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作者:温清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归皖当天赶到拍摄场地的时候, 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还是小赖被派来接她,两人从登机口急匆匆赶到车上,小赖瞅见她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 一边发动车,一边绞尽脑汁的想出两句话来安慰她:“老板娘, 那什么你别担心, 江哥那边还好, 我出来前于哥特意跟我说了, 医生说没啥大碍, 让你别太担心”

    归皖沉默地望着车窗外昏黄的路灯, 闻言扭头,在后视镜里与小赖对视一眼,勉强礼貌性挤出一点笑来:“嗯。”

    少女身上随意套着一件及膝的灰蓝色长T,未经打理的黑发落在肩上, 少数几缕零散的贴在脸侧, 在昏暗的车厢里, 肤色与发色比称, 白的刺眼。

    小赖不敢再多看, 收回目光,兢兢业业的驾着车一路朝医院驶去。

    无数晕黄圆圈被丢在身后,无数晕黄圆圈等在前方,归皖下颚紧紧绷起, 不时垂眼看一眼手机,长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圈阴影, 昏黄不清。

    夜路通畅,医院很快到了。

    小赖不敢让她大晚上一个人走,直接绕过守在门口的一堆记者,把车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准备直接带着归皖坐电梯去病房。

    结果两个人刚刚下车便被七八个等候已久的记者堵住了,黑乎乎带着五颜六色标牌的话筒被毫无顾忌地怼到归皖嘴边,几个人不顾归皖阴沉的脸色,连环炮似地七嘴八舌开问:

    “请问江起云先生是真的受伤了吗?伤势如何呢?”

    “您这次来是因为得知爱人受伤特意半夜赶来的吗?”

    “江先生是怎么受伤的呢?”

    “是谁通知您江先生受伤的消息呢?”

    “归小姐,归小姐请回答一下”

    “请问您当初主动退赛是收到江先生公布恋情的影响吗?他在公布之前跟你商量过吗?”

    “您是被逼的吗?”

    “从上次江先生被传绯闻之后二位就没有互动了,请问是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小赖沉着脸护在归皖周围,伸着一条胳膊为她开道,不时烦躁地挡开娱记不厌其烦递来的话筒。

    归皖一心惦记着江起云,没心情和这帮人唠嗑叙旧,闷着头一言不发地朝前走,直到听到最后一个问题,少女脚步一顿,猛地扭头看向提问的记者。

    那举着话筒的年轻男记者一愣,竟然不妨被她眼神唬住。

    归皖一把拿过他的话筒,放在嘴边,盯着对方一字一句地:“我们两个人感情如何,不劳各位费心。”

    她说完,用力把话筒再塞回那个记者手里,看了对方还在愣神的脸一眼,环顾一周,表情越发低沉,轻声说:“职业而已,没必要这么丢良心。”

    这句话说完,少女丢下一众被怼的愣神的记者,在小赖的护送下一路进了停车场中间的电梯。

    在电梯上行的时间里,她脑袋里分出了从得知江起云受伤之后唯一一点不想江起云的地方来。她想,如果不是因为怕给江起云招黑,刚刚那个话筒她估计会扭身直接塞垃圾桶。

    唉。

    自己脾气真好。

    归皖天马行空的在脑海里幻想着自己威风凛凛怒瞪记者把话筒帅气的以标准圆弧线轨迹扬手扔进垃圾箱,拍拍手,像大哥一样转身离去,微风把她的衣角掀起一个迷人的弧度她心情稍稍轻松了点,目光重新落到不断上升的楼层数上,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什么,连忙揉了揉麻木的脸,就着电梯里清晰可见人影的墙壁,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拽了拽衣服,把之前在飞机上压出的褶皱扯平。

    古有花木兰对镜贴花黄,今有归皖对墙理乱裳。前方还有她的心上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心上人现在是不是鼻青脸肿的惨不忍睹。

    归皖微微抿起唇。

    江起云几分钟前给她发了短信,应该是已经醒了。

    电梯很快到达江起云病房所在的楼层,归皖几乎是小跑着出了电梯,一路拉着小赖狂奔在凌晨两点的医院走廊。两人距离病房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归皖就看见于国庆正坐在病房边的白色长椅上,兰花指托着头,脑袋一点一点地在打瞌睡。

    归皖加快脚步,于国庆听见声音惊醒过来,警惕地朝他们看了眼,见是她,轻轻松了一口气,揉揉额角从长椅上站起来,声音带着熬夜后的沙哑:“刚醒不久,在里面等你呢。”

    归皖点点头,边下意识又理了下头发,边轻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她看看于国庆满眼的红血丝,诚恳道:“美容觉挺重要的。”

    于国庆闻言眼睛一亮,深以为然,十分没有职业精神的把自家艺人往归皖手里一塞,拽着小赖后领子一路优雅轻快的离开了。

    归皖没有送他们背影离开的兴致,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病房的门。

    病房里,半倚在床头的男人穿着蓝白条文相间的病号服,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脖颈上方贴着几缕因为疼痛被汗水打湿的黑发。他正垂着眼睛,月光透过玻璃窗投在他线条干净的侧脸上,中和了男人凌厉的气质,使整个人都变得柔软起来。

    归皖心尖也忍不住跟着柔软起来。

    听见开门声,江起云睁开眼,抬眸望过来。几十天没见,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对视几秒钟,心头都是微微一荡。

    江起云一手打着石膏,用没打石膏的那只手拍拍床,哑声道:“过来。”

    归皖反手关上门,乖乖走了过去。

    她刚在床边坐下,江起云难得还没残的那只手就开始不老实。一本正经的摸上人家脸,皱着眉反复看了两圈,啧一声,说:“怎么瘦了?是相思成疾还是背着我偷偷减肥了?嘶,眼红什么,我没事,这不好好的吗,就是被一匹小马踢了两脚,于国庆也是,这么晚让你一个人跑来,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这命还要不要了,我看他到时候吃谁去”

    他说的轻松,硬把归皖那点悲伤愁绪弄得没了,她吸吸鼻子忍着没哭也没笑,低头用一根手指捅捅他绑着石膏的胳膊:“这怎么都被踢成这样了?”

    “马不听话,像喝了假酒似的,枉费我辛辛苦苦和它培养了两个多月感情,就换来这么一脚小白眼狼。”

    归皖心疼又想笑,抬头看了一眼江起云冒出胡茬的脸,忍不住提问:“江导师,你觉不觉得你现在话很多?”

    归皖可是还记得,刚认识的时候,面前这老太婆一样絮絮叨叨的人可是一次最多蹦仨字儿的高冷男神。

    岁月是把杀猪刀。

    江起云一哂,倒十分坦然,用完好的那只手毫不客气的把人抱怀里,不老实的揉揉捏捏爱不释手:“没办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你者话多。”

    归皖皱眉,觉得自己被冤枉了,忍不住小声争辩:“我话又不多”

    “不是你,是我的原因——太喜欢你了,看见你就开心,我得表达表达。”江起云脸皮厚,这么一段情话说的理所当然。

    归皖小小锤了他胸口一下,挠痒痒似的。

    江起云心被这一下挠的直痒,笑了下,包住她的小拳头放到嘴边,亲了一下。

    两个人就着月色,在这温柔的深夜里抵头相拥。

    这场月色太美,江起云忍不住低头亲了亲怀里人毛绒绒的额角,低声叫人:“归皖。”

    “嗯?”

    “你刚刚来的路上,有没有再想,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怎么办?”

    归皖毫不犹豫:“没毁容就行,我能养你。”

    江起云:“?”

    男人眉头皱起来:“什么叫没毁容就行,你只爱我的容貌吗?”

    “不然呢?”归皖脸埋在他怀里,眼里闪着狡黠的笑意,“对于一个看你半分钟就对你一见钟情,并且还强吻你的人,江导师难道还有什么更高的要求吗?”

    江起云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不满道:“那以后我老了,没现在这么好看了,你就不喜欢我了?”

    他说完自己一阵糟心。

    归皖想了下:“不会啊,反正我会和你一起老。”

    “”

    “你老一岁我也要老一岁,所以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江起云突然沉身道:“归皖。”

    “干嘛?”归皖有点困了,窝在江起云怀里声音迷迷糊糊的:“被我的土味情话打动了吗,我还能”

    “我们找个日子,把证领了吧。”

    “好啊,领就嗯?什么?”归皖猛地从他怀里拔出脑袋:“你刚刚说要干什么?”

    江起云面不改色,认真道:“去领证。”

    “你这是,在求婚?”

    江起云:“”

    归皖:“就这么求?”

    江起云一顿:“没,我”

    “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接受你把人往怀里一抱就当求婚的土匪行为,我生气了,哄哄。”

    江起云失笑,揉揉她的耳朵,伸手把人拉到怀里,直接吻上去,抵着她的唇磨人的笑:“好,哄哄你”

    只要往后数个温柔月夜,都能与你共度。

    ————

    三个月后。

    江起云停下车,意气风发的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下,又绕过车头,走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的门,伸手把里面包的像个小糯米团子似的人牵出来。

    归皖跟在他身后,仰头看看这人金光闪闪的脸,还是忍不住第十七遍问:“你真的不要带个口罩墨镜啥的再进去吗?”

    “不带。”

    “你这样会被发现的。”

    江起云一挑眉,毫不在意,甚至看上去还有那么点期待:“发现就发现,我光明正大带女朋友结个婚,怎么还怕谁发现?”

    反正是和你来结婚,我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我多年孤独,除了妹妹没有亲人,习惯了好事坏事都一人独享。今日要经历这天大的喜事,怎么还不许万人为我狂欢一场。

    他低头看着身前的小姑娘,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男人伸手揉揉女孩子的头发,声音比这漫天的大雪还温柔三分:“走吧,小朋友。”

    “我要娶你啦。”

    怕什么呢?

    身后,大雪万丈。

    身前,鹏程万里。

    身侧,柔情万怀。

    反正有你在身边,还有什么值得去胆怯。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

    很抱歉最后这几章让大家等了这么久,其实我开文之前是算好时间的,结果最后写超了,最近忙的昏天黑地,真的抽不出时间来把它完结,所幸你们温柔,还愿意等我,鞠躬,抱歉。

    这篇文其实说是完全的灵感之作也不为过,就是突然想要写这么一个故事,就写了,也因此,准备的并不充分,后期写的,我自己不是很满意,一直觉得如果有更多时间的话,会写的更好,非常遗憾,但都是自己的问题,也没法抱怨,再次鞠躬。

    这本书写完,2018年下半年我有非常重要作用的事情要做,应该不会再写,偶尔会在微博放小段子~下一本书,我们2019年初约吧!!!!

    希望你们还在,比心。

    又一起走过一段路,感谢相陪,希望再次同行时,能够给你们展现更好的我。

    新书《生生灯火》,真滴很带感!希望大家感兴趣去收藏一发!点进专栏就能看见啦!!!!!爱你们!!!!

    新年见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