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2章 大结局三 (3)

作者:红尘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着羽扇,唇边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今日我金虞堂的周先生,代表无双城世子爷与世子妃来此施粥,你们喝着粥,一定要记着恩情,不过并不需要你们回报,只要你们能够好好的活着,世子与世子妃都是神仙般的人物,前几日可是他们慷慨解囊,让你们活命的。”

    不远处昆仑山剑修们也立下了一个大棚子,众人平日里握着剑的手已经换拿了一个勺,那模样真是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众人浑身上下透着寒意,肃容且清冷地道:“诸位,这是神使大人与神使夫人给诸位施舍的粥,神使大人准备三年后生下一个子嗣,这次可是特意来行善积德的,如果大家的肠胃没有大问题,若是想吃烧烤,我们昆仑山弟子随时都可以给大家施舍烤鸡烤鸭烤鱼,若是刚来的难民千万不要吃油腻,否则身子受不了,这是神使大人特意叮嘱过的。”

    但见另外一众穿戴着铁甲的侍卫站在最东面,冷声道:“东陵卫指挥使闻人奕与夫人也给诸位施舍菜粥,我们大人对夫人一往情深,夫人又是菩萨心肠,大人当然也会妇唱夫随,这里的粥随便喝,十二个时辰不断供应,有三种口味,绝对的管饱。”

    还有一位穿戴讲究,面容无须的男子站在那儿尖声细语的叫道:“诸位要把队排好,千万不要乱了,咱家这里可是天空城太子谢千夜与太子妃为诸位施舍菜粥,太子爷不久要与夫人飞升天界,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们要记得他们的恩情,他们可是忧国忧民的主儿。”

    众人一张口,发现这些大人物居然都是和夫人一起舍粥的。

    只是这些大人物不知道和夫人究竟在哪里站着,却是看不到人。

    但见外面几十口锅冒着热腾腾的气息,热气氤氲,香味扑鼻。

    里面熬的居然是各色的蔬菜粥,药膳粥,水果粥。

    花惜容更是财大气粗,把皮蛋瘦肉粥也拿了出来,肉是鹿肉,并不油荤。

    林苏氏手中拿着勺子,满脸的笑意,站在东陵卫的铺子前为一个个难民们盛满了粥,她身材臃肿,大腹便便,分明就是身怀六甲的邻家女子,苏墨看在眼中当然是非常心疼,忙走了出来,替她接过了手中的勺子,接着替她做事,苏墨的美貌此刻在饥民的眼里看来,美丽绝伦,根本就是落入凡尘的魅世仙子。

    苏墨凝眉看着林苏氏道:“大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小外甥快出生了,别到人多的地方来。”

    林苏氏叹息一声,“我正因为要临盆,所以很急,在屋子里就更紧张。”

    苏墨狭长的眸子眸光清澈,淡淡道:“外甥生出来肯定是个不消停的,你还是坐一会儿吧。”

    林苏氏看了一眼周围的粥棚,笑道:“不过,你这些日子可冷落了他们。”

    苏墨双眉舒展,淡然一笑,“回到天界我会给他们补上。”

    林苏氏凑到苏墨耳畔道:“小心他们要利息,吃的你连渣都不剩。”

    苏墨不禁一声笑,妩媚的勾起嘴唇,“大姐,你怎这么说?”

    林苏氏眼珠儿一转,“他们眼睛都绿了,就像狼一样,难道不是?”

    这时候闻人奕站在苏墨身侧,一双眸子绿油油的,俨然一只冰山狼,但是满眼欣喜,看到她居然径直来到自己准备的粥棚前,而不是其他男人那里,心中当然欢喜无比,虽然他一本正经的站在那儿,手掌却拍在她的臀上。

    苏墨回眸看了一眼闻人奕,神识传音,“把手拿开。”

    闻人奕也用神识传音道:“不拿开,没人看到,今晚我们……”

    苏墨撇了撇嘴,“罢了,我先舍粥,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天气越来越令人感到寒冷,周围的城墙,地面,枝叶,海面,似乎都蒙上了一层寒霜形成的素装,寒霜阴冷,冷得令人不寒而栗,那风亦冷得刺骨。

    但见大锅的周围,都是排着长队的难民们。

    他们手中拿着粗糙的大碗,井然有序的一个接着一个领粥。

    一个身材干瘪的年轻女人也挤在人群中间,她故意在面容上弄的满是灰尘,披散着头发,整个人灰头土脸的,手中拿着破碗,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着,正听着众人说起什么东陵卫指挥使夫人可是神仙般的女人,她垂着眸子,抿着嘴唇,心中很是不屑,当然谁也不知道她就是苏家二房的苏玉壶。

    自从燕隆被通缉后,苏家一直没有放过苏玉壶的打算,陌哥居然也暗中派人寻找着她。

    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她那点微薄的,少的可怜的尊严已彻底的不要了。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争取一条活路,她要在众目睽睽下揭穿那个女人水性杨花的真面目。只有让苏墨名誉扫地,她才有翻身的机会。

    忽然,她感觉苏墨的眼神向她望来,苏玉壶一颤,眼下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于是她身子一转,去了昆仑山的粥棚方向,然而如今她精神紧张,却不慎撞到了旁边人的身上。

    “你瞎了眼吗?”那人呵斥了两声,对苏玉壶怒目而视,苏玉壶吓得瑟瑟发抖。

    自从她沦落到了这个程度,反而愈发的胆小了。

    这时人群内有人问道:“对了,花夫人究竟是谁啊?”

    一旁的人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没有听说过,但肯定身份不凡。”

    “还有……那个……天空城太子妃又是何人?”

    “啧啧,天空城是了不得的地方,太子爷娶的那自然是母仪天下的女人,可惜我们没有见过啊。”

    “无双城的世子妃又是何人?”

    “不知道,以前我们没有听说过的,想必也是菩萨心肠的美人。”

    “神使夫人又是何人?神使大人不是不能成婚的吗?如今娶了夫人,还想要孩子,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啊!”

    “那位无情无欲的神使大人居然要娶妻生子,可见那神使夫人一定非常了得!”

    众人一边排队,一边忍不住八卦了一番,无不是对这些大人物的妻子很有兴趣。

    有个外乡人忽然道:“对了,那位东陵卫指挥使的夫人又是何人?”

    旁边的人立刻七嘴八舌的回答:“这个我们是知道的,指挥使夫人就是苏家五小姐,也是金虞堂的妖姬,他们夫妻二人就在那儿。”

    那人顺着众人的手势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穿戴一身白衣,脖领裹着狐裘的闻人奕,他正与妩媚妖娆的苏墨有说有笑着,二人宛若一对璧人。然而,当他们此刻听说这个绝色的美人就是指挥使闻人奕的夫人,此女乃是苏家的五小姐,就是这个苏家暂且免去了百姓的赋税,也是苏家赶走了散修,见状,众难民们则更是心情激动,心潮澎湃,感激涕零。

    当有人在领到粥后,便不断躬身感谢着苏墨。

    甚至于,有人跪下来磕了两个头。

    见状,苏玉壶咬了咬牙,觉着这个女人真是道貌岸然。

    一会儿只要她揭露了苏墨的真面目后,这些人不知会怎样的鄙夷苏墨。

    有人心中很不平静,暗自赞叹道:“啧啧,原来如此,那位舍粥济贫的绝色美人就是指挥使夫人啊!她果然是美艳不可方物,还有一颗女菩萨般的心肠,若要能够与她齐名的夫人们,比如天空城太子妃,比如无双城世子妃,比如神使夫人,还比如那位花夫人,一定也不是寻寻常常的女人。”

    说着说着,众人已经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揣测了起来。

    也不知道其他大人物的夫人们……又是怎样的美貌?

    苏玉壶蹙着眉头,心中越听越不是滋味,若是他们知道这些个女人其实就是一个女人的话,还会不会说出这种赞叹的话语。

    这时候苏玉壶看着苏墨的身影,眼中流露出杀意,忽然走到了前面,她深吸了一口气,尖声叫道:“诸位,其实那苏家五小姐根本就是一个无耻的女人,你们别被她给骗了。”

    众人一惊,不知道这个疯女人是从哪里来的。

    人群中的沐无痕看着这边,他的眸光明亮,知道苏玉壶这次要亮牌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苏墨的七个契约是要被世人知道了。这个苏墨一定会被世人诟病,出门也会被人唾面,不,那个女人以后只能去隐门,甚至连门也不敢出。

    苏墨早就发现这个女人隐藏在人群中,不过一个丧家之犬又有什么了得。

    有人问道:“她是何人?”

    苏玉壶大声叫道:“我是苏家二房的小姐,我叫苏玉壶,如今已经被苏墨逼成了这个样子。”

    她用尽气力的叫着,固然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但也要把对方踩在脚下。

    “苏家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小姐?”

    “诸位,这个苏墨居然把我的父母关押入了大牢,到现在还没有把人放出来,他们苏家大房已变成了一言堂,可怜我一个孕妇居然沦落到难民营里。我们都是苏家的人,苏墨居然夺走了苏家所有的资产,做出卑鄙无耻的事情,我要说人在做天在看,家族里的人怎会放过你?”

    周围的人看着苏玉壶,指指点点着。

    苏墨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却是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带着妖艳的气质,却是淡然的说道:“诸位稍安勿躁,这位的确是我的妹妹,我没想到妹妹从家族里跑出去后居然来到了这里?我这个妹妹其实是个疯子,让诸位见笑了,来人啊!把她关起来,免得随意咬人。”

    苏玉壶脸色一变,她本还准备与苏墨来一次口舌相争,她甚至在沐无痕那里学了很多经史子集上的内容,全部都是如何痛斥不守妇道妇德的内容,没想到对方一句话就把她打入了死地。

    却听一声闷响,架住她的士兵居然出了阴招,一拳顶在她的胃上。

    苏玉壶顿时痛得脸色发白,吐出一口酸水,只觉着胃里翻江倒海,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苏墨妩媚一笑,轻“嗤”了一声,她可没有那么好的兴致,与一个卑鄙的女人当众理论。

    此地是苏墨的地盘,苏玉壶已经不是本镇的第一夫人。

    所以,当然要按照她苏墨的规矩走。

    沐无痕不禁怔怔的看着苏墨,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他以为这件事情至少要大肆的闹个一番,看来他还是不懂得这个女人的性子,这女人似乎有着很多不同的面具,有的面具温柔,有的面具清冷,有的面具妩媚,有的面具傲然,有的面具睿智,当然这一刻的苏墨却是无耻卑鄙中带着勾魂夺魄的妖娆。

    看来,她,就是天生的妖孽。

    很美,美的让他心动。

    但是再美也不是他沐无痕的女人。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根本不是。

    他扶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颤声道:“等等,这个女人确实无耻,我可以证明。”

    沐无痕一脸的义正言辞,至于那个苏玉壶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如今他要告诉世人这个苏墨的七个契约,她与七个男人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她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知廉耻,寡廉鲜耻,非常之伤风败俗,有违道德底线,为世道伦理纲常所不容,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沉竹笼。

    而且这件事情曝光之后,固然以后苏墨可以去隐门,但是苏家还是要在此地的,苏家要活人就先要顾及脸面,毕竟家族里出了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苏家也会把此女从族谱中清除出去。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遇到匪贼,你可以用兵力战胜对方,遇到贵族,你可用圣人的言论来扯大旗。

    当初他是隐门弟子的时候,他为了诸多利益,愿意成为第七个契约者。

    隐门毕竟是个放得开的地方,只有隐门才有特别的记载,才有这个世道不曾见过的东西,不曾听闻的理论,但那种地方依然会对七个契约有褒有贬。

    如今,他已经沦落到这个程度,当然要把契约的事情公布于众,让天下人来鄙夷之。

    他相信苏墨之所以不敢把七个契约的事情说出来,一定是心里有鬼。

    她为苏家做了这么多,一定惧怕苏家被世人唾弃,被世人鄙夷。

    想到这里,沐无痕愈发站的笔直。

    苏墨眯了眯眸子,这个沐无痕居然也出来了,这些人想要群魔乱舞不成?

    “等等,证明什么?”另一厢花爷唇边带着慵懒的笑意,仿佛特意从帐篷内走出为众人解惑。

    从他一露面,周围人的眼睛都直了,没想到花爷是这样一位绝色妖娆的美男子,而他修长的手指尖捏着红色可人的苹果,轻轻地啃着苹果道:“人怕出名猪怕壮,一个人有点名声就会有人在背后捅黑刀子,诸位别多想了,一个流浪汉的话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罢了,以为吐个两口口水就能淹死人不成?却忘了自己吃了人家几天的粥,真是人不要脸鬼都怕!对了……爷的夫人其实也在这里,一会儿你们可以看一看。”

    众人连忙笑道:“是的,花爷的夫人我们一定要见。”

    苏墨轻轻一笑,知道这些男人肯定不会让她吃亏。

    沐无痕看到了花惜容,顿时脸色一变,他的一条腿就是被这个男人打断的。

    随后姬白披着黑色的披风,也从帐篷内走了出来,云淡风轻地道:“还有本人的夫人其实也在此地,你们可有兴趣一见?”

    他那标志性的一头银白色长发早已揭示出他神使大人的身份,众人见状激动万分地道:“那太好了,神使夫人我们也要见一见的。”

    沐无痕蹙了蹙眉,觉着这个女人是不是与其他男人统一了口径?

    让他们另外假意寻个妻子,这实在是太无耻了。

    另一厢,虞染摇着扇儿,斜斜的挑起了眸子,轻笑道:“等等,要先介绍夫人也应该是我,毕竟,最先开仓放粮,最先舍粥济贫的可是本世子。”

    有人诧异道:“这位公子是谁?”

    周先生连忙道:“诸位,他就是金虞堂堂主,也就是无双城世子爷虞染。”

    众人吃了一惊,没想到金虞堂的堂主居然也就是无双城的世子爷,委实是令人出乎意料。

    “不错,虞世子是第一个放粮的,理应先来后到。”

    “那就让虞世子先介绍夫人。”

    “世子爷,您说吧!”

    虞染淡淡道:“好,这种事情当仁不让的,本世子一定给诸位一个惊喜。”

    此刻,众人笑了笑,觉着这些男人很有意思,看上去平易近人,居然争先恐后的把自家夫人介绍出来,其他众人也不想这次居然遇到了这种场面,难道在这种舍粥济贫的时日,大家都争着拼老婆不成?

    外面云影明媚如画,风吹清雅,柔和淡然,虞染斜斜的挑起了眸子,慢条斯理的展开了扇子,悠悠一笑道:“其实本世子的夫人大家都见过了,我的夫人与闻人奕的夫人根本就是同一个女人,她就是苏家五小姐——苏墨。”

    什么?他们没有听错吧!

    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在虞染口中说出来,更是让人觉着难以置信,当然每个人都惊呆了。

    就是沐无痕也呆住了,这个男人居然自己亲口承认。

    难道他们不怕世间人的白眼?不怕天下人的嗤笑?

    虞染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场面,他轻轻扬了扬嘴唇,笑得如沐春风。

    虞染根本就不在意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他只知道苏墨或多或少会有些顾忌,那个姑娘是个好姑娘,毕竟纯阴之身的事情就是无双城内也没有记载,只有魔界才有相关的资料,就是他的父亲也很难接受这种现实。但是他身为她的男人自然要表现得落落大方,一定要站在女人的前面来承受世人的白眼,而且要坦然受之,甘之如饴。

    但见苏墨按揉着眉心,抬眸瞪了瞪虞染。

    她本欲低调的离开此地,却不想这些男人还是把此事曝光了。

    不过这时候她的心情很复杂,也有一些说不出的释然与感动。

    而虞染的口才极佳,在离开此地,飞升之前他根本就懒得保持低调,更想让世人知道他无双城的世子爷已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索性侃侃而谈,随意地把七个契约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众人瞠目结舌,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也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众人都知道七个契约的事情,知道了苏墨与七个契约者之间的来龙去脉,听说了妖界,听说了魔界,听到了如此罕见的传奇故事,世人此刻都惊呆了。

    沐无痕的脸色都变绿了,他身子颤抖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恨的苏墨,居然会有这么痴情的契约者,这些男人居然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名声。

    苏玉壶在一旁被五花大绑着,她更是心中不忿。

    那个苏墨究竟何德何能?居然有七个契约,七个痴情的男人,她究竟凭什么?

    然而,当听说七个男子准备带着苏墨去天界时,苏玉壶与沐无痕都流泪了。

    一个自然是妒忌的,一个自然是失望的。

    苏玉壶晃动着身子,咬着嘴唇,妒忌的口中快要吐血。

    她目光涣散,眼神充血,整个人已经看上去有些不大对劲。

    当众人听说他们要去天界,方才回过神来,他们都是凡夫俗子,哪里会了解天界的事情呢。

    此刻,陌哥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径直站在中央道:“诸位,虞染公子刚才已经说过这些事情,我那妹妹是个身份特殊的,本来她不想告诉世人这件事情,她是个低调的性子,不过我觉着还是要说,她身旁有七个身份不寻常的男人,但是我们苏家并没什么因为这些契约变得了不起,而且妹妹很快就要和契约者们去天界,我们不会认为自己会有多少的好处,会有多么的了不得。

    相反,正是因为他们,散修才不会为非作歹。

    正是因为他们燕隆的阴谋诡计也没得逞,而我很感谢他们。

    因为我这个监察使其实也是苏墨给我带来的名声,我本来什么都不是,而且不久前我还是一个病秧子,我甚至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但我又好好的活了过来,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够面对,我妹妹的七个契约我觉着没什么,但如果有谁对此有微词,我第一个不饶他。”

    说到这里陌哥的目光冷冷看了看沐无痕,看了一眼苏玉壶。

    “这两个都是背信弃义的小人,他们两个男盗女娼,勾搭成奸,都不是好东西。”

    众人颔首,“人家是要去天界的,这些小人肯定是妒忌。”

    沐无痕咬了咬牙,没想到居然会这样。

    陌哥接着道:“大家都看到了,这些日子固然很苦,但是苏家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着,在这一刻我会面对自己要面临的事情,同时在下身为本地的官员,我苏家四郎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美好的希望。”

    说着,陌哥对着众人念出了他这些日子准备的政令。

    他要给众人分土地,分房子,免赋税,入户口,重建家园。

    而且告诉了众人此地位置的重要性,准备以后广纳难民流民,开垦荒地,接着扩充修葺城池;甚至于会在此地开设府衙,设立学园,接着在此地开设各种利国利民的商业铺子,让众人能在此地安居乐业。

    众难民们颔首,他们知道这是苏家的承诺。

    想来他们的苦日子也要到头了,真是苦尽甘来。

    陌哥说到这里,又顿了顿道:“还有……我妹妹的这些契约者也不是寻常的人物,苏家有幸能有这样的姑爷,而且前面他们一直很遵守人界的规矩,对付任何人出手都很温和,没有用任何惊天动地的法子来惊扰大家,修行人毕竟在世上都是少数,在哪里就遵守哪里的规矩,他们给世人立下了榜样,我陌哥第一个感谢他们。”

    甫一想到修行人不会干扰到寻常人的生活,众人当然更是高兴。

    看来以后散修匪类绝对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这个世道至少不会乱了。

    至于什么七个契约,世俗伦理固然重要,但是对方能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就比什么都强。

    当然苏家的五小姐根本就不是凡人啊!他们又如何用看待凡人的眼光来看待一个奇女子?

    此刻,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多谢苏家四少爷,多谢苏家五小姐,多谢苏家姑爷们,以后我们一定会留在这里安居乐业。”

    众人一拥而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苏家人真是有情有义啊,谢谢苏家四郎,谢谢苏家五小姐。”

    “真是好人啊,真是菩萨心肠。”

    此刻,苏墨看了一眼周围的契约者,又看了一眼众人,淡淡说道:“不用谢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已有七个契约,也有七个一直爱慕我的男人,从此以后,此地交给陌哥即可,我只想做个寻常的女人,那些所谓的大业,所谓的名垂千古,所谓的一切名誉,都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怎么能抵得过他们的一丝一毫的情意?”

    “墨儿。”七个男子站在了她的周围,目光饱含着深情。

    人群中,只有苏玉壶被挤得退后了两步,她这时知道自己已经大势已去,她觉着心中很痛苦,以往二房一直在妒忌着大房,如今旁人依然还是过得好好的,但是她却沦落到了这种阶下囚的地步。苏玉壶被捆绑着,却不断向后倒退中,但在人群中被人推来搡去,身子愈发的感觉到不舒服。

    忽然间,她的小腹中一阵抽痛。

    苏玉壶暗叫一声不好,腥红的热流从她腿上流了下来。

    与此同时,林苏氏忽然“哎呦”叫了一声,她扶着肚子,但见自己肚子疼了起来。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把她团团围住。

    “大姐,你怎样了?”陌哥问道。

    “好像,好像要生了。”林苏氏脸色煞白。

    “太好了,终于要生了。”苏墨语气中有些惊喜。

    但见其他男子表情也流露出期待之色,他们知道,只有这个外甥安全降生后,苏墨才能放心的离开这里。

    同时他们的性福生活也终于可以得到保障,从此不用再欲求不满。

    “子玉,大姐羊水破了,怎么办?”忽然苏墨眯起眸子问道。

    “无妨,我们的剑修会御剑把大姐带回去,产婆也一并带来。”姬白沉稳的回答。

    “子玉,麻烦你了。”苏墨对他颔首。

    “不麻烦。”姬白呼唤几个剑修前来。

    “等等,他的剑太细了,带着产妇不方便,还是让我来。”但见师缨从一侧走出,点开了乾坤袋,已经唤出了巨大的机关鸟。

    几个人扶着林苏氏,一起跳到了机关鸟上,机关鸟拍打着翅膀,向城内飞去,鼓起了一阵气流,同时下方众人却被惊得不断退后。

    “大家都稍安勿躁,接着舍粥,苏家现在有些喜事,诸位吃过饭别忘了给苏家大姐祈祷个两句。”夏枫笑眯眯地看着周围众人,他不愧是已经当了父亲的人物,已经独当一面,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了下来。

    人群中,苏玉壶捂着小腹,说不出话来,她远远看着苏墨,再次痛苦的流下了眼泪。

    她这一世什么都想要和苏墨争一争,她一直以为自己胜过苏墨很多,但是她这次彻底绝望了,没想到苏墨身份地位根本就无法撼动,而她与苏墨竟是云泥之别,而她的小腹疼痛极了,捂着肚子哭哭啼啼的流着眼泪,脑海里闪过各种奇怪的念头,一时间都涌入到了心头,俨然变成了一个疯子。

    她时而清醒,时而疯癫,捂着小腹,低低道:“苏墨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要当皇后,我要当皇后。”

    苏墨在空中回眸看了她一眼,冷冷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过她这个下场比起前世要好很多。”

    就在这一日,苏家两个女子都经历了一场人生的大事,一个生产了,一个流产了。

    但一个成为人母,一个却沦为了阶下囚。

    那个沐无痕,也被关押了起来,但在三日后,他在狱中轻生。

    ……

    苏府,小外甥正挥舞着双拳,面容像个猴子般皱巴巴的,身上裹着红色襁褓,哭的十分有气力,一看就是个健康的男孩子。

    容夙抱着小家伙,脸憋的通红,不知道为何,他很不喜欢爱哭的男孩子。

    “算了,我来抱一抱吧!本公子还是善于哄孩子的。”但见虞染鄙夷的看了容夙一眼,收起了扇子,接着把小家伙抱到了怀里,“来吧,小宝贝,虞染姨父可是最疼你的,给我笑一个。”怎知那小东西一嗓子哭的更厉害了,一众男子立刻“嘘”了一声,虞染不由得面容一红。

    “走开,还是让闻人姨父抱一抱。”闻人奕居然也破天荒的主动上前,苏墨知道他喜欢上了孩子。

    然而小家伙在闻人奕的怀中还是不给面子,皱着眉头,哭的凄凄切切。

    “让爷来看看,爷这么妖娆的男人,小家伙一定喜欢。”花惜容张开了双臂。

    然而花惜容、师缨、姬白、谢千夜抱着孩子都被拒之千里。

    几个大男人一脸无辜,尴尬的大眼瞪小眼地站着那儿。

    “这是怎么回事?他今儿见谁都哭。”双双探出头,好奇的问道。

    “大概这个小家伙知道各位都要走了,所以舍不得。”林苏氏表情有些不舍的轻叹了一声。

    “大姐,这一次我们真的要走了,你和陌哥他们要开开心心的。”苏墨在一旁安抚着林苏氏。

    “妹妹,你这么快就走,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啊!”林苏氏忍不住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

    “算了,大姐,人家是去天界的,你担心什么?”陌哥在一旁轻轻的咳了咳。

    “是啊,天界是个好地方,不过别忘了我们。”林苏氏深深的看着苏墨。

    “不会忘记的。”苏墨轻轻“嗯”了一声。

    “诸位,时候不早了,我们这就出发去天界了。”容夙此刻的心情却是极好。

    但林苏氏哭着鼻子,样子有些难看,与容夙欢喜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双双也不舍的拉着谢千夜的袖子,不时的擦了擦眼泪。

    当然,此刻苏家人的眼中都带清风朝露般的泪珠,陌哥固然嘴硬,眼中也是琉璃剔透的泪珠在滚动着,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泪水在朝阳中有种相似的温暖情意。

    苏墨咬了咬贝齿,道了一声珍重,还是离开了,此地终究不是她要停留的地方。

    这时候苏墨与契约者们静静地从城门中走了出去,本以为此番无人知道他们离开,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远望着临海码头处,竟有千万人站立在那儿。

    其中有苏家的士兵,还有百姓们都自发的站在那里,昆仑山的弟子也在内,穿着铠甲的东陵卫们,还有金虞堂的所有伶人们,甚至于还有天空城的弟子,大家都通通静静的守望着他们。

    于是,众人的心情再一次不平静了,这场面也太出乎意料。

    众人的目光望去,哪怕心坚如铁,此刻心中也有了一些感动。

    “容教官,好走。”众贵族士兵们恭恭敬敬的对着容夙行礼。

    “我走了,诸位保重。”容夙挥了挥手,长叹了一声,没想到离开时居然还会有人记挂着他。

    “花爷,您的银子留下来的太多了,感谢花爷您布施给我们这些银子,大恩大德来世变牛变马也要报答。”难民们低声的叫道,眼泪不停的留下来,此刻言语已无法表达出他们心中的感激之情。

    “咳咳,好说,好说。”花惜容咳了咳,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些银子不过是九牛一毛,他觉着自己只是出了一点力而已,很多的银子他都留在了苏家。

    “虞染公子,你的话本都是传世之作,我们金虞堂的人一定会发扬光大。”金虞堂的伶人们挥舞着彩绸与帕子。

    “那个,甚好,甚好,你们随便看着办吧。”虞染摸了摸面颊,有些羞赧。

    “师缨大人,您的机关术那么了得,放在这里足够保护我们了。”很多城门卫士们低低说道。

    “呃,好。”师缨温柔的一笑,没想到居然连自己也被感谢了。

    但见十里长街,护送一路,浩浩荡荡,终于到了码头。

    此番,几个人去妖界已打算坐着苏家打造的船只前去,但见众人精神振奋,面容含笑,身后有两只船舰,正是夏枫与周先生一路护送。

    不过,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夏枫与周先生也依依不舍的离开。

    突然,天空忽然发生了骤变,无双城的船舰出现在了空中。

    但见虞染的父母都站在船上默默的看着他,目送着他远去,这也是苏墨第一次看到了自己那位无双城的公公,没想到那位老人家居然和虞染长得有八分相似。

    “染染,你去了天界,记得要想念我们啊!”媛夫人擦了擦眼泪。

    平日里一向得意洋洋的虞染,这时候眼圈居然也红了,接着用袖子擦了擦泪水,却被众人在心中暗自狠狠的笑话了一番。

    “奕,你和虞染一起去天界,两兄弟要互相照应啊。”芳夫人也擦了擦泪水。

    “必不让母亲担忧。”闻人奕也行了一礼,眼眶泛红。

    终于,在几日后,大家才到了妖界的入口前。

    时隔半年,苏墨与七个契约者再一次来到了妖界,不过短短半年多的日子,妖界也有了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周围居然是春日的美景,令人流连忘返。

    苏墨一眼望去,以往大片的冰原中居然出现了浓浓的绿色,众人如踏青一般穿过此地的绿林,接着眼前又有了美丽的石头林。当众人径直穿过了石林后,前方道路又豁然开朗,一大片银白色的沙地上点缀着展翅的沙鸥,侧方花儿绽放出迷人的色彩,花地里星星点点的小野花开的格外迷人,有粉红色的、有紫色的,有白色的,空气中飘着清新的花香,一路走来,让人心情生出几分惬意来。

    这时候但见师缨从手中拿出了罗盘,还有一张地图。

    地图上妖界的山川河流都绘制在内,真是事无巨细,正是苏墨从魔界寻来的地图,而且上面红色的字体标注的非常仔细,同时众人在其中看到了一个特别的标记,正是妖界通道的位置所在,大家目前就要向着那个方向前去。

    “阿缨,妖界的变化居然也这么大?”苏墨低低问道。

    师缨勾起嘴唇,淡淡一笑,“是啊!我们曾经在岩洞内看到过一些壁画,就是说妖界繁衍的很快。”

    “对了,这次不会又遇到什么异兽吧?”苏墨妩媚一笑,故意眨了眨眸子问道。

    “不会,墨儿,你看前面。”容夙凑到她面前,伸手指了指前面。

    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众姿态如人般的妖类,个个四肢站立着,面容也与人一般无二,却是不会说话。

    “啧啧,以前我们来到这里好像没有看到这些。”苏墨诧异的说道。

    “这是妖族的进化,眼下那妖族又在进化了。”容夙很淡然的说着。

    “不过,他们好像很怕我们的样子。”花惜容理了理青丝,笑容妩媚,风姿飒然。

    “他们当然会怕了,因为我们这里有个大妖。”虞染摇着扇子垫后。

    “大妖?是何人?”苏墨睫毛轻抬,表示不解。

    “当然是你的夫君闻人奕了。”虞染用扇子掩唇轻笑了一声。

    “我才不是大妖。”闻人奕郁闷的说道。

    “阁下与姬白都是身份不同的,一个是仙族的血统,一个是妖族的血统,尤其你的妖族血统在妖界当然是大妖,在这里自然很高贵。”谢千夜面无表情的说着。

    “好了,别说了,前面似乎就是通道,大家有没有做好准备?”姬白冷冷地看向众人。

    苏墨脚步一停,目光一扫,眼前的七个男人如今已有四个都是化神期,三个是元婴期。

    “墨儿,我们八个人一起进入通道传送阵内。不过你要在中央。”师缨温柔的说道。

    苏墨微微颔首,看着前面阵法似乎颇有危险的感觉,而七个男子居然手拉着手,把苏墨保护在其中,八人顺着天界的通道而上,周围雾气朦胧,苏墨甚至有种扶摇直上的感觉。

    众人觉着自己像是陀螺,如被无形的鞭子抽着,旋转而起。

    这一刻,苏墨好像看到了幻觉,在这妖界的通道内看到了太多太多,仿佛一弹指,一刹那。

    她看到了百年后的情形,看到了双双也与陌哥也生下了自己的孩子,陌哥开始修行。

    后来陌哥也达到了凝脉期,与双双去了天空城。

    渐渐的,周围的景象已经变得模糊,苏墨看着周围的男子,有些头疼的感觉。若非这些男人把她护着其中,她一定很难离开这个地方。

    别了,她的前世。

    ------题外话------

    一章最多五万字,再写就超了,本来还想来点仙界的内容,看来还是去番外卷写吧,接下来是番外,如无意外,每天一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