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1章 如此圆满

作者:三千琉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实话,当收到沈子煜和阮婉发出的结婚请帖时,双方的朋友都觉得有些突然——毕竟他们都很年轻,就算感情再好,也没必要这么迅速就跳进“婚姻的坟墓”。

    年轻人嘛,大多是希望能再“玩”个几年的。

    沈子煜压根不搭理那些人的话,他想媳妇想了两辈子了,还让他等?会死人的好么!阮婉的态度要相对温和些,不过也没改变主意的意思,因为他们的年纪是真的“不小”了。一旦下了决定,那就必然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不存在什么仓促不仓促。

    外婆和叔爷爷一天天更加老去。

    她和他总有一天也会变老。

    人生苦短,她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有多少时光,也没问过他上辈子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只是想在有限的时间里过好每一天。

    婚礼举办地很隆重,相对的,两人都累得跟死狗一样。以至于面对其他人的调侃,诸如“新婚之夜如胶似漆”、“黑眼圈很重哎嘿嘿嘿”之类话时,两人都是心中苦笑连连——新婚夜?如胶似漆?也得有精神吧!婚礼前到婚礼后的一周内,他们都是纯粹的“洗洗就睡吧”派,根本没精力去做其他事情。

    好在他们也深谙“劳逸结合”之道,搞定一切后就丢掉手头的事情来了一场蜜月之旅。爽快地玩上一通顺带再过过二人世界,恢复下HP和MP。

    婚后不久,阮婉就怀孕了。

    两人掐指算了算时间,觉得不出意外的话,这孩子应该就是“沈心婉”。沈子煜可兴奋了,比起会跟自己抢老婆的臭小子,他还是更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儿啊!尤其女儿长得还辣么可爱,辣么像他们,简直是完美中的完美!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傻爸爸”状态。

    反倒是阮婉,大约是怀孕女人大多情绪化的缘故,发脾气和无理取闹的频率高了很多。时而动怒,怒完又道歉,弄得她觉得自己都快精分了。好在沈子煜完美地履行了他结婚时的诺言,将她照顾得很好。这么说吧,她怀孕时因为情绪化而流过若干次泪,没有一次是因为他。

    其实阮婉情绪起伏那么大也是有原因的,她的外婆和妈妈都是在怀孕时失去了自己的丈夫——这些事虽然她嘴上说着都是意外,心里却到底有个结。说实话,她是真的怕。当年若不是那自称“沈心婉”的小女孩出现在他们面前,哪怕他们依旧能在一起,她恐怕……不会想要孩子。

    而眼下,她虽然有了怀孕的勇气,那些担忧却没有完全消失。

    这件事,她没有说,他却充分地体察到了,所以自她怀孕伊始,他就尽可能地留在她身边,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哪怕被她口头上嫌弃也是一样。

    好在,一切磨难都已结束,两人经过两辈子的折腾后,终于摘到了名为“幸福”的悬崖之花。

    沈心婉是个不折腾人的好孩子。

    她的妈妈才因为“预产期将临”进了医院,她就迫不及待地出生了。

    顺产。

    体重八斤。

    刚出生时就发出了一声洪亮的哭喊。

    体检结果超级健康。

    百分百省心小宝贝!

    阮婉的小伙伴最初还担心她生了女儿会“不受婆家喜欢”,结果在看到“走路都是用飘的”的沈先森后,一个二个都放下了心——这可完全不像是不开心或者正在承受压力的样子。

    反倒是阮婉有些吃味,居然问出了“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她”的傻问题,结果被特别得瑟的某人抓住亲了一脸口水。她嫌弃地瞪着他,他却傻笑着说“我这是在证明有多喜欢你嘛!”,紧接着他又抱着自家女儿亲了后者一脸口水,弄得阮婉干瞪眼,这家伙根本就没回答问题嘛!

    不过犯傻也就那么一会,事后回想起来她只觉得囧然,咳咳,和自家女儿吃什么醋啊。

    作为阮家、乔家和沈家第三代诞生的第一个孩子,沈心婉小公主相当受宠,一方面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因为她真心是个乖巧的孩子,不爱吵不爱闹,还特别爱笑。外婆大人就曾很不给阮婉面子的表示“这孩子可比你省心多了,你当时晚上根本不让人睡”,弄得阮婉是又无语又骄傲,实在不知道该说啥好。

    而以她的出生为“信号”,不少喜事也接连发生。

    比如说大乔同志终于“有时间”去相亲了,据乔心愿带来的“小道消息”,乔老爷子差点激动地喜极而泣啊!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起码这是摆脱单身狗生活的第一步嘛!

    比如说钱钱在和自家小男友不知多少次分手又复合后,终于决定结婚,嗯,用她的话说就是“决定把他给收了”!

    比如说宋婷和他的标准理科男友也即将修成正果,目前刚刚接受了求婚。

    比如说……

    “之后要送一大波礼金出去啊。”坐在自家花园中晒太阳的阮婉计算着之后可能收到的请帖数量,向对身旁人吐槽。

    沈子煜则一边笑看着自家女儿在草坪上与家养的猫狗嬉戏的女儿,一边语调慵懒地回答说:“没事。先出上这一波,等咱家女儿十八岁生日时,再通通收回来。”

    阮婉“噗哧”一笑:“那还要十来年呢,你想的也太远了。而且,你怎么不说等她出嫁的时候?”

    “谁敢!”自从女儿出生后,沈某人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种话了,只要一想到会有哪家的臭狗跑来把自家女儿叼走,他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秒化身恶犬龇牙咧嘴,“看我不打算他的狗腿!”

    “……喂。”阮婉第无数次因此翻白眼,“这么说来,叔爷爷当初没打断你的腿还真是便宜你了。”

    “那是因为我优秀。”沈某人尾巴翘起来,十分得瑟地说,“叔爷爷非常放心地把你交给了我。”

    “……”阮婉扶额,她跟这种“重度女控”实在是没法交流,转而换了个话题,“对了,祁宣明天会来。”

    “不许他来!”自家老婆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沈某人再次黑脸了。

    如果说从前他还不把那个名叫祁宣的逗比放在眼里,那么现在简直是如临大敌,这和祁宣现在已经是“天皇巨星”没什么关系,因为这和他的利益并不存在冲突。但问题是!这逗比超讨心婉喜欢啊!只要他一来,心婉就围着人家团团转,压根不搭理他这个粑粑了!

    能忍么?

    必须不能!

    他为这事发了几回火,告了几次状,结果咧?

    他家老婆完全站在逗比那边,对后者那叫一个亲切和蔼,以至于他有时候都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三口,他是旁观者了!嫉妒死了啊!!!

    ……当然,这不是他怀疑阮婉的意思,因为,包括祁宣在内的一家三口是标准的“母亲+儿子+女儿”组合,可他不想当祁宣的粑粑啊!——虽然祁宣也完全没打算把他当爸。

    “别闹。”阮婉一听自家老公这话就知道他又在吃味了,忍不住笑着说,“心婉可是很期待的。”

    “哼!”

    “乖啦。”阮婉站起身,走到某人的身后一把抱住他,双手勾住他脖子,下巴磕在他头顶,蹭了蹭说,“心婉昨天还跟我说‘希望爸爸妈妈带我去家庭旅行!’呢。”

    “真哒?”

    “真的真的。”

    “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心婉最喜欢的还是我。”沈某人果断被治愈了,然后就开始开脑洞,“软软,我们再生一个吧,这回生个臭小子。”

    “……哈?”

    “臭小子不心疼,可以丢给祁宣带。”

    “……喂!”这是亲爹应有的态度吗?

    满头黑线的阮婉深切地觉得,沈子煜绝对从他亲爹那里继承了一些坏毛病,比如对儿子的态度。不过最终的结果证明,她有点杞人忧天。

    因为,那个肯跪在地上给儿子当马骑还笑得一脸开心的傻爸爸,怎么看也不会渣嘛。

    如此,也是圆满。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新文已发,标签在作者有话说最下面!看不到或者点不开的亲进我专栏就可以看到新文了哟!或者搜索,名字叫——随身开着一家店。=3=

    这篇文写到这里有种告一段落松了口气的感觉嘿嘿嘿……怎么说呢,这篇文其实到两人在一起时就可以画上句点了,后面严格意义上说其实是番外内容啦,不过番外能写这么多我也是挺牛的【喂】

    这篇文算是一个新的尝试吧,一些老读者很喜欢并且追到了现在,一些老读者表示不太适应,挠头,不管怎样,谢谢一路看下来的亲们,是你们给了我填坑的动力!

    认真说,如果打分的话,上篇文是不及格,这篇……六点五分吧,及格是因为总算是圆满地写完了自己所想写的故事,分数低是因为还是不太满意,一些缺点在写的过程中改正了,但更多缺点依旧存留着,希望今后能再接再厉改掉它们!

    总之,我会继续努力的!也希望能一直看到你们,爱你们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