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九十二章 啧

作者:花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里是一处静心修养之地,有山有水有湖,山边的太阳总是停留在日出之时,温暖而明媚。

    镜湖之旁是座温泉庭院,庭院底下温泉蒸汽升腾,烟雾弥漫在水上,让庭院很像是浮于上边,妙不可言。

    李仙隐伤重,在床上月眉紧锁,似乎很痛苦。骆云在三千世界外看见,心中不由一丝抽痛。

    而云敏萱和玉琉璃也发现了他的表情变化,问起情由。

    “那鲲鹏攻击很是歹毒,这伤情难解之极,我能生肌白骨,却没有治愈这伤的手段,唉。”骆云深深叹了口气,心想着该如何是好。

    玉琉璃想了想,看了看云敏萱,又看了看骆云,发现两人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遂问起来道:“夫君,这李仙隐是夫君何人?”

    云敏萱一阵好奇,她是何人看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具体我只知道她是神州大陆之人,父亲也认不出她,而我,也只觉得她老看着我。”云敏萱淡淡说道,又问:“你问这个干什么?云弟是问你有无治疗方法。”

    “嗯,天庭大圣王都各有手段,况且你们游历了这么多年,寻到些珍稀的疗伤圣药也未可知,若是你和乐云山有些什么方子,大可拿来。”骆云笑道,伸出手等着乐云山或者玉琉璃交出东西。

    乐云山两手一摊,无耻道:“我游历的不过是洪荒大海,杀的不过是小龙小虾,除了个笨徒弟,几个下属,哪来的人上贡与我?不若你问问我们琉璃大当家和冷大师兄,她们掌管了西北部洲,万万国上贡,富可比拟当年,犹有不止。”

    骆云双眸一亮,道:“真是如此?你们两人速速找个治疗的方法。”

    冷玉溪赶紧摆手,急道:“北方贫瘠,多是和天剑大陆北方一样,除了大雪还是大雪,我爱莫能助,我看师弟妹眼神不大藏得住刚才的神光,应有治疗的办法。”

    玉琉璃举手掩住红唇轻咳一声,道:“方法倒是有,只是我想问问夫君和李仙隐你们两人的关系如何?如果关系非比寻常,我倒是有颗用上古鲲鹏最爱的血食-灰角雷龙胆肉炼制的解药,九转九连雷龙造化丹,应该能治疗这鲲鹏造成的肌理损坏。”

    骆云想了想,觉得这丹药光听名字就十分的嚣张,看来物以稀为贵,若是关系粗浅,自家妇人怕舍不得给,而既然李仙隐总是说和自己关系不同其他,更是自称姑姑,那关系就铁了去了,是以拍胸脯高兴说道:“自是非比寻常,你有这什么九转九连造化丹的,还不速速拿来?看不出我将她放在了时间流逝最慢,耗费白蛤蟆精力最慢的世界里么?就是为了抑制她的伤病!”

    玉琉璃轻啧一口,道:“哼,就知道你们关系非比寻常,好了、好了,你也别着急,我给你就是。”

    云敏萱一时狐疑,却找不到什么不妥,只是为找到治疗的方案感到高兴。

    不一会,玉琉璃终于在自己茫茫无际的宝库中搜索到了这九转造化丹。

    这丹药放置在一个极大的宝盒里,金碧辉煌,打开时,雷电轰鸣,有许多雷亟不时奔腾而出,若非仙家而是凡人打开,当场就要成飞灰。

    “子母两颗丹药?是否早晚各一颗?”骆云奇道,拿出一枚,在日光里照了照,发现透明的丹药中蕴含无比强大的力量。

    “什么子母丹?你拿的这是九转造化丹,是男子吃了给女子输送药力和仙力的,小的是九连造化丹,重新洗髓造化身体,无论是何种病态,都能洗成完美无缺之时。”玉琉璃说着,夺下骆云手上这枚,再次放回盒子中,交到他手中。

    “居然还有这等宝物能治疗鲲鹏的抓伤,玉大当家之能,我乐云山真是佩服之至。”乐云山佩服说道。

    冷玉溪也捻须笑道:“那还不赶快喂下丹药,然后让师弟吃下子丹,好助这姑娘疗伤。”

    “不错,我当立即吃下。”骆云急道,将丹药拿起,欲要吃下。

    玉琉璃却横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无所不能,但看你急得!为何不找个安静之地?你以为随处都能做这事情的么?两人需得宽衣解带,毫无掩瑜才能好好传输子丹的力量。”

    “哦!原来如此,那事不宜迟,你们快去做你们的事情,我有这世界中温泉无数,便在水雾中输送力量救她便了。”骆云恍然大悟,原来还要宽衣解带,这确实不怎么见得人,不过正好自己的那个世界里温泉雾气升腾,创造了很好的治愈条件。

    “居然将我赶走?!哼,好吧,那我和云姐姐这就走好了!你自己开心快乐去!”玉琉璃脸上一红,恨恨说道,拉着云敏萱走了。

    云敏萱被说晕了过去,不知这玉琉璃生的什么气,暗道这当家的女眷可还得多练练定力才行,免得以后老是吃醋可不好,不过只是救人而已。

    直到后来,云敏萱才知道这丹丸的使用条件坎坷,尚才觉得自己是错怪了她,不过,这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温暖的泉水中,云雾缠绕。

    喂食李仙隐吃下药丸后,骆云在云雾下以隔空手段将她身上衣物剥取,轻放水中,自己在前面目不斜视的传输子丹的那股药力。

    但一刻钟的时间后,他才知道了玉琉璃为何一副欲羞还说的神色了,原来这九转九连造化丹居然是有副作用的!

    他如今下身已经没有了控制力,高高杵着,完全失去了意志,而朦胧中看李仙隐,只见她脸上绯红,承受着巨大的药力的同时,似乎迷离的眼睛不时扫着自己,玉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他要命的地方。

    骆云这时也是有些愣住,见她泪珠滚落,本能要离去,岂料挣扎两手移动后退到岸边,就觉乏力无比,这造化丹居然连他这样的修为都无法控制,李仙隐着拖住他双腿,出了温泉,居然索性高跪姿缩颔微微一压,那要命之物竟被完全纳入其喉底。

    李仙隐强烈的包容感,使喉管全然不控制的痉挛,津唾从嘴角一路流到雪白的胸脯,让骆云瞬间几乎为之窒息,她紧促柳眉,冶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竟有着异样的快感。

    “我要吃……唔……”她的口腔湿润滑软,明明咽底被塞得满满的,欲呕又止,仍强吮着前半截杵身。白皙的面频忽紧忽驰,嘴角溢出香津,流得胸口一片晶晶亮亮。

    骆云从不曾在任何女子口中尝过这种滋味,吸吮的力道堪比鱼腹蛭管,薄薄的口腔壁无论吸附或剥离,触感都比腻润如玉。

    “不行……你是……”他忍不住低咆,十指抚入乌浓的发内,按着她的螓首。

    骆云又被她吞入分许,檀口淌出的津唾呼噜噜夹着气泡,已是足以窒息的深度。

    咽咳使她无法再控制口腔肌肉,贝齿无意识刮着,带来薄而鋭利的痛感;娇软的唇瓣上下一合,腻滑的触感妙不可言。

    骆云本怕呛死了她,正要抽身,才惊觉是她无视呛呕,疯狂地吞咽着,简直就像要吞进肚肠里似的,扣在腰后股缝间的玉手凉滑柔腻,与身前搏命一般的吞吸形成强烈对比。

    汹涌如潮的舒爽迅速累积,蓦地下身大酸,涌出时毫无征兆,他情不由衷的按着她的头低声轻吟,满满的喷薄在其口中!

    李仙隐脱力瘫倒,伏地大声呛咳,琼鼻下彤艳艳的樱桃小口连呕带咳,只抬得一只小手虚掩着,片刻奶浆化水,从口诞蜿蜒淌下,彷佛被暴雨卷残的凄绝牡丹淫靡。

    李仙隐连支撑身体的力气也无,软软趴在他身边,吃了造化丹后,本能知道落骆云身体出来东西便是解药,不停吸食,随后一丝清明使得自己竟也漫出大片水渍,让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糜香。

    李仙隐迷迷糊糊舔噬完,药力却还久久不散,主动又靠近了过,半截覆盖着浓密乌茸的白皙丫字隐约可见;两条白皙细直的裸腿,迷人至极。

    去。

    “我还要……要……”李仙隐连话都说不清,悲鸣似的鸣咽听来却格外催情。

    骆云迷惘地扶着她,本欲拒绝,却浑不知凶物已兵临城下。

    她的娇谷中泥泞不堪,爬到骆云身上后,密密贴紧,下边不住勾引的侵略者,一点都没有抗拒的意思。

    骆云被钓得脑海深吸一口气,握紧她的娇臀,长驱直入……

    李仙隐鸣咽着向前大拱,迸出一声惨烈哀鸣,一时间以为身下被撕裂了,为药性所迷的恍惚神识一霎颤醒。

    “你……还好吧……”骆云问她。

    “没……没事,你快点……”她颤抖着大咳,下边却蠕动收缩,丝毫不给骆云缓冲适应的时间,麻木之中滑溜粘腻感大量泌出,竟生出一丝异样快感。

    骆云仰头吐了口长气,承受她掐挤,李仙隐仿佛完全不受控制,不断强取豪夺,他只得任由她拱腰下饥地,纤细圆腰左挣右扭,自家只感觉几欲断折。

    “原来这药力居然这么强大……”骆云给这药力一冲,也控制不住,不断和她交缠,而在一日的时间里,无数次的给李仙隐消耗掉,方才把副作用完全消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