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莫以成败辨忠奸

作者:一度君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殷逐离安分地呆在昭华殿,沈庭蛟无事都会过来留宿,实在熬夜睡晚了,就在自己的寝宫歇下,曲凌钰那边他一次也没去过,另一处辰贵人——张青他娘的住处,就更别提了。

    宫里人都知道他对文煦皇后看得十分金贵,昭华殿的人在别处都高一人等。但这毕竟只是后宫,朝堂之上的关系相对要复杂许多。帝王的后宫,从来都不是用来安置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更多时候,后宫只是一种朝中势力的平衡,这里的女子靠的不是美色或者才艺,更不是聪明才智,帝王看的应该是家世。朝中不少权贵都有爱女,也有不少都存了这份心思,何太后几番提议,都被沈庭蛟拒绝了,称江山不稳、百姓不安,再不纳妃。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理由,私下里诸人都知道——宫里的那位厉害得很,据说就是纳了惠妃,这位皇后就敢对帝王下毒。而嘉裕帝竟然连这个也忍了。

    狠毒到这份儿上的女人,谁还敢得罪?

    圣宠,是不能独霸的。殷逐离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她想起很久以前跟沈庭蛟开的那个玩笑——“湖里很冷,除了女人就是太监,连黄瓜都找不着一根……大家用了许多年手指,都很寂寞。”

    帝王的后宫,应该是三千粉黛。可是这深深宫闱,就这么一个男人,需要那么多人来分。那东西本就不大,就算薄薄地切成片,一人能得几片啊?

    她坐在案前翻看一卷《法华经》,在佛法禅经面前想着这样邪恶的内容,不由又叹自己实在是六根不净。

    何太后已经数次示意殷逐离,沈庭蛟必须纳妃,且眼下已经有几位大臣家中有适龄且品貌均佳的女儿,其中一位更是封疆大吏。

    殷逐离仍是淡笑:“臣妾谨遵太后懿旨。”

    可是画卷到了沈庭蛟那里,仍是毫无动静。何太后不由也着了急——人在不同的位置上,想法是不一样的。傅朝英诛杀曲天棘、拥沈庭蛟为帝,是为形势所逼,一则沈庭蛟是他的骨血,二则曲天棘兵法老辣,胜之不易。可如今他手握重兵,如果政局迟迟不定,他还会一心臣服于沈庭蛟吗?

    边关薛承义封地富饶,这些人兵强马壮,如不能拉拢,他必生异心。

    画卷一副一副被退了回来,何太后已经不知道拿这个儿子怎么办。对殷逐离也就更加怨恨,苏妲己覆商,武则天谋唐,女子多智,本就是妖邪。

    因新帝继位耽误了科考,沈庭蛟登基后便决定于十二月初六重开恩科,天子亲自为主考,也就是此科所有考生,都将是天子门生。此等荣耀,天下士子俱不愿错过。

    随着日子将近,他也忙得很晚,连昭华殿这边也经常见不着他的面了。何太后派人来邀殷逐离前去天兰阁赏梅,被清婉以“娘娘正在禁足,不能外出”为由,打发了回去。这是沈庭蛟的意思,他不想殷逐离同何太后再起争端。不想何太后竟然三番四次地送了东西过来示好,又屡屡派人前来嘘寒问暖。

    整个昭华宫里的人都惊奇不已。而这日下午,何太后竟然亲自过来。

    昭华殿中景色亦是不错,沈庭蛟格外偏爱此殿,也就将殷逐离安置在此处。宫中亭台错落,寒梅次第。浮水清澈,游鱼往来。曲折的白石小径蜿蜒其间,玉栏半人高,堪堪可见水中美景。

    那白石小径之下竟然另有旋机,背面汉白玉上刻嫦娥奔月、敦湟飞天,后沈庭蛟登基又偷偷命工匠赶制了百鸟朝凰。

    在此处看彼处倒影,水波横流,每一个纹路都经过独出心裁的牵引,直令画面栩栩如生。看不出奢华,胜在精巧。

    何太后凭栏站了许久,见那画面也是赞不绝口:“王上对皇后,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殷逐离只是微微躬身,她对何太后的印象已经急剧转恶,态度自然也就好不到哪去:“皇恩浩荡,逐离惶恐。”

    何太后倒是极亲热地握了她的手:“别这么说,你殷家也是大荥的功臣。”

    对她突来的转变,殷逐离很有些怀疑——像是当年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那只鸡的心情。但何太后很快挑明了来意:“今日哀家不过就是过来看看皇后,这宫中皇后毕竟不熟,平日里也没个熟人可以说说话。这是哀家娘家的远房侄女儿,平日里倒也伶俐可爱。”

    从她身后走出一个女孩儿,大家闺秀,像是被花匠精心培植的名花,举止得体、进退有度、美而不艳。但是大凡时常修剪的名花,总是太过刻意,中规中矩,美则美矣,终归失了那分自然野趣。

    “小女子薜藏诗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她福了一福,礼数周全、仪态大方。殷逐离恰到好处地伸手扶起了她,心中暗叹,特么的,怎么会有人生来就如此像皇后呢?

    何太后仍是浅笑:“皇后,这丫头生来便是个可人的。”她挥手让这薜藏诗退下,殷逐离看着她步态娉婷、行若晚风扶柳,就深感老天不公。何太后几乎是带了些请求的意思,“逐离,她是安昌侯薜承义的独女,哀家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动摇你皇后的地位。不论将来如何,你永远都是我大荥王朝嘉裕帝的皇后。”

    她神色真诚,语态恳切,是个人都能当真。殷逐离心中却冷笑——若干年后,你把老子刻牌位上,自然是千秋万载的皇后了。不过她面上仍是带笑:“这孩子瞅着是不错,家世也合适。臣妾没有意见。”

    何太后闻言欣喜:“好孩子,母后就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只是王上还小,固执得紧。你看能不能在他面前……”

    殷逐离点头,毫不迟疑:“应该应该。”

    何太后闻言仍是不放心:“明日本宫于天兰阁设宴,莫若你邀王上同席,我们一家几口也该找个日子聚一聚了。你毕竟是这后宫之主,老是待在宫里也不像话。”

    殷逐离暗笑——这明显就是想让沈庭蛟见见那藏诗吧?她却仍点头:“一定一定。”

    何太后也不劳她送,袅袅婷婷地离开了。殷逐离举一枚果子远远掷进水里,那副百鸟朝凰被模糊成一片水纹。

    她倚着栏杆,蓦然发现自己竟然在叹气。

    夜间,沈庭蛟仍过昭华殿留宿,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积雪未融,新雪又落。他穿了白色的狐裘,纵有陈忠撑伞,肩头也落满了雪。

    雪地里昭华殿的人跪了一地,殷逐离却已经酒醉不醒了。沈庭蛟将众人俱都一番薄责,却也知道那个家伙听不进去劝。进得房内,见她已然睡熟,凡中不免一宽。

    彼时她离开富贵城已经有些时日,商铺里的事仍是殷氏在打理——她避客而居,消息来源不如以往,很多事也就不再作主了。

    宫中清闲,外面的人要进来更是不易,她一个人在宫里,沈庭蛟过来得晚,曲凌钰整日里躲着她,便是何太后远远瞄见她也是能避则避。便是上次傅朝英关押她时搜走了她的黄泉引,之后也怕她寻衅滋事,俱都还给了她。

    她终日里无所事事,难免贪杯。

    沈庭蛟在榻前站了一阵,不免就升了些怜惜之意,许久方自行脱靴上了榻。殷逐离睁开眼睛看了他一阵,终是醉得厉害,也不甚清醒。沈庭蛟回身抱了她睡下,她倒是顺势在他嘴上亲了口,似是认出他来,十分欢喜:“九爷!”

    沈庭蛟轻柔地应了一声,心中也升起些甜蜜来。他也不说不上来对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一路磕磕碰碰地行来,最初也清楚大家不过互相利用,但后来渐渐就习惯了她,反倒觉得其他女子皆没有她的味道。

    再后来,渐渐地懈怠,遇到棘手的事就往她面前一推,撒手不管。到如今,喜怒都牵着她,只要她给一分好脸色,自己就受宠若惊恨不能摇几下尾巴。

    他低声叹气,想自己也是血性男儿,如何就被她养成了这般。殷逐离却不管这些,八爪鱼一般紧紧攀附着他。他在她额上轻啄了一记,这些天殷逐离倒是特别听话,没惹出什么乱子。他担心她过不惯这宫闱中寂寞枯燥的日子,因此总格外宠爱她,凡有什么有趣的物什,也总是第一个想到她。但凡有空也都会过她这边,在榻上更是全力以赴,总想着先将她喂饱,免得她又生什么事端。

    他轻轻解着繁复的龙袍,一手摩娑着她衣料下光滑的肌肤。她在这宫中闲置了些日子,身子竟然又丰腴了些许,他一路抚摸下来,十分满意。

    今夜殷逐离十分热情,水蛇一样缠他。他有些怕,或者这家伙每次示好总是别有所图,又或者此时她心中所思的,不过是长安城郊那一捧枯骨?他埋进软玉温香之中,平复自己的杂念。

    待恩爱之后,沈庭蛟有些疲累,与殷逐离交颈相拥着睡去。殷逐离睁开眼,暗淡的烛火调和着夜色,光线粘稠。她眸中宝光流转,不见一丝迷醉之色。

    梆子敲到四下,沈庭蛟醒来,见殷逐离转着幽黑的眸子怔怔地盯着他看,不由又笑:“夜夜同宿,还没看够?”

    殷逐离蹭进他怀里,正好贴在他耳边说话:“明日我要去狩猎。”

    沈庭蛟便有些犹豫:“前些日子因我继位,延迟了今年的科考,眼看就十二月底了,还有许多时间要准备,等此事一了,我陪你同去好么?”

    殷逐离翻个身背对他,语带不悦:“你不必与我同去,我自带人前往。你要不放心,派张青跟着我也成。”

    见她神色不耐,沈庭蛟也左右为难,皇后出宫狩猎,古来皆无先例。朝堂上那般家伙又要如何磨牙?思及此处,他不免又柔声劝:“逐离乖,现在大雪,马都跑不稳健,等天气暖了,我带你去,好不好?”

    殷逐离难免现了些失望神色,沈庭蛟将她揽回自己怀里,又是一番抚慰。他如何不知她并不喜欢这深宫。他摸摸她的脸,突然又笑道:“朕逗你玩呢,好吧,明日我们去皇家猎场狩猎。”

    殷逐离转头看他,他笑起来极美,如若红日映积雪。殷逐离微微叹气:“算了,你若前去,那班老家伙免不得又要唠叨你。”她支起身,吻在他唇际,天色未明,那唇色映着烛火鲜艳欲滴,“那你晚上陪我去天兰阁赏梅吧。”

    沈庭蛟自然应下:“夜间我早些过来陪你。”

    殷逐离点头,先提一个令他为难的要求,待他下定决心之时再退而求其次,他纵然临时有事,也会先记得此约。对于谈判的技巧,她早已烂熟于心。

    门外陈忠已经在催起,殷逐离下得榻来,亲自替他穿衣。他站在榻前,看着那双系着他靴上系带的手。在那双手上,流动过整个大荥起码十年的总岁入,那双手曾经震动大荥朝堂,诛杀重臣、拥立新君,几乎改变了一个朝代。可是现在,那双手为他穿着靴,握刀只为修梅、握笔亦只是临帖。她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地方呢?

    他心中一紧,而后又觉得每一任皇后都这样过来了,兴许慢慢地她也会习惯的吧?

    殷逐离送他出门,他将她推回屋里:“外面冷,继续睡吧。晚上朕过来陪爱后赏梅。”陈忠仍是毕恭毕敬地行礼,殷逐离略略点头,唇角微挑,似笑非笑的模样。

    及至酉时,沈庭蛟果然过来昭华殿接她,随即命人摆驾天兰阁。二人携手并肩而行,寒梅落雪纷扬,没有多余的宫人,陈忠远远跟着。

    堪入了天兰阁,沈庭蛟便是一怔,那宫中相迎的赫然是椒淑宫的人。他微敛了眉,虽不愿让殷逐离与何太后照面,却终不愿扫了殷逐离的兴,仍牵着她往里间行去。

    天兰阁内置暖房,养各种花卉。今日宫人主要陈列各色梅花,犹以金钱绿萼梅最为夺目。

    水晶的珠帘堪堪撩开,那花香已经迫不及待地扑面而来,沁人肺腑。

    何太后已备好酒水果点,见沈庭蛟过来,眼中也露了丝慈爱之色:“皇儿来了,坐。”

    沈庭蛟握着殷逐离的手在主位上坐下来,宫人开始上菜。暖盆烧得太旺,薰暖了隆冬的风。殷逐离举杯,但见繁花次第、争奇斗艳,恍然如春。

    何太后的目光却在沈庭蛟身上停留,沈庭蛟依礼敬了酒,又叙了些闲话她方笑道:“有花有酒,怎可无歌舞呢?”她击掌三声,丝乐渐起,一群着白色纱衣的舞姬边跳着荷叶舞边入了殿中。因在太后凤驾前,着装、舞步都以优雅、端庄为主。沈庭蛟小时候就是个荒唐王爷,混迹市井,可算是看尽了人间艳色,哪会把这个放在眼里。

    可他也不想扫了二人的兴,眼见得今日何太后不曾寻衅,殷逐离也算安分,席间气氛难得和睦,他握了殷逐离的手,轻轻地合着拍子。

    而沈庭蛟却是错看了殷逐离,她之所以安分,是笑眯眯地期待着美人登场呢。果然舞不多时,琴音渐低,只见一众舞姬之后现出一名着红色舞衣的美人来,不是昨日那藏诗是谁?

    这一身红衣太过惹眼,她的舞技本也不错,甫一现身即压了全场。沈庭蛟又不傻,如果说这时候他还看不出何太后的用意,那可就是装傻了。他埋头吃酒,面有不悦之色,碍着何太后,不好发作。

    于是整个席间,他眼观鼻、鼻观心,不论那藏诗如何卖力讨好,始终连眼皮也不撩一下。

    及至出了天兰阁,沈庭蛟没个好脸色,殷逐离这个同谋也有些讪然。他大步往前走,殷逐离摸了摸鼻子,很自觉地尾随其后。沈庭蛟一直待她走进昭华殿方才大光其火:“你就那么希望把我推到其他女人的榻上?”

    殷逐离寻思着这事打死也不能认,故而一脸坦然:“我怎么知道太后是来荐美人的,你怎么不想想,我好好的一个皇后不自在,便给自己弄个对头干嘛?!”

    沈庭蛟想要寻东西过来揍她,左右找不到称手的物什,只得抽了花瓶里那枝梅花狠抽了她一记:“混蛋!我昨日方应下与你同游天兰阁,你不说出去,母后会准备得如此周全?”

    殷逐离不吱声,他又抽了她一记,寒梅冷香微溢,落英四散:“反正你也不愿我过来,我日后不过来便是!”

    他掷了那梅花枝条,一脸怒容地出了昭华殿。殷逐离又摸了摸鼻子,天心扯她袖子,压低了声音:“娘娘,您快劝劝王上啊!”

    清婉也有些着急:“大当家!”

    殷逐离闷闷地捡了那藤条,不出声。结果不到二更天便有太监过来通风报信——说是王上去了栖凤宫了。

    一众宫人俱都是大惊失色,活像是遇到什么了不起的事,个个往殷逐离身边凑。到第十个宫女紫涵进来的时候,殷逐离已经不堪其扰,当时就掀了一张小几:“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他去睡曲凌钰了,本宫知道了知道了!”

    不料这一番烦躁很快就落进了旁人耳朵里,下面又开始纷纷谣传皇后娘娘掀翻桌椅、喝奴斥婢、打狗骂鸡……就差没扯三尺白绫吊脖子了。

    殷逐离倒是不急——就算他到了曲凌钰那儿,他能干什么啊!

    她独自摆了棋盘,如今朝中傅朝英手握重兵,沈庭蛟势单力薄,名为天子,实则内忧外患。可是若是引进安昌侯薜承义……他代曲天棘驻守边关,如今大月氏短期不敢相犯,若是沈庭蛟拉拢他,刚好可以与傅家互相制衡。

    而拉拢安昌侯,娶薜藏诗,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安昌侯如何会甘心让他的爱女给一个商贾出身的皇后行跪拜之礼呢?若要示诚,便当示出十分,上上之策,就是立薜藏诗为后,安昌侯身为国丈,必然死心踏地地为沈庭蛟效力。殷家终归是商贾之家,扶不稳一个天子。

    殷逐离落子紧气,暗想若自己坐在这黄金座椅上,如今会怎样抉择?

    将原后打入冷宫,立新后,待根基稳固之后,迎出旧后,设立东西二宫,两位皇后共治。这算是比较有良心的。若是没有良心的,暗中处死旧后,此时殷家有殷氏维系,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变故,而诛杀旧后,殷家顾及族人性命,必然也是敢怒不敢言。

    自己再立新后,永远免除后顾之忧。两个月之内,可望皇权在握。虽然混蛋了一些,但是细细想来,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何况是千古帝王?殷逐离拈了白子前思后想了好一阵,发现自己在研究怎么算计自己,不由得用右手敲打了左手一下,将棋子扔回棋盒里。

    次日,椒淑宫,何太后正在诵经,有宫人来报皇后娘娘前来请安。何太后便有些疑惑——殷逐离这个家伙,不令她坐立不安就已经谢天谢地,如何突发奇想,来向她请安了?

    想是作此想,人却是要见的。她命宫女绣春将殷逐离请到殿中,自己整了衣裙也行将出去。殷逐离见她只是略略行礼,何太后也不同她计较,直接开门见山:“皇后一向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今日来意,请直叙吧。”

    殷逐离望了望左右,何太后会意,目前在自己宫中,她也不担心殷逐离玩甚花样,直接就摒退了周围诸人,殷逐离这才缓缓开口:“薜藏诗还在太后宫中么?”

    何太后干咳了一声,对于这事她实在为难,先前将薜藏诗召入宫中的时候她已经向薜承义承诺了此事,奈何沈庭蛟丝毫不心动。若此番不成,难免得罪薜承义,这朝中政权,几时才能安稳?

    殷逐离如何不明白她的处境,面上笑意不减:“其实母后也不必苦恼,王上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若是……”

    何太后目光微动:“皇后的意思……是生米作成熟饭?可是如此下来,如果王上仍不愿意,怕是会令老臣齿寒。”

    殷逐离神色寡淡:“母后就这么让薜藏诗灰溜溜地回去,朝中老臣就不齿寒了?”

    何太后目光如炬:“你为何这么做?”

    殷逐离浅笑:“母后,我是王上的妻子,你是她的母亲,我们才是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人。何况我在他身上倾注的心血,并不比你少。”

    何太后神色略缓,其实不论她信不信得过殷逐离,她只能按殷逐离的办子试上一试:“如此……就按你说的办吧。”

    沈庭蛟有四五日没过来昭华殿,殷逐离将那位薜藏诗接到殿中,她是个跟谁都能打成一片的,同薜藏诗也能聊聊琴棋书画什么的,几日下来,倒也混了个熟识。薜承义的那点老底,殷逐离也就心中有数了。

    这几日昭华殿的宫人俱都心中忐忑,倒是栖凤宫的人很涨了几分脸面,走在外面个个抬头挺胸,跟骄傲的公鸡似的。但下午时分,沈庭蛟终于还是过来了。

    殷逐离这回很老实,没再惹他生气。他同殷逐离共进晚膳,还沉着脸一言不发。殷逐离讪讪地替他挟菜,良久,他终于开口:“你最好给我安分些,再有下次,朕……”

    殷逐离赶忙接嘴:“陛下就抄臣妾全家。”

    沈庭蛟将银筷重重一搁,冷哼了一声。殷逐离涎着脸将他揽到怀里,他怒意不消,仍是伸手将她拂开。殷逐离再接再厉,他气哼哼地依在她怀里,却举箸挟了些荤菜到她碟子里,她喜肉食,餐餐无肉不欢。

    用过膳,昭华宫中的人都非常有眼色,早早地收了杯盘。梳洗之后,沈庭蛟随殷逐离进到房中,殷逐离将所有的烛火都熄了,于黑暗中替沈庭蛟宽衣。沈庭蛟不是个难哄的,虽然心中仍有不悦,却也由着她宽衣解带了。

    待上得榻来,沈庭蛟翻身压住她,示意今天晚上他要自己来。殷逐离也没意见,这时候还是不要触他之怒方好。

    他轻抚殷逐离的肌肤,殷逐离对于这样的磨娑十分受用,低低哼了一声,由着他动作。他的指尖四处游离,殷逐离不若一般女子的绵软,触之别有一番滋味。

    殷逐离仍是伸手去枕下摸那个小瓷瓶,沈庭蛟募地握住她的手,声音已有些粗哑:“不许!”

    前戏持续了很久,他始终不温不火,殷逐离能感觉他今夜和往常不同。待水乳胶融之时,沈庭蛟不满足,在她耳畔低声道:“叫我!”

    殷逐离干净利落:“陛下!”

    沈庭蛟拍她的头:“名字!”

    殷逐离赶紧换称呼:“沈庭蛟。”

    沈庭蛟便有些生气,不免又加重了动作:“不要连名带姓、声音放柔些!”

    殷逐离恍然大悟:“陛下,您直接说臣妾不就懂了吗。”

    言罢,她竟然真的叫起来,沈庭蛟面皮薄,此际已经满面绯色,盛似烟霞:“你这个无耻之徒!”

    回应他的只是浅浅的吟哦。这一场欢爱持续了很久,两人汗出如浆,沈庭蛟心满意足,抱着她不想动。殷逐离躺在他身边,满目夜色,不见五指。只有他身上淡淡的龙诞香缭绕不散。

    “庭蛟。”殷逐离出声唤。

    沈庭蛟很喜欢她直唤自己的名字,不由柔声应:“嗯?”

    殷逐离侧身将他抱在怀里:“我身边的天心和廉康自幼感情不错,如今我在宫里,也不需要多余的人侍候,不如就赐天心出宫吧?”

    沈庭蛟此时心情极佳,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殷逐离将脸贴在他额际,懒洋洋地道:“其实你和我想象得不同,将来……若有机会,你真有可能是大荥的一代明君。”

    沈庭蛟贪恋她身上的温暖,她血热,冬天的体温也高于常人:“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子?”

    殷逐离认真地苦想了一阵:“或许是纳一后宫的妃子,整日里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近小人而远贤臣,嗯,耳根软,听不得枕边风。反正就是个金玉其外、败……”

    她话未完,沈庭蛟已经一拳砸过去:“我如今的模样,你很失望?”

    殷逐离又是一阵苦想:“倒也不是失望吧,就感觉牵了个小狗回家,长成了一匹大灰狼。虽然价值远比当初高,却总有看走了眼的悻然。”

    沈庭蛟怒极反笑:“你当初就以为朕是条小狗?”

    他冷不防欺身过来,殷逐离若要压他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她躺着不动,谈笑依旧:“哪里哪里,陛下您即使是条狗,那也是条狼狗……”

    “殷、逐、离!”沈庭蛟埋身下去,以唇堵住了那张无遮无拦的嘴。不知何时开始,他在她面前渐渐难以自控。

    次日晨,天色未亮,沈庭蛟已经起床。殷逐离躺在榻上,陈忠进来点了蜡烛,替沈庭蛟着衣。沈庭蛟着装完毕,回身见她似睡非睡的模样,又撩了纱帐亲吻了一记。陈忠只低着头不敢看,殷逐离却是揽了他的脖子,又一阵深吻方懒洋洋地问:“晚上过不过来?”

    她近日睡眠充足,两颊红晕正盛,衬得眼波更为明艳。沈庭蛟心中一荡,语态仍有些赌气,却掩不住其中宠爱之意:“这后宫就这么一个地方,朕不过来还能去哪?”

    答完,他放下了纱帐,殷逐离拥锦被独坐帐中,想想今晚,心中竟有几分不舍。就好像把自己的心爱之物拱手送人一样。但她这个人向来无恋物的习惯,行事更是只以目的定取舍。便是唐隐之死她都能隐忍,何况其它。

    中午时分,她将天心放出宫去,又拿了两套一模一样的宫装,给了薜藏诗一套,自己一套。做这种无耻之事,她倒是坦然得很:“晚间他若过来,你躲在帐中,屋中不点灯,你我同样散发,又着同款衣衫,他极难发觉。”

    薜藏诗毕竟是个大家闺秀,做这种事情,她没有殷逐离看得开。

    “皇后娘娘,这……这实在是于礼不合……”

    殷逐离拍拍她的手,神色郑重:“薜小姐,此事之后,你必为后宫之主,殷某只有一事相求。”

    薜藏诗受宠若惊:“皇后娘娘,藏诗不敢当,娘娘请讲。”

    殷逐离目光深遂:“这昭华殿中的人,不过作者侍候人的活儿,此事兵行险着,陛下必然迁怒她们,只有你出言,能保得他们安全。他们受你救命大恩,日后必然鞍前马后,尽心服侍,而你,也可以在陛下面前博一个宽厚仁慈的印象。”

    薜藏诗不懂:“娘娘,恕藏诗直言,您如今圣宠在身,为何要这么做?”

    殷逐离屈指轻弹衣上落梅,语声含笑:“因为我不爱他,不愿要这圣宠。”

    夜间,沈庭蛟批完折子,仍然在昭华殿留宿。席间殷逐离十分殷勤,令他先前的不快消了个七七八八。进到房中时,依然没有盏灯。沈庭蛟握着殷逐离的手:“怎么又没盏灯?”

    殷逐离随口糊弄他:“不喜欢房里的烟火气。”

    沈庭蛟微敛眉,立时吩咐门外的陈忠:“明日记得去找内务府总管常志德,看看库里有没有什么成色好一些的玄珠,替娘娘换上。”

    陈忠躬身答应,随便关了门。殷逐离揽着他的腰,在黑暗中静默地抱了他一阵,许久方道:“这样才更有情趣吗。”

    沈庭蛟自然不会扫她的兴,也抬手拥住她,许久,殷逐离摸索中从壶中倾了半盏热茶,自己先啜了一口,又喂给沈庭蛟。沈庭蛟不疑有他,自饮尽了残茶。两人坐在榻边,依偎着说了会话,他觉得暖盆烧得太旺,头脑有些昏沉,喉中微干,不由低声道:“逐离,天晚了,早些睡吧。”

    殷逐离见药量太轻,不由又倒了半盏茶喂他。沈庭蛟身体不好,而烈药伤身,她下药自然便不敢马虎。这盏茶下去,沈庭蛟更是昏沉,他倾身去解殷逐离的衣裳,殷逐离借同他嘻笑玩耍的空档,往榻下一埋身,隐入了夜色。

    沈庭蛟唤了她几声,不由就伸手去摸榻上。暖暖的女体入手,他不由低笑了一声:“浑蛋,躲得倒快!”

    那纱帐渐渐垂落,沈庭蛟的声音带着恍惚透过粘稠的黑暗低低传来:“朕知道你最近烦闷,等科考的事一了,朕带你去城郊打猎。”

    屋外风雪肆掠,屋内春-色盎然。

    殷逐离倾身跳窗,房外陈忠仍尽职地守候。她避开他,努力让自己不回头——不就打个猎么,事成之后,老子爱上哪打猎就上哪儿打猎,稀罕谁带呢!

    她这般想,挥去隐约的黯然。

    罗帷低垂,沈庭蛟头脑虽昏沉,但他知道不对——那女子身上很香,而殷逐离从不用香料,且她习武,肌肉结实,而榻上的女子入手绵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下却是警醒,立时停了手。

    头有些痛,他想唤门外的陈忠,喉中却干渴得厉害。那女子先前还只是缩在他怀里,不多时便开始解他衣裳,他握住那手腕,气得肺都燃烧了起来——殷逐离,殷逐离!!

    殷逐离将自己带进宫里的所有首饰全部熏出来戴上,双臂光镯子就是二十几只,十个指头戴了近三十只戒指,脖子上挂了十多条项链,还将发饰、玉佩全收了揣在怀里。做完这些事,她懒洋洋地躺在一株梅树下饮酒,大雪停停复复,此时天边还漂着细碎的冰花。雪色调浅了夜色,她靠着梅树,心中倒是如释重负。

    酒气上涌,竟不觉天寒。她倚着梅树睡着了,落梅与冰花半埋了大红色以金线绣百鸟朝凰的宫装。梦中草色如烟,马蹄溅碎新绿,林中疏影间,有人轻吟:“长相思,在长安……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她倏然而惊,睁眼时天色竟已大亮。眼前沈庭蛟静静地站立,不见喜怒,他着了明黄的帝服,长发梳得一丝不乱,精巧的五官因着一身明黄的映衬,没有了往日的亲昵,现出些疏离的威严。

    身后陈忠脸上惊惧之色未散,不断地向殷逐离施眼色。风雨欲来,山风满楼。殷逐离只有笑:“这个时辰了,陛下如何还未上朝?”

    沈庭蛟没有笑,他的神色如一蹲石雕,不见任何一丝情绪:“将文煦皇后贬至水萍宫,”他缓缓侧过身,殷逐离才发现在他身后还站着一身素衣的薜藏诗。他握了薜藏诗的手,声音竟然带了些笑意,清澈若冰花,“传令礼部尚书岳怀本,择日册封薜藏诗为贤妃,暂待皇后统御后宫。”

    殷逐离仍是摸摸鼻子,那薜藏诗似乎真的为昭华殿中的宫人求过情,沈庭蛟并未迁怒她们。殷逐离起身,她在树下睡了许久,衣裳俱浸了雪水,酒劲过了,方知冰寒刺骨。

    水萍宫是个冷宫,殷逐离进宫许多时日,一直无缘得见。不多时张青便带了两个侍卫过来,殷逐离自然无话,就准备随二人前去。清婉欲一并前去,被沈庭蛟喝止:“水萍宫是个清静的地方,皇后一向喜斟酌进退得失,此际倒是可以好好想想。”他的声音里仍无怒色,只是高高在上的疏离,这就是帝王,一切的宠辱起落都只在他一句话里。

    殷逐离再无他话,但沈庭蛟还有话:“你们娘娘最近杂思甚多,当修口修心,免得堕入魔道。传朕口谕,以后送往水萍宫的饮食,全不许沾一丝油腥!”

    “喂!”殷逐离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侍卫带走了。

    沈庭蛟仍握着薜藏诗的手,声音压低,隐透了几分温柔:“爱妃想要住在哪里?朕寻思着永寿宫不错。”

    薜藏诗低垂了眸,一番楚楚可怜的模样:“王上,臣妾……皇后因臣妾而被贬谪,臣妾何德何能可统御后宫?臣妾只想留在昭华宫的佛堂,为娘娘祈福。”

    沈庭蛟一怔,他是个通透的人,如何不知道这薜藏诗的意思——她竟是想住在这昭华殿中么?

    他唇角笑意徐徐绽放,灿若春花:“好,既然爱妃有这份心,以后就居住在昭华宫吧。”

    此言一出,陈忠神色一变,张青也跪在地上:“父皇,母后后位未除,岂可……”

    沈庭蛟浅笑着回眸,其声淡雅温柔:“你倒是心疼她。”

    昭华殿一夜之间换了新主,这后宫却依然如旧。帝王之心最是难测,宫闱中的人已然看透了太多起落,习惯了便不再大惊小怪了。

    相比之下,朝堂上便热闹许多——群臣大抵都只有道贺,称颂嘉裕帝远奸妃、重女子贤德。

    便是远在边关的薜承义也修书过来,一则自然是代女叩谢圣恩,二则也向沈庭蛟隐透了依附之意。第三么,自然是要向沈庭蛟施压的,文煦皇后虽被打入冷宫,后位却未除,随时有请出的可能。而且这个女人不可小视,薜承义心里也很清楚——不除去她,凭自己的女儿,休想坐稳这后宫之主的位置。

    古贤者能士对君主的评价,大抵是不能容下一丝污垢,他们直觉地认为独宠一个女子的就定然是个昏君。女子不擅惑,如何能得到帝王之宠?而擅惑的女子如何不是妖邪之物?一个宠爱奸妃的帝王,能英明得到哪里去?

    深宫中的事,外人不知,却更容易惹人垢病。

    当然,宫中新宠的热闹喜庆是传不到水萍宫的。殷逐离随着两个侍卫一路行来,见到这宫殿也不由地傻了眼——宫室破败,荒草横生。仿佛是两极交界,富丽堂皇的天家与这里没有半点关联。

    侍卫将殷逐离赶进去,殷逐离瞪在眼睛在院子里发呆。大凡冷宫,大抵都住些前朝幸存的女眷、先帝未留下子嗣的嫔妃、以及老无所依的宫人。可是这里感觉不到半点生气,像是深秋时未落的秋叶,连挣扎也不曾,只待着归于尘土。

    她缓缓踏进去,院墙塌了一半,残垣亦是摇摇欲坠的模样。地面未经铺砌,此时冬雪将融未融,踩下去满脚的泥泞。她突然理解为什么沈庭蛟想要护着曲凌钰,这种地方,长生不如夕死。

    她被安排在西边的一处房间里,冰冷的宫室,床都生了蛀虫,暖盆是休想了,连被子都只有薄薄的一条——这宫中的人,有许多是过不了这个寒冬的。

    殷逐离见人行远了,不由便想四处溜达一下,这宫中也没住几个人,沈晚宴改朝换代之后,前北昭嫔妃、宫人一个未留,全部杀死。而大荥一直内忧外患,他也不曾耽于享乐,是以妻妾不多。这里的大部分嫔妃大都是沈庭遥留下的。

    殷逐离缓缓探视,这些女子到些时间不长,然而如今已是形容枯槁,只是依稀间仍可见初时的美貌。她们中有人识得她的,只恨不能将她凌迟碎刮。她自然也不会惧怕几个女人,待每间屋子都查看过,终于寻到了些书藉。

    年头太久了,纸页都已泛黄,上面自己都已经不清。她也不介意,掏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找出一个也不知道装什么的罐子,就将书页俱都撕了——先把衣服烤干再说,冻死了!

    而到未时末,她饿得肚子咕咕叫,方才见到一个太监提着食盒姗姗来迟。宫中几个女人都拥了上去,殷逐离不好意思去挤,只得等到最后。她走上前,就见到一碗薄粥。说是粥真是抬举它了,这就是一碗汤里错撒了几粒米而且还已经凉透了。

    本来有一小碟咸菜来着,但因她最后,咸菜也没有了。殷逐离拢着手,探头探脑望了几次,那小太监便不耐烦了:“看什么看,爱吃不吃!”

    他转身欲走,殷逐离这个人适应环境还是挺快的,立时笑哈哈地上前拦住他:“公公莫气。”她将自己手上一个镯子递了过去,那太监见东西成色好,脸色微微缓和了些:“什么事?”

    殷逐离仍是哈哈一笑:“不知公公尊姓大名?”

    那太监冷哼:“不敢当,您虽被贬至水萍宫,可名义上仍是皇后,奴才叫周鹿衔。”

    殷逐离点头:“好名字,周公公,我如今的境况您也知道,这宫中主子落了难,还不如宫人呢。”那周鹿衔本就是不平同人不同命的,见这些贵人落了难,难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如今见她态度诚恳,终也升了一丝怜悯之意:“有话快说,没事奴才可没闲功夫在这耽搁。”

    殷逐离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拿另一个手镯在他跟前晃了一晃:“周公公,您替这皇家做事,无非也就是为了这些个黄白之物,可是若真论富有,您说这大荥,谁最富有呢?”

    那周鹿衔突然记起——是了,这家伙虽然可能会被废除后位,但她可是富贵城的大当家。这样一想,他立时又变了态度:“娘娘,您可是有什么事差遣小的么?”

    殷逐离将另一个镯子递给他,浅笑:“周公公,银子对于殷某来说,确实是九牛一毛。只是公公,在下一向是无肉不欢的,你看这一碗粥……”

    那周鹿衔有些为难:“娘娘,王上可是亲自下了旨的,尤其是您的饮食里头,一丝油腥也不能有!”

    殷逐离笑容顿收:“那好吧,镯子还我!”

    周鹿衔万分不舍地掂了掂手中两只镯子,殷逐离带进宫里的东西,不便宜。他一咬牙,道:“奴才这就给娘娘弄得入得进嘴的东西。”

    见他跑远,殷逐离缩了缩肩,往房里走。没走几步,就听断垣边有人唤她:“殷大当家!殷大当家!”

    殷逐离转过头便看见一个男孩,不过十三四岁,长得十分清秀。她有些好奇,那孩子却趴在墙头,一个劲儿冲她挥手。她行将过去,那孩子吃力地伸长手臂,递过来两个油纸包:“大当家,给你。”

    殷逐离接在手里,见一包是煮熟切碎的牛肉,另一包却是干果蜜饯。她疑心重,这些东西如何吃得?抬头却见那孩子笑容清澈:“您别想了,您不认识我。”

    殷逐离开始有了些兴趣:“那你为何要送我这些?”

    那孩子眼睛里映着隆冬积雪,清澈明净:“您记不记得前年,您和斐大掌柜在河南为粮价的事儿干架?我认得你!”

    殷逐离苦想了一阵,终是笑着摇头——斐关山不是个东西,一遇天灾就囤积居奇、哄抬粮价。而殷家祖训,但凡灾年,菜肴珍馐可抬价,柴米油盐不得哄抬,若遇天寒,绫罗绸缎可抬价,棉麻柴碳绝不可哄抬。若遇疾病瘟疫,人参鹿茸可抬价,汤石医药须贱卖。笼统到一块,就是绝对欢迎赚富人的钱,但绝对不能玩穷人的命。

    殷家祖宗说若做好了这两件事,便可纵横商场。

    可是前年的事殷逐离是真记不清了,这些年就为这些个破事,殷家哪年不和斐家干几架?她哪里还记得。

    那孩子的笑容太阳一般耀目:“娘说如果没有殷家,大荥好多人都要饿死。大当家,我娘说您不是奸妃。”

    殷逐离拿着两包牛肉和蜜饯,一脸无所谓:“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一笑,露出白亮亮的门牙:“我叫朝喜。”

    殷逐离朝他挥挥油纸包:“谢谢啦,朝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