆子冷笑,“至于那李家,他们先不仁,就别怪咱们不义。再则亲上加亲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更加证实了小海和梅朵是拆不散的因缘。”

    “嗯!就这样说定了。”孟张氏点头,“那就把日子定在初十那天晚上,我找个借口打发了小海过来一趟!”

    ※※※※※

    这个梅朵是黄氏的老来女,孟小海嫡亲的表妹,小了孟小海两岁。虽然没有定下娃娃亲,但两家父母本就有意让他们长大后亲上加亲,只是两个人都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向来都是被自家人宠着让着的。

    这两个小冤家每回只要一碰面,总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起争执,别扭闹得总是让大人们哭笑不得,觉得不是冤家不聚头。

    小孩子小时候吵吵闹闹大人还能像看个乐子一样不当回事儿,可长大了两个人还常常闹得跟个斗鸡眼似得,大人就该跟着头疼了。

    那一次,两人又是一言不合吵闹起来,孟小海嚷嚷着“瞧你心眼儿跟针尖一样大又胡搅蛮缠,打死我都不会娶你,不,应该说是个人都不会要你!”

    梅朵已经是个怀春的少女了,当即就羞恼伤心地“嗷”地一声扑过去挠花了他的脸。

    孟小海疼痛之下,就慌乱中使劲推了梅朵一把。后来梅朵额头留了淡淡的一块指甲大小的红印。

    孟小海也因为脸上的伤一两个月没敢出门见人,在家里可是闷坏了。因为这孟小海在家里天天跟孟张氏上蹿下跳地闹腾,说他就是打光棍儿也不会娶了梅朵那个母夜叉,谁要是敢逼他,他就剃了头发当和尚去!

    那时候孟张氏也对黄氏的埋怨不满,你家梅朵磕着了,我家小海被挠花了脸不也差点破了相?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没有一点女孩子家的样子?

    反正孟张氏怎么看怎么觉得梅朵没有以前那么合心合意,女孩子小事侯口齿伶俐叫可爱,长大了还牙尖嘴利就是惹人厌,自己儿子娶了她岂不是要打打闹闹过一辈子?

    自此孟张氏淡了对梅朵的心思,后来黄婆子没少拿话暗示,她都装着听不懂就是不接话,反倒托了媒人给孟小海牵线。

    这些动静自然传到了黄婆子的耳朵里,多年融洽的姑嫂之间暗滋嫌隙,面和心不和,维持着一团假和气。

    待到孟小海看上了韵球进而订了亲,黄婆子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口气别的心口抽疼。

    这回可真是彻底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早先黄婆子是一心想把小闺女梅朵嫁进去孟家的,孟家有地有铺子,又是亲姑姑做婆婆,梅朵自是不会受委屈的。

    可后来与孟张氏有了龌龊,黄氏也就赌气不甘人后地开始给梅朵寻婆家。只是黄婆子万万不曾料到,她那个傻闺女,嘴上不饶人,私底下却闹着非表哥不嫁。听说孟小海真的定下了亲事,梅朵是茶饭不思还整日不露一丝笑意,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黄氏心疼的也跟着憔悴不少。

    此后,孟张氏回娘家,黄氏总是爱答不理的,说话也是阴阳怪气。

    而孟张氏看到梅朵的样子,说不心疼是假的。她没女儿,从小可是把梅朵当了亲闺女看待的,不曾想傻丫头性子急嘴巴不饶人,却是个痴情的,一直都对小海上心的紧。

    这两年梅朵可比以前沉稳了不少,这份沉稳要是能早些时候来就好了,亲侄女总是比外人与自己贴心……

    哎,只是木已成舟。

    等到周婆子去孟家大闹了一出,孟家老两口有意退亲却被逼无奈暂时退让的时候,黄婆子觉得天无绝人之路,事情的转机来了。事情要是成了,既能成全梅朵的心事,又能让老孟家遂了心愿。欠下了自家天大的人情,何愁老孟家以后不会对梅朵这个儿媳妇捧在手心里疼着?

    孟张氏这两年觉得梅朵不像以前那样小性儿、人也知礼懂事儿了,可比名声败坏的李家韵秋强的太多了。而且,她前一段还听小海感慨说表妹如今总算知道什么是温柔娴淑了,可比以前有姑娘家的样子了。

    孟张氏听了黄婆子主动送上门的好意,正中下怀,两人自是一拍即合。重新撮合了这对表兄妹,既能挽救孟家的名誉甩掉大麻烦,还能借着亲上加亲弥补与娘家的生分,两全其美的好事儿,孟张氏连日来焦虑气闷的心情立时一片大好。

    孟张氏把这一打算偷偷说给丈夫听,孟掌柜犹豫了一下,说道“还得像个万全的法子治住小海才行,不能八字还没一撇就让他得了风声,那他还不闹个天翻地覆的?”,想了想又恨恨地说道,“总之无论如何不能让那李家的嫁进门来。”

    孟张氏赶紧接口道,“我当然知道,如今未过门就能挑唆的小海忤逆父母,这要是让她进了门,只怕小海都被他降服的不知道谁是他亲爹亲娘了?还有那个林氏,更是算计的厉害,拿下跪磕头来逼迫咱们,外人要是知道了还不得骂咱们仗势欺人。就没见过那样下作不要脸的!”又笑着安慰,“孩他爹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我和梅朵她娘一定想个好主意牢牢套住小海,让他一定服服帖帖地娶了梅朵进门。”

    于是,大年初三那天,回娘家的孟张氏与黄婆子敲定了该如何行事。

    ※※※※※

    全哥儿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都学会背着大人自己拿主意了。

    这不,当吴掌柜找上门,笑着说全哥儿托他办的事儿他给办成了的时候,韵秋和郭氏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事儿啊?她们怎么不知道!

    经解释,才知道,这几天全哥儿想找个活儿干,不收工钱就行,只要能长点见识。

    这孩子思来想去,觉得吴掌柜人好又有本事,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求上门。

    刚开始,韵秋还以为全哥儿留在郭家就是图个稀罕热闹,没想到这孩子早就打好了主意了。他这样半大的小子,搁在乡下,大多还拖着两条长鼻涕在野地里疯玩呢。韵秋和郭氏是又好气又骄傲,这么大的事儿全哥儿就瞒着家里人自作主张了。

    不过既然是全哥儿主动要求的,又难得吴掌柜给面子,韵秋和郭氏自是不会拦着他去做活儿。穷人家的孩子,不摔摔打打的怎能出人头地。

    吴掌柜领全哥儿去的是一家相熟的酒楼,白天酒楼客人多的时候做些端茶送水的轻便活计,中午管顿饭。

    胡同里的老曹家听说了,直感慨自家的小孙子比不上全哥儿懂事儿,有志气。

    隔壁的夏大娘来郭家串门的时候听说了,被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瑞哥儿他爹病死后,米缸都见底儿了。俺们这个家全靠瑞哥儿小小年纪就在街上摆摊卖果子才撑起来的。后来,他又去了京城的大铺子跑堂,再后来遇了贵人去了货运行,才慢慢地出息了起来!”又很是夸了全哥儿一番,“懂事儿早能吃苦又机灵,将来肯定能出人头地!”

    “夏大娘,那就承您吉言了!”正在晾衣服的韵秋笑的眯起了眼睛,她家全哥儿将来一定是个好样的。

    这姑娘笑的真好看真甜,比他以往遇见的任何女子都笑的神采飞扬,毫不造作。让人看了之后,不由地也想跟着笑起来。

    夏子睿看呆了,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没见过艳丽妖娆的女子,却还是被眼前这双笑成月牙的美丽晃住了心神。

    韵秋似有所觉般下意识地一偏头,毫无准备地,眼睛就撞进一双墨玉般的瞳仁里。

    作者有话要说:遭遇瓶颈,卡文,为保证质量,这几天只能单更!抱歉,每天只能三千字保底了!

    要是哪天能双更,我会及时给大家留言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