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九十五章 山川决堤

作者:花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海面宁静,传来的声音也很柔软,沙沙的响声宛如少女的轻吟。

    漆黑的天色正如白天的被子,遮住所有的不可见人。

    楚香霖又惊又气,给骆云的霸道彻底的征服着,她还是本能用粉拳去锤他,但不一会,力气一次比一次都小。

    “你……你慢点。”

    羞红的脸在月色下也很清晰,让人能清楚的看见。

    “你长大了。”骆云笑着说道。

    “我都活了多少年了,当然长大了。”楚香霖气道,但很快发现骆云的目光不对。

    那粉色的肚兜在她不自主的双手推着骆云胸肌时,挤出了一条线,就好像两座贴得很紧的山峦,就是平躺着也能轻易的看得到。

    骆云一手攫住一只,用力摩梭,弹滑紧实的肉感隔着软滑的绸缎满溢出箕张的五指,单掌竟难以全握,只能从两侧攀住外缘向上一托,虎口撑着既绵软又有弹性,清楚感觉出近腋下的肩窝,她那饱经锻炼、充满弹力的结实肌束。

    他隔着细滑的肚兜恣意享受她不算傲人的山峰,无论十指如何抓放搓揉,总能满满抓得到那股柔韧,分不清是丝绸滑还是乳肌酥滑,但双峰尽管难敌凶猛的禄山之爪,怎么捏都能感受到球一般的轮廓。

    楚香霖是敏感,被他一阵风狂雨骤,粉色的肚兜给抓得无比狼籍,她咬着牙苦忍着乳上的酥麻快感,喘息却逐渐变得粗浓。忽然“呀”的一声惊叫,昂起线条姣好的修长玉颈,浑身簌簌发抖,却是骆云低头舔舐,沾湿湿的肚兜渲染出一小块铜钱大小的深红,伏贴的湿布浮出一点黄豆大小的豆蔻形状。

    他张开嘴巴,用上下两排牙尖轻轻嗑咬着豆蔻,楚香霖吃痛不住,一瞬间既疼又美的快感冲上脑门,本能地伸手要推,双腕却被他两手拿住,双双压着。楚香霖纵使修为精湛,但要反抗骆云却是完全不能,此时却不自禁地全身发软,并着赤裸的腿根不住摩擦,一点力量也使不上。

    那求饶似的娇弱呻吟更激起了他的占有欲,骆云匀不出手来,索性用嘴摸索着她细腻如玉的光滑颈背,在楚香霖的哀唤声中,以牙齿咬住肚兜的系带,抬头咬了开来,再衔住宝蓝肚兜的边缘,甩头一把揭开。

    楚香霖“呀”的一声,娇唤似噎在喉头,雪白的肌肤骤没了温暖的遮覆,一下子全然暴露在男子的眼前,细腻柔滑的肌肤顿起一片微悚,却更衬得乳色的肤质莹润如玉,吹弹可破。

    这一看,她觉得羞死,‘嘤咛’一声就松了手,当然也给骆云看得一清二楚。

    她知道无论是她还是骆云,都箭在铉上,根本不能抗拒,而糟糕的是,她已然情动。

    从未耕耘过的花田河水泛滥,骆云没有犹豫的进入,楚香霖惊叫一声,痛得打了他一下,但很快就运转了气息,抑制这股强烈的痛觉。

    楚香霖是处子之身,肌肉本能的会反抗着,骆云顿觉尖端传来一阵细小的擦刮异感,瞬间没入一团湿热腻滑之中,与膣中的美妙触感略有相似,但受异物侵袭的压迫感却更强。

    “都是……这么痛……的么……”楚香霖皱了皱眉,但骆云的动作没停下,在强而有力的前进里,让她逐渐感到迷失。

    两人就这么在沙滩上躺着,呻吟着,天为被,地是床,不但有着偷情般的刺激,又有久旱逢甘霖的渴望,只出一小会功夫,楚香霖便全身颤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身下溅出,一发不能收拾,而后浑身说不出的疲累。

    “她们……都是这样的么?”由强烈的痛感渐渐变作快感,楚香霖适应了这强烈的动作,她忽然感到这种感觉是她所需要的,就不再去挣扎,而是全心全意去享受。

    “不痛哪有快?”骆云回了她一句,知道她已经到了巅峰,便缓缓停下动作,她是第一次,需要自己的呵护。

    苍蓝月色,海风不住的从海上而来,晚间更安静了。

    “楚香霖!”

    “香霖!你在哪啊?”

    正当两人闭目回味时,两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这让楚香霖吓坏了。

    第一个声音是慕仙儿的,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的声音富有吸引人的磁力,第二个声音娇柔无比,糯得像新年的年糕一般,这是琴云瑶的。

    “你快穿上衣服!”楚香霖吓得够呛,随手摸起一件衣服就套在了身上。

    骆云哈哈一笑,手指一挥,身上无形中出现了衣物,他站了起来,好好的看女郎惊慌的样子。

    楚香霖又气又急,她没有骆云这等造化无端的手段,就是有她也不敢这么做,毕竟要是斗法起来,还是宝甲神披能护住自己的洁白。

    “呀!香霖,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吓死我了,我说夫君去寻你,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这天忽然就暗了下来,我吓得才跑去烹饪食物,可做完了,仙儿姐姐才告诉现在不过下午时间,定是夫君作怪了。”琴云瑶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对骆云是一阵无奈。

    她性格十分的轻柔,就像贤妻良母一般,这是骆云最喜欢的地方,当然也害怕她给其他人欺负了,所以在所有的女子中若论私心,除了她再无别人。

    “唷,这才不见一个时辰的时间,你们两人就发展都这个程度了,云遥还正在家里苦思冥想,眉头都皱的让人揪心的打算怎么去改善你们的关系哩,啧,我看来是不必了。”慕仙儿掩嘴偷笑,很快从天上飞了下来。

    她还上下打量楚香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啧啧,这里是沙滩啊,你们该不会才在这里……”

    “我们哪有!”楚香霖这一着急,赶紧遮掩这羞人的所作所为。

    “还没有,你看你穿着谁的衣物?”慕仙儿不依不饶,她虽然平日都在修炼,可因为自己经历很多不尽人意的事,好久没让骆云滋润心田,一时当然是醋意萌生,想着捉弄她一回。

    “啊……”楚香霖看了看自己身上正穿着骆云的衣服,羞得无地自容,一跺脚就飞走了。

    “香霖,你是不是肚子很饿啊?还有锅汤没熬好,你不用这么急着回去的,别走啊……”琴云瑶性情和蔼,对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却有着天然的可爱,这要拦下楚香霖,却给骆云楼了起来。

    她胸脯很是雄伟,骆云刚才还未完成自己的任务,此时正是火欲焚身,自是要拿她来泄火,这龙爪手一把就抓住了她。

    “夫君!仙儿姐姐还在这呢。”琴云瑶娇呼一声,偎依在他怀中,但骆云的手已经好不犹豫的钻入她的衣襟里。

    那饱满的感觉瞬间让骆云兽性满满,这可比楚香霖不知要伟岸了多少,揉捏着极富冲击力。

    “急色。”慕仙儿看着两人在那旁若无人,登时吞了口津-液,不过她还没到要两女共事的程度,赶紧的道:“我去追香霖,你们可别玩得太晚,影响了吃饭,哼,大家都在家里等着呢!”

    “仙儿,救我……”琴云瑶脸红了,出声救援,但慕仙儿早就飞得不知多远了。

    犹如羔羊落入了狼的手中,琴云瑶有羞又怕,但想了想,自己可好久没有服侍自己相公了,他忙着为了自己的家庭努力,这次可不能拒绝了。

    骆云却不管她心中想的的什么,已经把她上半身的霓裳粗暴的解了下来,仅有腰带作为支撑,而两只大白兔脱笼而出。

    从骆云的角度向下看,沉甸甸的软峰已然不能称为山峰,其坠成了两弯完美无瑕的正弧,圆得不可思议,就连立面的弧度也是曲线丰盈,如两只悬在胸前的半圆球,细腻的肌肤光洁如丝,更突显出圆的饱满。

    像这般硕大的容量,直立时很难维持形状;重量集中在下缘的结果,常会将上半胸脯弧线拉平,锁骨下甚至微微露出胸肋,而失去支撑的浑圆则向下向外沉坠,将失去原有的尖挺。

    不过不知为何,琴云瑶全身更无一丝余赘,肌肉可比极富弹性百炼如纸的顶级薄钢,下坠得浑圆,上仍保持着完美的弧线,如耸瓜实,光看着,足令人欲仙欲死。

    骆云目眩神驰,双掌轻托,只觉触感温绵细软,却不失紧致,以指腹稍稍掐挤,微一松手,饱满的轮廓又“蹦”地弹回原形。

    “夫君……这样好羞人啊,不若我们还是回去吧……”琴云瑶轻叹一口气,就算知道这片世界只有自己一家人,但那种身处野外的空虚感仍然很强烈,并且有中全身让人看光的感觉。

    她也像楚香霖一样羞得无地自容,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后,她只能选择骆云的怀中。

    “这汤不是还没熬好么?让她们且等等。”骆云坏笑道,双手已经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而入手的容量让他瞬间觉得自己这么久来简直是暴殄天物,这得有多忙,才能放弃和她在一起?

    “啊……这这……”琴云瑶久不耕耘,几乎忘了这种感觉,此时被温暖的掌心轻覆,心中满满,顿觉久违的激荡从下半身涌出,山川决堤都不足形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