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终章

作者:风雨一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南离只是不语,过了许久方才轻声笑道:“可是我还想负隅顽抗一下。”仿佛他密谋策划那么久,杀了那么多人,都只是漫长生命中一个用来消遣的小游戏罢了。束手就擒的下场似乎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就像是站在戏台上表扬的戏子,使尽手段,百般卖弄,为的便是让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而如今,不到完美谢幕,他是不会罢休的。

    “你没机会了。”一个低沉冷峭的男声在司南离背后响起。敖恒负手立在黑龙之上,魔气滔天,他长发猎猎而舞,白袍翻飞,与百里肖似的面容同样冷峻,却又透着些许诡异的色彩。

    司南离转头,看着敖恒,眼中流露出一抹异样的神采:“想不到最终还是你成了魔。”

    “不要再拖延时间了。”

    敖恒朝百里比了个眼色,百里骨杖一扫,将拦在面前的红莲业火一统扫灭,随即飞身上前挡在司南离的面前,另一头敖恒从后方包抄,两个人一前一后,恰恰将司南离的来去之路阻断。

    司南离却是不慌不慢,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敖恒,意有所指地说道:“你就这么甘心一直成为他的替身?”说话间,目光很自然地落在百里身上。

    敖恒闻言撇头,面无表情地扫了百里一眼,目光有点冷,要说恨又有点牵强。至少,百里搜肠刮肚了一番,勉强回忆起前世魔君看太阿那眼神,感觉如今敖恒的眼神已经称得上是友善了。想来,前世的事再怎么令他耿耿于怀触目惊心,归根究底还是隔了一世,虽然透过记忆在看过去,明知道那是自己,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也许是没有亲身经历,所以始终带着一种疏离感去看待这一切。

    其实不仅敖恒如此,即便是连百里自己也是一样。

    他虽同时拥有魔君和太阿的双重记忆,却从来懒得看、懒得回想,这些过去和现在的他又有何关联?他没有太阿那样身先士卒的勇气,亦没有魔君的野心,他是百里青铘,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出于善意,百里还是提醒了敖恒一句:“小心,他在蛊惑你。”

    敖恒瞥了他一眼,转过头,冷淡道:“我知道。”

    恩,那就不用废话了。

    百里右手一翻,骨杖脱手而出,赫然化作一道流星贯穿天际,直直朝那通天神木逼去。在临近神木百丈方圆之处的地方忽然钻出数以万计的根须,它们狂肆乱舞着朝百里挥打而来,竭尽全力地保护着神木。百里身形忽滞,随即抬手结印,只见他周身被一蓬青色的雾光所笼罩,随即——

    明暗交错的半爿天际蓦地透亮如明镜,如水的波纹从中扩散开来,同时,一股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威压直逼而下,众人惊而抬头,赫然看见天幕中倒映出一只青色麒麟的侧影,它通身碧光恍若长剑斜刺下来,驱散掉笼罩在灵雾山头的阴霾,而百里负手立于云巅,狂风猎猎鼓起他的袍袖,衬得他丰神俊朗,衣袂翩然,深邃的眼中似囊括天地万象。他就好似下凡渡世的谪仙,骑着那麒麟便欲乘风归去。

    轰隆隆雷声作响,瓢泼大雨一股脑抖落下来,顷刻间便将灵雾山遍地的地火所浇灭。疲于奔命的众人得以片刻喘息,一方面,灵雾山外的结界已快被殷雄带来的天兵所攻破,原本险象环生走投无路的死局居然在顷刻间逆转,看到一线生机的他们连斩杀魔族余孽的力气都大了几分,不需片刻,灵雾山山脚便被众人齐心协力扫荡了个干净。

    这时,青麒麟已将通天神木四周的阻碍扫荡干净。

    百里于半空中搜寻狸仲炎告诉他的地点,准备将神木再次封印,他已经知道司南离的原身就是神木,一旦神木被封印,他自然也就会束手就擒。

    司南离察觉到百里的意图,正想抽身去追,奈何方圆百丈都被魔龙那庞大的身躯所笼罩,汹汹魔炎自四面八方喷射而来,他蹙眉,目光阴鸷地紧盯着敖恒不放:“你——”脖颈的红玉蓦地光芒大盛,同时地面竟涌起千万条烈红炎浪,近乎浩瀚的妖气将天地分隔两端,一时间飞沙走石,炎浪当空汇聚成了一头墨红色的火凤,嘶鸣一声,凌空而下,径直朝魔龙的腹部冲去。

    “噗——”敖恒的元神在那一瞬间受到强烈的冲撞,他口中喷射出一道血箭,仰头对百里喊道:“快!!”魔龙庞大的身躯将司南离和通天神木隔开,由此受到了火凤接踵而至的撞击,那力量直逼肺腑,蛮横之至,司南离冷冷地望着他,声音轻如蚊蝇,却如尖锐的刺般扎入他耳中。

    “你会后悔背叛我们之间的盟约。”

    敖恒侧身回望,见百里的身影已然没入那葳蕤树荫之中,他定了定心,转头冷笑道:“要我信守盟约?你连自己究竟想做什么、该做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何立场要我来遵守信用?”

    他低沉的声线中透着几分萧索,似是饱含对面前这一切的疏离和厌烦:“我至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而你呢?将这世上搞得天翻地覆后,恐怕没几天,又会觉得无聊了罢。然后,你将一次又一次重复着之间做过的事,却始终游离于世,既没有对生的敬畏,也无对死的恐惧,享受着漫长而近乎折磨的生命,一遍又一遍,直到江海逆流,万物枯荣的那一天。”他顿了顿,扬起眉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想想,还真是无聊。”

    火凤于半空中一滞,司南离站在那里,眼神空茫,敖恒的话似乎对他起了作用。

    他喃喃低语道:“不生不灭的滋味太难捱了……”

    然敖恒却看准这个时刻,奋力一击。

    ——火凤吃痛,长嘶一声,火红的身躯与魔龙搅和在了一切,空中迸发出一蓬刺目耀眼的黑红光芒,一时间,众人只觉目不能视物,更被那强大的威压压得抬不起头来。

    敖恒的眼鼻口耳纷纷泉涌出鲜血,隔着撞击引发的光波,他看不清司南离究竟如何,只猜到他此时应该也不好过。

    “就是现在!”

    他心念电转,与远隔万里的百里一瞬相通。百里寻到狸仲炎交代的地点,从两指并拢,自额心抽出一把金色的剑丸,那便是他方才从白姬身上取回的神剑梵天。

    梵天一出,天地俱震。连远在神山结界外的天兵也似感受到了这股萧萧剑意,神情肃然一凛,殷雄骑在飞马之上,长剑高举,大声喝道:“一鼓作气,冲!”

    天兵呐喊着,千万铁骑奔涌而至,如滚滚惊雷,顷刻间击溃灵雾山最后一条防线。

    同时,百里高举梵天,一时间飞沙走石,地面深处似涌起千万条雪白剑气,萧萧肃杀。长剑倏然分作四条剑影,挟势如破竹之势分别扎入神树东西南北四角,入地千尺,一下触动天狸族仙人埋在地下的阵眼,封印就此开启。

    一直目不转睛直盯战况的白姬看见火凤发出一声哀恸的哀鸣,随即庞大的身躯自高空直直坠落,化作点点飞窜的火星,然后消失在天际。

    “真无趣。”司南离的四肢被封印物化而产生的白色灵力循环往复层层缠住,他望着敖恒,视线又像是通过他凝视住了不远处的百里,轻启唇,唇红如血。

    他低叹:“这次又要睡多久呢?”声音越来越低,随即变作一道绿光被封印强压在了地底。

    ——这是,结束了!?

    白姬坐在地上出神,直至百里走到她面前,将她一把拖起,她才恍然问道:“都结束了?”

    “恩。”

    不仅是她,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问道:这一切真的结束了么?

    百里眼波带笑,轻揉了一下她的发旋,将她身子往怀里揽了揽,才继续道:“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司南离不可能再醒过来了,即便是他提前醒了,也逃不出这封印。”

    听到他的保证,白姬这才相信司南离真的已经被制服了,她如同脱了力般靠在百里身上,低声道:“经这一遭,得折多少年的寿命啊……”

    “不怕,我带你回去颐养天年。”

    “哎!?去哪儿?”

    “天大地大,何处不能为家。”百里低头看她:“若是你累了,我们便先回浮山休整一下,再作打算。”

    白姬思忖片刻,抬头冲他笑:“有个地方,我一直想去见识,只怕你不同意。”

    百里抬眉,细长的眼眸中泛出一丝惊讶:“哪里?”

    “归墟。”

    一直以来,她都很好奇,归墟,那片百里成长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呢?白姬观察他的脸色,感觉百里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她好奇问:“你是不是不想回去?”

    百里揉了揉眉心:“倒并不是,只是那里寸草不生,一片荒芜,我怕你去了会不习惯。毕竟我也有许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白姬忖了忖,忽然道:“没有关系,寸草不生不要紧,没有树可以植,没有花可以种,没有地方住我们可以自己造。”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哪怕一无所有,至少心是满足的。

    “好,”她的话打消了百里最后一丝迟疑,他拦住白姬的腰,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反倒是白姬愣了一愣:“现在?我是说等一切结束以后——”百里打断她:“现在不就是都结束了么?还是阿浔你其实不愿和我回老家?”他眉头微蹙,目光闪烁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直接击中白姬内心顶顶柔软的地方。

    她想,去就去吧,跟百里在一起,哪怕是天涯海角,也是心甘情愿呐。

    百里目的得逞,笑吟吟地从天边招来一朵五色祥云,携着白姬纵身一跃。盘旋在半空中的黑龙似有所感应,转头望了过来,敖恒立在龙头,大战之后,他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衣襟上沾了血,周身涤荡在肃杀的余韵中尚未消散。

    白姬的视线与他的在半空中短暂的交错,想来也算旧识,她正欲和敖恒打个招呼,不料他却先移开了眼睛,那双深绿的双眸倒映着天边的金光,像是翡翠,既纯透,也幽深不见底。

    百里凑近揽住她肩膀,同时在她不经意间,朝敖恒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白姬并未留意他这近乎幼稚的护食行为,转头和山河君他们挥手道别。

    敖恒冷哼一声,转过头再也不看他们。

    百里目的达成,笑吟吟地问白姬:“走吧?”

    白姬回身亦对他灿烂地笑,大声应道:“恩!”彩云乘着二人化作一道光倏然遁入天际没了踪影。

    ——后来,白姬听说狸仲炎成了天狸族有史以来第一个出山的族长,当然,反对他的长老们早在那场大战中殒命,现在他是老大,想干什么自然没有人敢阻拦。他收回了沦落凡间的一魂二魄,与阿荣破镜重圆,在锦都过了把皇帝瘾。听说他上位第一天,便冷着脸子将后宫那三千佳丽全都驱逐了出去,乐得阿荣抱着沐炎笑得合不拢嘴。

    ——再后来,白姬又从途径归墟的魔物口中听到有关敖恒近来的消息,听说灵雾山一战后,他与天帝立下契约,有生之年率领众魔族退居魔界,不再来犯,由此,天、魔二界算是短暂达成了和平协议。

    至于,她和百里么?

    嗯,挺好的。

    床上,白姬从百里的桎梏下勉勉强强伸出一只手臂,艰难地将扣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掰开,然后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到窗边。

    晨曦的光一点点铺设在绿草葳蕤的小径,小径的尽头是一片雪白的花海,微风拂过,花枝摇曳间发出簌簌声响,好像窃窃私语。

    背后传来脚步声,白姬腰上一紧,随即感觉一具滚烫的身子欺了上来,百里抱住她圆润的双肩,他眼帘半垂,正是将醒未醒,脸贴在她鬓边亲昵地蹭来蹭去。

    白姬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脸色先是一苦,随即无奈地笑。

    ——大家看,一夜七次根本不是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这里真的完结了,感谢大家这半年的陪伴,写文的道路千千万万,我的文笔和风格都不是最好的,但是大家选择将这本文看到最后,就是对我的肯定,谢谢大家,咱们不说债见,新文《逆袭吧!阎罗王》已经开了,如果还想继续包养风雨的话,请移步那里=3=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