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下)

作者:婵若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短短的一个星期,不算太长的时间。

    可整个商业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在继沐家在商业界消退以后,谢家也渐渐隐退,甚至连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容家企业都完全落寞了。

    商企界一片混乱,没有了领头的核心力量,投资和各种商业协商全部陷入了僵局。

    一直到,最新的“席氏”集团突然进入商业界,让大家兴奋之余又觉得分外惊奇。

    刚刚成立的新企业,储备资金却雄厚到让人无法估量,而且仅仅上市七天就完全在商业界独占鳌头。席氏不仅控制了整个混乱的商业圈,而且使得一切投资运转全都变得井然有序。

    因此,对于这个强势商业集团的董事长,人人在钦慕之余,也很想见一见他的真容。不过,直到现在,即使是管理高层也没有见过所谓的董事长的庐山真面目。

    根据内部得出传言,说这位不曾谋面的董事长只是个仅仅二十周岁的女孩子。

    传言一出,大家震惊之余,又对这位宛若被神话了一样的女孩子传出更加匪夷所思的传闻。

    其实,在商业界格外低调的席氏集团,不仅仅是董事长,连同它的首席代理人‘席慕琛’都没有几个人真的见过。

    即使是在商业界的盛大宴会上,也只能扑捉到那位首席代理人的一些侧脸和背影。可单单从他完美的背影,就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冷冽和孤傲。宛若凝固的万年寒冰一样,冷到极致。

    像墨一样的夜色,没有穷尽的漆黑。

    顾铭通过没有关上的门看着里面伏案工作的人的背影,突然萌生出一种席慕琛的生命正在透支的想法。

    自从他从医院回归工作后,席慕琛整个人愈发的冷冽冰寒,也愈发的不近人情。

    尤其是,他在商场上打压对手的手段,强势狠烈,杀伐果断,从不给对方留一丝余地。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让很多人连靠近都不敢靠近的男人,他出院后的整整一个星期内都在工作中极度忙碌,白天黑夜,从没有停下来过一刻钟。

    通过那抹孤傲的背影,顾铭突然明白他也许是在发泄。像席慕琛这样善于隐忍的男人,他早已经习惯了身负压力,即使再大的伤害与摧残他都可以承受。但是,在这样夜露深重的夜晚,万家灯火明,这个男人却依旧孤身一人处于公司的最顶层处理着永远没有尽头的合作案,好萧条,好寂寥。

    这样的男人,不言伤,不言痛,坚强到无坚不摧,更没有人看到过他的一点脆弱。

    可单是透过他的背影,顾铭就可以感到他疲惫至极。但是别无选择。只因为,他是席慕琛。所有人都可以倒下,唯独他不可以倒下的席慕琛。

    只是,他再继续这样下去到底能撑多久呢?人骨肉身,到底不是钢筋铁骨,即使铸成了铜墙铁壁,也终有可以摧毁他的东西,最痛不过情殇。

    不论怎样冷冽,有手段,在面对感情时,席慕琛也不过是一个最平凡的男人。

    沈桑榆的离开,带给了他太大的伤害。虽然,他从未表现出分毫。

    “还在工作?”刚刚站到办公室的门口,容泽一点也不想压抑自己不满的抱怨。

    顾铭冲他摇摇头,不置可否。

    看着直接推开门进去的人,顾铭也没有想去阻拦。因为席慕琛太累了,他实在觉得他需要休息一下。

    “哥,我今天刚刚发了薪水,你想吃什么,我请客。”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欢愉起来,可回应他的依旧是清脆的敲击键盘声。

    席慕琛没有理会他,也许是根本没有听到,也许是根本就不想理会他。

    总之,容泽明白的,他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无限的沉默,在只开着一盏白炽灯的办公室内,席慕琛的背影,让端着温水杯子的容泽突然怔住,他似乎又看到了幼年时那个拒绝和任何人交流的少年。

    他疏离冰冷的让人感到恐惧。

    “你来了。”没有丝毫语气的陈述句,席慕琛没有抬头,却让容泽因为他的这一点点反应高兴的简直要手舞足蹈。

    一杯温水替换了席慕琛手边那杯早已冷透的水,容泽看着桌面上那些白色的药片,突然蹙眉。

    “你怎么吃这种药?”他的语气里带着疑惑。

    将几种不同的安眠药收起来,席慕琛无所谓道,“不吃这些,我睡不着。”他站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透过玻璃望着整个寂静的夜空。

    “那也不用服用这么重的剂量,更何况还是不同种类的。”

    席慕琛长身倚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沉默着不再说话。容泽抬头,看着席慕琛的背影陷入落地窗外无穷无尽的夜空中,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高处不胜寒’这几个字。

    他翻看着席慕琛吃过的安眠药,明显可以得出结论,他一定是一种安眠药没有效果了再换另一种,如此下去,仅仅一个星期,席慕琛就换了四种安眠药。

    “以后别再吃这些了。”容泽看着席慕琛的侧脸,语气认真至极。“总是这么吃安眠药,对你的身体不好。”

    回复他的确是永无止境的沉默。

    “容泽。”

    这是席慕琛第一次开口主动称呼他的名字,容泽站起身,他突然觉得席慕琛似乎是在下什么重要的决定。

    英国,如同油画色彩里一样美好的拜伯里小镇上。

    温带海洋性气候的暖冬,英伦复古的红瓦白墙上爬满了苍翠欲滴的层层藤蔓。

    浅粉色的野蔷薇悠然绽放,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清爽和淡淡的花香。

    铺着白色羊绒地毯的室内,暖气十足。

    沈桑榆窝在柔软的沙发内,手里捧着一本大大的影集,里面记录了她幼时和亲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萧卿也许不是个好女人,争强好胜,追名逐利的甚至不惜以毁掉别人的一切为代价,可她确实是个好母亲。

    至少,在沈桑榆和她在一起的那些不太漫长的时光里,她对她的宠溺不是单单几个字就能表达清楚的。

    “又在看这个?”沈修坐在她身边,也跟随着她的视线望向她手里的照片。

    “爸爸。”沈桑榆微笑着,索性换了个方向枕在沈修的腿上。

    沈修倒非常乐意,他对这个孩子亏欠的太多,总觉得无论怎么做都弥补不了她。

    “小榆,中午想吃什么?”完全没有沈烨身上的那种凌厉,沈修的气质温和而儒雅,简直不像是出身于世家的人。也许是有一段长达几年的治疗,岁月在沈修的脸上并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

    她的母亲嫁了一个好男人,却没有珍惜,追名逐利大半生,终究因为利益而死。

    “爸爸,我想吃你做的维多利亚海绵蛋糕。”

    “小馋猫,又吃甜食,到时候长了蛀牙可没人带你去看牙医。”

    “是爸爸做的甜点太好吃了。”

    沈桑榆反驳的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快要睡着了。

    沈修无可奈何的站起身,将一旁的毛毯拉高盖在她的身上。

    刚巧沈烨进来看到这温暖的一幕,他突然觉得这才是家的感觉,辛苦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他们的小桑榆带回来了。

    可是,看到沈桑榆在梦中都轻蹙的眉宇,他又觉得带回来的只是这个孩子的外在。她的心依旧留在了国内。

    在温暖馨香的英伦红茶味道中醒过来,沈桑榆坐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抱回了卧室。

    米色的暖色调室内设计,她蜷缩在被子中,觉得全身都暖洋洋的。

    长发散乱在肩头,多了一种睡后慵懒的凌乱美感。

    最近,她嗜睡很多,而且每一次都会在梦里梦到席慕琛。梦里的席慕琛依旧温和如故。

    他站在一条河的对岸看着她,空气中是潮湿的水汽和清新的栀子花香。他看着她,眼神深邃而柔软,却带着脆弱的孤独。那样的席慕琛,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孤寂让她非常心疼。梦里,她似乎可以感受到自己无比眷恋的他的心跳,还有他手指的温度,她想过去抱抱他,但是他们这间横亘着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她走不过去,便只能远远的看着他。

    到底有多久没有再见过席慕琛了,仅仅一周的时间,她却觉得自己和他分开了整整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沈桑榆突然觉得,她很想他,每一个做梦的夜晚,思念就会肆虐疯涨。

    当一切恩怨全部抛之脑后,她还是很想念席慕琛,非常非常的想念。过去的一切都不想去计较,她只想见见他也好。

    可是,她似乎还是过于理性,一考略到他们见面后彼此的哑口无言,这个在内心萌生了几千万遍的念头又被沈桑榆强制打压在了心底。

    慢慢下了床,她把自己的卧室房门打开,而后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

    “睡醒了。”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沈修将一杯刚刚煮好的红茶递给她。

    沈桑榆眨眨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沈修,疑惑地问道,“爸爸,是谁在准备午饭啊?”

    “你哥。”

    “他做的午餐?”沈桑榆蹙眉,脸上的表情非常扭曲。沈家哥哥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的全能好男人,但是他的黑暗料理真的让人不敢恭维。

    但是闻着空气中的饭菜香味,沈桑榆又觉得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

    于是,带着三分好奇,七分戏谑,沈桑榆起身就向厨房走去。

    沈修抬起头,本想在说点什么的,可看着沈桑榆渐渐远去的背影,微笑着摇摇头,继续去看手中的报纸。

    正午的阳光透过厨房外的玻璃,照进来。

    砂锅在火上,里面香气宜人的热汤“咕嘟咕嘟”冒着泡。

    沈桑榆一眼扫到案板上,看到上面切得整整齐齐,大小相等的各色蔬菜,不由得好奇心越来越强,难道是沈家哥哥厨艺最近暴涨。

    她可记得沈烨是那种连菜刀都不会用的男人。

    不过,更令她感到诧异的是,厨房里一切食材准备好了,火上还熬着鱼汤,却不见沈烨的人影。

    突然,她听到厨房里间的烘培室传出了一点动静,这才了然原来沈烨在那里面。

    想都没有多想,“哥!——”轻唤了一声,沈桑榆就推门而入。

    不过令她绝对没有想到的时候,她打开烘培室的门看到的景象是,沈烨正把一个人压在烘培室的墙壁上亲吻。

    极度深入的唇舌纠缠,唇片厮磨,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令人脸红心跳的轻吟。

    只不过,被沈家哥哥抱在怀里的,如果她的视力没问题的话,应该是个货真价实的美男子。

    “小榆,你睡醒了?”即使被人撞见自己和别人亲吻,沈烨依旧面不改色的淡定如常。

    “哥,比起那个,难道你不应该先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沈烨微笑,眼瞳幽深漆黑,兄妹两个顿时彼此心神领会。

    没有沈家兄妹的淡定,顾文熙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厚,白皙的脸上带着激吻后的浅浅晕色。

    不过,怎么说也是混迹商场多年的男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小榆,你好。”温和的打招呼,顾文熙怡然已经恢复成了平日里那个冷静如风的男人。

    “好久不见啊,文熙哥。”沈桑榆礼节式地抱了抱他,在敏锐的察觉到顾文熙手上的戒指的时候,联想到沈家哥哥放在床头的戒指,她又随即笑开了否定道,“文熙哥,也许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大嫂。’”

    沈烨的笑意更浓了,顾文熙对于这样调侃意味深重的话也不置可否,只是轻笑道,“小榆倒是变得会开玩笑多了。”

    以前,每次见到沈桑榆的时候,顾文熙觉得这个女孩子比沈烨身上的负担都沉重,偶尔展现脆弱,这个孩子就会让人痛到骨子里。

    但是,这次见面,顾文熙总觉得沈桑榆变了,变得太多。在本身的暗黑和冷冽消退后,这个女孩子被一种温暖柔和的气质所包围着。这让顾文熙感到很是欣慰,这个孩子成长了很多,很多。

    中午,餐桌上。

    “文熙哥,你做的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有吗?”顾文熙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厨艺有多好。

    “当然有啊。”

    “那就多吃点。”

    沈桑榆眉眼含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固执于复仇,沈烨忙到无法回来照顾着沈修的时候,一直都是顾文熙在陪着自己的父亲吧。

    这样冷静淡然的一个男人,五官精致漂亮的似乎不像话,但却不显得一点女气,凛冽有风度。在诡谲风云的商场上,他也是雷厉风行,手段多端的好手。

    虽然觉得男人在一起没什么,沈桑榆却还是不明白像顾文熙这样的男人却愿意淡静的为另一个男人洗手做羹汤,甚至是对他的家人同样的爱护。

    看着沈烨和顾文熙,沈桑榆就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事实上应该很微妙,既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又是难以割舍的伴侣。

    她现在坐在顾文熙和沈烨的中间,两个人默契的给她不停的夹菜,让她显得十分无奈。

    不知怎的,玩心大起,看着低头吃饭的沈烨,沈桑榆回过头望着顾文熙,提议到,“文熙哥,你这样的高富帅跟着我哥不会觉得遗憾吗?”

    “喂,沈桑榆好好吃你的饭。”沈烨含笑,无奈的看着这个捣乱的丫头。

    “文熙哥,如果不和我哥在一起,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吧。”瞅了一眼沈烨,沈桑榆眨眨眼,戏谑道,“文熙哥,你做饭这么好吃,要不要考虑嫁我啊?”

    顾文熙微笑着看看沈烨又看看沈桑榆,想了想,语气轻松道,“好啊,可以考虑。”

    “哥,你被抛弃了。”沈桑榆轻笑。

    “是,是,我被抛弃了。”无奈地掐掐沈桑榆柔嫩的脸,“你这个丫头真是一点都不肯消停。”

    “文熙哥,救我。”

    “沈烨!”

    三个人嬉笑着乱成一团,没有上流社会应酬时需要注意的礼仪,没有西式冰冷的刀叉,木质的筷子摆在餐桌上,带着家的味道。

    沈修笑容温和,他的孩子现在过得都很好,就是他最大的欣慰。

    午后的阳光很暖,爬满蔷薇藤蔓的英伦红瓦白墙。

    别墅前小小的院落里,顾文熙坐在沈桑榆的对面,看着她摆弄着手里的茶具。

    不由觉得对她满是赞赏。

    “中国的古典茶艺,不论看多少遍总觉得回味无穷。”

    小小的青花白瓷茶盏被她用茶挟子放置一旁的沸水中浸泡了一番后再捞出来。“这是我从国内带回来的龙井,既然文熙哥喜欢,就都送给你好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顾文熙轻笑,他换了个姿势坐在沈桑榆的对面,看她将粗细分过后的茶叶缓缓放入茶瓯里,执起紫砂壶,悬壶高冲。茶叶被高温冲烫开,像是花朵绽放的一瞬间一样,顿时清香四溢。真是好茶艺。

    顾文熙赞叹,但是他相信能让沈桑榆练就这样的茶艺的老师,一定是个更加了不起的人。

    “文熙哥,尝尝看吧。”

    “好啊。”白底青花的瓷器握在手里,轻呷了一口,顾文熙就觉得呼吸间漾开茶的芬芳。

    “真是没想到你这个酷爱英伦甜品的人,竟然也会对中国的茶感兴趣。”这样的沈桑榆让顾文熙实在意外。

    沈桑榆微笑,又递了一杯茶给他。

    “最近,小榆都在忙什么?”顾文熙依旧像往常一样和她闲聊。沈烨告诉他,这个女孩子心结太重,需要和人多交流。

    “忙什么?”沈桑榆似乎在思索,“每天会和爸爸一起看节目,自己偶尔看看烹饪类的节目,兴趣来了就自己动动手。文熙哥,我的厨艺虽然比不过你,却比我哥的好太多了。”

    “是么?”顾文熙饶有兴致的挑眉。

    “当然,明天就做个你吃。”沈桑榆信心十足,“最近闲下来了,看了很多国内外的名着,应该有四五本吧。”

    午后的阳光温暖的照在女孩子柔软的长发上,她的肌肤很白皙,是漂亮的象牙白色。眼瞳乌黑晶亮,不再是冰冷和漠然,反而柔和的不像话。

    在顾文熙的印象中,他和这个女孩子少有的几次见面,她的整个人都是沉浸在一种极致的暗黑里的。

    可是现在的她,笑容温和柔软,生活充实,退掉沉重的报复,她像是一个真正存在于世间的人了。

    她会笑,是食人间烟火的。而且,笑起来格外动人。

    这个女孩子,顾文熙突然惊讶的发现,她的心结早已经完全自己打开了。只是,她还需要一个恻隐的动力。

    “小榆,你变了。”放下茶杯,顾文熙无比认真得看着她,眼神中满是明亮的光芒。

    “变了?”沈桑榆微微愕然。

    “你早已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满眼冰凉的女孩子了。”顾文熙微笑,“小榆,你一定是爱上了一个人。”

    手里的白底青花瓷杯掉在地上,碎裂开来。

    伴随着那声清脆的响声,沈桑榆突然觉得豁然开朗。

    “你等着的人,也许他同样正在等你。”顾文熙拍拍她的肩膀,语气释然,“原本我以为自己也许会孤独终老吧,可还是终于在一天表达出了自己隐藏的那份情感,到那时我才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人的一生很短,小榆有很多事情,是等不得的。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一定很明白的。”

    内心一片紊乱,沈桑榆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梦,梦中的席慕琛,温柔的席慕琛,温暖的手指,熟悉的心跳。

    强压的理智在一点点丧失,直到沈烨出来告诉她,“小榆,席慕琛打电话过来,你要不要接?”

    沈桑榆一怔,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可交叉在一起不停扭动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沉默沉默,无尽的沉默。而后,像是被什么冲破了自己最后的底线一样,她缓缓向客厅走去。

    沈烨望着沈桑榆的背影,和顾文熙相视一笑。

    寂静的客厅,沈桑榆握着手里的电话,没有说一句话。

    仿佛是一个空旷的空间内,电话两端的人都保持着默契的沉默。安静的氛围,安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我好想你。”熟悉的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沙哑。

    明明是她内心的话,他却提前一步说出来了。沈桑榆想微笑,可微笑着眼泪就静静得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滚落在桌面上。

    席慕琛听着电话里传过来的眼泪滴答滴答清脆低落的声响,那每一滴泪全都落在了他的心里。

    沈桑榆想说话,可在面对他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理智对席慕琛根本都是无效的。委屈,伤心,更多的是思念,压抑在喉咙里,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席,慕,琛……”她唤他的名字,嗓音艰涩沙哑到不像话,眼泪滴滴答答的,再说不出话。

    “乖,别哭。”温和的劝慰,是席慕琛独有的温柔。

    眼泪落得更凶了,沈桑榆努力压抑着哭腔,望着窗外正好的暖阳,她一字一句,认真对他说道,“……席慕琛……我想见你……我好想见你……”

    “好。”

    冰消雪融,犹如春风拂过苏州河畔,即使是一个单音字也可以温暖到对方的骨子里。

    这是独属于沈桑榆的,席慕琛的温柔。

    深夜,从西雅图赶往拜伯里的航班。

    “少爷,赶在凌晨两点就会到的。”

    “好。”

    阿九坐下,想到前几天席慕琛突然将公司全部交给顾铭暂时打理,然后就去往了西雅图去。

    不明白为什么的阿九后来才知道,席慕琛整夜整夜的失眠,换了数十种安眠药都没有效果。直到,回到西雅图的那栋别院,在沈桑榆童年生长的住处,他只有躺在她曾今睡过的床榻才能勉强休息一会儿。

    英国拜伯里,凌晨两点。

    雨雾如烟,走在小镇路上的男人穿着一件深黑色的毛呢大衣,颈脖处一条浅灰色的围巾,虽然背影有些削瘦,但身材修长,气质清峻,仿佛国画中淡墨的一笔,空灵而又遒劲。

    寂静的英国小镇,男人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岁模样的青年。

    “少爷,应该就是这里了。”阿九对席慕琛示意。

    “嗯。”男人点头。

    “不进去吗,少爷?”阿九疑惑。虽然英国的气候比较温暖适宜,可再怎么说现在也是冬天啊。

    男人抬头望着寂静的夜色,沉默了很久。想着她应该在睡梦中,便不忍心打扰。

    按照席慕琛的理智和思维,他是绝对会仔细选好航班,然后想到一切利弊,在适当的时间来到这里。

    但是,他无法冷静,更无法再理智,因为他要见的人是沈桑榆。

    抱着试探的心理剥下那个电话号码,她能够接电话,他已经很高兴了。在听到她说相见自己后,席慕琛更是想都没想就直接买了一般最早的西雅图飞拜伯里的机票。

    她想见他,他更想见她。

    一直到到了目的地,他才发现原来只是凌晨两点。不过,一想到她就在自己面前的这栋别墅里,他倒是瞬间安下心来了。

    “真的不打算进去?”门突然打开,橘红色的暖光中,沈烨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戏谑。果然,如他所料如果席慕琛一放下电话就从西雅图赶过来的话,那趟航班到达的时间一定是凌晨两点。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睡下,沈烨就是想看看,对于席慕琛来说她的妹妹到底有多重要。

    很显然,这个男人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进来吧。”

    “谢谢。”

    “小榆正在那个房间睡觉,别吵醒了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好。”

    看了一眼带着阿九向客房走去的沈烨,席慕琛薄唇轻抿,觉得小榆的哥哥还不错。

    男人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么奇特。

    温暖的室内,沈桑榆还在做着那个绮丽的梦。隔着一条河的距离,水浪翻涌,凉意沁透了她的四肢百害,突然间她像是被拉进水里一样,连求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小榆,小榆。”

    是谁的嗓音那么像席慕琛?好温暖的怀抱,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睡梦中的沈桑榆急忙向对方的怀里蜷缩进去,她的脸贴在对方的胸膛上,觉得瞬间安下心来了。

    “是不是做噩梦了?”温和的嗓音,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沈桑榆感受着对方温柔的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背脊,不愿意就那么醒过来。

    “席慕琛。”她喊着他的名字,半醒半睡的状态似乎在梦呓。

    “嗯。”

    她窝在他的怀里,睫毛颤了颤,突然说道,“席慕琛,我又梦到你了,真好。”

    “嗯。”

    “席慕琛,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委屈的嗓音,从喉咙里发出来带着破碎的呜咽。

    “傻瓜,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我好冷。”

    “乖,我抱着你,不冷。”

    “我好害怕,席慕琛。”她闭着眼,眼角有湿润的痕迹。

    “怕什么?”他倾身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耐心的询问。

    “害怕,醒过来你就不见了怎么办?”

    “不会,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嗯,好。”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一样,沈桑榆蜷缩在他温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席慕琛微笑,抱着她柔软的身体,也渐渐得睡了过去。

    清晨,席慕琛似乎很久没有睡得这样安稳过了。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他的脸上轻抚,席慕琛睁眼的瞬间抓住在他脸上作乱的手。

    被对方握着手指,沈桑榆也不打算抽回来。

    她望着他的脸,悠悠说了一句,“席慕琛,你长得真好看。”

    “嗯。”翻过她的掌心,他在上面落下一吻。

    “所以,这不是做梦。”感受着刚刚被亲吻的温热,沈桑榆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倾身过去,吻了吻她浅粉色的唇。

    沈桑榆看着他,认真道,“席慕琛,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从来都没有。”他也看着她,嗓音低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分开。”

    即使你要离开,天涯海角,沈桑榆,我都会找到你。

    几天后。

    英国,拜伯里,天空很蓝,空气中有花的香味。

    席慕琛刚刚和国内的顾铭通完电话就听到,沈家的客厅里一阵吵闹声。

    顾不得其他,他挂断电话,就向室内冲去。

    “到底怎么了?”看着躺在床上晕过去的沈桑榆,沈烨摇摇头。

    顾文熙已经去给私家医生打了电话过来。

    大致看过后,杰瑞医生蹙着眉,走出了沈桑榆的卧室,沈修留在室内用热毛巾给沈桑榆擦掉额上的冷汗。

    “怎么就病了呢?”叹了一口气,他又将毛巾用温水浸湿。

    院落里。

    “到底怎么样?”席慕琛和沈烨异口同声。

    “不是什么大问题。”杰瑞想了想,蹙着眉说道,“沈小姐只是怀孕了而已,应该快要一个月了。”

    怀孕……

    怎么,怎么可能会这样……

    沈烨和顾文熙没什么表情,席慕琛却宛若晴天霹雳。

    怀孕……

    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那个药,她一定没有再继续吃。

    沈烨正疑惑着席慕琛的反应,谁料医生的下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无法镇定了。

    “沈小姐的身体并不适合怀孕,无法打胎的话,她分娩时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沈烨震惊,整个人宛若虚脱了一样,半天都没有说话。

    顾文熙皱着眉,把杰瑞医生先送了出去。

    “你事先就知道她不可以怀孕对不对?”质问的语气,怒火攻心,想到好不容易才找回的妹妹这么年轻就要丧命,沈烨已经完全失去了所谓的理智。

    联想到席慕琛刚刚的反应,他更是怒气横生,压抑不住怒火,狠狠的一拳朝席慕琛打去。席慕琛向后一退,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

    “阿烨!”顾文熙过去拉过沈烨。

    “哥。”虚弱的嗓音还带着点沙哑,沈桑榆渐渐走过去,对沈烨微笑道,“这个不怪他,是我想要这个孩子的。”

    席慕琛就那么站着,他看着她用柔软的纸巾慢慢擦拭掉他唇上的鲜血。

    “你知道?”握着她的手,席慕琛满是无奈。

    “嗯,知道了。”从国内到英国后,冷静下来的沈桑榆特意去医院看过医生。因为她觉得席慕琛不是那种可以不要自己孩子的人。果然不出所料,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怀孕的负担。当时不要孩子也是来得及的,但是她想要他。

    她自己的身体沈桑榆清楚的很,即使不要孩子,受过这么多折磨的她又能活多久呢。如此,还不如留下一个孩子,这样还可以一直陪着他。

    不然,他一个人在这个世上,该有多孤独啊。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个孩子?”沈烨不忍心责备她,可又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悲愤,“你的身体是不可以要这个孩子的。”

    “哥,是我任性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早晚被你气死。”沈烨推开顾文熙,怒气冲冲的一个人走进客厅里,顾文熙叹了一口气急忙跟了上去。

    “小榆这么做,是有她的道理的。”沈修站在落地窗前,无奈的权威他。

    “爸。”

    “阿烨,你应该尊重她的。”

    “爸,我知道。”沈烨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后才压抑到,“如果小榆出了什么意外,我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卧室。

    “你这样简直就是胡闹。”撩开她额前的长发,席慕琛责备她的语气里满是担心。

    “不要想的那么吓人好不好?”沈桑榆翻身,靠在他怀里,“只是说有生命危险的可能性很大,又不是一定会出问题。”

    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她嗓音柔软道,“为了我们的宝宝,堵上一把,赢了的话,不就皆大欢喜吗?”

    叹了一口气,席慕琛紧紧得抱着她,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用你的命,我赌不起。”他的嗓音有些压抑的沙哑。

    “阿琛。”她第一次这样叫他,席慕琛微微一怔。

    “我听爸爸说,你母亲在世的时候经常这么叫你。”

    温热的手指,轻触着她柔软的脸颊。

    “我从来没有说过爱你对不对?”她微笑着,笑容格外的柔软。

    “嗯。”

    抓住他的手,沈桑榆突然认真道,“阿琛,我想告诉你,虽然我没有说过,但我比一定比我想象的要爱你的多得多。”

    “傻瓜,我也爱你。”

    深邃的如同大海一样的眼眸,沈桑榆抬头的瞬间就可以看到,并且可以一直顺着着双眼看到他的心底。

    “阿琛。”

    她唤这个名字,似乎唤上了瘾。

    “我……答应你我一定不会死好不好。”

    她一定要平安生下这个宝宝,然后和席慕琛一起看着他们的孩子慢慢长大。

    席慕琛没有说话,只是抚在她发间的手指有些忍不住的颤抖。

    “你不会让我强行把孩子流掉对不对?”她抓着他的胳膊,手指不断的抽紧。

    席慕琛依旧沉默着,他似乎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要是想让我流掉他,我会离开,不让你们任何人找到我。”认真的语气。

    却让刚刚压抑的席慕琛,一脸沉郁,“休想。”

    “那我们可以试试看”沈桑榆轻笑,“你到底答不答应?”

    “好,我答应你。”万般无奈下,他只好应声。

    “这样最好。”沈桑榆摸摸他的脸,陡然严肃道,“你如果不遵守承诺,我绝对会离开,而且说道做到。”

    “小榆。”他几乎咬牙切齿,“你这么做,就不怕我恨你。”

    “不会的。”沈桑榆笑得温和,“阿琛,你舍不得的。你舍不得恨我的。”

    压抑着叹了一口气,席慕琛终是沉默下去。

    “你不喜欢他?”牵引着他的手放在她柔软的腹部,她突然开口问他。

    “当然不是。”

    “席慕琛,那你一直想尽办法流掉他做什么?”

    “他要用你的命来换,我怎么忍心?”他抱着她,窝在她柔软的脖颈处,嗓音中满是痛苦的沉闷。

    “不会,以命换命的。”

    “如果,如果……”压抑着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如果,他要了你的命,我一定亲手掐死他,再去陪你。”

    “席慕琛!”她无奈的笑笑,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天上地下,下地狱我都陪着你。所以,你不可以……”

    “我知道的。我答应你,阿琛,我不会死的。”

    “好。”

    “阿琛,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是这样的爱你。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好,永远不分开。”

    尾声(桑榆非晚)

    四年后。

    英国,拜伯里,古香古色的小镇。

    将国内的企业总部完全发展到英国的席慕琛刚下飞机,走在再也熟悉不过的小路上,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清冷。

    直到,他渐渐在一栋别墅前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的人,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愈发的柔软。

    温暖的春光洒在拜伯里美丽如画的房屋上。

    宽阔的小路上,一个有着柔软的短发的女孩子立即映入了他的眼帘。纯白色的棉布衬衣,纤尘不染,纤细白嫩的脚踝,她赤着脚穿着帆布球鞋正在踢毽子。

    周围偶尔有路人经过,停下来看着她,帮她数数。

    女孩子的眼睛很漂亮,她一边踢毽子眼睛一边灵活的随着毽子闪动,柔软的身体灵活的扭动着。有四周的住户围在一起为她鼓掌喝彩。女孩子脸上的笑容温暖又甜美。

    他站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她快活的随着毽子跳动。一直到数到几百个过后,羽毛毽子突然飞了出去。

    席慕琛站在人群里,快速的伸手,稳稳的把毽子接住了。

    沈桑榆越过人群,安静得和他对望了一会儿,然后快活的跑过去,将毽子从他手里夺回来。

    “你是故意的。”席慕琛伏在她耳边,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白皙的耳垂上。

    沈桑榆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怎么把头发剪短了?”修长的手指穿梭在她及肩的短发上,语气中满是可惜。

    沈桑榆无奈地笑笑,有些尴尬道,“昨天和轩轩,涵涵比赛吹泡泡糖的时候,不小心黏到头发上了。”

    “你就宠着他们吧。”掐掐她还是没有多少肉的脸,席慕琛叹了一口气。

    “他们很听话的。”

    沈桑榆刚刚说完,双胞胎两兄弟就跟在沈烨的身后过来了。

    两个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五官精致,可爱极了。哥哥性格沉默一些,五官轮廓深邃,弟弟活泼好动,五官相对清秀一点。

    “爸爸。”

    “妈妈。”

    异口同声的嗓音,带着孩童特有的软糯。

    本来还古灵精怪的折腾沈烨的小恶魔,在见到席慕琛和沈桑榆后立马就变成了天使一样的乖宝宝。

    穿着深黑色高领毛衣的是哥哥席亦轩,而穿着同款的浅灰色毛衣的则是弟弟席亦涵。

    “妈妈,要抱抱。”刚刚还听话的站在一旁的席亦涵,不到一分钟就原形毕露的开始彻底的撒娇。

    “好啊。”

    沈桑榆还没有弯下身子去抱他,就被沈烨和席慕琛阻止了。

    四年前,因为生沈亦轩和沈亦涵,沈桑榆几乎丧命。

    在她昏迷不醒的那一个月里,席慕琛简直要崩溃。

    直到,她终于熬过来了,身体确实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抵抗力极度降低,脸发烧感冒都有可能导致她丧命。

    四年的时间,通过席慕琛请来的名医调理,最近才慢慢恢复过来。

    “我又不是纸糊的,抱抱涵涵不会怎样的。”她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一个四岁的孩子而已,怎么可能抱不动。

    “妈妈。”把柔软的小家伙抱在怀里,沈桑榆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席亦涵,你都四岁了,还让你妈抱,知不知羞?”沈烨看着窝在沈桑榆怀里和她亲热的小家伙,忍不住想教训教训他,这小恶魔,只有这个时候才最听话。

    “舅舅,才不知羞。”小家伙愤愤的反驳。

    “你个小东西,又想说我什么坏话。”沈烨瞪眼看着席亦涵。

    “爸爸,妈妈。”席亦涵,在沈桑榆怀里扑腾着被席慕琛接了过去,小家伙继续认真道,“今天我看见舅舅和文熙叔叔在一起亲亲了,好不知羞羞。”

    “是么?”席慕琛眼瞳微深,“爸爸不是告诉你没有证据的话是不可以乱说话的。”

    沈烨:“……”

    沈桑榆:“……”

    席亦涵继续扑腾,“有证据的,哥哥是人证,物证么,在哥哥背包里的照相机里。对吧,哥哥?”

    “嗯嗯。”席亦轩点头。

    沈烨:“……”

    这两个小恶魔!

    “怎么都站在门口,快回来吃饭了。”顾文熙站在不远处的别墅前,脸上带着宁静的微笑。

    几个人一齐向家里的方向走去,沈烨走在前面,席慕琛抱着席亦涵,沈桑榆拉着席亦轩的小手,席亦轩安静的跟着妈妈。

    彼时阳光正好,彩霞漫天。

    中午吃过饭,席慕琛到英国的新公司去了一趟。

    回来的路上接到了沈桑榆的电话。

    “阿琛,我在尼维斯百货大厦门口,你过来接接我吧。”抬头望着阴沉的天空,沈桑榆有些无可奈何。

    “好。”

    白色的兰博基尼缓缓启动,溅起一地水花。

    天空愈发的阴沉,不到一会儿就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

    一直到尼维斯百货商场门口,车子便缓缓停在了相应的停车位上。

    “阿琛。”一见到他,顾不得淅淅沥沥的雨水,她就直接向这边跑了过来。

    乌黑的头发,渐渐被打湿,席慕琛看着远远跑过来的身影,有些不悦的急忙走过去。

    “你的身体很好,是不是?”他环抱着她,因为没有带伞,只能用手臂替她遮雨。

    距离固定的停车位置还有一段距离。雨越下越大,沈桑榆不说话,只是开心的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灵活柔软的身体,带着栀子花的清香。

    雨淅淅沥沥的,越来越大,无奈之下,席慕琛直接打横将沈桑榆抱了起来。

    “席慕琛,你干什么啊?”她伸手锤了一下他的肩膀。

    席慕琛沉默着将车门打开,把车里本来是怕有意外,孩子着凉备用的羊绒毯裹在她身上。

    “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一边拿毛巾帮她擦头发,一边和沈桑榆说话。

    “我哥和文熙哥带着他们去吃快餐了。”

    “嗯。”

    “席慕琛,过两天轩轩和涵涵就要跟着老师开始学画画了,这是我给轩轩和涵涵买的画具,你觉得怎么样?”

    “他们会喜欢的。”只要是你买的。

    沈桑榆挑眉,“你看都不看一下,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是他们的爸爸。”

    沈桑榆撇嘴,这算什么理由?

    “还是很冷吗?”席慕琛蹙着眉,碰触到她冰冷的手。

    “还好了,你和我哥还有我爸都太夸张了。我身体已经很好了。”

    四年前为了那两个孩子终是让她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迫害,只要稍微一着凉,她的反应要比常人厉害的多。无奈的叹一口气,将湿透的风衣脱下来,席慕琛将她抱进怀里。

    温热的胸膛熨烫着沈桑榆过分白皙的脸颊,让她脸上浮起浅浅的粉色。

    “阿琛。”

    “嗯。”

    她抬起头发现他的视线完全凝聚在她的身上。

    席慕琛看着怀里的她,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这个女孩子也是这样闯入了他的视线,然后被他这么抱在怀里,让他永远也放不下她。

    向席慕琛的怀里靠了又靠,沈桑榆突然凝视着他,眼睛亮闪闪的,“阿琛,沈桑榆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

    “我也是。”席慕琛微笑着轻抚着她的脸,而后俯下身去亲吻她。

    “阿琛,我爱你。”

    “我也爱你。”

    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着,却格外的温馨缠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