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一章

作者:莱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都知道中传有个美女叫尹灿灿。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迷倒了无数小鲜肉的心,却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拿得下她的。

    尹灿灿的男人缘很好,但女性朋友却少之甚少,原因你懂的。

    尹灿灿因为家境优渥,大一都是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花着父母给的零用钱,过着富家女的生活,直到大二那年她遇到了一个叫肖徹的煞星。

    穷困潦倒的尹灿灿不得不住进了大学宿舍里。

    由于尹灿灿臭名昭著,一听到她要来,没一个宿舍愿意接纳她的,除了张紫缘所在的416寝室。

    尹灿灿赶紧背着大包小包投奔了张紫缘,热泪盈眶的表示感激,对此张紫缘的回答是——

    “不用谢。多一个人就可以多分担一些电费了。”

    尹灿灿立刻感觉到了这个寝室浓浓的穷逼氛围。

    由于尹灿灿被严格限制了零花钱,所以她现在的经济能力是全宿舍最低的。但她过惯了大手大脚的生活,完全过不了紧巴巴的日子,总是出状况。寝室里谁也受不了她,除了张紫缘。

    尹灿灿一开始总是在月初就把整月的生活费全部花光,之后就开始跟着张紫缘混饭吃,后来尹灿灿也觉得不好意思,干脆在月初就把所有生活费全部交给张紫缘。

    张紫缘吃什么她就吃什么,食堂饭,泡面,馒头或者麻辣烫。张紫缘用什么样的护肤品她就蹭着用,还蹭她的衣服穿。张紫缘洗衣服的时候,她还厚颜无耻的把自己的衣服混在里面让她一起洗。

    对此,张紫缘也只是偶尔抱怨:“下次不要再这样了。”

    结果下次还是会继续照顾尹灿灿。

    尹灿灿真是爱惨了这个呆萌又圣母的乖乖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就是个女的,她真想把张紫缘给娶回家。于是把追张紫缘的男人全给挡掉了,将小媳妇儿据为己有。

    大四的时候尹灿灿找到了实习的公司,生活变得忙碌起来,不常出现在学校里。

    张紫缘准备考研,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学校里,剩余的时间则用来打工。

    这天傍晚,张紫缘回宿舍吃饭的时候接到了一张邀请函,上面写着尹灿灿的名字。

    张紫缘就给尹灿灿打了电话。

    尹灿灿说:“我在深圳遇到肖徹了。”

    张紫缘:“所以呢?”

    尹灿灿:“谁邀请也不去,今晚我要睡男神!”

    张紫缘:“哦。挂了。”

    尹灿灿:“咦,等等,反正你跟我长得也差不多,你替我去得了,没准还能看见你最崇拜的偶像!”

    张紫缘感觉脸蛋隐隐发热,“什么偶像,你不要瞎说了。”

    尹灿灿:“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反正是遥不可及的人物,你以为想见就能见啊?我只是听说,他很有可能会来。”

    张紫缘:“算了,晚上还要打工。”

    尹灿灿:“打工只能赚50块,我这张邀请函值5000块呢,你好好想想。”

    张紫缘想了想:“我可以把它卖掉么。”

    尹灿灿:“你真是没救了。”

    在室友们的撺掇下,张紫缘最终还是没能抵抗得了能见到偶像的诱惑,决定冒充尹灿灿出席宴会。

    尹灿灿挺够意思的,拜托了三儿,给张紫缘从头到脚包装了一番。两人外形本来就相仿,瓜子脸,大眼睛,及腰长发,一样的肤白貌美。原本只是和尹灿灿有五|六分相似的张紫缘,这下再按照她的风格打扮起来,竟有八|九分的相似了,连三儿都差点认错。

    三儿开着他那辆骚包的跑车把张紫缘送到宴会现场。

    三儿把人送到这里就溜了,毕竟开着宝马x4也是没脸出席这种级别的场合。

    张紫缘独自入场的时候,惊艳了很多人。

    她好像没有这方面的自觉,表情一直淡淡的。只是入场的时候,因为怕被人过度关注而担心了一下,好在没什么人认出她来。毕竟这是一个社会人士聚集的场合,她实在是想不通,像尹灿灿这样一个大学生,为什么会受到邀请来到这里。

    其实这是一场跑车发烧友的聚会,酒店门口停了一溜兰博基尼、法拉利、阿斯顿马丁之类的豪车,说白了就是一群有钱人的狂欢。一想到自己的偶像居然是这种品味的人,张紫缘的心里有点失望。

    早知道不应该来的。

    看了看手表,打工时间已经错过了很久,50块钱是赚不到了,干脆吃个够本好了。

    张紫缘挑最贵的食物吃了一顿,把所有看起来很贵的酒都尝了一遍。

    饱了,醉了。

    不断有男士过来明示暗示,可惜张紫缘似乎太单纯了,没听懂别人的意思,全部拒绝了。

    张紫缘强撑着又等了一个钟头,聚会都要结束了,她的偶像是不会来了。

    张紫缘提前离开了聚会。

    出了酒店差点没把她给冻死。

    这寒风刺骨的鬼天气,她就穿了一条及膝的紫色连衣裙,和一件香槟色的皮草披肩而已。

    离开酒店走了十分钟还没见到一辆出租车,她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根冰柱了。

    走着走着身后突然有车开过来的声音,张紫缘回头,差点被两束光刺瞎。

    她习惯的招了招手。

    然后车停了。

    张紫缘拉开后排车门坐了进去。

    然后她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张紫缘关上车门,问:“拼车么?”

    那人看了她一眼。

    她也看了那人一眼。

    瞬间酒醒了一半。

    张紫缘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请问……您是不是阮正宇先生?”

    男人微笑道:“你说呢?”

    张紫缘激动不已:“您好!那个……我是您的偶像!”

    阮正宇看着她,只是笑。

    张紫缘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不对,您是我的偶像,呵呵,运气真好,居然能跟偶像拼车……”

    阮正宇:“不是拼车。”

    张紫缘看了看司机,再看了看车内饰,尴尬了,“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出租车。”

    阮正宇:“啊,原来宾利很像出租车?”

    张紫缘窘迫道:“对不起,我这就下车……”

    刚准备拉开车门手就被人按住。

    男人的手很温暖,停留在她手背上的触感很明显。

    张紫缘迅速的移开手。

    阮正宇说:“这么晚了,我送你。”

    张紫缘受宠若惊:“实在太感谢了,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

    阮正宇:“如果觉得不好意思就陪我喝两杯。看你酒量不错的样子,很能喝吧?”

    浑身酒气的张紫缘懊恼不已,在心里想象了无数次见到偶像的场景,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错漏百出的状况。

    张紫缘没能领悟对方的暗示,只是很单纯的问他:“您想喝酒?”

    阮正宇不明白,她是真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还是欲擒故纵,便戏谑:“你这个问题,问的我很尴尬啊。”

    张紫缘:“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陪您喝一点?”

    以为阮正宇会带她去酒吧之类的地方,没想到他居然让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别墅群,他的家里。

    张紫缘觉得今晚的经历简直可以用奇遇来形容。外界都很少有人知道阮正宇的住址,可他居然带她来到这里,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已。

    阮正宇下了车,“怎么,害怕?”

    张紫缘也下了车:“怕什么,您又不是那种人。”

    阮正宇玩味的问道:“你认为我是哪种人呢。”

    张紫缘笑着说:“反正不是让我害怕的那种人。”

    阮正宇带她进了别墅。

    开了一瓶拉菲,两人边喝边聊。

    阮正宇:“你一个女孩子,你崇拜我什么呢?”

    张紫缘:“因为您创立正宇集团的历程很传奇啊,对于我们公共关系专业的人来说,完全就是神一般的教科书呢。”

    然后说了一些她觉得最精彩的公共关系事件,阮正宇听着觉得有趣,便多聊了几句。

    越聊越觉得投机,他觉得她真的对自己的事业非常了解,不是嘴上说说而已的崇拜,她的看法和见解完全超出了一个大学生的程度,很有才气的一个女生。

    一向不多话的两人居然相谈甚欢,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已经夜深了。

    两人坐在地毯上促膝长谈,无拘无束,感觉很微妙,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

    张紫缘醉眼迷蒙的总结了一下:“其实传奇的商界人物还有很多,崇拜您的主要原因还是,帅。呵呵,可是经过今晚之后,你在我心目中的偶像形象打了很多折扣啊……”

    阮正宇挑眉:“哦?”

    张紫缘真是喝昏了头,越发胆大,竟扯着他的领带,“参加那种浮夸的聚会,随随便便就带女孩回家,还喝拉菲这么俗气的酒……”

    阮正宇轻笑:“那是为了更符合某人的品味而已。”

    张紫缘没听清:“什么?”

    阮正宇:“没什么,看来我误会了。你让我觉得很意外。”

    张紫缘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笨拙地鞠了个躬,“那么,偶像,再见了,我还得回学校,寝室快关门了……”

    说着转个身,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阮正宇及时扶住了她。

    他离得她很近,脸颊都碰到了一起,张紫缘挣扎了一下,嘴唇恰巧碰到了他的嘴角。

    她愣了一下。

    他毫不犹豫的吻住了她。

    女孩子的唇很柔软,带着浓郁的酒香,迷人欲醉,他觉得自己真是喝高了,竟然觉得她的反应很清纯。就像是从没接过吻一样,害怕又羞怯的抵抗让他欲罢不能。

    张紫缘被他吻的大脑一片空白。第一个反应是“怎么可能”,但酒精的作用,再加上这个人又是自己暗恋已久的偶像,抵抗他的手渐渐地失去了力气。

    接下来发生事,就由不得她愿不愿意了,阮正宇几乎是半强迫式的与她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阮正宇正对着镜子打领带,张紫缘尴尬地躲在被窝里,慢吞吞的穿好衣服。

    张紫缘不知道怎么开口,便说:“您还没问……我的名字呢……”

    阮正宇推了推领结,道:“重要吗?反正我们以后都不会见面了。”

    说完笑了一下,随手甩了一张支票给她。

    她吓得呆掉了,也不知道伸手去接,就看着那张支票孤零零飘到了地板上。

    阮正宇套上西装,转身看了她一眼,女孩的脸白的像纸一样,眼眶也红红的。

    他突然有种不忍心的感觉。

    张紫缘突然含泪笑了,“我的偶像……今天真是给我上了很有意义的一课呢。谢谢。”

    阮正宇看着她的笑脸,突然有种被人扇了一耳光的错觉。

    她没有拿支票,只是安静地坐上他安排的车离开了。

    张紫缘走后,阮正宇坐回了床上。他回想起几小时前,与他在这床上缠绵的女孩。分明是很害怕,却忍耐着任他为所欲为,弄疼了她,也只是压抑着没发出声音,像是鼓足勇气把自己献出去一样的傻子。那种青涩的反应像是第一次,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

    想到这里,阮正宇忽然伸手掀开了被子,纯白的床单上有一抹刺眼的红。

    张紫缘回到学校之后自然是室友们的热情盘问。

    对此,张紫缘的回答是,“嗯,跟男人在外面过夜了。”

    室友们纷纷露出“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感叹。

    当大家好奇对方是谁的时候,张紫缘只是淡淡的回答:“一个不怎么样的陌生人而已。”

    室友们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纷纷欣慰,尹灿灿真是后继有人了。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张紫缘还是过着像往常一样的生活,打工,上课,准备考研。

    这天打工回来,看见宿舍楼下停着一辆车,中传的美女多,到了周末校门外总会停些豪车,都是些泡女学生的,早就见怪不怪了,但今天不是周末,而且这车居然大咧咧横停在女生宿舍楼下,又是豪车,委实有点招摇。

    张紫缘经过的时候车灯闪了闪。

    她回头一看,车窗降下来,驾驶位上坐着的居然是阮正宇。

    阮正宇说:“上车。”

    张紫缘置若罔闻,加快脚步回宿舍。

    阮正宇将头探出车外,威胁道:“要我去你的寝室找你吗?”

    张紫缘只得转身走过去,上了车。

    阮正宇:“安全带系上。”

    张紫缘:“我不会再跟你走了。”

    阮正宇高大的身形突然越过座椅压向她,拽过安全带重重地替她扣好,一踩油门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张紫缘都没有说话。

    阮正宇说:“你叫张紫缘,对吗?”

    张紫缘没理他。

    阮正宇又说:“为什么那天你要冒充尹灿灿,去参加那场宴会?”

    张紫缘还是没有说话。

    阮正宇烦躁的加快了速度,将车停在僻静的路边。

    张紫缘说:“你找我有事吗?”

    阮正宇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张紫缘:“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阮正宇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瘪,一口气梗了半天缓不过来。

    阮正宇:“你和尹灿灿很熟,你应该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紫缘:“知道。一个不怎么样的人。”

    阮正宇:“不怎么样?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她,尹灿灿最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欲擒故纵,践踏别人的真心,是个非常恶劣的感情骗子。”

    张紫缘:“据我所知,她的确比较爱玩,但没你说的那么恶劣。”

    阮正宇:“就因为她的一句话,我朋友的弟弟肋骨断了四根,差一点死掉。”

    张紫缘:“她说了什么?”

    阮正宇:“连飙车都不会怎么做朋友?分手。”

    张紫缘:“……果然是她会讲的话。”

    阮正宇:“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却还能活的毫无负罪感?”

    张紫缘脸色惨白:“所以你是故意载我上车的?之后发生的一切也都是刻意安排的……”

    阮正宇:“我只是想羞辱她,证明她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女人。”

    但是吻了她,和之后发生的事,却是出乎计划的一场意外。

    张紫缘冷笑道:“阮先生,比起尹灿灿,你的行为才更恶劣吧?”

    阮正宇:“你说什么?!”

    张紫缘:“你做这种事,最后羞辱的只是你自己。”

    阮正宇忍住要掐死她的冲动,“你给我,闭嘴。”

    张紫缘:“如果那晚是尹灿灿,你根本连羞辱她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她不像我,是个这么随便的人。”

    阮正宇气得不轻:“第一次都给我的人还说什么随便。”

    张紫缘:“初次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的意义。而且对象是你,我开始还觉得赚到了呢。只是现在觉得你有点恶心而已。”

    阮正宇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凶狠道:“你说谁恶心?”

    张紫缘直直的看进他的眼里,无所畏惧的回答:“你。”

    阮正宇骤然松手,“你给我滚。”

    张紫缘揉揉泛红的下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阮正宇看着倒车镜里纤瘦的背影越来越远,心里懊恼不已。

    明明是想跟她道歉的,为什么最后会搞成这样。

    张紫缘边走边哭,回宿舍睡了一觉,第二天照旧出去工作。

    结果被老板告知,她被开除了。原因是不想再招临时工,而是想换长期的。

    张紫缘休息了两天,又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可还没打两天工,又被人辞掉了。

    她郁闷的从店里走出来,然后看到街对面停着阮正宇的车,这混蛋还对她招手呢。

    张紫缘在心里爆了个粗口。

    接着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紫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阮正宇笑了笑:“整天打工,还要复习,不觉得很辛苦吗?”

    张紫缘:“跟你有关系吗?”

    阮正宇想了想,“有吧?我不想让我的女朋友太辛苦。”

    张紫缘很生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阮正宇:“做我的女朋友。”

    张紫缘:“你疯了吧。”

    阮正宇:“你对我越冷淡,我就越喜欢你,所以千万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张紫缘:“我不想跟你这种人交往。”

    阮正宇:“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偶像吗。”

    张紫缘:“经历过这么多事你早就不是了,我现在换了一个人崇拜,我的偶像是周礼扬。”

    阮正宇差点没被竞争对手给气死,“不行,你只能崇拜我。”

    张紫缘:“不。了解之后,我发现你这个人根本不值得我崇拜。”

    阮正宇:“我不许你崇拜他!”

    张紫缘冷哼一声推开门走掉了。

    自从得罪阮正宇之后,打工的事情基本告吹了,张紫缘只得节衣缩食,把精力放在学业上。

    但某人明显没有放弃她的打算。

    知道张紫缘怕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阮正宇专挑人多的时候开车来学校,这样就她不得不上他的车,被他带到他想让她去的任何地方。

    张紫缘觉得很烦,认为他肯定是想多玩她几次而已,新鲜劲过了也就不会再纠缠了,于是阮正宇带她去哪,她就去,反正不搭理他,努力让他觉得没劲透顶。

    可阮正宇却总带她去一些很有趣的地方,有时候会看电影,有时候去参加公关会议,有时候还带她去看有意义的影展,甚至带她去吃麻辣烫。搞得像约会一样,挺纯情的。

    如果撇开那次不愉快的回忆,他简直就是她的最完美情人。

    但一想到他那样随意的玩弄女人,私生活肯定混乱的一塌糊涂,她就觉得恶心的难以接受。

    张紫缘以临近考试为由三番五次的拒绝了阮正宇。一次下了自习课后,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张紫缘说:“我要去图书馆看书。”

    阮正宇:“我家的图书馆有更多的书,环境也更安静。”

    张紫缘:“不用,谢谢。”

    阮正宇:“那么努力读书干什么,你各项成绩很优秀啊。听说你已经获得保研资格了?”

    张紫缘心惊肉跳:“你想干什么?”

    阮正宇:“笔试和面试,要不你别准备了。放弃保研资格吧,还是我帮你打个招呼?”

    张紫缘听出了他的威胁:“你到底什么意思?”

    阮正宇:“没事,只是觉得你没必要那么努力。传媒专业读研最好是出国,英国就很不错,需要我帮忙吗?”

    张紫缘再一次去了他家。

    这一次阮正宇并没有拿红酒出来,而是一杯果汁,正准备带她去书房的时候,一回头,发现她居然在脱衣服。

    阮正宇愣在了当场。

    张紫缘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白色背心,她在阮正宇诧异的目光中把背心也给脱了,穿着一套清纯的碎花内衣坦然面对着他。

    她说:“这是你想要的吗?这次想在哪里做,沙发还是床上?”

    阮正宇明白过来,气得把果汁砸到了地上,汁水把地毯染的乱七八糟。

    阮正宇说:“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人?”

    张紫缘:“不然你是怎样的人?”

    阮正宇叉着腰来回踱了好几圈,才说:“你给我滚。”

    张紫缘:“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行不行?”

    阮正宇忍不住吼道:“滚!”

    后来阮正宇果然没有再来找她。

    张紫缘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笔试,面试后,却未被录取。

    对于大家的质疑和惋惜,张紫缘什么也没说。

    果然很久不联系的某人再次约她出来见面。

    张紫缘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回成都老家了。

    阮正宇开门见山的说:“我在英国帮你安排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去那里读书会更适合你。”

    张紫缘只问了他一句话:“如果我去的话,你能不能别再来找我?”

    阮正宇看了她很久,眼里的温度一点点淡去,他终于说:“如果这是你希望的,可以。”

    离开的时候阮正宇送了一条钻石项链给她。她没收,阮正宇气的砸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张紫缘拿着他递来的资料踏上了回成都的高铁。

    她根本没打算去英国,答应那个人只是为了敷衍他而已,在成都换了手机卡,找了个出租房住下来,然后开始着手找工作的事。

    由于学历和形象都很不错,张紫缘很快就通过了面试,在一家传媒公司找到了工作。

    公司的新员工入职必须体检,以证明员工的健康状况,张紫缘的各项指标都合格,除了未婚未孕这一项。

    医生对她说:“你怀孕了怎么不早说?有很多检查项目是对胎儿不利的。”

    张紫缘一下子懵在了当场。

    医生看她的表情,问道:“不想要啊?”

    张紫缘愣了半天,“多长时间了?”

    医生:“你末次月经什么时候?”

    张紫缘:“不记得了,最近发生很多事,又要考试,又要找工作,以为压力太大所以月经没来……”

    医生:“看起来都有十几周了,三个月左右,弄掉有点麻烦了,你尽快做决定吧。”

    因为身体原因工作也丢了。

    张紫缘靠以前的积蓄也撑不了几个月,必须尽快工作。

    这个孩子肯定是不能要的,她没有母爱泛滥到要为那种人渣生孩子的程度。

    张紫缘再次去了医院,在妇科挂了号,准备做手术。

    开始做检查,一切都很有效率的进行着,她躺在手术台上。

    医生说:“你是rh阴性血,如果第一胎流产的话,以后怀孕新生儿溶血的几率会很高,说严重点,以后都可能生不了孩子。”

    张紫缘:“可是我不想要……”

    医生:“尽量跟男朋友和好吧,你看看,孩子手脚都长出来了,这时候搞掉很残忍的咯。”

    张紫缘侧过头看了一眼彩超画面,孩子的小手像透明的水母一样,超声波下还听到了它的心跳。不看它还好,这一看,她瞬间就觉得心里就像被什么狠狠戳中,胸腔都要爆掉了。

    张紫缘坐了起来,烦躁的爬梳了一下头发,跳下床穿鞋,“不做了不做了。”

    医生:“记得回去跟男朋友说咯!”

    张紫缘:“没得男朋友,我自己养。”

    走出医院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真是烧成灰都能认出这是谁的手机号,张紫缘直接给他按掉。

    对方一再打来,张紫缘直接关机,换手机号,换住址。

    主要是因为阮正宇发来的短信太惊悚——“孩子你不要可以。替我生下来。”

    尼玛劳资怀胎十月拱手让给你个禽兽?做梦咯!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张紫缘干脆搬回了北京。

    小说和电视剧里,女主带球跑路看起来特别简单,但现实中,却是非常的艰难。

    首先,未婚先孕的女人会被逐出家门,这个是致命的。好在这一点倒不用担心,父亲再婚后后妈恨不得将她赶尽杀绝,连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自己挣,都几年没回家了,也不怕无家可归。

    其次,准生证办不下来,没有结婚证,不能提供男方的有效证明,正规医院都不会接受,她只能去不太正规的私立医院做产检,生孩子简直铤而走险。

    怀孕到了第五个月的时候因为营养不足,瘦得像牙签一样,别人到了这个时期都挺着大肚皮,就她套了件外套,看起来跟没怀似的。

    再苦不能苦孩子,张紫缘做了一个决定。

    阮正宇砸到地上的那条钻石项链,她当时给捡起来了,因为怕惹麻烦所以没寄给他,这时候可以把它卖掉应急了。

    钻石都挺大的,北京的卖家不敢收,说这种项链最好拿去深圳的黑市卖掉,价钱会更高。

    于是她去了深圳。然后把价值一千万的项链当掉,换了二十万回来。

    反正去别的公司工作就会被他找到,她干脆用这笔钱做起了网络生意,足不出户,比较安全。

    就这样一直到孩子出生。

    是个七斤重的男孩子,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她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她本来就是一个很独立的人,生产前后自己一个人实在不方便,只好花钱请人照顾,出月子之后糟糕的情况才渐渐好转。

    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上户口的问题就变得很头痛,听说未婚生子会罚的很重,她更加努力的赚钱和攒钱。

    以及给孩子找一个靠谱的爸爸。

    而她不知道的是,孩子他爸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阮正宇这个人工作能力很强,在感情方面的能力却薄弱的可怕。没什么时间谈恋爱,等到功成名就,有时间谈恋爱的时候,吸引来的却是一些看起来很漂亮,可脑袋空空的美人。交往过几次,女人对他来说没什么不同,不是要名分,就是要包包。

    他渴望一个人出现,是那种灵魂伴侣,直到他遇到了张紫缘。

    他能肯定自己对她一见钟情。

    年轻貌美的女人不是没见过,可是不像她美的那么生动自然,笑容很纯净,眉眼透着天真。

    即使误认为她是玩弄感情的女骗子,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听她眉飞色舞的分析他处理过的案例,觉得她对自己的了解,就像这些年一直陪在他身边经历过一样。他的心里有一角突然崩塌了,觉得以往认识的女人全都是错误,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他想要的。

    可是一想到她的本性居然那样风流,心里就矛盾起来。

    但最终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她的唇碰到他时,脑袋一片空白,只想不顾一切的吻下去。

    更不用说身体和灵魂高度契合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

    但第二天清醒之后又很后悔,自己居然会喜欢这样一个滥情的女人,很懊恼,所以伤害了她。

    没想到居然弄错。

    他做了很多准备才去道歉,结果平时和客户谈判的本事全都见了鬼,居然把她给气跑了。

    他只好默默的喜欢她。

    心疼她打工很辛苦,于是让老板解雇她,希望她能接受他的帮助,结果貌似成功了。

    虽然她还在闹别扭,但总算同意和他约会了,他努力好好表现,做一枚合格男友。

    看她为了考试那么努力,觉得很没必要,他会给她创造更好的条件去国外读书,可是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让她误会了。

    他很想解释,可是又那样很丢脸,表白的话也说不出口,于是他很精心的为她挑了一条项链。

    女人看到它都会很开心。

    因为是定情信物啊。

    可是,她居然不要!

    尼玛脸都要丢尽了。

    阮正宇冷静了一段时间,准备去英国看她过得怎么样了,结果校方表示她根本没有来。

    他派人去她的老家打听,才发现她的家庭情况,以及,她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

    阮正宇觉得很心疼,于是加大力度寻找,终于在一家传媒公司得知了她的消息。

    他这才知道她居然怀孕了。

    那个时候他急得都要发疯,甚至亲自去了成都找她,根本找不到。他赶紧打了电话给她,可是她不接,他担心她一时冲动会不要孩子,情急之下发了一条短信。

    然后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他的焦虑和期待,在两个月后的一通电话里被彻底扑灭。

    电话是从深圳打来的,警方说,这件名贵的珠宝因为有独立的编号所以很容易就查找到了主人信息。他们将会物归原主,并发了一段视频过来,问他认不认识画面中这个女人。

    然后阮正宇就在并不清晰的监控画面里,看到了她的身影。

    瘦的不像样子,隔着外套也能感觉小腹并未隆起,怀孕五个月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这种体型。

    只有一个结论,她没要那个孩子。

    这对于阮正宇的打击是致命的。

    这段严重挫败的感情,让他在往后两年多的时间里,看到女人就会觉得厌恶,到了一度让人质疑他的性取向的地步。

    阮正宇有一个和他有同样遭遇的朋友,叫肖徹。

    肖徹离婚了,也失去了一个孩子,所以阮正宇觉得自己和肖徹有种同病相怜的味道。

    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张紫缘,主要还是因为恨和不甘心,他才不会像肖徹那样软骨头,整天缠着前妻求复合,难看死了。

    如果让他再看见张紫缘,非弄死她不可。

    于是意外发生了,他看见了她,还有,他的儿子。

    那一刻他抱着媳妇和儿子,感动到飙泪。

    可哭的日子还在后头。

    化解这么多误会,还是很困难的,更何况他并不是一个很擅长在女人面前低头的男人。

    不像某位软骨头。还要靠孩子上位,那么卑鄙。

    所以阮正宇的追妻之路不仅漫长而且坎坷。

    好在滴水穿石,两年后,他以孩子要上户口为由,顺利的和她成为了合法夫妻。

    新婚之夜,他吻他美丽的妻子,哄她说出“我爱你”这句自己期待已久的话。

    结果张紫缘拒绝了他,“你不也从来没说过吗。”

    阮正宇连忙表白:“老婆,我爱你。”

    然后殷切的期盼着老婆的回答。

    结果却等来她淡淡的一句:“嗯,我知道了。”

    阮正宇:“……”

    ————我是狗血番外完结的分割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