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7】大结局

作者:夏凉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完成设计稿之后沁然便让秘书把图纸还有样板送到沈芷欣住的酒店,但是秘书回来的时候脸上一片低落。

    “Miss。G,沈小姐说这设计与她的想法不一样,让你作一些修改。”秘书走进办公室,把手里的文件袋放下来。

    Miss。G的设计一向是业界公认的最高水准的设计,从来没有出现过顾客不满意的现象,而这一次沈芷欣的态度令人觉得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沁然皱了皱眉,“什么地方不满意?”

    “总体给她的感觉并不好。”秘书小姐战战兢兢地道,这是沈芷欣的原话,从来没有人会对Miss。G的设计挑剔,而沈芷欣这一次端的高架子令她很不爽。

    身为Miss。G的秘书,她在业内也是一向受人仰视的,这一次完全是没有想到沈芷欣竟然会这样回绝Miss。G。

    “你先出去。”沁然沉了下脸吩咐道。

    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沁然的脸色,担忧地退出门外。

    她把设计稿重新拿出来,图纸上是一只玻璃镶钻的细高跟鞋简图,沁然思索了一会,把印在鞋面的蝴蝶图案擦除,换成是一个蝴蝶吊坠勾在扣子的位置。

    重新把图纸交回给秘书,沁然淡漠地道,“你明天再送过去,如果还不满意就让她联系其他设计师。”

    秘书小姐应了下来,看着沁然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沁然回到公寓,莫烟还没有回来,她走进厨房准备晚餐。

    这间公寓是她刚来美国的时候顾南锦给她安排的,后来在M。G认识了莫烟,她当时还在实习期,而学校离M。G比较远,沁然便让她暂时在她的公寓住下,后来毕业之后莫烟决定在M。G发展,两人便一直住在一起。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着,沁然在厨房忙碌着没有听到,直到莫烟回来提醒她她才知道。

    屏幕上显示的是顾南锦的来电,沁然按下接通键。

    “沁然,妈发生了车祸,现在在住院,你抽个时间回来看看她吧。”顾南锦担忧的嗓音传了过来。

    “什么?”沁然诧异地瞪大眸子,“严重吗?妈还好吧?”

    “刚刚做完手术,现在还没醒。”顾南锦焦虑地道。

    沁然的心情紧揪在了一起,命令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我请好假就回去,哥你照顾好妈。”

    “好,回来的时候告诉哥,哥去接你。”

    沁然应了下来,挂掉电话,她的心情一直都处于忐忑状态,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国,就算是任何节日也不曾离开过纽约,而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令她措手不及。

    刚才担忧之下她匆忙应下了哥哥的请求,但是现在,一想到她就要重新回到那一座城市,莫名的伤感向她袭来。

    从来没有想过会再回去,但是不得不回去。

    第二天回到M。G,沁然向余庆提出了请假的申请,他没有拒绝,看着休假的时间,他微微蹙眉。

    “沈小姐定制的设计这一周就要确定下来,现在进度如何?”他问。

    “还在商讨中。”

    “尽量把这个设计先完成,G,Giles是我们的大客户。”余庆对于陆梓宸的婚事十分上心,同时也对沁然的设计有信心。

    “我知道。”沁然点点头,但要是沈芷欣再挑剔,她也就无能为力了。

    从M。G离开,沁然回公寓拿了行李便赶往机场。

    头等舱内,漂亮的空姐正在为每位乘客端来饮料,沁然道了谢,正要闭眼浅寐,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通道进来,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

    男人并没有看向沁然,身边的空姐看见陆梓宸登机,马上为他准备了热腾腾的咖啡。

    沁然撇过脸,心脏如小鹿乱撞般地扑腾着,如果这是巧合,她是不信的。

    但若是陆梓宸刻意安排的,她更加不信。

    一个即将要结婚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费尽心思只为与另一个女人同机。

    她想要问出心底的疑惑,可是陆梓宸至始至终都在看着电脑屏幕,并没有给她一个余光,她望着窗外的蓝天,眉心微微皱着。

    纽约飞往翟城全程十个小时,沁然看了一会杂志,随着天色渐暗,睡意也渐渐袭来。

    她闭着眼睛,脑袋由于一阵轻微的晃动而倾向了一边,陆梓宸转过头,肩上忽然多了一份重量,印入眼帘的是沁然素净的小脸。

    纤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粉嫩的樱唇,这个女人精致的容颜早已刻在他的心底,他想要忘记也无法做到。

    冷冷地勾起薄唇,男人收回落在沁然脸上的视线,继续专注在工作上。

    期间空姐为两人送来了晚餐,陆梓宸帮沁然要了一份意粉,而她则要了一份牛扒。

    沁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窗外的天色漆黑一片,漫无边际。

    她掀开眼皮,脑袋下坚硬的触感令她心跳如雷,冰薄荷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她眨了眨眼,连忙坐直身子,眼睛有些局促地望着男人俊朗的侧脸,“抱歉。”

    “先用餐。”陆梓宸没有回应她,而是把手边的一盒意粉递到沁然面前的小桌板上。

    沁然低垂下脸,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意粉上,不能想其他有的没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沁然用完晚餐,察觉到到男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她转过脸问,“怎么了吗?”

    轻柔温婉的嗓音落在他的心头。

    她变了。

    陆梓宸眯了眯眸子,心底的情绪忽然变得有些暴躁。

    “为什么回去?”男人沉沉地问。

    沁然愣住,神经在这一刻忽然打了结,把她的理智都抽走了。

    这不是朋友之间关心的问话,仅仅只是一个冷漠的疑问句。

    “有点私事。”沁然回答他。

    说完沁然就十分懊恼了,陆梓宸现在与她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她怎么还要回答他!

    “什么私事?”陆梓宸继续问她。

    “无可奉告。”沁然冷冷地回绝他,转过脸看着窗外。

    陆梓宸的脸色沉了下来,屏幕上幽蓝的光勾勒着他英挺的五官,魅惑之极。

    直到下机的时候,两人之间都再没有过任何的谈话,沁然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走出机场,顾南锦的跑车已经停在了外面,他倚着出门,慵懒而悠闲的姿态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哥!”沁然疾步走过去,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回来了。”顾南锦宠溺地揉了揉沁然的脑袋,和她一同坐进跑车。

    熟悉的建筑物从面前掠过,沁然的心情满是担忧,追问身边的哥哥,“妈的情况怎么样了?”

    “昨天做完手术,基本上没有大碍,但现在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好,我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沁然道。

    顾南锦皱了皱眉,“沁然,不要走了,都这么多年了,你不能一直留在美国的。”

    “哥。”沁然有些不悦。

    顾南锦无奈地叹气,跑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沁然下车跟在顾南锦身边走进医院。

    她来到病房门前,脚步在这一刻变得踟蹰。

    这几年来她从没有回过顾家,除了顾南锦偶尔会来纽约探望她,她没有再见过自己的父母。

    顾南锦见沁然站在原地出神,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妈很想你,赶快进去吧。”

    沁然扬起一个淡笑,推门走进去。

    李梦正半躺在病床上看书,见到沁然,讶异地捂着小嘴,声音哽咽,“沁然,真的是你?”

    “妈,我回来看你了。”沁然走过去在母亲旁边坐下,握着她微凉的手。

    李梦激动地抱着沁然,眼底溢出了雾气,“回来就好,来,和妈说说在纽约那边过得怎样。”

    顾南锦站在门边,望着相谈甚欢的两人,嘴角勾起浅淡的笑。

    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本来沁然想留在医院陪伴母亲,但是顾南锦念着沁然已经坐了十个小时的长途飞机,肯定是十分疲惫,便命令她一定要回去休息。

    沁然拗不过顾南锦,只能乖乖地跟着回家,第二天再过来医院。

    沁然回国的消息并没有透露出去,只有菲安还有几个相熟的朋友知道。

    因为唐氏的总部搬迁,菲安一年前就已经在翟城定居,知道沁然回来,早早地就约了她出来。

    沁然在餐厅里等了一会菲安才匆匆地赶来。

    “不好意思,刚刚才在医院做完产检,路上耽误了点时间。”菲安在沁然对面坐下来。

    菲安现在已经怀孕了三个月,小腹微微隆起。

    “没关系,现在宝宝最重要。”沁然笑了笑,有些羡慕地道。

    菲安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嘴角凝着温柔的笑,“对啊,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宝宝重要。”

    “沁然,你这次是打算回来了吗?”菲安问她。

    沁然摇头,“我一个星期后就回去。”

    “这么急,难得回来了就呆久一点。”菲安劝诫道。

    “我回来看看妈,在这边也没有什么正事,而且冬季时装周要开始忙了,我要回去准备。”作为M。G的首席设计师,沁然肩上的担子并不轻。

    菲安叹气道,“难道你真的打算一直留在纽约?这里才是你的家。”

    “我不知道。”沁然有些迷茫。

    但是现在,她依旧没有想留在翟城的心。

    因为这个城市,不仅仅是顾家的天下,更是被陆家分了半边天。

    两年前,陆梓宸正式接手了陆氏,当年身在纽约的她也能够在众多版面和新闻上看到这个男人的报道。

    “沁然,生完宝宝之后我就打算离开简氏创立自己的品牌,我希望你能够加入。”菲安道。

    简氏毕竟是家族产业,不能够把所有的资源都投放在时装这一个领域,而菲安是想完全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

    “我…我考虑一下。”沁然犹豫道。

    “沁然。”菲安认真地看着沁然,“不要再逃避了,就算陆梓宸在这里,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已经要结婚了。”

    最近陆梓宸结婚的新闻在国内掀起了一阵热潮,他本来就是天之骄子,现在终于要结婚有的人惋惜也有的人祝福。

    “我知道,这件事不会影响到我。”沁然沉沉地道。

    菲安皱着小脸,沁然惆怅的面容令她心疼之极。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沁然根本放不下陆梓宸,可是三年过去了,她始终要去面对这一切,翟城才是她的家,她不舍得沁然一个人在异国打拼。

    因为太孤独,太悲伤。

    “沁然,希望你的答复不要让我失望。”菲安扬起笑容,朝沁然调皮地眨了眨眼。

    纽约。

    接到了疗养院的电话,沁然匆匆赶回来纽约,但终究是迟了一步。

    季子彦先生在今天早上十点抢救无效,宣布离世。

    医生冰冷的话在耳边久久不散,沁然的脚步僵在走廊,身边的莫烟低低地啜泣着,滚烫的泪水沾湿了她的衬衫。

    “沁然,他真的走了,我本来昨天就想告诉你的,可是他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莫烟的嗓音凝着浓浓的悲伤。

    沁然蜷紧五指,眼底的雾气弥漫开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莫烟抖动的肩膀,低低地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让你不要在一个人留在纽约,他让你回去,他让你回去。”莫烟擦了擦泪水,不断地重复道。

    在季子彦离世前,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沁然的幸福。

    “我…”沁然叹气,在廊椅上坐下来,眼底一片通红。

    走廊里一片静默,莫烟去了处理季子彦的后事,沁然沉浸在悲伤地氛围中,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忽然映入眼帘。

    沁然抬眸,眼底的诧异溢了出来,多年未见的叶昕,她寻了三年也没有踪影的叶昕,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

    “沁然,子彦他呢?”叶昕问她,脸上满是疲惫。

    “他不在了。”沁然轻轻地说。

    叶昕震惊地瞪着眼前的女人,不可置信地抓着她的手臂,“你在说什么?子彦怎么会不在了?”

    沁然沉默不语,忧伤的脸上浮着淡淡的心疼。

    叶昕红了眼,焦急地追问着沁然,“你回答我啊!子彦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

    “他已经死了,叶昕。”沁然沉重地道,站起来往外面走。

    叶昕彻底地愣在了原地,身子踉跄地倒退了几步,她靠着墙壁,泪流满面。

    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小女孩从拐角处奔了进来,与正迎面走来的沁然碰了个满怀。

    沁然急忙扶着孩子的肩膀,看到他的轮廓的那一刻,惊在了原地。

    这完完全全就是季子彦的迷你版。

    “妈咪!”小男孩越过沁然的肩膀看向叶昕,小手扬得高高。

    叶昕回过头,看见儿子的身影,匆忙奔了过来牵着儿子的小手。

    “不是让你乖乖在车上等妈咪吗?怎么跑来了?”叶昕板着脸瞪着儿子。

    男孩有些委屈地撅着小嘴,“妈咪,我想要过来看看。”

    叶昕皱了皱眉,身边的沁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松开扶着男孩的手。

    季子彦竟然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可是他永远也不能知道了。

    沁然心底的痛意更深。

    “沁然,我们聊聊。”叶昕抬眸,眼底的伤痛满泄,手腕在颤抖着。

    沁然点了点头。

    “三年前,我和妈被陆梓宸送到了西雅图,他命令我们不准回国,不能联系你,那时我怀里的宝宝已经六个月了,我想要找到季子彦,可是陆梓宸对我们的防备太深,我们的自由都被限制了,国内的人我们一个都联系不上,在那里,我和妈一呆就是三年。”叶昕眺望着远处的城静,嗓音寂寥,“直到近一年来,陆梓宸才放松了对我们的监视,我一直想要找到子彦,可是却一直没有线索,而前天刚查到他在这里,没想到他竟然已经…”

    说到最后的时候,叶昕早已哭不成声。

    沁然望着叶昕,这个曾经无比痛恨的女人,这一刻,心底对于她的恨意已经没有以往那般浓烈。

    她相信叶昕是深爱季子彦的,否则不会留下他的孩子,也不会在这茫茫岁月里不放弃地寻找他。

    可惜,两人终究是无缘。

    而叶昕也在这几年受到了足够的惩罚,她与自己爱的人分离,她被迫远离家乡,她独自抚养着孩子,这几年来她早已褪去了以往任性骄纵的一面,她在改变着,在等待着季子彦。

    可是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子彦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节哀。”沁然动容地扯开苦涩的笑。

    “沁然。”叶昕泪眼朦胧地看着沁然,有些紧张地问,“你还恨我吗?”

    沁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怎么会不恨呢?

    她曾经抢走了她的男朋友,她毁了本该是她拥有的一切,叶昕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她的敌人。

    但是现在,她真的变了,所以恨意也消散了不少,只是并不会不存在。

    “我明白了。”叶昕望着沁然冷漠的表情,嗓音苦涩。

    她曾经是那么狠心地要夺走沁然的所有,但是最后她却输掉了自己最爱的男人。

    不值得。

    从沁然被父亲带进叶家的那一刻,她就清楚地感受到父亲把对自己的爱都转到了沁然身上,她不甘心,明明她才是叶家的千金小姐,凭什么沁然就要夺走了本属于她的父爱。

    于是她不择手段地挑拨沁然和父亲的关系,在叶家命令所有的人都不能帮助沁然,甚至在知道她和季子彦交往之后,萌生了想要横刀夺爱的心思。

    只是没想到她最后竟然会爱上了季子彦。

    命运弄人,而她终究是没有幸福的资格了。

    沁然淡漠地应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医院,莫烟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两人一起离开。

    由于季子彦是孤儿出生,他的身边并没有亲人,近几年来也没有联系的朋友,所有的一切后事都是沁然和莫烟在料理。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沁然从翟城回来之后就没有休息过,此刻一沾到床就困意袭来,她疲惫地闭上眼睛。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莫烟这几天请了假,沁然坐在窗前看着蔚蓝的天色,脸上浮着淡淡的忧色。

    半晌之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打开门走出客厅。

    莫烟的心情已经平复,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思索着这一季的设计稿。

    “莫烟,我要辞职。”沁然端了一杯水过来坐下。

    听到沁然的话,莫烟讶异地抬头,“你说什么?”

    “我打算回国了。”沁然一字一句认真地道。

    莫烟倏地放下画纸,攀着沁然的肩膀,“你要离开M。G?”

    沁然抿着樱唇,点点头。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季子彦不在了?”莫烟猜测着问。

    “不是,就是想要回去而已。”沁然沉沉地道。

    莫烟瞧着沁然忧郁的情绪,微微皱了皱眉,“沁然,你是我的师父,你去哪我就去哪。”

    沁然无奈地笑笑,“莫烟,你现在好不容易才在M。G立足,可不能浪费了这几年来的努力,在M。G的发展要比国内好。”

    “不要,沁然,我就跟着你回国,你不在M。G我也不想留下了。”莫烟倔强地道。

    “调皮的孩子。”沁然有些头疼。

    “那我现在马上收拾行李,你什么时候回去?”莫烟的动作很快,不给沁然思考的机会。

    “不用这么急,先忙完冬季时装周,否则余庆肯定不会放人。”作为年内的最后一场时装周,M。G以及纽约各大时装公司都对这一场盛宴十分重视,设计们更是提早一个月就已经开始准备新品展示。

    莫烟痛苦地皱眉,把手里的画纸撕下来揉成团扔到一边,“我没有灵感呢,天啊,沁然,我能不能不交设计稿了。”

    沁然没好气地敲了敲莫烟的脑袋,“不能,没灵感就出去走走,别在这碍我眼。”

    莫烟委屈地撇撇嘴,“不要,外面冷死了,我进去房间闭关了。”

    沁然笑了笑,从茶几上拿出一叠新的画纸,就算要离开M。G,但是最后一场盛典也绝对不能马虎。

    处理完季子彦的后事回去M。G,沁然来到余庆的办公室,她此前已经给他发了离职申请,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复。

    秘书小姐为她推开办公室的门,余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手边的文件。

    “余总。”沁然在他对面坐下来。

    余庆抬眸,把手上的工作放到一边,“G,我看到你的申请,但我需要一个理由。”

    “我的家人都在国内,我想要回去他们身边。”沁然解释道。

    余庆皱眉,嘴角掀起一丝无奈的笑,“是真的要回去?我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

    沁然是M。G最有名气的设计师,如果她离开了,M。G就会失去了一个最有分量的设计师,对于M。G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是的。”沁然认真地点头。

    “忙完时装周就回去?”

    “嗯,时装周的设计单品已经在定制了,等时装周完了,我就正式离职。”

    余庆叹气,“G,我是真的不舍得让你走。”

    沁然笑了笑,这几年来余庆对她的待遇极好,当然这是因为她的才能,但是有一个伯乐赏识自己,这是幸运的事情。

    “M。G会有更好的设计师加入的。”沁然宽慰道。

    “是不是因为Giles,所以就回去了?”余庆忽然问。

    他在商界打滚了这么多年,对于察言观色早已深谙其道,而沁然和陆梓宸之间奇怪的态度令他觉得两人之间肯定有端倪。

    “余总,我只是想回到家人的身边。”沁然解释道。

    余庆见自己也八卦不出什么,也就没再让沁然留下。

    翟城,顾家大宅。

    沁然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掀开眼皮,温暖的阳光落进来一地的碎金,晃着她的双眼。

    她坐起身子,有些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淡淡的花香从阳台飘了进来,在她的鼻尖蔓延开。

    这里的天气并不如纽约那么寒冷,沁然披了一件雪貂绒下去客厅,李梦刚刚从外面回来,见到沁然的身影,笑盈盈地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沁然,回来了习惯吗?”李梦让佣人端来两杯暖的花茶。

    “嗯,我还是喜欢留在这里。”沁然撒娇地靠在妈妈的肩头。

    李梦宠溺地笑着,轻轻拍着沁然的肩头,“当然,这里才是你的家,你现在都快27了,下一次跟着妈妈去参加宴会,你也该好好找个人在一起了。”

    自从沁然回国了之后,李梦就不断为沁然介绍对象,只是沁然始终是兴致缺缺,她真是要替她着急。

    “妈,追求你女儿的人这么多,你别担心我了。”沁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李梦当然不怀疑自己女儿的魅力,只是沁然对自己的终生大事都不上心,这是要把她急坏。

    “妈怎么能不担心呢?你不参加宴会也行,妈现在有一个好对象要介绍你认识,你明晚就去给我好好和他相处一下。”李梦板着脸命令道。

    沁然无奈地皱着脸,哀求道,“妈,我不想去,那人我都不认识,怎么相处!”

    “不行,要不我和你一起去,要不你自己乖乖去。”李梦沉着脸道。

    沁然撅着嘴,哀怨的目光瞪着母亲,也只能妥协下来。

    “我自己去。”

    李梦这才满意地一笑。

    翟城最高的旋转餐厅。

    由于刚才和菲安讨论合作的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沁然赶过来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迟了足足一个小时。

    门外的侍者看见沁然走出来,弯下腰恭敬地向她问好,把她带到窗边的位置。

    男人已经坐在了位置上,沁然在他对面坐下来,朝他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

    “没关系。”男人自我介绍道,“我是程修,Gina,久仰你的大名了。”

    沁然有些讶异地看着他,程修继续道,“当年你可是国内第一名模,没想到母亲给我介绍的对象竟然是你。”

    “那都是过去了。”沁然淡淡地道。

    程修正要要说话,冷不丁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直奔向他们的位置,堂而皇之地在沁然身边坐下来。

    搭在肩膀上的手带来一阵熟悉的气息,沁然转过脸,陆梓宸那张令人心眩神迷的俊脸近在咫尺。

    “你好,我是陆梓宸。”陆梓宸对于沁然讶异的态度视而不见,朝对面的程修伸出了手掌。

    程修显然还没有料想到现在的情况,他明明是在和沁然相亲,怎么突然跑来了一个男人。

    “你好。”纵使十分疑惑,但是良好的修养还是提醒着程修不能在沁然面前失了礼,于是便想要伸出手和陆梓宸相握。

    男人却在突然间收回了手,吩咐侍者为他端来碗碟。

    程修的手尴尬地顿在半空,脸色有些难看。

    沁然愤怒地瞪着陆梓宸,沉声问他,“陆梓宸,你想怎么样?”

    男人戏谑地勾起薄唇,一双黑眸迸射出寒光,“我来吃饭。”

    “那边有位置!”沁然咬牙切齿地指着旁边的空桌子。

    这个男人绝对是来找茬的!

    “我就喜欢坐这里。”男人慵懒地靠着椅背,姿态悠闲,与沁然不满的脸色形成强烈对比。

    程修有些不满自己被忽略,开口问,“先生,请问你是…”

    “我是她的前男友。”陆梓宸的手已经搂着沁然的肩膀,亲昵的姿态一如多年前。

    可是沁然却觉得如坐针毡。

    程修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目光盯着陆梓宸搭在沁然肩膀上的手有些冷,“先生,既然Gina是你的前女友,请你与她保持距离。”

    陆梓宸挑眉,眸光森冷,手臂却是更紧地环着沁然,“与你无关。”

    沁然不满地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怒斥道,“陆梓宸,你玩够了没有!”

    “先生,我现在和我的前女友要再叙旧情,请你回避。”陆梓宸高高在上地命令道。

    程修握着五指,脸上有些挂不住,对于陆梓宸狂妄的态度十分不满。

    “先生,该回避的应该是你,我现在正在和Gina用餐,对于不请自来的人我们恕不招呼。”程修沉沉地道。

    “陆梓宸,你滚开,我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沁然冷着脸,掰开男人的手,周围的人纷纷投来惊异的目光,沁然脸上的寒意更深。

    “没有关系?”陆梓宸冷漠地勾起薄唇,俊脸凑近,“那我现在就让我们有关系。”

    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脖颈,沁然微微缩了缩,对于男人的撩拨有些受不住。

    程修已经完全处于盛怒状态,对面亲热的两人像是在讽刺着他,他倏地站起来,冷冷地扔下话,“不打扰两位了。”

    沁然望着程修的背影,目光愤愤地瞪着陆梓宸,尖细的高跟鞋用力在男人的皮鞋上一踩,她站起来,望着陆梓宸微微皱眉的表情,拿起包包离开了餐厅。

    陆梓宸追了上去,沁然的脚步极快,陆梓宸在电梯口堵住了她的身影。

    “陆梓宸!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是不是!你凭什么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你凭什么在这种地方和我暧昧!你凭什么把我的相亲对象赶走!”沁然一字一句冷漠地质问着男人,捏着皮包的指尖收紧。

    陆梓宸站在沁然面前,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一层强大的气息,他盯着她,薄唇吐出冰冷的话,“因为我不想让你好过。”

    沁然的心一颤,咬着下唇的齿瑟瑟发抖,她望着男人,他冷峻的五官凝着一层寒霜,却还是俊美得令人窒息。

    “陆梓宸,你成功了,我的确不好过,我一直都不好过!”沁然冷冷地扔下话,电梯门打开,她奔进轿厢,焦急地按下关门键,陆梓宸的身影渐渐在她的面前消失。

    沁然倚着电梯,眼底有雾气在蔓延,她吸了吸鼻子,命令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不能再被陆梓宸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陆宅。

    路泽把手里的调查报告递到男人面前,恭敬地站在一边。

    男人盯着文件上的内容,幽深的眸子眯起来,渐渐蔓延开森冷的气息。

    “查清楚了?”陆梓宸握着文件的手捏得紧紧。

    路泽点头,“当年沁然小姐的确是意外流产。”

    陆梓宸抿着薄唇,眼底的疼痛和挣扎密布,周身散发出寂寥的气息。

    他静静地靠着皮椅,路泽已经离开,把这一个空间留给陆梓宸。

    沈芷欣从秀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她来到书房推开门,见到陆梓宸在望着一份文件出神,她走过去,“佣人说你还没有用晚餐,很忙吗?”

    陆梓宸把文件放到一边,神色稍稍缓和,“有些事情很棘手。”

    沈芷欣关切地在他身边坐下,“别太操劳了,我们下周就要结婚,你也该给自己放一个假了。”

    自从接手了陆氏之后,陆梓宸比管理万晨的时候还要忙碌,出差更是家常便饭,沈芷欣见他的时间少之又少,难免有些落寞。

    “都安排好了?”男人问。

    沈芷欣点头,“宴席和礼堂那边都已经预定好了,婚纱也已经从欧洲送过来了。”

    “Giles,谢谢你接受我。”沈芷欣望着眼前俊朗的男人,深情地道。

    三年前,她在国外一直坚持着做复健,后来腿已经能够灵活走动,继续走秀已经没有问题,于是便回到了国内一直陪在陆梓宸身边,他并不排斥她,而且在渐渐接受她,她觉得幸福终于要眷顾她了。

    现在的她,真的已经满足。

    就算陆梓宸不爱她,但是只要能够嫁给他,她就无憾了。

    男人沉默不语,冷峻的五官凝着一片寒意。

    沁然漫无目的地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五彩的华灯笼罩着她悲凉的小脸,刺骨的寒风从她的脖颈窜进了四肢百骸,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一家粉色的店面忽然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她望着牌匾上印着的“Forever”logo,有些犹豫地走进去。

    店员小姐看见打扮不凡的沁然,热情地为她介绍着店里最新款的设计,沁然却是兴致缺缺。

    “小姐,请问你想要挑选什么?”店员小姐耐心地问。

    沁然走到服务台旁,“我把钻戒寄存在了纽约的分店,请问你们可以帮我取回来吗?”

    “请问小姐你的名字是?”

    “顾沁然。”沁然回答。

    店员小姐点点头,在电脑上搜索着信息,“请问是”一生一世“款式的粉钻吗?”

    “是的。”当年她去到纽约之后想要把陆梓宸送给她的钻戒取下来,但是钻戒的设计本来就是不能取下来的,店员小姐见到她的态度十分坚决,便用了另外一种方法,把粉钻取出来,把戒指焊断。

    而那颗粉钻现在就寄存在纽约的分店。

    “顾小姐你好。”店员小姐笑盈盈地看着她,“请留下你的地址,我已经帮你联系了纽约的分店,大概一周之后会把粉钻送回来,请顾小姐出示一下身份证。”

    沁然把身份证递过去,在单子上写上自己的地址。

    回到顾家已经是晚上,沁然从车上下来,顾南锦也从外面回来,看见沁然的身影,按了下喇叭让她等等。

    “听妈说你今天去了相亲,感觉怎样?”顾南锦和妹妹一起走进别墅。

    “挺好的。”沁然有些心虚地道。

    顾南锦狐疑地望着沁然,有些不相信她的说辞。

    沁然的眼光向来眼高于顶,如非出色的男人是无法吸引到她的。

    “真的?就是以后能够发展下去?”顾南锦追问。

    “唔…”沁然委屈地撅着小嘴,“不能,他应该不会再联络我了。”

    她本就无心去相亲,现在被陆梓宸搅局了,反而让她松了一口气。

    顾南锦皱着眉,“不是挺好的吗?”

    “哥,我根本就不想相亲,没有人会令我满意的。”沁然任性地道。

    她现在的脑子乱糟糟的一片,心烦意乱,只要陆梓宸一出现,她就无法控制地被他影响到。

    三年了,他在她的心中的分量不减反增。

    顾南锦无奈地叹气,心疼地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既然不想,那以后就别去了。”

    沁然应了一声,脚步急促地奔回到房间。

    最近一周的各大新闻莫过于陆氏总裁陆梓宸和沈芷欣将于下周正式完婚,沁然就算是一整天呆在家里,但是手机上,电视上,电脑上满满的都是关于他们的报道,她想要视而不见也难。

    两人的结婚仪式定在翟城著名的威尔克教堂,当天翟城的记者都纷拥而至去观摩这一场盛世婚礼,整一条路况都围得水泄不通。

    沁然这一天早早就醒来,她坐在梳妆镜前,一笔一划地在脸上化着最精致的妆容,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性感而妩媚。

    她勾起一丝笑意,苍白的脸色虽然被掩盖住,但是眼底的淤青依旧隐约可见。

    深吸了一口气,她换上一条白色的裙子出门。

    红色的敞篷法拉利在马路上疾驰着,沁然不断地加速,寒冷的风吹起她的秀发,如鱼美人般吸引了不少的视线。

    威尔克教堂的路已经完全封锁,沁然只能把车停在另一条路,脚踩着高跟鞋疾步走过去。

    正午12点的钟声已经敲响,教堂的大门离她越来越近。

    神父的声音也渐渐传进了她的耳朵,她掖着裙摆奔进去,所有的人都在屏息凝神听着神父的话。

    “陆梓宸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沈芷欣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沁然踉跄地奔进教堂,突兀的高跟鞋声令不少人都回过头来,她望着陆梓宸挺拔的背影,紧紧咬着下唇,心底的声音在呐喊着,不能让他结婚!

    “我——”陆梓宸沉冷的嗓音飘了过来。

    “陆梓宸!”沁然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一步一步地站在他的面前,眼睛盯着他俊朗的脸,“你娶我好不好?”

    沁然沙哑嗓音清晰地落在教堂的每一个人耳朵里,她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枚耀眼的粉钻,熠熠生辉。

    陆梓宸微勾起薄唇,迷人的俊脸夺人心魄。

    “我的女王,我等你很久了。”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