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不用回头(大结局)

作者:木结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为什么……会如此……”

    冰冷的语调,喑哑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

    在一刻钟前,顾玄薇将黎永寿依据丹经炼制的活死人丹送入了谢天阑口中。

    可是得到的不仅不是让人振奋的结果,而是完全相反……

    谢天阑当日生死边缘,幸而顾玄薇突破宗师之境,才能以本命真元活生生的吊住了他最后一口气,挽留住了那一丝微薄的生机。

    但也仅仅是吊住了一口气,若非一年顾玄薇每月持续不停的为他输送真元,这一口气怕是早就散了。

    可纵然如此,终归是强弩之末,随着时间流转,那一丝生机也在不断的消散。

    返虚花树已经是当世所知唯一能扭转谢天阑此境的东西,否则顾玄薇也不会花费绝大心力与不惜一切代价部署,只为夺回返虚花树,而若不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时白玉京哪怕藏得再隐秘,也早就被武林各大势力围住了。

    然而现在,当顾玄薇将那枚倾注了所有希望的丹药送入谢天阑口中后,得到的非但不是他伤情好转,而是……连那最后一口气,也在飞快的逸散!

    “夺天造化,本就是万中取一之事,你……好自为之。”

    此时,顾玄薇耳畔似乎响起了黎永寿将丹药给她时的话语。

    难怪黎永寿在给她丹药的同时,肩上已经背了包裹,只是当时她眼中只有丹药,哪还会注意到其他,现在想来,此人怕是早有预料,若他此时还留在白玉京,顾玄薇确实不能不确定自己在失控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感应到门外有人,听呼吸来看,是萧冰无疑。

    顾玄薇顿了顿,原本满腔几乎快转换成对天地怨恨的偏执,在这瞬间散去,化为了哀凉,但这并不能消弭她的执着,她伸手抚上谢天阑的胸膛,毫不吝啬的将宝贵的真元灌注进他的胃部,以自身真元融化药力,将其完全催发。

    渐渐的,顾玄薇已经感觉到了那枚丹药在谢天阑的身体里完全融化,她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闭目的谢天阑,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变化。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

    倏然,异变突生。

    在顾玄薇骇然的,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谢天阑清俊安详的面容飞速暗沉,皮肤更是快速枯槁,就连那青黑的长发,也在以不容抗拒的态势开始变白,从一开始的花白,到了一刻钟后,已经变为满头银丝。

    “不!我不许!”

    顾玄薇狠戾的低喝一声,编贝般的白齿咬住下唇,将原本挪开的手重新放到了谢天阑的身上,浑身真元疯狂的往谢天阑的丹田灌注,根本感觉不到力量透支的消耗与疲惫。

    当屋外天光再次亮起时,屋外的人影轻轻一叹,默默的离开了院落。

    顾玄薇恍若未闻,不停的输送着真元,眼中布满了血丝。

    直到屋外的日光明暗变化了足足三次,顾玄薇双眼已经变得通红,谢天阑枯槁苍老的容颜,也终于恢复了原状,只有满头的白发,无论顾玄薇如何努力,也无法再让其转黑了……

    顾玄薇的手按在谢天阑身上,她此时已经消耗过度,哪怕再如何运转心法,也已经再也送不出一丝一毫的真元,此时手按在谢天阑丹田,能传递的,仅仅只剩体温。

    还是,要结束了么……

    唇下被咬伤的地方,凝出一滴血珠,沿着顾玄薇白玉般的下颌滑落。

    “滴——”

    血珠落地在谢天阑身上的一刻,仿佛是一个信号,顾玄薇眼前一黑,仿佛就这样跟随着谢天阑一起沉入了黑暗。

    ……

    有温暖洒在身上,有微风拂过脸庞,鼻息间嗅到了花香与无比熟悉的……青草香气。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掉落在了顾玄薇眼睑上,又有一只手将其拂开,这番动静,像是平静的湖面落入了一样外物,掀起一圈圈的涟漪。

    顾玄薇突然睁开眼,最先瞧见的,是一只修长的手。

    此时这只手捏着一片雪白的梨花,正慢慢挪开她的面颊。

    春光明媚,暖风和畅中,她看到了手的主人。

    清俊的面庞,潭水一样浸透了沧桑与清澈的黑眸,那眸中深不见底的爱恋,那唇角边的,她无比熟悉的,温柔的微笑。

    只是青年漆黑的华发不在,而是成为了满头的银丝。

    这一刻的两两凝望,像是穿透了前世今生。

    在这凝望中,仿佛一切因果都明了了,又仿佛这只是一对恋人重逢的简单对视。

    顾玄薇抬起手,似是难以分清虚实一般地,想去触碰谢天阑的脸颊。

    再才抬起时,已经被他的手掌牢牢握住,送到了自己唇边。

    透过手上传来的温度与麻痒,顾玄薇这才清晰的感到了他的存在,视线不禁有些模糊。

    他用唇贴着她的手,轻轻地开口:

    “玄薇,我回来了。”

    顾玄薇没有说话,谢天阑也没有再说话,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一片温馨的宁静。

    ……

    不知过了多久,顾玄薇平和了情绪,思绪终于回到了现实。

    这一下,她错愕的发现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他们此时正在白玉京外的一处山崖上,她常打坐的梨花树下,她此前一直横躺在谢天阑怀中。

    第二件事……顾玄薇低头瞧瞧自己,又瞧了瞧谢天阑。

    入目乃是一片灼目的红色,其上鎏金凤纹,珍珠璎珞点缀,极致华美,她与谢天阑,此时竟都身着喜服。

    大红的喜袍,将她白皙的脖颈手腕称得近乎透明,顾玄薇皱了眉头,盯着谢天阑:

    “你给我换的?”

    谢天阑本痴痴的看着她,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脸上下意识的浮现出了顾玄薇经常见到的赧然。

    顾玄薇古怪的看着他,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谢天阑被她看得越发不好意思了,方才的处重逢时他身上那隐隐约约天人合一的高人气度荡然无存,他有些吞吐的道:“我想着,你什么时候醒来,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听到这话,顾玄薇下意识的眼眶一热,旋即那前世被谢天阑没有底线的宠溺养成的性格不受控制地浮出,骤然冷哼一声:

    “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你了?”

    谢天阑一愣,神情有些傻气,呆呆的看着她。

    见到这个反应,顾玄薇更是怨气上浮,直接起身脱出了他的怀抱,一个转身负手,红色嫁衣舞荡在空气中,傲气凛然。

    只留下一个霸气至极的背影,正潇洒的往白玉京走。

    忽听背后一道清风袭来,一个身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掠了过来,从背后抱住顾玄薇。

    顾玄薇心中一个激灵,虽说她对谢天阑没有防备,可他此时的速度已经超出了顾玄薇的反应,这就大出她的意料了,虽说她现在体内真元亏虚,可境界和感应都是宗师级别,谢天阑此次竟然是应祸得福,实力更上一层楼了么?

    顾玄薇正想挣开青年的双臂,仔细瞧瞧他现在的状况,谢天阑已经将脑袋凑到了她的肩膀上,脸庞凑近她的耳朵。

    “不用转身。”

    谢天阑眉目低垂,眸中透出温润静谧的光,发出温柔的喟叹。

    “玄薇,你我之间,若有百步,过去的你走了九十九步,我那一步却踟蹰不前,至今想来,那是我此生唯一后悔的事。”

    他收紧了双臂,像是要将顾玄薇嵌入身体,勒得她甚至有些疼痛。

    “从今往后,哪怕你转身走了千步万步,你也不用再回头……”

    “因为,我一定会追上你。”

    他的吻,轻轻的落在顾玄薇的耳畔。

    “唔……”

    泰山崩于前不变于色的顾玄薇,细若蚊呐地低喃了一声,耳朵红得仿若滴血,心情羞涩甜蜜,急忙挣开他,准备自己一个人关上门静一静。

    “别动。”谢天阑放松了手臂,却不让她离开,而是掰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

    青年脸上的神情很认真,很严肃,瞧起来很有说服力。

    顾玄薇一愣,疑惑的看着他。

    谢天阑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面容,集中在了一点上:

    “你受伤了,我给你看看。”

    说着,此人一脸正色,仿佛在做多么神圣严肃的事情一般,目光灼灼的看着顾玄薇之前咬破的下唇,低下头,脸就往前凑。

    然而——

    “啪”地一声,素白的小手精准的挡住了他的脸。

    “……不用!”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

    不给亲~不给亲~

    完结感言:

    不全文存稿不再开V文。

    题外话:

    终于完啦,有番外,应该是从其他人视角来看的婚后趣事,有兴趣的亲可以抽空来看看,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码出来,渣习惯的我,已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