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作者:燕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燕朝的官员们基本都知道,玉面冷颜的女眷偶像楚尚书其实是个妻管严,府里没妾没通房不说,平日里连个花院都不敢去,每天下朝就回府,回府就不出,就连偶尔跟同僚去酒馆交流感情都得家中‘太座’批准了才行。

    听闻楚尚书的‘太座’比他大三岁,已年近三十,还是个六指,去岁庆元帝看心腹重臣二十六七了还只有一子,身体又不怎么好,恐其子嗣有损,就御赐了一个美貌宫女,结果,不止楚尚书当朝就给拒了,楚尚书的‘太座’还在当天就进宫觐见了皇后,并在御花园‘偶遇’了皇上。

    据说,只是据说啊,皇帝‘偶遇’楚夫人,与之交谈片刻后,脸都变成绿色的了,当晚,皇帝宿于凤兮宫,半夜,寝室传出皇上跟皇后交谈的切切私语声,据体说了什么,小太监们没听全,他们只见皇上憋屈万分的说一句:‘朕不是不想说,朕是插不进去嘴啊!’

    自此之后,楚夫人简氏威名大震。

    众人皆知,楚尚书膝下只有一子,年五岁(虚岁),学名曦,取日出东方,普照万物之意,此子虽年幼,却颇有父母之风,灵巧聪慧,机言善辨,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张跟楚尚书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站出来如同仙童一般,因此,极得众人的喜爱。

    这一天,楚曦小朋友刚从好干娘林戚月那里看完小妹妹打道回府,他使了小聪明,撇下跟随的下人,偷偷潜进父母的寝室,藏在床塌下想在母亲进屋时吓唬她,恶作剧一下,但没想到的是,应该在户部办公的父亲却跟母亲一起进屋了。

    严父慈母,在五岁小孩的眼中,父亲的形象还是很高大的,更何况楚寻还是那种高冷的样子,所以,小小的曦哥儿就僵在床塌下,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只想着千万别被发现,他完全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在他印象中威严的父亲和慈爱的母亲的形象,将完全崩坏在他的记忆里。

    好不容易请了一天假的楚寻被简如拽着袖子扯进寝室,将丫环下人全遣下去,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就被媳妇儿一把推进床塌之中。

    “如儿,这大白天的……”被双目赤红的媳妇儿强行扒皮褪袜,楚寻泪流满面。

    到不是他不愿意跟媳妇儿恩爱,可是一天三次,偶尔还要加更的节奏,他真心有点受不了,话说,他如儿才二十九而已,还没到岁数呢,怎么就如狼似虎了啊!

    “怎么,我都没说什么,你还不愿意吗?”简如不止嘴皮子,连手脚都很利落,几乎是瞬间就把楚寻扒了精光,她合身扑上去,用嘴堵住楚寻没出口的话,以实际开动来证明了她要‘办实事’的决心。

    “没,唔……”楚寻应声而倒,他不是不愿意,他的心其实是火热的啊,就是身体条件有点不允许了。

    抬腿跨坐在楚寻身上,双手按住其肩膀做逼迫‘良家妇男’状,简如的形态有些疯魔,实话实说,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所以,也实在怪不得楚寻身体不好。

    说起来,简如和楚寻的‘生活’一起都很和谐,自‘干掉’庆元帝之后,也再没人敢来破坏他们夫妻感情,试图往两人中间插上一腿,简如的生活,完全可以称得幸福美满,夫贤子孝……

    那么,即然是好端端的,简如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呃,其实,这很好解释,简如二十九岁了,二十九岁又八个月了,前世这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所以,你们明白的……

    久久不来的双胞龙凤胎让简如又陷入了逻辑混乱状态,如果不是有曦哥儿这个迟来的例子,简如说不定会直接把楚寻绑在家中叉叉圈圈,直到孩子来了之后在放他出去。

    俗语有云:只要男人神志清醒,就没有不行的时候,哪怕真的身心俱疲,但在美色的面前,总会‘站立’起来,精力充沛和力不从心的差别只在与时间长短而且。

    在心爱的媳妇儿热情如火的攻势下,楚寻半推半就的也就从了,在两人纠纠缠缠,马上就要‘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时候,曦哥儿忽然从床塌下爬了出来。

    他是感觉床塌不停的动,心里害怕又不小心磕到了头,感觉巨疼所以出来求安慰的……

    激情昂扬,马上提枪上阵的时候,忽然发现儿子眼瞳幽深(吓的),目光如炬(哭的)的趴在地上看着你……楚寻发誓,他以后一定会不行的好不好?

    楚寻:qaq

    简如:o0o

    ‘嗯嗯’被儿子发现之后,简如多少收敛了一点,最起码白日宣x的事不干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一定要检查过床塌下,柜子中等等可以藏人的地方后,才敢做些饭后活动。

    如此,‘频繁’的两个月之后,简如终于如愿以偿,开始为期十个月的精心保养。

    要知道,她这个岁数已经算高龄产妇了,前世她又是血崩死的,更何况怀的还是双胞胎,真是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不过,她这一小心,楚寻就倒了霉,先头喝酒吃肉撑的要死,现在是连块肉渣都没有饿的半疯,一年多摸不着媳妇儿边让他眼都发蓝了。

    “媳妇儿,古御医说三个月以后就可以了!”盯着怀孕五个月,气质越发温柔的媳妇儿,楚寻低声哀求。

    “不行。”正抚着肚子,慈母光环大开的简如把脸一板,无情的拒绝了。

    楚寻:qaq,不带这样的啊!

    苦熬十个月之后,孩子呱呱坠地,看着两个丰收果实和差点血崩出事的媳妇儿,楚寻出了一身的冷汗,心脏止不住的颤动,得亏啊,媳妇儿怀孕的时候他守了规矩,要不然,万一出点什么事,他还不把肠子悔青了啊!

    虽然没有血崩,可三十岁产出双胞胎还是让简如的身体受了损,在床上足足养了一年,却还是恢复不到原本的水平,不过,抱着前世只能眼巴巴瞧着,却连碰都碰不到一下的双胞胎,简如没有一点丁后悔。

    重生一世,或许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可心爱的丈夫相伴,三个可爱的孩子在前,简如觉得无比满足。

    尤其,在她生下孩子半年后,漠北彻底被大燕收回,群臣论功行赏,楚寻被赐封铺国候,楚曦被封铺国候世子,而她成了超品候夫人时,简如的人生已然完满。

    她感激上苍,让她重新回来,拥有了眼前的一切。

    在获封铺国候的当天晚上,楚寻跟往常一样,躺在床塌上入眠时,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依然娶了媳妇儿,可不同的是,他和媳妇儿并未在婚前相遇,他也并未倾心于媳妇儿。

    梦里那个‘媳妇儿’并不像现在这样温和爽朗,而是一直低着头,怯怯的看着他,每天只顾着讨好容氏和楚凝,从不跟他交流。

    而梦中的他,正怀揣着壮志雄心,也并不多在意那个自卑的‘媳妇儿’。

    梦中的他冷眼旁观着‘媳妇儿’在容氏和楚凝的刁难下欲哭无泪,头破血流,心中甚至还暗自庆幸着终于有人能吸引了容氏和楚凝的注意,让他可以喘口气。

    看着‘媳妇儿’在梦中的他面前若无其事,背后却偷偷哭泣的样子,楚寻气的直到梦中的他面前破口大骂,到‘媳妇儿’面前轻声安慰……可惜,他试了无数次,都是无用的,没人能看见他。

    于是,他只能悲愤的看着一切慢慢发生在他眼前。

    梦中的他在陪‘媳妇儿’回了一次简府后,被设计醉酒,跟二小姨同处一室,虽然并未发生什么,可禀成君子之风,梦中的他还是纳了二小姨为贵妾。

    ‘媳妇儿’表面没说什么,可暗地里却哭干的眼泪,似乎生怕二小姨抢先生下孩子,‘媳妇儿’提拔了一个眉尖眼俏的丫环,梦中的他虽然没有让庶子生在嫡子前头的打算,可勾通不良的原因,和不烦解释的种种原因还是让他平静的接受了。

    虽然有容氏和楚凝在中间挑合,但梦中的他也和‘媳妇儿’不温不火的过了下去,无甚感情,却也还算平淡,如同一直这样下去,到勉强能得上相敬如宾。

    变化发生在梦中的他中举之后,依然是落霞郡主私下中意与他,勾结容氏替子写下休书,但不同的是,梦中的他没有发觉,导致‘媳妇儿’被鞭打掉了不到两个月的胎儿,他的曦哥儿。

    共同的悲伤似乎让梦中的他对‘媳妇儿’多了一丝怜惜,于是,梦中的他默认了‘媳妇儿’对容氏的和楚凝报复。

    随后,事情似乎越变越好,梦中的他和‘媳妇儿’的感情随着时间越渐加深,尤其是‘媳妇儿’再次怀孕之后,更是突飞猛劲,已渐渐有了楚寻和简如恩爱的雏形。

    楚寻欣慰在旁观看着,心中越加满意,他相信,他和媳妇儿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哪怕是在梦中,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也终归会成为令天下人羡慕的一对。

    可惜,幸福嘎然而止,生产时,‘媳妇儿’血崩而死,徒留一对嗷嗷待哺的孩子。

    梦中的他听从了众人的建议,娶了‘媳妇儿’的庶妹,以图照顾那一对还在吃奶的儿女,似乎,无论是梦中的他还是现实的他,都不怎么善长跟孩子相处,更何况看见孩子们偶尔跟‘媳妇儿’相同的神态动作,梦中他就更避而远之了。

    然后,一切就像恶梦一样,楚寻看着那个尼姑简玲笑咪咪的捧杀着他的心肝宝贝们,梦中的他却毫不知情,整整十年,孩子们越来越骄纵,而他却毫无办法。

    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无法改变,心里越发绝望,直至……媳妇儿出现!

    跟他一样,媳妇儿突然出现在那个尼姑身边,披头散发,血流满脸,只吓的那尼姑求神拜佛,神精失常。

    媳妇儿似乎看不见他,只满脸恨意的跟在那尼姑简玲身边,但楚寻却觉得很满足,因为,这个貌似厉鬼的媳妇儿,让他觉得很亲切,很熟悉。

    吓死了那尼姑之后,媳妇儿就不见了,楚寻又百无聊赖的跟在梦中的他身边,看着他教养子女,看着他位及人臣,看着他成为大燕国寒门子弟的梦想,也看着他,孤独矜寡的终老。

    当梦中的他躺在病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楚寻似乎感觉到了无边无尽的孤独和寂寥,那种死气沉沉的压迫感,一下就让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猛的睁开眼,一片漆黑,冷汗渗透全身,那种临死前的空寂感集中在心口处,压的他几乎不能呼吸,楚寻张开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同溺水将死的人一样。

    “相公,你怎么了?”睡在他身边的简如被吵醒,发现他的不妥,起身点亮蜡烛,担心的追问。

    明亮的烛火驱散了黑暗,媳妇儿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楚寻伸手按着狂跳的心脏,忽然笑了!

    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多么真实,梦终归只是梦而已,他有媳妇儿,有娇子爱女,绝对不会混的像梦中的他一样,孤死病床前。

    他的未来,肯定全是希望,全是幸福,他发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