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4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几十年过去,青萝藤分身早就被任冉炼化入本体,根本不需要切换,她随时就能感受到一切来自外界的善意与恶意。

    “但总是这同一个招数,这很烦啊,域外天魔就不能有点儿新鲜的创意吗!”

    任冉嘀咕着抱怨,根本不用猜,用膝盖想都知道大阵又被不怀好意的人给控制住了。

    任冉也来不及提醒琅琊帝君,唤了一声:“鸟妈!”

    鸟妈即刻会意,化身为鸟,并着意控制好自己的体积,背着任冉一个瞬闪就出现在了大阵控制室中,挥手之间,制服了控制室中的人。

    洞虚压制化神,完全没有压力。

    此刻控制室中并非一人,而是两人,严格地说是一人一妖。

    人族任冉还算熟悉,是皇叔晟佑,此刻他的状况实不能算太好,大约是被暗算了吧,总之被绑成了一个粽子,比之此刻的黑山老怪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美观上更是差了一百倍也不止,尤其是他因为忧心广林界,愤恨妖族的毒手,几乎目呲俱裂,直到看见任冉将那个妖族控制住了,才放下了心,几欲瞪出眼眶的眼珠子也回到了原处。

    暗算晟佑的妖任冉竟然也见过,她不由微微一怔,倒也明白了其中因果。

    此妖不是别人,乃是她有过一面之缘的红月城主。自然,当时情况特殊,她通过凤凰真眼见过他,他却没有亲眼见到过她。

    红月城主已然七阶,这不奇怪,战事总是促使大家的修为飞速增长。红月城主会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此刻人、妖两族相互扶携,广林界有难,上林界支援,也是应有之义,而作为黑山老怪曾经的部下,眼见旧主危急,意欲铤而走险,更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明知旧主是魔,仍有此举,只怕此妖对于黑山老怪的心思并不单纯,昔日的追杀也未必就是单纯的表态了。

    任冉看向红月城主,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是憎恨他好,还是怜悯他好,又其实,她是没有资格表达任何爱憎的,情字一字,自古时起就害人不浅,谁也不能苛求,从这一点上讲,域外天魔大概算是成功的。

    红月城主自己也自我嘲弄道:“明知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大约我也是入魔了。”

    “城中万千性命,可能就在我这一念之差中灰飞烟灭,孰轻孰重,我心中自然知晓,可我还是那样做了,除却身不由己,连我自己都找不到别的解释。但真要发生了那样的事,事后我必然会以死谢罪,酬这一城的生灵。”

    红月城主努力地剖析着自己,又或者仅仅是为自己辩白。

    晟佑眼神轻蔑,只苦于说不出话来,无法表达出他的意思,任冉却是读懂了,大概就是:你这一条贱命,能酬满城生灵?既是爱已成魔,那就自己陪她去死好了,你有什么权利让这整个都城的修士为你的魔障陪葬!

    ——哪怕他早就有了舍身成仁的觉悟,在发现自己能活,又因为另一个人的举措而不得活的话,心中还是会愤恨不已,尤其是自己身后还有一整个群体的时候,是何等的理直气壮!

    任冉不愿去想坚持心中所爱和万千性命相比哪个更重要,只知道,自己肯定是无法背负起这千万条性命的,别人没有义务为你的爱情买单。

    这种不愿别人负我,自己也不愿负别人的品质简直太好了!

    任冉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一手拖着晟佑,一手拖着红月城主,几个大步,走出了控制室。

    彼时,莬与黑山老怪的战斗已然结束,一众魔族也已不见踪影,莬领着给他掠阵的任歌悠悠然地站在大阵之外,任冉讷讷地看着他,心中有一万个对不起,问出口的却是:“黑山老怪呢?”

    “打跑了。”

    莬轻轻松松地回答:“昔日她留我一口气,今天我投桃报李,也留她一口气。”

    真的不是舍不得么?

    任冉默默看他,没有把那句话问出口。

    莬只觉得毛骨悚然:“你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

    那么不合时宜的话任冉当然不会问出来,任冉拿另一个问题来塞责:“我们算是群殴了她么?”

    “还说,”

    莬鄙视地看她:“打到一半突然就跑了,这算哪门子的群殴。”

    “我这是去解决后顾之忧好么!”

    任冉争辩。

    琅琊帝君这时候已经指派人将护城大阵关闭了,也走到任冉的身边来,邀请莬说:“不知晟绯能否有幸邀请妖王殿下进宫中一叙?”

    任冉尚未来得及开口给他们介绍彼此,莬已经摇头,断然拒绝:“叙不成的,你们这一界的火我是救了,东天界的火还烧着呢?”

    任冉一愣:“你是特地为救火来的?”

    “那是自然,你是我义妹,你的事我不帮你惦记着,谁帮你惦记着?”

    莬大言不惭,又摸下巴阴笑:“好在我来了,不然还不知道此间的魔头就是她,得此报仇的机会,一饮一啄,也算天定!”

    任冉惨不忍睹地一捂眼,一时间有些怀疑,那些相爱相杀是不是自己脑补太多了,其实他们只有相杀没有相爱——实在是莬此刻那个笑容太贱了!

    任冉又问:“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火要救的?”

    莬一挑腰间系着的两根丝带:“喏,琅琊玉圭,琅琊玉音,还是你家出产的。”

    好吧,这个修仙世界早已不再是那个信息流通极其不便的时代了。

    琅琊帝君心中傲然,联通整个修仙界什么的,琅琊阁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只是她心中还有些纳闷,不知自家女儿何时有了这么一个义兄,可惜对方是妖王,一个不知道老她多少的老妖怪,否则她又要母爱大发,只当自己又多了一个儿子。

    爱屋及乌这一点,她一直做地很好。

    但不管如何,女儿的义兄那就算自己人,琅琊帝君满意地瞄了瞄莬,看他跟任冉聊得正热闹,也不再打扰他们,对着任歌和鸟妈一使眼色,自去一边说话去了,顺便还把任冉手里拎着的那两个人拎到了自己手上来,这种事还需她来处理。

    至于原本的守城修士,此刻战事已毕,也各自归去了。

    身边再没有旁人,任冉终于将那个“对不起”憋了出来。

    莬笑笑:“什么时候想通的?”

    “醒了之后就想通了。”

    任冉老老实实地交代。

    “悟性还可以嘛。”

    莬遗憾地摸下巴:“原本还想趁机教训你一顿呢,现在居然没了机会。”

    “你还好意思说!”

    任冉被他说怒了:“知道我脑子笨,领悟力差,还这么试我,万一……”

    任冉说不下去了,还好没出现那个万一,终于让她又见到了他。

    莬心虚地捏了捏鼻子:“我也是想让你印象深刻一些,关键时刻,也许就是你最没想到的那个人会捅你一刀。”

    任冉抽了抽鼻子:“我只知道,会捅我一刀的人里绝不会有你。”

    莬欣慰地刮了刮她的鼻子:“这算是彻底接受我了?”

    “嗯。”

    任冉鼻音浓重又不好意思地哼了一声。

    莬也跟着哼哼:“我就知道,不给你下猛药,心里总会给我留条沟在那里……”

    眼见任冉有恼羞成怒的意思,他忙转移话题:“我们这就去东天界吧,再解决完那边的事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回凤凰圣界潜修了,我也可以回去将从黑山老怪身上榨出来的这些灵力慢慢消化了。”

    任冉顿时认真起来:“东天界的情况也是这般吗?”

    “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暂时有个人在那里扛着,倒也不算多危急。”

    莬实事求是地说。

    任冉奇道:“谁?”

    如果那边也是十阶的魔王的话,东天界应该不会有那样的人才来支撑才是。

    莬简短地吐出了两个字:“天一。”

    接着又补充说:“不过他撑不了太久的,境界压制是道过不去的坎。”

    “那我们这就走吧!”

    任冉果断道,再不肯延宕哪怕一丁点的时间。

    等到了琅琊帝君面前告别,任冉又觉得异常不舍,才刚刚见面就要离开,她甚至没来得及好好跟她说两句话。

    倒是琅琊帝君干脆利落,她一摸任冉的头:“我稍后就去找你们?”

    “啊?”

    任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琅琊帝君掐了掐她的脸蛋:“这广林界的帝君我又不是要做一辈子,早就物色好继位的人选啦,如今危机已除,我正好趁势退位,只等办好交接的事就可以去东天界找你们。”

    “嗯!”

    任冉开心地点头。

    正说着,半空中多了一个碧绿的界球,不等任冉凝神细看里面是什么,界球“啪”的一声溃灭了,露出一个扎了包子头的绿衣小姑娘来,惊奇地向他们眨眼间:“怎么,坏蛋已经被打跑了,我来迟了吗?”

    语声娇嫩,依稀熟悉,任冉脱口而出:“白露!”

    “是啊,我来保护你啦!”

    白露欢快地对着任冉冲了下来,搂定她的脖子不放手。

    在任冉的胸前蹭了蹭,她有些不满意道:“我才刚刚洞虚,居然你也洞虚了,不过不管啦,我防御比你厉害,还是我保护你。不过不是说广林界危急的吗,我巴巴的跑过来怎么半个魔族都没看到,是不是被你们打跑了?”

    “还有别的魔族可打,我们现在要去东天界,你去不去?”

    任冉笑眯眯地诱拐她。

    白露骄傲地一挑下巴:“自然去的,不去我怎么保护你。”

    任冉再次与琅琊帝君挥手作别,与任歌鸟妈一起,马不停蹄地又赶往东天界,同行的还有刚刚加入的莬和白露。

    此行没有离朱的凤凰真界加持,速度慢了不少,好在现在传送阵布设得比较普及了,又有莬的破界丹相助,在场又都是达到洞虚境界,可以破碎虚空的存在,紧赶慢赶之下,不日,他们终于到了东天界。

    不得不说,莬挑的破界点简直好极了,直接就把他们送到了梦魇的面前。

    梦界之中,梦魇懒懒地跟他们打招呼:“又来了几个送死的。”

    任冉:“……”

    好吧,做为敌对方,这样打招呼才是正常的。

    任冉也顾不得跟他扯皮,放目四看,两军对垒,森严整齐,蓄势待发!

    魔族那边的她自然一个都不识得,人类修士这边由一个手持巨剑的大乘期汉子领头,目测这位就是天一大能。

    再看后面,任冉顿时有些儿瞠目结舌。

    洞虚领队,化神相随,元婴汹涌,结丹成阵,几十年不见,东天界日新月异,竟就到了元婴遍地走,化神多如狗的地步。

    以天寰宗和天剑宗为例,昔日的化神尽成洞虚,昔日的元婴基本也都成了化神,战争百年对大家磨砺效果比和平千年还要好,战火与战血中成长起来的大家韧劲无比。

    出乎任冉意料的是,傅石犹停留在化神期,只是与他比肩的素素也是化神期。

    旧时傅石无需他们搭救就能逃回,又及他跟任颖损失的只是自身七分之一的血肉,而非丢掉性命,现在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任冉心中很是替他高兴,最让她高兴的是,他们这一对的存在,他们这一对显然已经为大家所承认了的存在,让她看到了希望。

    魔族与人类,未必无法成双,端看自己的选择罢了。

    队伍中还有一些妖族,任冉并未见过,但不出意外就是澜月界的妖修。

    能让宿敌联手,魔族之势,当真不可小觑!

    “虽然广林界小胜,东天界我们也赶上了,但人族和妖族的九千界要成为人族、妖族和魔族共同掌握的九千界,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莬有些遗憾地对任冉说。

    任冉毫不犹豫地接道:“无论如何,东天界要在我们自己的掌握之中!”

    “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梦魇赞同道。

    白露唾了一口:“谁跟你我们。”

    “我的意思是,”

    梦魇不以为杵地笑笑:“我也正准备让东天界完全落入自己的掌握之中,你们都送上门来,正好让我一网打尽,免去后顾之忧。”

    “这厮是吃疯了还是吓傻了?”

    白露惊道。

    “试试就知道了。”

    梦魇懒懒地一挥手,一个女子娇笑一声,从他的梦界中闪身而出,率领群魔,汹涌而上,天一大能大喝一声,一挥巨剑,人、妖两族的修士一声呐喊,振奋精神迎了上去。

    “别看别人了,到我们了。”

    莬拿扇子敲任冉的头。

    对面的梦魇已经准备好,迷梦一样的梦界无声无息地对着他们撞了过来。

    莬牙疼地抽了口气:“怪不得这厮说大话,这阵势他已经不止渡劫,近乎飞仙境界了啊。”

    所谓飞仙,远超出人间的十阶,而达到了十一阶,任冉撇了撇嘴:“压等级不飞升什么的最讨厌了,我们换个地方打吧。”

    一声招呼之下,众人眼前一花,已经置身于凰灵空间之中,包括梦魇。

    境界再次提升之后,要将人送进凰灵之地,她已经不必亲身接触了。

    “很美的凰灵之地。”

    山河壮丽,仙气飘飘,如今的空间比之仙界也差不多少。

    梦魇可惜地扫了一圈:“可惜就要毁于一旦了。”

    “那是因为你没看到它的凶险。”

    任冉笑眯眯道。

    她敢把他带进空间里来,自然是因为有着十足的把握。

    又或者说,她只剩下这最后一个放手一搏的手段。

    近乎飞仙的存在,已经值得她掀开最后的底牌!

    山主土,林主木,矿主金,洋主水,熔主火。

    气象万千主风雷,广袤无垠是空间,继往开来主乾坤。

    这是凰灵之地,这却不是普通的孕养凤凰幼崽的凰灵之地,而是一个天然的杀阵!

    任冉举手投足之间,天地为她所影响,一个巨大的八卦虚影缓缓浮现出来。

    莬相当自觉,一人包揽了土木两个方向,冥土、息壤簇拥着通天藤通天而起,莬就站在通天藤之上。

    白露看了一圈,奔向水位。

    灵泉脉脉,阳水温馨,白露显出巨大的真身出来,双足横跨,脚踏两处。

    鸟妈翩然一跃,站在了雷位之上,而雷位之旁正是空间。

    正好这两种属性都是任冉未曾收集到过的,他的天赋,正好补足这一残缺。

    任歌站定金位,阴极生阳,阳极生阴,黑金双色阴阳小剑,缓缓旋转。

    剩下一个火位,一个时间之位却是相距甚远。

    梦魇摇摇头:“大阵天成,可惜还是缺了一个眼无人可填。”

    这时山顶的茅屋里走出齐白来:“谁说少了一个人?”

    任冉笑道:“齐师兄,你突破了啊。”

    “嗯,多谢你的悟虚丹,现在就缺你上位了!”

    说着他纵身跃上火位,炎火、冥火冲天而起,内里一袭白衣,洒然出尘。

    “来了。”

    任冉静静地站到了时间主位之上。

    梦魇敲了敲手指:“五洞虚,一渡劫,就算加上阵法之威,还是有些不够看。”

    “马上就让你知道够看不够看。”

    任冉清脆地打了个响指,一上来就是时间静止,同时金木水火土雷电齐出,由莬主导,被空间之力凝成极细的一股,在梦魇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刺入了他的眉心。

    梦界无声的崩溃,梦魇消失为烟尘。

    域外天魔找到了最适合它们的生存方式,借助人妖两族的血肉化身为了魔族,但这样的化身并非全无缺陷,只是借用躯壳还好,一旦它们利用这个躯壳晋级,便会使自己与这血肉之躯完全联系在了一起,因此可以如同人妖两族一般进行繁衍,也因此一旦躯壳溃灭,被躯壳所拘束的魂体也会因此溃灭,无法幸免。

    梦魇利用封满的躯壳从化神到近乎飞仙,早已与这个躯壳密不可分,身体崩溃,自然他也因此消失。

    东天界最大的敌人就此成为历史,众人一个个颓然瘫坐在地上,莬抱怨:“这么不遗余力,万一失手了怎么办?”

    就算再担心会失手你也会配合我的,不是吗?

    嗯,不只是你,还有任歌,还有鸟妈,还有白露,还有齐白,你们都是我可以全心全意相信的存在,同样你们也毫无保留地支持着我。

    空间之外还有娘,还有师尊,还有一整个天寰宗。

    世界如此美好,大家如此美好。

    任冉嘴角含笑,同样瘫坐在地,冲天挥了挥手。

    boss你好,boss再见。

    嗯,再也不见!

    后记)

    一百年,又过了一百年,又过了一百年……鼎立之势终成,三族的争战慢慢平息,无论是人族、妖族还是魔族,都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修养发展时期。

    这些年里,广林无战事、东天无战事、流光界亦无战事,遭受了巨大挫折,在付出两个魔王一死一伤的代价下,魔族不得不将视线放到了其它界,而有莬坐镇的流光界本就是个不容轻辱的存在。

    至于其他界……古人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而任冉觉得,其实他们并不富裕,能顾好这三界已算竭尽所能。

    琅琊帝君早从广林界辗转来到了东天界,一家人又随莬去了流光界,毕竟以他们的修为,大千世界才是最合适他们的地方。

    九千世界虽在慢慢合并,但要真正一统,还需要相当漫长的时光。

    任冉他们闲时修炼,偶尔历练,探亲访友,不亦乐乎?

    这一日,山风清朗,天气好极,渡劫后的晟绯自入定中睁开双眸,长啸一声,精气神显然已经饱满,渡劫后所有的消耗都得到了补充。

    她一手一个,牵定自己的一双儿女:“累你们等我,现在大家终于可以一齐飞升了。”

    说话之间,霞光万丈,天门已然开启,任冉点着人头数:我,任歌,鸟妈,娘,白露,莬……咦,莬呢?

    这时候通天藤上传来一声苦逼的呼唤:“我在神界等着你们!”

    嗯,空间的营养实在太好,灵气异常充足,通天藤一个不小心长到神界去了,总是琢磨着这个被自己混乱改造过的玩意儿究竟会长到什么地步的莬不小心就被它给送了上去。

    几人面面相觑,顿时也不去管那洞开的天门了,一个个攀着通天藤蜿蜒而上。

    仙界,大家基本还是能猜到点的,神界,它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存在呢?

    不管怎样,有你,有我,有大家,就是乐土。

    哪怕其实只是个很凶残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BOSS统统收拾完,本文也就结束了,只剩下明天一个不算太长的无责任番外

    连续一个多月的日六千,对于我这种每小时800字的渣渣来说……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居然坚持了这么久

    总结起来,这个文主要讲的其实就是一个劫后余生的人在新世界里不愠不火地升级,顺便收获一堆相当温馨的感情的故事

    有不计较回报的父母之爱(鸟妈,琅琊公主),有温暖合适的师徒之爱(任天行,任三长老),有欢欢乐乐的伙伴之爱(小伙伴们,包括傅石、任颖,嗯,任颖是个特例,有点傲娇的那种照顾,其实她们是相互喜欢的),有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上赶着倒贴的陌生人(青罗、白露),有莬这样亦师亦友、最终毫无间隙的存在,也有任歌这样不离不弃,以她为中心的兄妹之爱(虽然事实证明我好像写崩了,用力太过,把任歌黑化了,嘤嘤,但相信我,主观上我是只想写那么一个妹控的)

    至于爱情,咳,我们任冉已经有这么多这么多爱了,不需要男人,谢谢

    (其实真要有爱情的话,我觉得莬这个逗比其实比任歌合适的……抹脸,我的审美是不是很奇葩)

    总之,没有多么轰轰烈烈的战斗,也没有什么惊天的阴谋,打BOSS我都没舍得让他们受伤……我真是太亲妈了有木有!

    但也因为这样可能使这个文显得无趣了些,这是我的不足

    这个文应该还有很多很多其它的不足,但是我爱它,嗯,能看到这里就是缘分,求疼爱,不喜欢的话尽管吐槽,但求表特别打脸(捂脸),当然,意见尽管提,下本我努力提高!

    最后……其实这是存稿箱,早在昨天我就上飞机回过度假啦(开心脸)

    因此可能这几天还在路上没有网,不能及时回复评论(手机没流量什么的,简直不能更糟)

    度假回来立刻开启搬家模式,所以之前承诺的填完这个坑就开预存的那个坑要食言了,估计得推到搬家以后(预计是十月?)——我讨厌搬家,嘤嘤

    最后的最后,感谢一路陪我到这里的你们,感谢星辉、习习、相思、灵魂等(排名不分先后,噗),还有感谢家养的两只(烟烟,多多),你们是支持我一路狂奔日六千的最大动力,感动之情无以言表,慎重拜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