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九十四章 兴风作浪

作者:花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难道是这把剑要择我做主人?

    楚香霖看着那把已经不见去向的宝剑,一时也有些难以割舍。

    “有人说,这剑是有剑灵的。”骆云说,手中的鸿蒙古剑丢向礁岩,嗤一声,宝剑末入地面,留下一个深口。

    看似古朴大巧,实际却锋利无比,这就是此剑的特点。

    “哼,巧舌如簧,我虽然不知道你要夺我阴阳天剑去做什么,但我是不会轻易与你换的,要拿,斗剑赢我再说吧。”楚香霖想了想,最终决定以斗剑决胜负。

    “天下安定,唯有鲲鹏未灭,紫金道人澹台枫也得证造化,我需要一把更加无敌的天剑,所以需要阴阳天剑的融合。”骆云解释,不过既然楚香霖要斗剑,他也没办法去拒绝。

    “多说无益,我就用这把鸿蒙吧。”楚香霖拔出了古剑。

    神剑入手,楚香霖气势为之一变,那猛烈的剑意随之释放,仿佛平时都是极力忍耐一般。

    骆云不敢怠慢,取出了五行灵天剑。

    宝剑五彩五色,宛如蝉翼一般纤薄,却也有想象不到的锋利,骆云随手一挥,海面凝结,形成一方冰原,而后石山火海,土木凝结,展露出强大的五行属性。

    站在地面,两人互相凝视。

    半响,楚香霖一抹冷笑,剑指对手,紧接着,周围陷入剑阵之中!

    冰原溶化,石木倾倒,骆云制造的五行之海里居然长出了仙草,无数的动植物跟着显现出来,在上古的景致里,巨大的古树冲天而起,而远古荒洪时的巨大海兽,陆地神龙都开始纷纷冲出,而楚香霖站在一只庞然巨龟上步步移动,朝着骆云碾压过来。

    “活剑阵?”骆云不由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楚香霖的剑意已经独有特色,那股猛烈的剑意竟收敛得干干净净。

    骆云不敢怠慢,这种活剑阵当年是首见是澹台枫施展而出,那是他唯一战败的一次,他认输了,这次楚香霖施展而出,看来老道虽然利用了她,但传授的剑法和剑技却并不是假货。

    环视周围,已经成了鸿蒙时期的景象,无数巨大的凶猛巨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骆云飞上一头像是马,又像是牛的鸿蒙古兽上,踏上一刻方才发觉这活剑阵的真实。

    “嗷嗷嗷!”楚香霖宝剑一挥,那龙龟顿时朝那牛马咬去!

    轰!

    两只巨兽缠斗一起,而骆云也已经有了经验,面对这宝剑和剑意缺一不能施展的活剑阵,开始驱动五行灵天剑,用剑意控制那巨大的牛马巨兽撕咬和踹踢对方的龙龟。

    两只巨大的猛兽斗得难分难解,无数大树给碾得倒下,磕碰到石山都能打个粉碎,烟尘滚滚不散,骆云和楚香霖飞在空中,面对这样的景象,也都是震撼无比。

    “杀!”楚香霖拧起月眉,宝剑再刺向骆云,顿时,地面轰隆隆的震动起来,一只足有数百丈的猛兽从地下钻出,居然连同龙龟、牛马一起吞了进去!

    两只猛兽惨叫出声,随后声音湮灭在那猛兽口中,庞然巨兽钻出来,乃是一头上古巨蟹,那巨蟹生有两只恐怖的爪子,恍如两把巨剑,朝着骆云砸去!

    骆云伸出宝剑一格,砰一声巨响,与巨蟹撞在一起,但很快,那巨蟹强劲的力量将他撞飞出去!

    “好一把鸿蒙古剑,好厉害的剑之领域!”楚香霖微微一笑,这是她第一次打倒骆云。

    “怎么像是冥冥之中就选好的,这三把宝剑想是她们三人拿去,却真的是三人专用一般,都厉害得可怕。”骆云心中腹诽,忙拍拍身上尘土。

    他手中的五行灵天剑只是拥有强大的属性控制力和无坚不摧的属性,至于剑域和空间属性,早就丢爪哇国去了,若有痴仙剑的剑域,或许还能和这古剑鸿蒙一拼。

    楚香霖从未赢得这么轻松,看他再次起来,心中倒是有些害怕了,赶紧挥剑召唤领域中各种奇形怪状的猛兽和海鱼全体攻击骆云。

    “算了,不打了,我认输!”骆云摊摊手,无奈的人数,要真比起来。

    “认输?你怎么能认输呢?”楚香霖反而愣住了,骆云的性情她还不懂么?

    倔强,好胜,要他死在温柔乡可以,要他跟女人认输,那是万万不能的。

    “不换了,你把剑还我好了,我自个再找方法融合痴仙剑。”骆云瞥了眼楚香霖,伸手要拿回鸿蒙古剑。

    楚香霖气极了,这很显然是骗着自己用那把鸿蒙古剑,看着别人用趁手了就要收回了。

    “我不还!这剑是我的!”楚香霖跺脚说道,大大的眼睛鼓着他。

    骆云摇头苦笑:“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生气时候的样子还是一模一样,不过你以为跺跺脚,鼓鼓眼睛我就由了你了?”

    “不要就不要,还给你,哼!”楚香霖一时羞红脸,撒手丢开那鸿蒙古剑。

    古剑离手,活剑阵也消失不见。

    “哈哈,看你,还是一副傲娇的公主模样,都老大不小了。”骆云仰天大笑,伸出手指控制那把剑到她悬眼前。

    “什么叫老大不小!”楚香霖又生气了,抄过宝剑就去追杀他。

    骆云也不躲,待她走近了,冷不防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你干什么呀!放开我!”楚香霖挣扎起来,想要推开他。

    却不想骆云力气不小,将她困了个结实,随后将她樱唇封个结实。

    “你……”楚香霖更是羞怯难当,但给他这么强烈的拥抱,心中却涌出久违少女情怀来。

    “我?我没什么啊,倒是你可真是守身如玉,这么多年来也忍得不给我。”骆云阴险一笑,看着她娇红的脸,心中一荡,这么多年没有开发,她少女气息可浓烈的很。

    “你想怎样?我宁死也不会给你!”看到骆云阴森森的笑容,楚香霖大抵想到了什么,连忙一只手要护着衣服。

    ‘嘶’的一声,楚香霖的莲衣就给骆云轻松撕去,一袭粉红的肚兜展示出来。

    “好可爱的肚兜。”骆云又笑起来,手也没有停止,这次他不打算再这么放任这傲娇的楚大小姐,他要用强。

    手指一弹,白天变成了黑夜,在这夜黑风高的日子,才最适合做坏事。

    一轮明月升起,海滩边的楚香霖惊呆了,她虽然想过无数次自己和骆云初次旖旎的情形,但从来没想过他会用这么霸道的方式占用自己。

    她被他推倒在地了,这算怎么回事?

    楚香霖一颗心怦怦直跳,两只柔软又富肉感的丰满的玉兔被他厚实的胸膛压着,不住剧烈起伏,仿佛正负隅顽抗。

    她回过神来,又惊又怒,强抑着娇嗓斥责:“这里不行,谁让你这般胆大妄为!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云遥发现,你……”

    樱唇忽被堵住,他的舌头像蛇一样侵入她娇软温香的口腔,不住钻搅,贪婪地吮着滑腻的丁香小舌。

    楚香霖被吻得心魂欲醉,娇躯轻轻扭动,一口气喘不过来;好不容易转开红彤彤的悄脸,可心知骆云兽性沸腾的她知道今日再无躲避,只得板起脸来教训他:“要是被人发现,我们……”

    腰间一紧,“啪!”

    一声脆响,莲衣的系带竟已被他扯断,薄薄的贴身肚兜真个敞了开来,柔肌毫无保留的贴上他年轻光滑、滚烫如火的肌肤,被烫坏了似的“啊”一声呻吟,唇瓣又被他衔住。

    骆云双手隔着细滑的缎面肚兜,一手一座,攀上她傲人的山峰,那硕大如瓜实一般、触感却细腻绵软的触感简直是妙不可言。

    楚香霖还是少女,最是敏感,陡然失陷,“呜呜呜”的颤成一片,小手急得去推他,两只魔爪夹在玉碗和兜布间,满满顶着掌心,将手背卡在兜下,但哪里推得出来?弄了半天,反摩得身子都酥了,身上身下汗津津一片,不住在他掌中发出淫靡的滋滋声响。

    她被堵着嘴儿呜咽一阵,转头大口喘气,额颈间香汗淋漓,稍一回神,还要继续骂人:“要……要是被发现了……我还怎么和云瑶说话……你……胆大妄为……啊啊啊啊!……原来骆云摸进她最为私密的地方,那里已经菏泽一片。

    粉拳一槌他胸膛,怒道:“你……你到底来……啊、啊……来做什么?不是换剑么?我换给你就是了……呜呜……”

    楚香霖喘息不止,双蜂抛跌如海啸,眼丝朦胧、含嗔薄怒的模样分外可人。

    骆云停下动作,撑臂仰起上身,直勾勾望进她的如丝媚眼,一字一句道:“我来要你的,换剑一会再说。”

    说完,身上的衣服凭空消失,男性的火热肌肤烫得一丝不挂的楚香霖浑身颤抖,让她感觉心灵的防线仿如久不开闸的湖水堤坝,给冲击得瞬间垮掉,

    “我……啊……好,好吧……你等等,让我准备一下好不好……”楚香霖喘气说道,想起来换个地方,毕竟这里是沙滩,就算是黑夜,那也很是羞人。

    琴云瑶她们就住在这沙滩不远处的一座宫邸,这要是忽然来到,她该怎么解释?

    “不好。”骆云根本不答应她,月色蒙蒙间,正是兴风作浪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