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 93

作者:江小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年年怀孕了, 在冬日的一个清晨。

    刷牙的时候忽然泛起一阵恶心,季梵尘立刻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顺着她的背脊低声关怀, 赵年年看着镜子里的人, 忽然记起自己已经两个月都没来大姨妈了。

    过完年的时候两人决定备孕,赵年年也开始把手里的工作转移, 在床上的时候也没有做任何措施,顺其自然, 但没想到, 这个孩子来的这么快。

    可能是等得太久了吧, 她想。

    把手里的工作交给季梵尘之后,她日子过的可谓是十分潇洒,每天被阳光和微风唤醒, 然后吃完饭躺在沙发上撸猫,处理着部分公务。

    忙完恰逢午后,吃饱喝足后抱着笔记本去阳台码字,懒懒的躺在藤椅上, 再放上一杯鲜榨的西瓜汁,简直不要太美好。

    只可惜,好景不长。

    没过两个月舒服日子, 就被某人拉着举办婚礼,于是又开始忙得团团转,家里有个大忙人,所以大大小小的事宜只能由赵年年全权操办, 从请帖样式到酒店菜谱,各种繁琐的小事却偏生不能有一丝疏忽。

    幸好双方的父母一直在边上帮忙,不然以赵年年这个怀胎三月的身子,还真有些吃力。

    婚纱是季梵尘早早就预定好的,法国著名设计师亲手制作,必须要提前半年预定的。不然赵年年都要以为是自己和自己结婚了。

    婚礼定在五月,北京天气最好的时候,春暖花已开,热气还未涌上来。

    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下,挽着父亲的手,踩着绿色的草坪,穿过绕满玫瑰花的红毯,飞扬起她的裙摆,四处飘着粉色蕾丝,终点站着的那个,浅笑温柔的男子,是她的爱人。

    他穿着西装,眉眼精致,面容白皙俊朗,神情柔和的不像话,赵年年恍然间,想到了那个当年教室里,坐在位置上眉眼冷漠的男孩,白玉似的小脸上都是寒凉。

    她情不自禁的低眉浅笑,何其幸运,最终能与他步入婚姻的殿堂。

    赵年年生产的时候,正值寒冬腊月,外头白雪皑皑,人烟稀小,产房里护士进进出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呻|吟声传出,季梵尘在外面急的团团转,额头一片冷汗。

    忽然一道凄厉的叫声从里头响起,脑海里绷紧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季梵尘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看这里头那一大滩血迹,惊恐的握着赵年年的手,眼泪就这样一颗颗掉了下来。

    “年年…年年…”

    “我们不要生了,再也不要生了,我不要小孩了,我只要你——”

    他贴着赵年年汗湿的脸,哽咽的说着,紧紧捏着她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握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饶是此刻痛不欲生的赵年年,都被他气笑了,断断续续的开口。

    “傻瓜,每个女人生孩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待会就好了——”

    医生护士见他这幅模样,顿时压力倍增,手里用力,赵年年痛的一个激灵,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体内滑出,意识消失之前,只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后面,季梵尘当时的那副样子,每每都被赵年年拿出来调侃,他总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然后夜里在床上时,把她做到哭。

    再后来,赵年年就再也不敢提这件事了。

    第二年,赵年年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火了之后,很多人找了上来,也认识了不少圈内人,编剧导演明星,她的微博粉丝竟然也有上百万。

    和顾安再次见面,是意料之中的。

    赵年年的新剧本签出去之后,导演制片组局一起吃饭,进入包间时,里头坐着一个人,熟悉而又陌生。

    两人四目相接,彼此笑着打了声招呼。

    “啊…你们认识啊?”旁人很是错愕。

    “我们是同学”,赵年年平静的回答。

    “噢——”其他人了然笑笑,难怪这部剧的男主,一开始就要求定下顾安,赵年年卖版权和别人不一样,她都是指定男女主角,能确定下来的,才会把版权签给他们。

    顾安是一名歌手,火了很多年,也拍过两部电影,但重心依然是放在创作上面,没有人想到,他真的会接下这部电视剧。

    虽然赵年年的小说基本开拍必红,圈内无数人趋之若鹜,但顾安明显是不需要的。他已经足够红了。

    赵年年选角,一向出其不意,旁人只当是她看中了顾安的名气和外形,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打完招呼,赵年年极其自然的坐到他身旁,闲闲聊着近况,倒也和睦,说说笑笑,在外人看来则是十分亲近,要不是知道赵年年连孩子都有了,他们还真要怀疑两人有点什么。

    饭局临近尾声,赵年年接到季梵尘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散场,过来接她,赵年年说,马上,挂完电话,抬眸看向身旁那人。

    “要走了吗?”他问。

    “是呀。”

    赵年年对他笑笑,低头整理着东西,耳边传来一声迟疑的试探:“我看过剧本了,这本书的男主角,写的是我吗?”

    她抬起头,笑意璀璨,就仿佛当年在讲台上初见的那般,耀眼的让人不忍直视。

    “是你,顾安,那是我所希望见到的,你最好的样子。”

    我欠你的情,还不了,只能在书里,给你画上一个美好结局,愿你如同上面所说的那般,心终有所属,人一世安然。

    外头在下雨,淅淅沥沥,赵年年走到酒店门口,不远处车里下来一个人,身姿清隽,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缓缓朝她走来。

    灯光下,那张脸渐渐明朗起来,她低笑,被拢入怀中。

    两道身影相携,紧紧依偎,仿佛两株密不可分的了连理树,融入夜色中渐行渐远。

    季梵尘不想再要小孩,但是赵年年想要,在季宝宝两岁的时候,她终于按耐不住了,先是好言相劝,无果,改为低声央求,无果,最后只能色|诱,但无奈那次生产带给他的阴影太深,最后关头,他都记得带上套。

    后来赵年年没办法了,只能把家里的避孕套统统扎了洞,一个月后,看着两条杠的验孕棒,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季梵尘简直如临大敌,终日惶惶不安,每日恨不得黏在她身上,仿佛在享受着最后的时光,他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揽着她的肚子对里头宝宝说话,小声的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某日赵年年细细倾听,才隐约听到一句。

    “你可要乖乖出来,不然就不要你了…”

    赵年年:“……”

    幸好他没有说出什么要带她去打掉的话,不然赵年年可能会先把他休掉。

    有过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的生产十分顺利,而女儿出生之后,季梵尘一改之前的嫌弃,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宠上了天,每日就是拉着她兴奋的叫着。

    “年年!她的眼睛和你一模一样,又黑又大,亮晶晶的好可爱!”

    “年年!她刚刚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也和你好像,我好喜欢她!”

    “年年…”

    “闭嘴!季梵尘,你忘了当初自己说过什么了吗?”

    “你说就算有了女儿最爱的还是我,可是你现在眼里只有她了。”

    季梵尘悻悻的抿了抿嘴,放下怀里的小女儿,抱住旁边吃醋的她轻哄着:“年年,我最爱你了,因为她像你,所以我才这么喜欢的,真的,我最疼爱的还是你。”

    “那你就是不喜欢我们女儿了!”

    赵年年不满的叫道。生产完没多久的女人格外喜欢无理取闹。

    季梵尘抱住她哭:“没有!没有!我都喜欢!都喜欢!”

    哼。

    后来,小女儿依旧是被他捧在掌心,宠得无法无天,小女孩最常说的话就是:妈妈!我以后长大了要嫁给爸爸。

    赵年年瞪她:不准,你爸爸是我的。

    女儿立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个时候,季梵尘就会一脸的惊慌失措跑过来,想去哄她,旁边却还有个比她更加委屈的赵年年,季梵尘只好先把赵年年搂在怀里,亲亲抱抱,再蹲下来,把他的小女儿抱在怀里,小声纠正。

    “囡囡,妈妈已经嫁给爸爸了,所以爸爸是妈妈的,知道吗?”

    怀里的小女儿哇的一声,哭的更惨了。

    白发苍苍的赵年年最爱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同样白发苍苍的季梵尘一同躺在阳台藤椅上晒太阳,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浑身都是暖洋洋的,

    她眯着眼睛,靠在他肩上。孙儿孙女在一旁嬉闹,鼻尖飘来丝丝花香,微风吹起她的鬓角,她缓缓睡去。梦里,有个清冷漂亮的少年,在对她静静微笑。

    从青春年少到迟暮之年,始终有这样一个人,与你相伴,与你相守,与你——

    白头偕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