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结局

作者:南奚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除夕夜前一天, 秦司漫开车去接沈琰下班。

    今年过年郭安民对沈琰似乎特别关照,没有给他排任何一天班。

    在医院工作好几年, 沈琰阴差阳错的能够在家过一个完整的春节。

    秦司漫把车停好,没等多久就看见沈琰从电梯口走出来。

    见她只穿一件高领毛衣,沈琰皱了皱眉,“停车场湿冷, 不怕感冒?”

    秦司漫一把抱住他的腰,丝毫也不嫌腻歪。

    “这不是有你吗?”

    沈琰无奈,只好笑笑。

    秦司漫把车钥匙扔给她,自己上了副驾。

    “我们今天去吃涮羊肉怎么样?”

    “行啊,培培呢?”

    “他在家玩游戏不肯出门,我给他点了外卖。”

    秦司漫输入店的地址准备设个导航,一通电话插了进来。

    是何学景。

    铃声响了三四声, 沈琰见她也没接起来, 问:“怎么不接?”

    “是我外公。”

    秦司漫及欲张口,最后按下了通话键。

    “下班了吗?”

    秦司漫淡淡回:“我已经辞职一个多月了。”

    何学景每月跟她固定会通一次电话,倒不是为了嘘寒问暖聊家常,只是一个例行公事。

    那头沉默了几秒,何学景轻咳一声, 又说:“今天回来吃个饭吧。”

    秦司漫想到上次的不欢而散,看了眼沈琰,自顾自的说道:“我要和男朋友去约会,改天再来吧。”

    “那你们就一起来。”

    秦司漫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多双筷子的事, 就这么定了。”

    不给她时间来推脱,何学景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

    沈琰见她脸色不对,问道。

    “我外公让我们回去吃顿饭。”秦司漫怕他为难,又摆了摆手,“他想到一出是一出,要不你先回去吧。”

    沈琰听她提起过这位外公,孙女俩的关系不好不坏,客气得不像是亲人。

    但比起和秦淮洲的针锋相对,又要和谐一点。

    “我这么见不得人吗?”沈琰拉下头上的化妆镜打量了一番,开玩笑似的感叹,“这明明长得挺俊啊,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秦司漫被他逗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他不好相处,而且我和他……也不亲近。”

    秦司漫不想让沈琰陷入尴尬的境地。

    沈琰却不这么想,发动车子直接朝着百货商场的方式驶去。

    “他喜欢喝茶吗?我记得你说过他喜欢下棋,我之前看上了一幅棋具,托人带了还没回来,等改明儿找个时间咱们再去一次,今天是有点失礼……”

    “保健品还是不买了,如同鸡肋,买点水果吧。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忌口的,对了,还有——”

    秦司漫坐起身,对着他喋喋不休的嘴唇直接吻了上去。

    “你别这么暖,我怕我控制不住。”

    沈琰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

    “我知道你感动,不用哭,留着晚上吧。”

    留着晚上吧。

    晚上吧。

    上吧。

    ……

    秦司漫“啧”了声,“沈医生,你学坏了哟。”

    “耳濡目染。”

    秦司漫轻笑,“我刚刚是说,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在这上了你。”

    “……”

    在百货商场花了些时间,冬天天黑得早,来到辽州大学的时候新闻联播已经结束。

    沈琰锁了车,两手提着送给何学景的见面礼,和秦司漫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小院。

    小院的门没有锁,秦司漫推开,发现何学景一反常态的没有卧在屋子里,在房檐下踱着步,像是在特意等他们似的。

    秦司漫走过去,中规中矩的叫他,“外公,我们来了。”

    何学景点了点头,视线全部落在了站在后面的沈琰身上,毫不掩饰的打量着。

    “这就是你男朋友?”

    “对。”

    沈琰倒也不拘束,走上前来跟着叫了声,“外公你好,我叫沈琰,冒然拜访,打扰了。”

    看着倒也是彬彬有礼,不是个空有表皮的草包。

    “走吧,进去吃饭。”

    谈不上热络,但也没有可以为难。

    秦司漫心中松了口气,抬腿跟了进去。

    何学景今天包了饺子,不知道他们何时过来一只放着没有下锅。

    “坐会儿吧,我去煮。”

    沈琰放下东西,颇有眼力劲儿的站起来,“外公我来吧,您歇着。”

    “嗯。”

    秦司漫见何学景这个态度,站起来说,“我也来帮忙,外公你休息会儿吧。”

    何学景岂能不知她心中的小心思,横了她一眼,“你怕我吃了他不成。”

    “对,你别——”

    “家里就没让你做过事,别添乱了。”

    沈琰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她不要跟老年人顶嘴。

    秦司漫叹了口气,也由得他去。

    厨房里。

    沈琰在锅里倒上水,开火。

    水开需要一段时间,厨房里被收拾得很干净,也没什么可帮忙的。

    何学景倒了两杯茶,一杯自己拿着,另一杯放在他的面前。

    “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

    沈琰双手接过,微微的抿了一口,也没尝出什么区别来。

    “很好喝。”

    何学景“哼”了一声,看出他是个不懂茶的人,心中不禁打了折扣。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医生,之前和漫漫是同事。”

    “也是眼科?”

    “对。”

    何学景面色有所缓和,也不想绕圈子,直接说道:“我和她的关系并不亲近,但作为长辈我觉得我还是有责任过问她的个人问题。”

    沈琰顺着说:“对,你说得有道理。”

    “她爸是个庸俗的商人,骨子里都透露着一股铜臭味。一开始她妈非要嫁给他我就是不同意的,这男人靠不住。”

    沈琰默不作声,听他继续说下去。

    “可女儿大了,父母管不住了,她一意孤行嫁给了秦淮洲,结果得到了什么?”何学景冷笑,“一具全尸也没能留下,这就是她口中说的好男人。”

    沈琰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委婉的辩驳了句:“我不是秦淮洲,漫漫的人生也不会重蹈别人的覆辙。”

    “这是她的选择,我不会干涉,更干涉不了。”

    水咕噜咕噜的翻腾起来,何学景拿起台面上的饺子,一个一个的放进去,老花眼镜的镜片被水蒸气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看不出情绪。

    “世事无常,你能对她承诺什么?秦淮洲的事情我有所耳闻,这也是他罪有应得,不过现在这孩子彻底没了依靠,我老了也不知道还有几年的活头……”

    “我固执霸道了一辈子,胸中跟她妈憋着一股气,葬礼也没有去参加。这孩子是该恨我怨我,读书教书了大半辈子,我也能做出这么件荒唐事……”

    沈琰一怔,他不想安慰这位老人什么。

    他也不需要安慰。

    秦司漫和他的心结也不是凭借自己一两句话就能被解开的。

    沈琰拿过汤勺,搅动了几下锅里的饺子,回答道:“我给不了她大富大贵,但我有的我可以都给她,并且这辈子我都不会抛弃她。”

    何学景不以为然的笑笑,“场面话谁都会说啊,年轻人。”

    “我只说这一次,剩下的交给时间来证明吧。”

    饺子渐渐浮上来,沈琰拿过漏勺一一盛了出来。

    何学景看着他,张弛有度,回答不卑不亢,比当年双手空空就上来拜访,直接嚣张得宣布要娶何婉兮的样子,沉稳了不知多少倍。

    罢了。

    “吃饭吧。”

    何学景摆摆手,先一步走了出去。

    这顿饭大概这几年来,秦司漫在这里吃过最热闹的一顿。

    沈琰充当了和事佬的角色,饭桌上一直不停的寻找新的话题,跟何学景什么都能聊上几句,偶尔秦司漫竟然也能回上一两句。

    吃过饭洗了碗,何学景也没有多留人,两人与老人道了别便离开了。

    秦司漫吃得有点撑,走到车前突然开口说道:“我带你四周转转吧,顺便消消食。”

    沈琰点头,牵上她的手,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

    沈琰顿了顿,说道:“他年纪大了,咱们有空多来看看他吧。”

    秦司漫闷声应了下来。

    终归是不情不愿。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沈琰我需要一点时间。”

    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来原谅,他曾经的冷血无情。

    沈琰不忍,握了握她的手,轻声说:“好,我们慢慢来。”

    冬日的夜晚,静谧无声,脚才在落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秦司漫和沈琰离得近,手心的温度投过指尖直达心头。

    分明是零下的温度,没有浪漫的约会,也没有动听的情话,秦司漫却觉得此刻便是永恒。

    “呐,沈琰。”

    她突然叫他。

    “嗯?”

    “那天在楼梯间,你真的忘记我是谁了吗?”

    “我没有忘记你。”

    沈琰如是说。

    第一次见到秦司漫的情景至今也是历历在目。

    他带过无数的实习生,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

    第一天上班就能迟到三个小时之久,甚至看见他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敷衍过去。

    ——“路上堵车。”

    ——“不,我住五环,一路堵车堵到了一环。”

    再后来,认识不到12个小时,这个刺头儿在受罚之后疲惫不堪竟还有余力关心他有没有对象。

    ——“老师你有对象吗?”

    敢穿着黑色吊带和一条满是污渍的清洁工短裤,招摇的走在医院走廊的人,大概也只有她了。

    秦司漫不满的瘪瘪嘴,“你还真能端着啊,幸好我脸皮厚主动。”

    “不是端着,是有点愧疚。”

    “愧疚?”

    “三年前,我对你说的话太重了。”

    秦司漫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理由。

    “那你怎么不想着好好补偿我?比如快点从了我。”

    沈琰失笑,“那时候我并没有恋爱的心思。”

    或许应该说,他那时候已经做好了独身一辈子的打算。

    可是沈琰没有想到,会遇见这么一个人。

    没个正行,满嘴跑火车。

    却格外固执死脑筋,因为喜欢,就好像有了全世界的勇气。

    ——“作为医学生的你可以回炉重造了。”

    ——“你不该跟来。”

    ——“秦司漫,你走吧。”

    ……

    一次又一次的推开,她一次又一次的回来。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秦司漫挽住他的胳膊,非得到一个答案不可。

    “那天你来办公室找我,也是这么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办公室里面一片黑暗,你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对我说了很多话,我觉得周围亮了很多。”

    沈琰弯嘴,眼睛都在笑。

    秦司漫看着他,不由得红了脸。

    “我可以吻你吗?”

    沈琰没有出声,用行动作了回答。

    她曾经中二幻想成就陷入生死的人民,

    后来只想带他离开心牢共迎晨曦来临。

    她不是强者,更不是圣者。

    在往后漫长琐碎的时光里,她只做他的小太阳,在属于他们的这片天地里,发光发热。

    如果有来生,如果还能相遇,

    再看他的那一刻,

    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走向他,轻声问一句——

    “嘿,你有对象吗?”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番外月底发,跟男女主关系不大,写两个配角的小故事,无感的小伙伴不用等了。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有缘下个故事再见。

    8.22开专栏新文《羞羞脸》,喜欢就收藏一下吧,轻松小甜饼,到时候再见。

    文案

    大二期末后,秋栀遭遇的囧事不断,

    被戴绿帽,丢了实习破了财。

    最糟糕的是,竟在饭局上错点了陈新北的鸳鸯谱。

    陈新北脸色铁青,气得想笑

    恨铁不成钢的盯着秋栀,话语间挑逗味十足

    “栀子花,你想让我红杏出墙?”

    “……”

    后来事实证明,资本家的鸳鸯谱乱点不得

    不然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穿了我的衣服就是我的人了。”

    “哈?”

    “你只能对我笑对我哭对我脸红。”

    “……”

    “再看别的男人一眼我就把你吃掉!”

    “……”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羞羞脸!

    ——嗯,我比较喜欢吃肉。

    1.傲娇病晚期的陈总x被陈总撩得团团转的栀子花。

    2.八岁年龄差,温暖小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