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Chapter76(end)

作者:柚子多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栗倒是很无辜, “我觉得我做的没错啊,大家都知道明星会谈恋爱, 但是都不能接受啊,你看有多少男星会公布恋情的?”

    之前他公开的时候她的微博就沦陷了, 是悦一沉强制给她关了评论,废了很大的劲才公关过去。

    悦一沉的铁粉太多,那些喜欢了他十几年的粉丝, 是最难接受男神恋爱的, 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助理。

    “我知道, 作为他的助理,你做的没错, 但作为他的女朋友, 你这样做就有点伤他的心了。”桔姐笑着说, “人家公布你的时候可什么都没想, 你这样瞻前顾后不是打他的脸么, 别跟我说什么星途事业,他要是在意这些,这几年会连个影帝都拿不到么?”

    “是我错了,职业病犯了。”司栗捂脸,很是头疼, “所以我最讨厌和明星谈恋爱了嘛。”

    “哈哈, 悦一沉很好哄的啦,我觉得他也不是不理解你,你和他好好谈谈, 我得带唯唯洗澡去了,先不和你聊了。”

    “行,你去吧。”

    司栗挂了电话,结果刚一扭头就看到男人站在门口,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最讨厌和明星谈恋爱?”

    司栗被吓了一跳,回神之后一阵心虚,连连否认,“啊?不是,你听错了。”

    悦一沉转身就走。

    这人就听到那句讨厌没听到她反省吗?

    司栗连忙追上去一把抱住他,连声认错:“悦大!男神!我错了,我错了。”

    悦一沉顿住脚步,指指她横在他腰上的手,面不改色,“司助理,请自重。”

    司栗哼唧唧:“工作已经结束啦,我现在不是你的助理,是你的女朋友兼房客,不是吗?”

    “恩。”他不置可否,回头来看她,“那我的女朋友,我们现在来谈谈,为什么你没有承认是我的女朋友?”

    司栗愣了一下。

    她以为以他的性格,是不会主动开口谈这件事的,所以他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她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答案有很多种,但肯定都不是他想要的。

    司栗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变成小可爱的时候,担心不能再变回来,你要我干脆做你女儿算了,然后被我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他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我那时候不好意思说,不想做你女儿,除了因为我有爸爸,还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当你女儿。”司栗望着他,说出那句让自己血液发热的话:“因为我只想做你女人。”

    悦一沉低头望着她,眸光沉沉,除了温柔,瞧不出别的情绪。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种愿望都只强不减,所以没有人比我更想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但是我还不敢。”

    就像吝啬的守财奴,战战兢兢的守着她的宝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不见了,也怕被人指指点点,说她没资格拥有这宝贝。

    司栗抿了一下唇,刚要继续说,就被人捧着脸颊亲了一口。

    恩?这就消气了?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悦一沉……”

    “我明白了。”

    “真聪明。”

    悦一沉再次吻了下去。

    他一早就知道,他能无所顾忌的说她是他的女朋友,但她却不能,她要面对的,比他要多得多了。但却没想到,她也会不自信。

    ***

    之后两天悦一沉忽然变得格外忙了,不仅早出晚归,还不愿让她跟着。

    “我陪你去嘛。”司栗站在门口巴巴地说,“我今天很闲啊。”

    “那个导演跟桔姐比较熟,她去会比较好点,你在家等我回来就好了。”悦一沉打好领带回头亲了亲她,声音很温柔,“你好好过个周末,下个礼拜我通告比较多,会比较忙。”

    司栗抚了抚他的领带,笑着问:“怎么不打我送你的领带?不喜欢吗?”

    “很喜欢,打算留在婚礼上戴。”

    司栗听到自己脑袋里某根筋嗤的一声烧掉了,愣愣地看着他,“什么?”

    “婚礼。”悦一沉笑着说,“颜色很适合。”

    “那是酒红色,酒红色!”司栗强调,“而且我送你那个颜色纯粹只是觉得颜色很适合你,根本没有想别的!”

    他这么一说,她感觉自己送的好像不是领带,而是戒指一样。

    “恩,我知道。”他捏捏她的脸,“我先出门了,你记得吃早餐。”

    星期一的时候她接到桔姐的电话,说悦一沉有一个古装片的试镜,让她陪着去。

    司栗欣喜得不行,拽着悦一沉反复确认:“真的吗?你真的决定重新接戏了?还是古装片?”

    悦一沉摸摸眉毛,眼尾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抱歉,“恩,九点钟出门,你来得及化妆吗?”

    “化什么妆,口罩帽子一戴就好了,不能耽误你试镜!”

    悦一沉推她回房:“化个妆吧,啊?求你了,不然你会打我的。”

    她不明就里,“我为什么要打你?”

    悦一沉顿了顿,“这个试镜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美美的陪在我身边。”

    这个理由倒是很让她暖心。

    于是司栗乖乖去换衣服化妆了,还神速的烫了一下头发,悦一沉满意得不行,还亲自帮她戴了耳环。

    试镜的地方在一个拍摄基地的宫殿里,殿里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调整机位。

    悦一沉被叫到后面去换剧服了,司栗在门口站了一会,忽然发现殿里的人都走开了,她以为是人家在清场,连忙识趣地往外退,结果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背后传来声音。

    “殿下,前方已传来讯号,我们可以从密道撤退了。”

    而后是一道悦耳又沉磁的嗓音:“前殿情况如何?”

    司栗的心跳陡然一停,那种瞬间被击中的感觉再次席卷了她,使她无法再动弹半步,只能傻傻地回头。

    男人穿着那套在她梦里百转千回过的白衫,面若白玉,双眸含水,墨发松挽在脑后。他盘腿坐于案前,慵懒地托着腮,左手优雅地煮着茶,与侧身立于他旁边的暗影侍卫身上的肃杀和紧张截然相反。

    司栗几乎要昏厥过去。

    看电影都能流口水,现在看到真人版,她整个人如坠云端,心跳频率快到几乎要进医院。

    “禀殿下,前殿如您预料的那般闹了起来……恐怕一时半会顾及不到城门了。”

    他呵了一声,抿掉杯里的最后一口茶,眉梢透着一股邪意,他轻飘飘地往外看了一眼,这目光堪堪透过司栗,随后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

    司栗捂紧胸口,感到一阵窒息。

    她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也值了!

    司栗泪流满面地掏出手机一顿拍,那边悦一沉望着她的手机,差点破功。

    而后两人由偏殿离开了,司栗缓过劲来,抓着一旁的工作人员问:“试镜为什么要演他以前的戏呢?”

    那人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司栗刚想给桔姐打电话,就听到殿外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司栗下意识地往外看了一眼,又要晕过去了。

    悦一沉穿着那身英姿飒爽的银色盔甲,手持长枪,骑马而来。

    司栗真觉得自己活够本了。

    她又想拍照了,旁边的工作人员连忙提醒她:“那边有专门负责拍照的!”

    司栗才把自己的破手机收起来。

    悦一沉很快就到了殿前,他勒住马,自下往上地望着她。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真是完了。

    有人在她背后轻轻推搡了一下,她恍恍惚惚的,不由自主地往下走,往他走。

    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出来制止她,就连一直望着她的悦一沉脸上也并无异色,他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在马上等她走下来。

    司栗走下台阶,在距离他还有三米的时候,他撑着长枪一跃而下,摘下头盔夹在臂下,三步并作两步,迈腿来到她面前,牵着她的手单膝下跪,凝望着她:“我的小公主,我凯旋归来了,你是否愿意做我的王后?”

    这一句台词可算是石破天惊,司栗被震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电影里太子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从小就被他父王赐予封号许配给了他。

    到了现在司栗都还在以为他是在演剧本上的场景,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女演员,所以拉她来凑数。

    她绞尽脑汁地在想要如何接他的词,就见他放下头盔,从怀里取出一个酒红色的天鹅绒小盒子。

    司栗一脸懵逼,这是啥?穿越剧么?

    悦一沉打开盒子,里面那颗硕大的钻石在阳光下折射出漂亮的光芒,“司栗,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浑身一震,僵了大概有十秒钟,而后捂着脑袋四处看了看,再低头的时候眼圈都红了。

    悦一沉见不得她哭,整颗心都跟着软了:“小可爱。你愿意嫁给我吗?”

    司栗猛点头,眼泪跟着落下来:“我愿意!愿意!愿意!”

    他问了三次,她答了三次。

    悦一沉微微笑起来,低头从盒子里取出钻戒给她戴好,司栗左右看了看刚好合适的戒指,猛地抱住他,而后又被坚硬的盔甲膈了一下。

    悦一沉连忙去解盔甲,司栗抱不得,也等不得,踮脚揽着他的脖子就要吻上去,却又在几厘米的地方犹豫着停住。

    这里是影视基地,不仅有工作人员,还有可能会有游客经过,万一被看到……

    悦一沉却已经低头吻了下来,火热的唇直接将她的所有顾虑全压回了肚子里。

    当晚,悦一沉对此前的一些新闻报道给出了正面的回应。

    他发了一条微博:她确实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妻子。

    配图是一双十指交握的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最为醒目。

    微博瞬间爆炸了。

    悦一沉的这条微博评论下祝福和谩骂五五对开,喷子自然是把司栗喷得体无完肤的。晚上洗过澡之后的司栗窝在悦一沉怀里,刷着他微博的那些评论,啧啧称奇。

    “原来我有那么多黑历史啊。”

    “不要理会那些评论。”悦一沉生怕她生气了,柔声哄着,“桔姐正在帮我们公关,你看已经有好几个营销号在转发祝福了,明天风向就会改了。”

    还有几个营销号甚至发了很多修得她自己都认不出的美照,还有一个叫娱乐猫的博主把她的家底学历工作经历全扒出来了。

    虽然里面说的都是好话,但司栗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悦一沉敏锐地察觉了,他从她手里抽走手机,低头亲了亲她:“只是一些非常时期的公关手段,不要太放在心上了,过段时间大家就会忘记了。”

    她知道,但还是会有些不高兴。

    这些评论和微博,让她觉得自己配不上悦一沉。

    作为悦一沉迷妹中的一枚,她也清楚,如果不是她,是别的助理,别说是助理明星什么的,就是王室公主嫁给他,她都会觉得人配不上他。

    所以她能理解粉丝,也因为理解所以更加失落。

    她自己也觉得配不上他啊。

    悦一沉摸摸她的脑袋,“还不高兴呢?”

    司栗恩了一声,“要亲亲才高兴。”

    他毫不犹豫地把她按倒在沙发上。

    之后舆论的走向确实如悦一沉所料那般,甚至更快。

    他找了一个骂司栗心术不正狐狸精的评论回复:不许这么说她,我会生气。

    而后又专门发了一条微博安抚粉丝:她就是我这辈子想要保护的女人,希望你们对她好点,叫一声嫂子有糖吃。

    有人叫了嫂子,他立刻回复人家:敲工作室,直接发地址给他们。

    工作室也跟着发微博:沉香粉们,刚刚悦男神说你们要是不祝福他们的话,他就要退隐了,嘤嘤嘤。

    两条讨巧的微博立刻让粉丝们心软了,纷纷倒台,之后工作室又发了给几百个粉丝送糖的发货截图。

    这下彻底笼络了粉丝的心。

    司栗是第二天才知道,悦一沉几乎一晚没睡,空前绝后的在评论里和粉丝互动了一夜,回复了上百条评论,都是维护她,夸赞她的。

    粉丝纷纷调侃他是护妻狂魔,他一说话后边就有人嚷嚷:护妻狂魔来了,大家快跑!

    跑得慢的人被逮着一通洗脑。

    这个梗被各大营销号转发,一时微博上喜气融融,再有喷子出现,不待悦一沉真身出现,就有铁粉一通碾压了。

    她跑到悦一沉房间,强行从他手里夺走手机,“别回复了,睡觉吧。”

    悦一沉笑眯眯的揽着她亲了一口,“你陪我睡。”

    司栗嗯了一声,靠在他怀里,“其实你不需要为我的不高兴买单,我自己消化一会就好了。”

    “我不想让你自己消化。”悦一沉揉着她的脑袋,“老婆就是拿来疼的嘛,你现在应该纠结的是婚纱要选什么款式,伴娘找谁当,婚宴走什么风格……”

    “你快别说了,想想就更头疼了。”

    悦一沉完全被她逗笑了。

    婚礼确实很让她头疼,但头疼的不是她要穿什么婚纱,而是悦一沉要穿什么礼服。

    他们一开始是打算办中式古典婚礼,做了三套礼服,但通通都被司栗否决了。

    因为悦一沉完全像是一个穿越过来的古人,她没有见过谁能把古装穿得这么美的。

    不仅完全夺了她的风头,她也怕照片传出去会引发血案。

    最后选了中规中矩的西服,悦一沉没有异议,反而还挺喜欢的。

    因为司栗允许他佩戴那条酒红色的领带。

    婚礼办得低调又温馨,司栗不想来回跑,所以就在国内办了,悦一沉只请了一些圈内要好的朋友,司栗朋友更少,基本上十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新婚当夜,他们送走了亲朋好友,强打着精神洗漱,而后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悦一沉的妈妈提前给他们留了话,让他们好好休息几天,尽快弄个孙孙给她玩。

    于是早上司栗还在梦中,就被吻醒了。

    司栗推开他,“nonono,去换衣服。”

    悦一沉一脸茫然,“不是要脱衣服?”

    “把昨天那三套喜服穿给我看。”司栗害羞地说:“殿下,赶紧的。”

    “……”他女人入戏太深了。

    但还是乖乖去换了衣服。

    红袍加身,衣决飘飘,悦一沉缓步走来,眉眼带笑:“吾后可满意?”

    司栗从床上一跃而起:“满意!满意!”

    “……”

    “皇上,来,妾身给您宽衣。”

    “皇上,您身材真好!”

    “皇上……哎哟,慢点,疼疼,好嘛,我不闹了。”

    她被压倒在床上,男人捏着她的手腕,手指从她的睡裙底下探进去。司栗的脸红扑扑的,几乎不敢与那双深情凝视她的眸子对视,当他除去她的睡衣,手指抚上她的身体后,她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了。

    悦一沉低头吻她,两人紧密贴合,毫无缝隙,司栗感受到他胯间惊人的尺寸,脑袋充血到要冒烟。

    他故意蹭了蹭,逗她:“不是早就见过了?还害羞呢?”

    他指的是两人初次见面那次。

    司栗挣扎,“我都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恩了一声,“现在你可以尽情地看了,不仅可以看,还能用……”

    司栗捂脸,“好害羞。”

    悦一沉弯唇,埋头苦干。

    (正文完)

    小番外

    悦一沉与司栗结婚已两年有余,但司栗的肚子里还是没有动静。

    她很是担心婆婆问,但对方倒是开明得多,只是意味深长地说悦一沉还没玩够,不想要孩子也能理解。

    玩什么?除了玩她,还能玩什么。

    悦一沉现在是越发的懒了,一天天的什么活动都不接,倒是签了一堆新人,动不动就说要和她去度蜜月。

    他们都度了两年了啊喂。

    这也就算了,关键两个人天天在家什么都不做,很,很浪费套套呀。

    悦一沉在这方面,说需求大也不算大,但真的很不节制,司栗虽然不能说不乐在其中,但也真的有些吃不消。

    于是就开始打生宝宝的主意了,结果对方谈都不想谈,“不急,现在还不想要。”

    什么啊你不是很喜欢小朋友吗我以为你会三年抱两呢男神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

    司栗试图和他商量:“可是我们年龄也不小了呀,而且现在要孩子是最合适的,你想让我做高龄产妇吗?”

    悦一沉微微皱眉,想了想,终于开金口:“那就,明年年底吧。”

    什么鬼这么勉强啊,是我生又不是你生!而且明年年底?现在才三月份耶。

    晚上悦一沉又来求……欢,但司栗只给他一个背影。悦一沉何许人也,立刻了然,“生气了?因为生宝宝的事?”

    “恩!”司栗毫不掩饰。“……”

    悦一沉沉吟半响,“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得找个营养师给我们调理一下身体,等状态好了就生。”

    司栗喜上眉梢,“当真?”

    “恩。”他既然答应了,那司栗也就不拿乔了,痛痛快快的脱了睡衣钻进被窝。

    悦一沉摸着她光溜溜的大腿,笑道:“这么痛快?睡衣底下内衣裤都没穿,万一我没答应呢。”

    “没答应就勾引啊,你肯定扛不住。”

    “……”他没法否认。

    悦一沉说办就办,第二天营养师就上门了,给他两做了一套详细的检查之后列了一大堆方案。

    司栗越看脸越黑。药膳餐也就算了,早晚八百米,每周末都爬山练瑜伽是什么鬼?

    “悦夫人身体底子比较差,所以备孕期间一定要加强锻炼。”营养师解释说,“辅以饮食,一定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

    悦一沉憋着笑点头,“我会督促她的。”

    真的不是在搞她厚?司栗咬着牙坚持了一个星期,不得不求饶:“一沉叔叔,我不行了,真的,我不要宝宝了。”

    悦一沉咬她,故意用力撞了她一下,撞得她泪眼婆娑,差点尖叫,“别啊……”

    每天早上七点就要起床去跑步,三餐都是浓浓的药味,水果零食不能瞎吃,晚上还被扣在床上这样那样,有了造宝宝的借口,他越发肆无忌惮,每次都要弄上三次以上才心满意足。

    这个人太可怕了嘤嘤嘤。

    完事之后悦一沉一边帮她揉腰,一边语重心长的劝她:“做事要有始有终,为了宝宝,现在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司栗抽噎着摇头,“不,不要宝宝了。”

    “真的吗?”

    “恩。”

    “乖。”

    恩……恩?

    好像不太对啊……

    妈蛋又被他忽悠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完结了呢。

    好舍不得。

    最近工作太忙,又赶着写新文和小短篇,所以这篇文,应该没有番外了。

    其实结婚应该就是番外了,因为我本来是在求完婚就结束的。

    谢谢大家陪我走了这么久,希望这篇文能带给大家一点点温暖和愉快。我们下一篇文再见哦。(五月中旬这样?)

    么么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