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卷:指点江山 861章:李治的决定

作者:醉卧花间.CS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狄仁杰出狱了,而且官复原职,李浩还给了他一个差事,带上册封诏书,前往南诏安抚,并册封蒙泰罗为新的南诏王,此次南诏谋反,南诏王细奴逻和其他义军首领一起死于军营之中,按理说,属国谋反,应该派兵攻打,给他们一个教训才对,为何还要安抚呢?

    因为细奴逻反的不是李氏,而是武媚娘,这个可以追究,也可以不追究,李浩也知道,细奴逻为何谋反,肯定是被袁天罡鼓动的,袁天罡拿什么说服他的,自然是细奴逻儿子死的事情,反正现在细奴逻已死,他也没儿子,只有一个女儿盛国兰,原本李浩也考虑过封盛国兰为南诏王的,但是考虑到多种原因,最后还是决定封细奴逻的弟弟蒙泰罗为南诏王。

    狄仁杰和盛国兰有过一段情缘,李浩这次派狄仁杰做特使,就是想让他们两个见见面,这么多年了,狄仁杰都三十三岁了,还单着呢,盛国兰也有二十八九岁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着狄仁杰,若是她还在等着狄仁杰,那这一次,就是他们兑现诺言的时候。

    狄仁杰接到这个任务,十分开心,他一直都惦记着盛国兰,毕竟……他已经和盛国兰发生过了关系,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但这些年来,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好几次他准备去南诏找盛国兰,都被耽搁了,这次终于有机会了,接到任务的第二天,狄仁杰就轻装出发,除了朝廷的上百人马外,还有李浩的特种兵沿途保护,确保他的安全。

    狄仁杰刚离开两天,李浩派去跟踪袁天罡的斥候回来汇报了,袁天罡正在郁督军山与回纥还有薛延陀交战,妄图吞并这两大部族,壮大自己。

    李浩闻言皱眉,他想派兵去攻打,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好把这三大势力一网打尽,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啊,可是新任皇帝人选还没出来,他不能离开,若是派其他人去,他又不放心,这就比较尴尬了。

    又等了两天,李浩的五日监国日期到了,但问题是朱瑞环还没回来,南陀山距离长安不远,快马疾驰的话,三日便道,朱瑞环都去了有八天了,还没回来,这就让李浩担心了,难道路上出事了?不应该啊,朱瑞环现在可是宗师之下无敌手啊,天底下宗师就那么几个,难道江湖之中当真卧虎藏龙?

    李浩现在很尴尬,倒不是监国的事情,而是答应了群臣说五天之内先皇的旨意就到,然而现在,先皇的旨意没来,这属于食言啊,失信于人啊,群臣虽然没有追问他,但程咬金问了,秦琼也问了,连这两人都问了,其他人的心里估计早就怀疑了吧,怀疑什么,怀疑他骗人呗,只不过他们惧怕李浩,没敢开口而已,毕竟李浩可是在太极殿上杀死了许敬宗啊,那画面他们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又等了两天,李浩实在等不了了,亲自出发,前往南陀山。

    一路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静云观,刚进门,便看到朱瑞环站在院子中,裴渺在一旁扫地。

    看到李浩忽然来了,朱瑞环和裴渺都开心上前:“师弟(老大),你怎么来了?”

    “还能来干什么!”李浩望着朱瑞环,没好气道,“怎地让你来向皇上请一封圣旨,你拖到现在还没完成?皇上呢?”

    朱瑞环委屈地指了指东厢,郁闷道:“老大,皇上他不见我啊,连你的信都不肯看。”

    李浩闻言双眉一皱,道:“为何?”

    朱瑞环道:“他说他已经不是皇上了,朝堂之事,再与他无关了,让我从哪来回哪去。”

    “怎么可能!”李浩大步来到东厢前,高声道,“稚奴,是我!诗狂!”

    李治的声音从房内传来:“诗狂,请回吧。”

    李浩道:“稚奴,我只是来看看你,出来见见吧。”

    “贫道在闭关,不见任何人。”

    李浩咂了咂嘴,问道:“那你何时出关?”

    “等贫道忘却了红尘俗世,自然会出关。”

    李浩皱眉叫起来:“稚奴,武媚娘已经被我拉下台来了,现在皇位找不到合适人选,你给我个指示,告诉我皇位该传给谁,现在皇子就只剩下李显……”

    “这些事已经再与我无关了……”李治直接打断了他,道,“请莫要再打扰贫道闭关了。”

    “你……”李浩闻言气得不行,转头怒问裴渺,“是谁忽悠他做了道士的!”

    “是我!”至元真人从三清殿走了出来,挑眉问道,“你想怎样?”

    李浩顿时没脾气了,郁闷道:“师父,你怎么能让他做了道士呢,他就算不是皇上了,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吧!”

    至元真人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的道路,不是我让他做道士的,我只是他的一个摆渡人而已。”

    李浩顿时无语,没想到李治还真是铁了心的要做道士,只能郁闷低吟:“真搞不懂,做道士有什么好的。”

    至元真人一听这话,顿时不开心了,蹙眉问道:“做道士有什么不好的?”

    李浩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我可以跟女人睡觉,你能吗?”

    “混账东西!”至元真人骂了一声,道,“瞧你这点出息,女人有什么好的,断空之所以选择入道,就是因为被女人所伤。”

    李浩闻言一愣,转头望向东厢,他知道李治是被哪个女人所伤,自然是武媚娘。

    裴渺这时也叹道:“师弟,其实断空师弟他经常做噩梦,梦见王皇后和萧淑妃,在梦里,王皇后和萧淑妃浑身是血地问他,为何这么绝情,为何不救她们,他为此深深自责,几乎无法自拔,痛苦不堪……”

    李浩闻言沉默了,李治的事情,他很清楚,武媚娘是他的初恋,为了跟武媚娘在一起,他真的顶着天大的压力和舆论,也因此害得自己的原配夫人还有萧淑妃惨死,这两个女人就这么被武媚娘活生生的害死了,而且死的那么惨,可以想象一下,曾经和自己在床缠绵过的女人,自己抚摸过她的全身肌肤,对她的身体无比熟悉,可最后这身体不完整了,被人剁去了手脚,放在酒坛里,那画面,换做任何人估计都会做噩梦吧。

    李治本来就善良,知道了真相后,肯定后悔和自责,如果找不到排解的办法,他恐怕这一生都深陷折磨之中。

    李浩沉默了许久,忽然走到东厢窗外,缓缓道:“稚奴,这间房,曾经是我的房间。”

    李治简短的声音传来:“我知。”

    李浩又道:“王皇后和萧妃的死,与你无关,这一切的罪孽,都是武媚娘造成的,你不要往自己身上揽。”

    房内沉默了片刻,李治忽然道:“诗狂你走吧。”

    这时,至元真人忽然道:“你莫要跟他提这些,他正在闭关修炼忘情诀,忘了心中那些所有痛苦的事情,你若是提这些事,会影响他的道心。”

    “扯淡。”李浩道,“世上哪有这种事情,忘情?怎么不说失忆呢?”

    至元真人双眉一拧,冷哼道:“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断空天赋之高,尤在为师之上,这太上忘情决在道观外多少年了,为师也从未有过感悟,他却悟了。”

    李浩闻言一阵怔忡,然后问道:“他真的能忘记以前的事情?会忘记我么?”

    “不知道。”至元真人道,“从来也没人练成过,应该是忘记心中最想忘记的事情吧。”

    李浩神色复杂地望着东厢良久,忽然高声大叫起来:“其实李弘是我的儿子!”

    话音落下,一片沉寂,过了许久,门吱呀一声开了,李治穿着道服走了出来,一绺黑须寸许,平添了几分风采,但他的脸色却很不好,有点苍白。

    看到李治出来,至元真人摇头苦叹:“唉,终究还是被你这个混账给搅黄了。”

    李治走到李浩面前,微微蹙眉问道:“你方才说什么?”

    李浩道:“其实李弘是我的儿子,是我和李屏所生,你的儿子已经在感业寺的大火中丧生,那个叫做紫燕的宫女救出你儿子的时候,发现你的儿子被烟熏死了,她害怕责罚,便将我的孩子裹进了明黄襁褓中,伪装成你的孩子。”

    “那……我的孩子呢?他的尸体呢?”李治的声音有点颤抖。

    李浩长叹了一声,缓缓道:“被丢入了大火之中,毁尸灭迹,这些都是那个叫做紫燕的宫女亲口跟我说的,她此刻人就在琼南,你若不信,我可以让她来见你。”

    李治闻言顿时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留下,他脚步踉跄,身体摇晃,李浩赶忙扶住他,急道:“你别这样,我其实不想骗你的,我跟你要过孩子,可你当时的反应……”

    李治想起了李浩跟自己要孩子时的事情,当时差点就要跟李浩翻脸了。

    过了片刻,厉害忽然问道:“那场大火,是一场阴谋,你知道是何人所为吗?是谁害死了我的儿子?”

    “是武媚娘。”李浩道,“因为她不想让这个孩子活着,会影响她的计划的。”

    “又是她,又是她……”李治泪水直流,他的心已经被武媚娘伤得支离破碎,他甚至怀疑,从始至终,武媚娘是否对他动过一点点的真心,哪怕只有一点点。

    李治伤心流泪了许久,抬袖拭去泪水,望向李浩,问道:“你现在……为何要来告诉我这些。”李浩赶忙道,“皇上,你有所不知,你的皇子,都被武媚娘害死了,现在只剩下李显了,然而群臣却竭力推举让李弘做皇帝,我只能来向你请一道圣旨,让李显继承皇位。”

    “不可能!”李治斩钉截铁道,“李显决不能做皇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