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6章

作者:大梦当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丁翎第二天早上确实没有起来, 萧澹醒来的时候, 她还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香。

    窗外下着零星的小雪, 屋内温暖如春。 然而再温暖, 都不如丁翎体内的温度炙热,他将头埋到丁翎的脖颈里,下.身不由自主地耸.动,把自己埋入更加湿热温暖的所在。

    丁翎眉头一皱, 她闷哼一声:“别动......”

    萧澹一笑, 他的手掌伸到被子里面蠢蠢欲动。

    “宝贝,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丁翎迷迷糊糊地睁眼,一股又一股熟悉的感觉从小腹涌了上来, 就像是潮水一样淹没她的神志。

    丁翎哼了一声, 说出的话也软糯糯的。 “大早上的....”

    她嘴上这么说,但是手臂却又自动地缠了上去。

    萧澹轻笑一声,大被一蒙, 一瞬间, 嘻笑和娇,喘又充斥在这个房间里。

    玉佩碎了之后,丁翎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同,除了观众对她的观感之外。

    似乎没有了她能力的影响,观众对她的看法开始变得客观起来,有人承认她的颜很好,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开始质疑她的演技来。

    特别是丁翎和萧澹合作的《暗影》,还没开始上映就有人唱衰, 一时间,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对丁翎的不看好。

    幸好,网上的风浪很快就平息下去,因为电影上映了。?

    上映那天,丁翎特意拉着萧澹去看。萧澹坐在门口,看着丁翎一直在换鞋子,身体一起一伏,挺翘的小屁股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

    萧澹的喉结动了一下,他双腿大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羞窘。盯着丁翎的背影,灼灼笑道:

    “亲爱的,你如果再拖延下去,我很可能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丁翎一顿,她的手从萧澹特意为她订做的大鞋架上放下来,盘在胸口,眼睛也眯了起来。

    “怎么,才住到一起不到两个月,你就原形毕露不耐烦了吗?”?

    萧澹举了举手,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你慢慢换,如果赶不及我可以为你包场。”?

    丁翎哼了一声:“包场有什么好看的,我要看观众的真实反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萧澹耸了耸肩。和丁翎同居的这一个半月以来,要是说有什么不同,除了比以往更加亲密之外,就是丁翎的反应了。她似乎吃定了萧澹是她的人,干什么都无所顾忌,就像是捏住了萧澹的软肋,肆意妄为。?

    好吧,这有一半的“功劳”也算是萧澹宠的,他愿意让她在自己的领域里为所欲为。?

    终于,丁翎换好衣服后,她转过身转了一圈: “怎么样?”?

    萧澹道:“你折腾了这么半天,就只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丁翎道:“伪装不好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萧澹无言以对,他站起来松了松因为保持一个姿势而僵硬的筋骨,道:“好吧,咱们能走了吗?”

    “等一下!”?

    萧澹笑道:“小祖宗,又怎么了?”?

    丁翎用手摩擦了一下光滑的下巴,她看着萧澹皱眉道:“我总觉得你的领带不适合这身西装。”?

    萧澹把她抱在怀里,眉毛耸了下来:“宝贝,你能饶了我吗?”?

    丁翎拽着他的领带,要为他解下来,哼道:“不能。”?

    萧澹眼神一暗,他捏住丁翎的下巴就把唇印了上去。?

    丁翎闷哼一声,她感到萧澹的舌头在她的嘴里兴风作浪,引得她浑身一阵阵地颤栗,胳膊反射性地勾上他的脖子。?

    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在暧昧地纠缠,良久,两个人的唇才分开,丁翎看着萧澹灼灼的眸子,不由得说: “好吧,我觉得再不去就晚了。”?

    萧澹一笑,大手在她的身上一捏。

    电影院里到处都坐着情侣,丁翎和萧澹捂得严严实实坐在墙角,昏暗的环境下,真的没有人发现他们。顶多奇怪这两个人穿得太多罢了。?

    丁翎和萧澹紧紧挨在一起,灯光暗下来后,她刚想静下心来看电影,感到身下的异样,她猛地回头。 “你干嘛?”?

    萧澹勾唇一笑,轻声在她耳边吐气:“这里的气氛多好啊,宝贝,别浪费。”?

    丁翎瞪他一眼:“真相把你满脑子的黄料都扔出去。”?

    萧澹捧着她的脸狠狠地嘬了一口。

    丁翎面无表情,或者说习惯地用手抹去脸上的口水。她把萧澹的两只大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肚子上,敛着眉头说:“你再乱动,晚上不许上我的床。”

    萧澹苦笑:“宝贝,你的床就是我的床。”?

    丁翎斜了他一眼:“什么你的我的,你现在人都是我的。”?

    萧澹哼了一声,手掌乖乖放在丁翎的手心下,瞪大眼睛看着屏幕。?

    丁翎看他像是大型犬一样扒在自己身上,忍俊不禁。

    《暗影》的预告片就可以看出这是个诚意之作,果然,正片没有让观众失望。随着剧情的推进,座位上的观众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声。炫目的特效和动作似乎随时能冲破屏幕,直击心脏。

    五彩的光映衬在丁翎的眼底,她眨了眨眼,不自觉地倚在萧澹的身上,到最后就像是一滩液体一样,完全化在了萧澹的怀里。

    萧澹的眉眼一弯,他就像是抱着大型宝宝一样抱着丁翎晃了晃。

    丁翎直勾勾地看着大屏幕,看到感动的时候眼眶发红。

    萧澹莞尔一笑,他摸摸丁翎的脸蛋,在她的脸上轻轻啄吻。丁翎眨了眨眼,她难得没有生气,只顾着看屏幕上萧澹抱着女主角嘶嚎的场景。?

    周围渐渐响起了隐约的哽咽声,她吸了吸鼻子,小声道:“萧澹,万一有一天我死在你前面怎么办?”

    萧澹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然而除了哭笑不得之外,更多的是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他抱紧了丁翎,在她耳边道:“那我就陪着你。”?

    丁翎回头,眼角带着泪,但是笑意盈满了眼底。她轻轻地吻了下萧澹的唇。萧澹一笑,把她抱得更紧。

    《暗影》上映后,豆瓣评分8.6分。这个分数没到顶峰,但是已经代表了华语影坛的高水准。?

    丁翎也在一夜之间脱去了花瓶的帽子。她在电影里的各种镜头被剪辑成动图,在网上疯狂传播。直到下映,热度还是只增不减。?

    被电影影响最多的是对丁翎,因为更多的人对她刮目相看。

    ——丁翎真的是惊艳到我了,真的没想到她的进步这么大。?

    ——说实话,丁翎的表演张弛有度,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下了功夫。

    ——萧澹的表演还是一贯的高水准,我已经没有什么词来夸他了,反而是丁翎的表演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最后一场哭戏,实话说我的眼眶都有点红。她要是按照这个水平继续下去,一定前途无量。?

    ——这应该是萧澹和丁翎的定情之作,两个人都在进步,这才是娱乐圈情侣的正确打开方式。?

    ——话说回来,这两个人基本上不怎么秀恩爱,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了。

    ——怎么不秀恩爱,人家秀起来怕是要闪瞎你的狗眼,给你们看看【图片】?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他们两个是在民政局的门口吗?

    ——民政局?他们领证了?真的假的?

    ——抱得那么紧,笑得那么开心,一定是真的了。?

    ——虽然男神结婚了让人很心酸,但是我还是祝福吧qaq?

    ——别伤心,萧澹名草有主了,以后咱们还可以粉小小澹嘛。看两个人的基因,生出的孩子一定是男神女神级别的。

    ——你们说他们生的孩子叫什么啊。萧丁?丁澹?但丁??

    ——为什么看着很正常,读着让人很羞耻......?

    ——+1?

    夜晚,手机上的光把丁翎的脸照得发白,她翻看了评论之后,不由得抿唇一笑。?

    身后的萧澹睡得正熟,起伏的胸膛紧紧地贴在她的后背,丁翎抬起他放在腰上的胳膊,艰难地翻过身。

    萧澹的半边脸埋在枕头下,剩下的半边因为放松而变得有些孩子气来。丁翎伸出手指划过他高挺的鼻梁,又慢慢地落到他的唇角。萧澹眉头一动,无意识地将她的手指含到嘴里。?

    丁翎一笑,将他的大手慢慢地放到自己的小腹上,两个人贴得紧密无间。

    她在萧澹的耳边轻轻呵气:

    “你说,孩子叫什么好?”?

    萧澹眉头一动,慢慢地睁开他深邃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

    手机打的qaq

    全是半结局

    后面会放一两个番外。补全父母和事业线

    番外一

    天气渐暖的时候, 丁翎在片场里拍戏。

    自从《暗影》取得成功后, 知名导演纷纷向她抛出橄榄枝。但是大部分的角色还是让她演一些娇媚少女, 或者无病呻吟全是哭戏的青春疼痛片。

    丁翎和陆星一致决定, 先不着急接戏,要等到好剧本再说。

    于是,她等到了这一部《荆棘》。她要演一个妈妈,一个女儿被虐杀, 疯狂复仇的妈妈。

    本来以丁翎的年龄, 导演是不会考虑她的,但是有陆星的争取,萧澹的推荐, 还有她试戏时震撼人心的表演, 几乎当场就抓住了导演的心,导演力排众议,选她当了女主角。

    更出导演意料的是, 丁翎年纪轻轻, 竟然把母亲的这个角色诠释得非常好,几乎让众人没有挑错的余地。

    演丁翎女儿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叫做顾程程,弯眉大眼,脸蛋圆圆,一张嘴就是软糯糯的小奶音, 哥哥姐姐地叫着,萌化了剧组里不少人的心。

    连以前对小孩子观感不好的丁翎都想捏着她的小脸蛋亲一亲。

    下一场戏是一场哭戏, 丁翎穿着雪白的连衣裙,头发微微挽起,脸上化了点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年轻妈妈了。

    她披着大衣,坐在椅子上翻看剧本。

    在她身边,顾程程也穿着小棉袄,眨着大眼乖乖翻看剧本,不过,与以往不同,今天的她坐在椅子上,不安分地扭来扭去,还时不时地偷看丁翎。

    丁翎和她拍戏的这两个星期以来,已经和这个小姑娘很熟悉了,今天看她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于是就放下剧本,笑着摸摸顾程程的头。

    “怎么了?宝贝儿?”

    顾程程嘟着嘴吧,小脸闪过纠结的表情。她低头扣着戏服,就是不说话。

    丁翎难得有耐心地关心一个小孩子的心理,但是对方好像在纠结着什么,半天都不说话。

    丁翎挑起了一边眉梢,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想上厕所?”

    顾程程包子脸都皱起来了,她道:“姐姐,我不是想上厕所......”

    丁翎把小胖墩抱起来,捏了捏她的包子脸,嗯,手感真好。

    “那是因为什么啊?”

    小胖墩攥着她胸上的发梢,小声说:“姐姐是不是有了小宝宝了?”

    丁翎一愣,她现在四个多月,由于自己体型偏瘦,穿的衣服也宽松,暂时还不怎么显眼。为了不影响拍摄,除了导演谁都不知道。

    但是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她捏了捏顾程程的鼻子,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程程伸出小肉手搂住她的脖子,在她的耳边轻轻道:“我不小心听到导演爷爷打电话,知道的。”

    丁翎一笑:“小鬼灵精。”

    顾程程瞪大眼睛道:“那我可以摸摸吗?我保证很小心。”

    丁翎拿着她的小胖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微微一笑。

    顾程程瞪大眼,她另一只手捂住小嘴,激动地看着她。

    “宝宝就在里面吗?”

    丁翎温柔地点头,她的手覆盖在顾程程的小手上,感受着生命的波动。

    顾程程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她道:“姐姐,一会儿你要哭,会不会对宝宝不好啊。”

    丁翎恍然大悟,她道:“你是因为担心宝宝才不开心?”

    顾程程脸上出现一点红晕,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丁翎像是萧澹一样,狠狠地在小姑娘的脸上嘬了一口。这小姑娘年纪小,但是懂得真的很多。

    “谢谢你为我担心,不过我有分寸。”

    小姑娘很是相信丁翎的话,但是她还是很操心地说:“那你小心点。”

    丁翎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要拍戏的时候,化妆师抓紧给小姑娘身上抹“血液”脸上也画出了伤痕。

    丁翎被导演叫到一边,导演嘴角叼了根烟,看了丁翎一眼,又将烟头掐灭。

    “一会你能行吗?”

    丁翎耸了耸肩:“导演,您知道我要瞒下来就是为了不让您说出这句话,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

    导演被她的话弄得有些放松,他的眉眼柔和了些:“这可不是我不放心你,是萧澹特意交代我要注意你的身体。”

    丁翎叹道:“给您添麻烦了,因为身体的原因已经耽误了不少进度,我不想再因为这件事再享受什么特权。”

    导演虽然不在意丁翎耽误进度,因为她的演技确实为他省了不少时间,但是听到她的话,他心里也熨帖不少。

    “好吧,但你要量力而行。我得避免萧澹找上门。”

    丁翎一笑:“放心吧,有我在他不敢。”

    哦豁,他就知道早晚会有一碗狗粮等着他。

    各部门准备好后,顾程程乖乖地躺在地上假装尸体。导演坐在监视器后,喊了一声:“action!”

    瞬间,丁翎进入了状态。

    她看到女儿的尸体,没有痛哭,反而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眉头皱了皱,接着,她麻木的脸终于有了表情,她的嘴角颤着,眼泪先下来了。

    镜头推进,丁翎跌坐在尸体旁边,她的眼眶通红,无声地哽咽着,额头都蹦起了青筋。

    之后,一声压抑之后的哀嚎从她的口中倾斜而出,丁翎抱着尸体,嚎啕大哭。

    “好!卡!”

    话音刚落,周晓丹拿着毯子和热水飞奔过来,导演也紧张地走过来:“怎么样?没事吧?”

    丁翎坐在地上,半天才缓过来情绪,她被周晓丹扶着站起来,她似乎感到周围炙热的目光,似乎不满导演这么紧张她。一想到以后会出来什么样的流言,她就有些头疼。

    丁翎摆摆手:“放心吧,我没事。咱们接着拍下一场。”

    导演和周晓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听一个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你没事,我有事。”

    导演转过头,看萧澹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他穿着长版黑色大衣,行走如风,隐约露出修长的大腿。似乎是不悦,脸色生硬,薄唇抿成一条线。

    剧组里的人都看了过来,特别是女演员,看过来的时候,眼睛比以往都亮了三分。

    萧澹,一个业界公认的影帝,就连结婚了都掩藏不住他的魅力。

    丁翎无奈地一笑:“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拍戏吗?”

    萧澹握住她的手,眉头轻轻敛着:“我不放心。”

    丁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萧澹偷偷在她耳边道:“可是你的肚子里有个小孩子。”

    丁翎一笑。

    导演特意给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

    萧澹带着丁翎到了休息室,把她抱在膝上,一只手轻轻地摩擦着她的小腹,无比满足地叹了口气。

    丁翎感受那双温暖的大手,就像是有股热流涌入全身,她的下巴放在萧澹的肩上,轻轻眯起了眼。

    “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萧澹道:“我怎么能不担心,以前我是担心一个小祖宗,现在是两个小祖宗,拍戏的时候我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你们出了什么事。”

    丁翎搂着他的脊背,嘟着嘴说:“他/她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萧澹有些不乐意,在她挺翘的臀尖一拍:“怎么不是时候,无论她是什么时候来的,都是上天对我最好的礼物。”

    丁翎臀尖一缩,在萧澹的膝盖上磨蹭了一下。她想了想道:“那......你希望,他/她是男是女啊。”

    萧澹的大手轻轻摩擦,轻柔得像是抚摸着世界上最脆弱的宝物。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的脸上无比柔和:“我希望是女儿,到时候我会把她宠成小公主,给她买芭比娃娃,买城堡,我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

    丁翎伸出手指在他的胡茬上一划:“那我呢?我是你的谁?”

    萧澹哭笑不得,他发现,丁翎自从成了妈妈之后,变得越来越有母性,但是也越来越幼稚,她好像一直都在害怕小宝贝抢了属于她的“宠爱”。

    萧澹很享受她这种粘人的性格,但是有的时候为了她的健康,也要适当地引导她的情绪。

    他吻了吻丁翎的额头,笑道:“你是我的王后、情人、宝贝、心肝......够不够?”

    丁翎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得意的小表情不要太明显。

    萧澹的眸子暗了暗,他按住丁翎的后脑勺,轻柔地印了上去。

    《荆棘》还没有上映,关于丁翎在剧组里耍大牌的消息甚嚣尘上,都在传她一场戏拍完了,十多个助理伺候,像是个玻璃娃娃一样,受不得一点伤。还说《暗影》的成功是萧澹的努力,和她没关系。这次她担当主角,电影肯定扑。

    萧澹为了不影响丁翎的心情,就尽量不让她接触外界的消息。

    丁翎隐隐约约知道点什么,但也没太在意。她现在早就不是那个什么都在乎的小女生了。

    五个月后,丁翎诞下了一个女婴,长得凤眼薄唇,很像萧澹。

    为此她不平了许久。凭什么闺女要像他?萧澹一边得意,一边还要做小伏低哄老婆。

    小姑娘叫萧潇,是萧澹起的名字,他也真的做到了说的那样,把女儿宠上了天,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丁翎无可奈何,但有的时候,看萧澹把萧潇放在胸口,爷俩躺在床上的样子,就觉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这一刻,她只感到幸福。

    《荆棘》上映,丁翎用自己的演技征狠狠地打脸了黑子。

    她服了观众,也征服了评委。获得了银鸡奖最佳女主角的殊荣,终于成为了影后。

    她未来的路,还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个番外完结

    番外二

    萧潇四岁的时候, 丁翎要把她送到幼儿园。

    萧澹对此十分不同意, 他认为女儿在这个年级上学还太早, 他完全可以为萧潇请个家教。

    但是丁翎认为萧潇已经到了和别的小朋友过集体生活的时候, 她不能每天呆在家里。

    两个人交涉无果,不欢而散。

    萧澹每天看着闺女,生怕丁翎趁他不注意,就把闺女送到幼儿园。

    丁翎先忍了他两天, 没有再提这事, 但是看快到开学的日子,萧澹还是不松口,丁翎怒了, 压着萧澹□□了他一晚上, 把说他自私,说他太过霸道,萧潇长大后一定会讨厌他,?

    一晚上, 丁翎说得口沫横飞,青筋绽起,萧澹听得无地自容,他脸色爆红,呼吸急促,看着丁翎喋喋不休的小嘴, 只觉得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唇, 眼睛在灯光下亮得烫人。

    “宝贝,我觉得有些话在床上说我会更能听得进去。”

    丁翎柳眉一竖就想发火,没想到下一秒萧澹就把她扑倒,挑眉一笑:“天快亮了,我觉得你的嘴得休息一下,才有力气发出别的声音。”

    丁翎眯起眼看他:“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脑袋里的废料全都扔出去。”

    萧澹一手不停,饶有兴致地解开她衬衫上的纽扣,一边道:“你花了四年的时间都没有完成,我想未来还是个大工程。”

    丁翎躺在床上,半放弃地让他解开扣子,胸.前的皮肤接触到空气,立马打了个哆嗦。

    她看着头顶的灯光翻了个白眼:“很高兴你对自己的无耻有自知之明。”

    萧澹不以为耻,反而得意一笑:“我认为我的无耻很好地保持了婚姻的新鲜度。”

    丁翎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

    萧澹不怀好意地一笑,接下来,充分向丁翎展示了他到底有多“无耻”

    最后,萧澹还是败在了美人计下,妥协了。

    两个人拌嘴打闹,终于到了萧潇上学的日子。一大早,萧澹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感到胸口一沉。

    他反射性地勾起嘴角:“宝贝,一大早上就这么热情啊。”

    他从鼻子里哼出无奈而又甜蜜地声响,刚睁开眼就吓了一跳。

    他的女儿,萧潇正瞪大眼瞅着他,一脸好奇又快要流出口水的表情。

    “......”萧澹捏了捏眉心:“宝贝儿,你怎么坐在爸爸的身上了,快下去。”

    萧潇道:“妈妈让我叫你起床。该吃早饭了。”

    萧澹哀叹一声,他道:“那你先去,爸爸再躺一会。”

    萧潇皱起了小眉头,她道:“妈妈说你不能赖床,必须马上起来,要不然他要向粉丝直播你赖床。”

    萧澹捏了捏萧潇严肃的小脸蛋,笑道:“如果她不介意她的老公被别人看光光,那我也不介意。”

    说是这么说,萧澹还记得今天是萧潇上学的日子,这么重要的一天,他可不想要因为赖床而错过。

    洗漱好后,萧澹到了餐厅。丁翎穿着红色连衣裙,慢条斯理地喝着白粥——这是她能做出的最正常的早餐。

    因为这几年,只要是在家里吃的饭,都是萧澹亲手解决的。

    没有和丁翎结婚以前,他也向往着丁翎背对着他,在厨房作羹汤,自己在背后抱着她的日子。但是当丁翎烧漏了三个锅之后,萧澹彻底放弃了这个罗曼蒂克的愿望。

    他请了做饭的阿姨,虽然暂时解决了吃饭的问题,但是当阿姨不方便的时候,他还得亲自上手。四年下来,虽然到不了大厨的境界,至少做出的饭能吃。

    丁翎和他相像得完全相反,他做饭的时候,对方就像个大型的树懒,挂在他背后,萧澹乐意宠她,也愿意背负这个甜蜜的负担。

    自从萧潇长大后,丁翎有了更多的时间分担家务,她也开始学着做饭,但是似乎天分不在这里,她折腾了几个月,才把早饭做得能吃。

    萧潇坐在椅子上,小腿腾空一晃一晃。

    她正苦着脸往自己的嘴里塞粥,看到萧澹她委屈地眨眨眼:“爸爸,你明天早点起来吧,我不想喝白粥了。”

    丁翎:“......”

    萧澹坐在对面,他拿起自己的碗,笑道:“宝贝,你要是再挑,咱们俩就连白粥都没得喝了。”

    萧潇看着妈妈有些黑下来的脸,缩了缩脖子。

    丁翎哼了一声。

    几个人上车之后,丁翎坐在副驾驶,萧潇坐在儿童椅,她紧紧抱着小书包,频频看着窗外,颇有些坐立不安。

    丁翎和萧澹说着话,没发现小姑娘的异样。

    丁翎划着手机,她看到一则短信,挑起了眉梢。

    “我爸妈给我信息了,他们很想我,说让我回家看看。”

    萧澹转动着反向盘,他看向丁翎:“那......你想回去吗?”

    丁翎看着他紧张的表情一笑:“别这么看着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放下了。他们的生活怎么样和我无关,我可没有忘记当初玉佩失效的时候,他们是怎么骂我的。”

    当初玉佩失效的时候,丁翎的父母就露出了本来面目,他们堵住丁翎,让她把她的空房子交出来,作为丁铭的婚房。

    丁翎当然不答应,她冷脸拒绝了,没想到恼羞成怒的丁父就想上手,丁翎正在盛怒上,要不是萧澹来了,她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也不知道萧澹做了什么,丁家一家三口再也没有来找过丁翎的麻烦,丁翎问他,他只会神秘地眨眨眼:“我不是说过嘛,一切交给我。”

    实际上萧澹处理得很好,无声无息地解决了问题,丁翎也就没有兴趣追究了。

    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又开始联络她,这让丁翎有些惊讶。

    萧澹手上的炙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低头,看到萧澹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一吻。

    “别想以前的事,你还有我和孩子。”

    说起孩子,丁翎注意到萧潇的情绪不高,包子脸都鼓成了馒头,她忍俊不禁。

    “萧潇,怎么不开心?”

    萧潇嘟了嘟嘴,她没有回答丁翎的话,首先委屈巴巴地看向萧澹:“爸爸,我不想上幼儿园。”

    萧澹一听,立马严肃了面孔:“好的,咱们马上回家。”

    说完,他就要打方向盘,丁翎脸一拉,就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一下:“你忘了你昨天晚上怎么跟我说的了?”

    萧澹无奈地看向萧潇:“你也看到了,宝贝,咱们家你妈妈做主。”

    萧潇立马委屈巴巴地看向丁翎。

    丁翎可不像萧澹那么好说话,她冷着脸道:“不行,你必须得去学校。”

    萧潇嘟了嘟嘴,她放弃对丁翎卖萌,反正她知道对丁翎说什么都没用,就像是爸爸说的一样,这个家是妈妈说的算。

    萧澹看着女儿委屈的小脸,刚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丁翎射来的有杀气的目光,还是咽下了口中的话。

    对不起了闺女,为了你爸爸的幸福,只能委屈你了。

    到了幼儿园门口,萧潇磨磨蹭蹭地下车,幼儿园老师一看到萧澹和丁翎,眼前一亮,迈着碎步就跑了过来。

    “萧先生,丁小姐,很高兴见到你们。”

    丁翎和老师握了握手,笑道:“萧潇这孩子性格不怎好,麻烦您多多费心。”

    老师知道她说的这句话只是客套,实际上很多家长在开学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她自然不会当真,大明星的孩子性格能坏到哪里去?

    老师热客气地与丁翎攀谈起来。

    萧澹站在门口,看着闺女拽着他的裤子,瞪大眼睛看着他,眼底盈满了泪花。

    “爸爸,一会我就要和你永别了。”

    萧澹:“......宝贝,就只有几个小时。你忍一忍,下午我就会来接你,然后带你去吃大餐行不行?”

    萧潇道:“但是我会想你的呀。”

    小姑娘眨着大眼说出这句话,让萧澹的心都化了。

    他蹲下来抱抱自己的宝贝,小声道:“爸爸也舍不得你。”

    丁翎和老师说完了话,她自己也有些不好受。一想到回到家就看不到那个蹦蹦跳跳的小身影,她心里就空虚得很,然而当她看到蹲在地上恨不得和闺女抱头痛哭的萧澹,一瞬间什么情绪都没了。

    这个女儿奴!

    她好气又好笑地想。

    萧澹靠不住,她得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

    她板着脸把萧澹拽起来,让萧潇自己进去。

    萧潇嘟了嘟嘴巴,她隔着铁门,和萧澹遥遥相对。

    “爸爸,你晚上回来接我吗?”

    萧澹道:“肯定会。”

    小姑娘从缝隙里伸出手指头:“拉勾勾。”

    萧澹伸出手指勾住:“爸爸绝对不食言。”

    小姑娘红着眼眶被老师带走了,萧澹回头,眼眶也有些发红。

    丁翎:“......你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现在正在慎重考虑关于要二胎的想法。”

    萧澹步子一顿,他脸色大变:“你不会反悔了吧?”

    丁翎坐到车上,她道:“我觉得如果有第二个孩子的话,这个家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萧澹垮下脸看她:“我保证,就算要十个孩子,你在我心里也是最重要的。”

    丁翎耸了耸肩。

    刚要启动车子,就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丁翎眉头一皱:“冯玲玲?”

    萧澹收了脸上不正经的表情,他看着冯玲玲穿着蓝色的大衣,化着精致的妆容,慢慢走过来。

    她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当她走进的时候,丁翎看到她眼角的细纹。这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人,似乎已经满含沧桑。

    她敲了敲车窗,萧澹放下车窗,没有下车。

    冯玲玲首先笑道:“好久不见,方便的话,我可以请你们两个吃一顿饭吗?”

    丁翎和萧澹互视了一眼,觉得她来者不善,但还是接受了这个邀请。

    几个人没有吃饭的心思,就来到了附近的咖啡馆里。

    冯玲玲为二人点了咖啡,她动了动娇艳的红唇:“除了在电视上看到你们,咱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没想到你们两个一点都没变。”

    萧澹随意地坐着,他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而是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

    丁翎咳了一声,道:“你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

    冯玲玲有些尴尬,她掖了掖耳后的乱发,低下头沉默了一下,才道:“老萧想让你们回一趟萧宅。”

    “不可能。”萧澹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还是能听出他的坚决。

    冯玲玲早就有被拒绝的准备,她深吸一口气接着道:“最近他身体不太好,孩子......也不怎么听话,他老了很多。想趁着还能动,想要看看你们和孙子。”

    丁翎被那个“孩子”吸引了注意,她知道萧澹的爸爸有另一个小孩,是个男孩,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从冯玲玲有些疲惫的脸上,她才道可能这对父子的感情并不好。

    萧澹还是道:“不可能。”

    冯玲玲一滞,她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丁翎。

    她以为女人都是感性的,丁翎看在同为母亲,同为妻子的角色上,多多少少会为她说点好话,但是她高估了丁翎的同情心。

    丁翎也偶尔听到萧昆的日子并不怎么好,他日渐年迈,有一次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现在正在坐轮椅。

    似乎是被病痛折磨,脾气也越来越大了,他经常怀疑冯玲玲会因为他不能动,拿着钱弃他而去,于是对冯玲玲看得很紧。

    也因为心里赌着一口气,想要把小儿子训练得比萧澹还要优秀。于是小儿子一旦犯错误或者惹他不开心,他就非打即骂。

    但是拔苗助长适得其反,小儿子萧昇小小年纪就格外阴沉,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看人的时候,尤其是看萧昆的眼神,阴沉沉的。

    冯玲玲不敢违抗萧昆,只能看着儿子被他训练成不哭不笑的学习机器。

    她一直愁苦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想要讨好萧昆而不得法,直到有一次她听到萧昆说梦话念着萧澹的名字,这才自作主张来找他。

    她平时不怎么能出门,这次萧昆没有约束她,想来也是默认的。

    丁翎从这些大致的消息就知道这一家三口有很多问题。但是她不是萧澹,她也没有经历过萧澹的那些苦痛,她没有资格为萧澹做决定,也不想为了别人做好人伤了萧澹的心,于是她装作看不见冯玲玲的哀求。

    冯玲玲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她抖着唇,祈求地看向萧澹。

    萧澹的眼睫低垂,室外的树枝在他的脸上投下剪影,就像是一出沉默的皮影戏。

    丁翎在桌下握了握他的手,萧澹回握住。

    半晌,他道:“你告诉他,如果缺钱,我可以给,如果缺人,我找人伺候他。但是想要我回去,除非他亲自向我妻子道歉。”

    说完,他拉着丁翎就想走。

    冯玲玲急了,她站起来道:“四年前的事情你还要记恨吗?为了一个女人,你连爸爸都不要了?”

    萧澹眉头一皱,他刚想说话,丁翎拉住了他的手。

    丁翎眯起眼对冯玲玲一笑。

    冯玲玲莫名打了个哆嗦。只听丁翎道:

    “对不起,我不只是一个女人,我还是萧澹的妻子,萧潇的妈妈,你惹怒了我,是你此次犯的最大的错误。”

    说完,她拉着萧澹就走。

    冯玲玲脸色一白,她赶紧追了出去,刚走了没几步,看到外面停着的一辆车,她停下了脚步。

    车窗放下,萧昆的脸露了出来。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脸上皱纹横生,眉心的褶皱更加深刻,颧骨高高突起,看起来更加阴骛了。

    丁翎和萧澹停下,丁翎转头对萧澹说:“你老了如果长成这个样子,不整容别想上我的床。”

    萧澹:“......”

    萧昆一双眼睛慢慢地转了过来,他咳了两声:

    “萧澹。”

    萧澹垂下睫毛,转身就想走。丁翎拉住他的手:“虽然我也很讨厌他,但是我觉得有些话你得和他说开。我不想影响到萧潇。”

    想到萧潇,萧澹眉头一皱。

    他转身走到萧昆面前。

    萧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很久不见了。”

    萧澹没有说话。

    萧昆深深地皱起眉,眉心的沟壑像是峡谷一样深刻:“你就这么恨我吗?连句话也不想跟我说?”

    萧澹道:“我不恨你。只是不知道跟你说什么。”

    萧昆沉默了一下,道:“因为丁翎?”

    萧澹摇了摇头:“和她没关系。只是我突然有一天发现,你不是我心目中的父亲了。我以前以为你只是花心不负责任。但是在丁翎的事上,我发现你干什么事都不择手段,我和你有着本质的不同。”

    萧昆道:“你还太年轻。”

    萧澹摇摇头:“我已经有了家庭,有了自己的思想,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既然咱们的思想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受不了一个一直想要控制别人的父亲,你也受不了一个无法掌控的儿子。咱们分开是最好的。”

    萧昆深深地椅在座位上,阴影里,他的表情看不分明:“好吧。我可以接受这个借口。但是你不能剥夺我看孙女的权利。”

    萧澹脸色一变:“你离萧潇远点,如果碰她一根汗毛,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阳光下,萧澹身上的寒气有如实质,萧昆对上他的眼睛,也被里面的不顾一切深深地刺痛。他知道丁翎和萧潇就是他的底线,如果他有半点出格,萧澹真的可能会跟他同归于尽。

    萧昆沉默地闭上眼,半天才道:“我可以不碰他们。但是我希望等我的葬礼上,你可以带着孩子来看我。”

    萧澹一愣,他看着萧昆苍白得不正常的脸,还有瘦弱的身形,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走近了才发现,萧昆的身形宽大,但是身上收得只剩下一层皮,呼吸也急促,像是风箱一样夹杂着嘶哑的声音。

    父亲是真的老了。

    他这么想,有一瞬间的心软,然而想到萧潇和丁翎,他不敢答应得太多,只是点了点头。

    萧昆看出萧澹眼里复杂的情绪。但是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他逼死妻子,逼走儿子,不是没有后悔过,但是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他总是在错误的道路上固执到底。

    虽然与儿子的关系不可调和,但是知道他心里还是担心着他,他已经满足了。

    车子走后,丁翎握住了萧澹的手。

    丁翎不心疼萧昆,她心疼萧澹。看着他这么纠结,她道:“你如果愧疚,就回去看看吧。”

    萧澹摇了摇头:“我们两个就像是冰与火,永远都不可调和。如果回去后,又会变成以前的样子,倒是怕他的病情恶化得更快。”

    说完,他苦笑了一下。

    丁翎叹了口气。

    想着天下还真有父母和子女像是仇人一样,她和萧澹不知道是惹到了谁,都摊上了这样的父母。

    丁翎道:“大人的事不能波及到孩子身上。如果......他真的变好了,你可以带着萧潇去看他。”

    萧澹道:“你知道他是不可能的。听到萧昇的样子就知道他对待孩子是什么态度。”

    丁翎沉默不语。

    这时,只听到远处传来谩骂的声音:“都说了让你早点起床,耽误了孩子上学,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丁翎被这个大嗓门吓得一激灵,她抬眼望去,一个穿着华丽,拎着名牌包包的女人一手牵着小孩,一手拎着一个男人的耳朵,骂骂咧咧地走来。

    那男人身体偏瘦,眼角下垂,走路不自觉地猫着腰,脸上是一片讨好之色。

    “媳妇、媳妇我错了!哎呦!你轻点......”

    女人有一双吊梢眼,被浓重的妆容一划,更显得凌厉。

    她用那双看似小巧,实则有力的拳头捶了男人几下:“我是瞎了眼才嫁到你们家,公公不正经,婆婆没正事,你也是个废物!”

    男人疼得呲牙咧嘴,他被说得无地自容,别人听到这女人辱骂公婆,都露出愤怒的神情,但是身为儿子,他却一点也不辩驳。

    他唉唉叫着:“我爸我妈什么都听你的,你还不满意啊。我是窝囊,但是家里不是还有你嘛......”

    说完,他讨好一笑。

    丁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半晌,她问萧澹:“那个男人......是丁铭?”

    萧澹一笑,拥着她上车。

    丁翎回头看着一家三口走到幼儿园,她还是半晌都回不过来神。

    “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说完,她看着萧澹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眯了眯眼:“你早就知道是不是?赶紧交代!”

    萧澹赶紧道:“那个媳妇是我给他挑的,别看她柔柔弱弱,其实她从小就没有爹妈,在村里摸爬滚打、吃着百家饭长大。人精着呢。你爸妈和你弟弟那点段数,根本不够看。”

    丁翎沉默半天,才道:“真有你的......”

    萧澹得意地一挑眉:“现在她有吃有喝,我每个月还给她发工资,你爸妈含饴弄孙,活得也算是滋润。你不用担心他们再找你麻烦。”

    丁翎揉了揉眉心,道:“那天你把她请来,我要向她讨教讨教。”

    萧澹哈哈大笑,摸着丁翎的脸蛋说道:“小祖宗,你的段数就算没有她的十分之一,也能骑我头上了。”

    丁翎拍开他的手,得意地一哼。

    萧澹看着她傲娇的小模样,只觉得堵在心里的那点不快一瞬间消散。

    想着下午把小小祖宗接回家,一家三口窝在一起,这就算是最大的幸福吧。

    萧潇九岁的时候,萧昆已经起不来床了。萧澹带着女儿去看他最后一面。

    萧潇对这个爷爷有些害怕,她看着病床上瘦得皮包骨的老人,躲在了萧澹的身后。

    在病床旁边,坐着一个阴沉的少年。他的面容和萧澹有四五分相似,但是更加白皙,眼底有抹不去的青黑。

    他看着病床上气喘如丝的老父亲,眼底一点情绪都没有。

    冯玲玲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她看着萧昇,叹了一口气。

    萧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他看了一圈众人,眼神在萧昇和萧澹的身上留恋了几秒。最后,定在萧潇的身上。萧潇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萧昆勉强提起一边的嘴角,他颤颤巍巍地向萧潇伸出一只手。

    萧澹推了推萧潇。

    萧潇犹豫了一下,上前握住了萧昆干瘦的大拇指。

    萧昆的眼底闪过一丝泪光,他面容平静地去了。

    参加完萧昆的葬礼后,萧澹回来后有些沉默。丁翎抱着他坐了一夜。

    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流泪。

    丁翎沉默地陪着他。

    第二天一早,萧澹一睁眼,就看到丁翎缩在自己的怀里,眼底有一抹青黑。他心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他却不想动,只想抱着妻子在床上赖上一天。

    他抱着丁翎,视线随意地一扫,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

    他眉头一动,随手拿起,看到上面的图案,那么小小的,像是一个豆芽。

    代表着新生,也代表着希望。

    萧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控制不住红了眼眶,丁翎还在他怀里睡得正香,他就像是抱着一个一碰就碎的珍宝,慢慢地亲了亲她的脸蛋。

    他控制着自己断断续续的呼吸,慢慢的把脸贴到她的肚皮上,虽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他却似乎听到了天使唱歌的声音,露出无比温柔的微笑。

    半晌,他亲了亲丁翎的肚皮,小声说:“宝贝,你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丁翎感受到肚皮的微痒,她慢慢睁开眼,摸着萧澹的头发一笑。

    ————————

    深夜,凉风卷起落叶,在路边打了个旋。

    小姑娘穿着破旧的棉袄,小姑娘穿着破旧的棉袄,踩着单薄的布鞋走在其中,寻找能吃的东西。她缩着脖子,脸上的脏污结成了块,掩盖住她白皙的皮肤。

    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自从被亲戚赶出家门后,她头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吃饭。

    以前在亲戚家,还能有点剩饭剩菜吃,现在她连个菜叶子都吃不上。

    附近的垃圾箱都翻遍了,她只能找到半瓶水,勉强让自己的肚子听个响。

    这个街区她第一次来,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家,程然期待着自己能发现点剩饭剩菜。

    突然,她的目光被垃圾桶旁边的亮光所吸引。

    她小心地蹭过去,发现在土里,有半截玻璃妆的碎片,在夜里闪着温润的光。

    她好奇地伸手去摸,却没想到手指一痛,血珠从指间渗了出来,滴在碎片上。

    小姑娘痛呼一声,她低头,却发现玉佩上一点血都没有。

    她吓了一跳,把碎片捡起来,放到路灯下看。

    碎片很不规则,上面沾满了泥土,似乎埋在土里很长时间了,土还有点湿,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

    出乎她意料的是,上面没有一滴血,但是里面却有一抹红。

    小姑娘打了个寒颤,虽然害怕,但是却莫名其妙把它放在了兜里。

    一阵风刮过,她打了个哆嗦,这里没有她要找的东西。小姑娘缩了缩脖子,迷迷糊糊地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来到一处避风的地方,将自己团成一团坐下。

    “希望明天能有热乎的饭吃。”

    她咽着口水想。

    下一秒,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浑身轻飘飘的,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似乎陷入了无比幸福的梦里。

    她没有看到,兜里的碎片闪过一丝血红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谢谢你们看到最后。

    看在坑品有保证上,能不能求个预收《能不能轻点虐我{穿书}》QAQ

    咱们下本见!

    PS:丁翎:看到这里的宝贝们过年吃不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