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上部完结

作者:香朵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你们这是去了远古恐龙时代?”柳林看着比鸵鸟还大的大肥鸡,怪叫道。

    夏爷爷看着比雨伞还大的蘑菇,也是一脸惊奇,围着蘑菇转了好几圈,“这个真能吃?”蘑菇成精,吃了不好吧!

    除了肥鸡和蘑菇外,还有木耳和各种野菜、野果,木耳比扇子还大,又黑又肥,一只就能切一盘,野菜和野果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但见小狐狸吃的欢快,夏沅也采了好些回来,她修习的是木系功法,植物有毒没毒,她还是知道的。

    “少见多怪,这些算什么啊,”夏淙一脸嘚瑟,同夏沅挑眉道,“开胃菜之后,要不要给他们上点正餐,”

    “上呗,”

    然后,夏沅从储物戒中拎出一串禾米出来,掐动指法,使用灵气将稻壳剥去,露出晶莹剔透的大米,“这是米?”夏爷爷凑过来,捏了一颗过去,像提子一样的大米,真是前所未见。

    “爷爷,这就是山海经中提及的木禾,”夏淙小卖弄地将顾元琛跟他讲的那《山海经》中关于木禾的介绍叙述了一遍。

    “这个米带着清甜的水果香味,你们尝尝,生吃也好吃,”

    “普通人能吃么?”夏爷爷问。

    经过六年多低阶灵米的调理,他们也将将能喝点高阶灵米熬得粥,这禾米个头赶得上高阶灵米三个大,里面的灵气普通人能承受得住?

    “应该能吧,我们几个吃着一点问题都没有,”夏淙不确定,看向顾元琛,这里他修为最高。

    “没问题,”顾元琛说,禾米虽大,灵气也足,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多年生长的缘故,它里面的灵气非常温和,对修为增进不大,但滋养五脏六腑和身体的效果特别好,应该是最温和的滋补品。

    夏爷爷率先丢了一个米粒进嘴里,细细咀嚼,有稻米的清香,也有水果的甜香,味道真心不错,便让老伴也尝了两颗,“这么晚才回来,你们晚饭吃了没?”又说,“也不知道这米粥煮出来是什么味道,”

    这是想煮来尝尝。

    夏沅闻声知雅意,遂捂着肚子撒娇道,“没,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倒是将她爸心疼坏了,“怎么会一天都没吃饭?他们没给你做?”

    这理直气壮的,夏淙撇嘴,心说,我们是你闺女厨子怎么着,专管给她做饭,这心偏的没边了,而夏沅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老爹偏心自己,拿哥哥们当煮夫有什么不妥,懒猫似的嘟嘴控诉道,“没给我做,就让我喝了一天的水,混了个水饱,”

    夏淙瞠目,这熊孩子怎么好意思说的,她是没吃饭,但那嘴巴也没闲着好吧,菠萝大的棪果啃了好几个,一路零嘴零食吃着,好几次琛子都怕她不知饱撑着自己,拦着不让再吃了。

    一点没饿着,还敢回来告刁状,夏淙气的咬牙喊道,“怎么也没把你撑死,合着那么多零食和水果都吃到狗肚子里了,”

    夏沅接的也快,“都吃到你肚子里了,”见桌上盘子里有切成小块的西瓜,顺手叉了块丢嘴里。

    夏淙捶胸,“小叔,你闺女这么气人,你也不管管,”

    夏鹤宁是华夏老爸中的非典型代表,就是自家孩子跟别人家孩子闹矛盾,他总会在第一时间,用言语和行动护自家犊子,“你还敢告状?走时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说保证将你妹妹一根头发都不少的给我带回来的,结果,你们竟然让她饿了一天,别拿零食糊弄我,你家零嘴能当饭吃,你妹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得营养均衡,三餐准时,这么饿上一天,得多难受,”

    夏沅正在吃西瓜,抽不出嘴来气人,只拿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双眼含委带屈地眨巴着,一副我难受,求抚摸的作态。

    “我家乖宝受苦了,回头饿你二哥三天,让他也尝尝挨饿的滋味,乖宝乖,爸爸现在就去给你做饭,”

    夏鹤宁不差钱,不愿委屈自己爹娘在二哥家挤着住,便要带着父母和柳林去住宾馆,顾元璋哪肯让他们住宾馆,且不说两家多年的关系和爷爷对夏家的看重,就冲夏沅是他未来弟媳,也不能怠慢了她娘家人,便好说歹说将人安排住进了顾元琛位于大学城附近的公寓里。

    公寓是新建的小区,一共有三个楼层选择,前排临街一排是多层花园楼房,下面是挑高的店铺,上面有六层住宅面积,小区两侧是几排小高层,楼层一共十一层,小区中间的位置错落地建着六栋酒店公寓,十六层到十八层不等。

    现代欧式建筑风格的小区,在一堆老式住宅小区中特别惹眼,夏淙一下飞船,便咂舌不已,对顾元琛是各种羡慕妒忌恨,据他所说,能住进这个小区,那是掉进了富人窝里,学区房在哪个时代都是抢手货。

    顾元琛所在的这栋是小区里采光最好楼层最高的公寓,公寓分一梯四户的小户型,一梯两户的大户型,他们这栋是三室两厅一卫一厨108平和四室两厅两卫一厨140平的大户型,顾元琛直接将顶楼两户打通,做成五室一大厅两小厅三卫一厨的超大户格局。

    两户厨房是相邻的,打通后,将其合并扩展成近四十平的大厨房,这面积都抵的上老公寓一家三口的住房面积了,里面的厨具、电器不但全乎,还很高大上,调料什么的也都是一应俱全。

    夏沅被老爸搂在怀中不想动,便指指顾元琛,“这是他家,让他做,也不用太丰盛,就捡着这些菜,煮个米饭,炖个野鸡蘑菇汤,炒个鸡丝木耳,凉拌个野菜,再切两盘泡菜,随便吃吃就好,”

    夏奶奶拍了下她的手,笑骂道,“就你会支派人,”三菜一汤,在夏家也真是随便吃吃的家常便饭,但是,“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会炖鸡汤,要等到多晚才能吃饭,”

    夏沅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那么大的一只鸡,还不知要炖上多久呢,“那就不弄了,我也不怎么饿,就随便煮点粥喝喝吧,”

    夏淙撇嘴,“我看你不是不怎么饿,而是吃饱了撑的,”然后,脑袋上就挨了他叔一下,“你才吃饱了撑的,”

    夏淙捂着后脑勺,哀嚎道,“这心偏的,没地说理了,”

    夏沅说不饿,夏鹤宁也不能由着她不吃,但炖鸡也真是一时半会好不了,就说,“要不我出去买点吃的来,”这个点,大学城附近的夜市正是热闹的时候,虽然离这远点,但以他们的腿脚,也废不了多少功夫。

    “你买,她得吃啊,”夏奶奶说,夏沅原就嘴刁,又被灵米和改良过的蔬果养了几年,除了鱼外,连肉都很少吃,外头小吃摊的吃食能吃才怪,其实便是她,也吃不惯外头的饭。

    显然其他人也想到了,夏鹤宁说,“那还是在家做吧,费点功夫就费点功夫,在家吃着放心,”反正米蔬调料什么的,随身带了不少,也不用买。

    “这小嘴越来越刁,以后去学校上学可怎么办,初中还好,要求不严,听说好多高中为了升学率,都是要求学生住校的,还是封闭式管理,”夏奶奶犯愁。

    夏淙哼哼道,“就是你们给惯得,生怕饿着她,去哪都给装上一储物袋的小食,她那嘴一天到晚的就没闲过,不养刁才怪,要我说,把她那储物袋给清空了,狠狠地饿上几顿,就什么都吃了……”

    ‘啪’,脑门上狠狠地挨了一下,就见他老叔拿一张怒目金刚的脸冲着他喷气,遂话音一转,“那啥,咱们老夏家的宝贝疙瘩,嘴刁点就刁点,又不是养不起,我们这几个当哥的大本事没有,让妹妹吃香的喝辣的能力还是有的,我去厨房帮忙收拾鸡,”丢下这句话,便一溜烟地跑了。

    那边,顾元琛已经拎着鸡去厨房收拾了,厨房大,一百多斤重的鸡也不愁没地方收拾,用灵气三两下将鸡脱毛,切开鸡腹,光内脏就掏出了一大盆。

    这么大的鸡,普通锅是煮不下的,顾元琛便取出一个低阶的炼丹炉,将鸡整个地丢进去,倒入灵泉,又在里面加入少许人参须、几片血灵芝以及几味中药,用真火炖鸡,普通厨具是没法承受真火的温度,遂也只能像炼丹一样炖鸡,大小炖足一个小时,这才将切好的蘑菇块丢进去,夏沅还丢了两块血灵芝进去,收汤时浓香四溢,馋的夏淙和柳林早早地就捧着碗候在了一旁,准备开吃。

    这期间,夏奶奶不仅煮了禾米饭,还炒了几个小菜,除了夏沅点名要吃的菜,她还爆炒一大盆鸡杂给爷们下酒喝,被这鸡香、米香一勾,便是连她这个不惯吃夜宵的人,也有些馋了。

    这野鸡虽大,却没有太多肥油,汤色不是金黄色,而是像血一样的红色,顾元琛先喝了一碗,确定无事,才让他们喝的,一口鸡汤进嘴,夏沅只觉得蘑菇的鲜香,鸡汤的浓香瞬间爆满她的口腔,真是好喝到爆,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就没喝过这么美味的汤。

    因为灵米和蔬菜水果改良的原因,重口欲的她越发地觉得肉食寡淡,要不然也不会在调料上下功夫,就是想用调料来弥补家禽的缺憾,饶是这样,她也越来越有朝素食动物发展的趋势,而今喝了这口鸡汤后,她又找回了肉食动物的味蕾。

    果然,她才是命定的女猪脚,想什么来什么?

    再看夏淙和柳林,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喝的那叫一个凶残,连肉带汤的,夏沅一碗没喝完,他们几碗已经下肚,跟比赛似的,你一碗我一碗,一碗一碗又一碗,夏沅忍不住问道,“你们不嫌烫嘴啊,”

    两人眼神都没给一个,根本没空搭理她,吃肉喝汤的功夫。

    顾元琛和夏泽倒是挺斯文的,不过也开始装第三碗了,就连吃过晚饭,只是尝尝汤味的爷爷和爸爸也在准备装第二碗。

    只有讲究餐桌礼仪的夏奶奶和她一样,慢慢凉着,小口喝着,待两人一碗汤喝完后,夏淙和柳林的肚子都鼓成西瓜了,就这,手里还抓着碗不放,一副深呼一口气,我还能再喝一碗的架势。

    看着他们像喝了几缸酒般红到爆的脸,夏沅感慨,“你们这是用生命在喝汤!”

    “我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柳林一脸兴奋。

    “我也是,感觉要突破了,”夏淙涨红着脸,也是一脸兴奋和雀跃。

    顾元琛突然说道,“我带他们去京郊的野林里发泄一下,”

    说着,一左一右拎起两人,瞬间消失。

    只夏家二老愣了愣,呆了呆,然后在夏沅的招呼下,继续吃饭,汤也不敢再喝了,正好米也熟了,夏沅便先装了一碗,吃了几口,确定没事,才给其他人也装上。

    本就不小的米粒经过膨胀,又大了两圈,米粒晶莹剔透,如玛瑙一般,实在好看,味道也好,是米香加果香的清甜味,吃进肚里,有种从五脏透入四骸的暖洋洋,好似冬日在阳光下晒太阳的感觉,十分舒服。

    顾元琛回来了,“淙子和俊俊怎么了?”夏爷爷问道。

    “很好,淙子要突破先天到炼筋期了,爷爷也要突破暗劲后期的瓶颈了吧,”

    夏爷爷笑着点点头,他早年受了重伤,导致经脉受损,拳法又是残缺版本,若强行运气打拳,只会让内伤加重,吃了几年的灵米,喝了几年的药酒,暗伤不仅痊愈,连功力都有所增进,以前能突破暗劲已是奢求,如今破了暗劲后期的瓶颈,有望达到先天,这让任何一个练武之人都没法保持淡定,跟何况他年龄不小了。

    “这鸡汤?”

    “不仅仅是鸡的缘故,主要是血灵芝的作用,”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锅盖大小大血灵芝交给夏爷爷,“每半月用两片血灵芝煲汤,可助您早日突破先天,”

    老爷子年岁不小了,只能靠外力进阶,“奶奶也能跟着喝些,对身体好,每次一碗就好,”

    夏爷爷客气道,“这么好的东西,你们用就是,我也就这样了,突不突破的也没那么重要,”

    “我们还有,您不用担心,”

    夏爷爷推辞一番,便收下了,收入顾元琛给他的包裹空间里,挺乐呵的,“这汤是不是要趁热喝效果才好,你看还剩这么多,要不要给你家人送些回去,”这是礼尚往来。

    “不用了,还有一只鸡,等爷爷大寿过后,我再煮上一锅就是,这汤放在丹炉中,明天还可以喝,药效也不会减太多,”

    夏沅想到空间里那只被小老虎啃掉一条腿的鸡,头皮一紧,“那只鸡用来爆炒不行么?我们总不能逮着一个做法吃,”

    “爆炒没有炖汤效果好,”

    夏沅嘴里塞了一口米饭,含混道,“我就想吃爆炒的鸡,”只有将鸡解肢了,才不怕顾元琛发现少了一条腿。

    “那就爆炒,总是喝鸡汤,也腻得慌,”夏鹤宁惯着她,她说怎么吃就怎么吃。

    顾元琛也没反对,一只鸡而已,想吃了随时去秘境抓就是,待饭后,夏沅主动要求收拾桌子,又细心地将鸡骨头拢在一块,用袋子收起,偷偷送进空间,便起了疑心,“你收这骨头干嘛,”

    “给小雪吃啊,等顾爷爷大寿过后,我就将小雪接回来,”差点忘了,她还有条小狗狗寄养在别人家。

    骨头给小雪分一半,不算撒谎吧!

    顾元琛倒是没忘那条蠢狗,不过是故意勾着夏沅不让她想起来罢了,没想到一向三分钟热度的她居然没忘,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个,我去洗澡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这儿就是我家,”

    “……”房子太大,就这点不好,总不缺住的地方,“那你随意,”

    一溜烟串进了主卧室,这是两室打通的主卧,不同于客厅的以黑白为主打色的简欧风格,这卧室却是华贵的新古典风格,实木地板衬配着舒坦柔软的大床及米色地毯,把经典贵美漫延到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让人陶然心醉。浴室采用大理石作主要物料,运用于墙壁、地面、以致部分的浴缸。

    超大的进口浴缸,给人一种帝王贵妃的享受,夏沅早在参观这家公寓时,就看上了这个主卧,在浴缸里足足泡了一个多小时的精油花瓣澡才出来,身上穿着件粉色齐胸襦裙,披肩的长发还带着两分水意,缓缓走来,绕胸而系的裙带飘飘曳曳,仿佛戏文里走出来的古代小美人,无一处不美。

    一时间,客厅的人都愣怔了,夏沅盈盈笑着,施古礼问安道,“孙女给祖父祖母问安,给父亲问安,给兄长们问安,”

    “这是洗澡时缺氧把脑子闷坏了?”已经发泄完回来的夏淙说道。

    “这是二兄的经验之谈?”

    “……”夏淙回味片刻,才知这丫头是骂他来着,不敢回骂过去,只憋着气地问,“你这又是闹的哪出?”

    这会还没有穿越,夏沅白了他一眼,“Cosplay,没听过,亏你还是个大学生,”

    “你一学都没上过的居然还知道这个?”

    “那是,我多厉害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还知道你是个大棒槌,”

    “夏小沅,我这个棒槌哥哥今个要是不捶你两下,都对不起这个称号,”嗷呜一声扑过去,兄妹两闹作一团。

    顾元琛咬牙,他是第一次见夏沅穿汉服,还真有点被惊艳到了,就是惊艳的时间有点短,见两人在客厅小幅度地过起招来,他干脆起身去厨房里装粥,眼不见心不烦。

    待他端着八碗粥出来,就见夏沅臭美地在客厅里转着圈,“奶奶,你说我穿着古装,有没有古典美人的气质,”

    “太有了,我闺女就是俊,穿什么都好看,这模样就是去了古代,那也是做公主皇妃的命,”夏爸抢答道。

    夏沅冲顾元琛飘了个得意的眼神,她也是在找换洗衣裳时,才想起她娘给她留了几大箱子衣服,就摸出一套换上了,提前体验一下古代装束,做好穿越古代的准备。

    见他正在吃饭后水果,便同他传音道,“我洗澡时加了秘制香体露,你想不想闻闻,”背着人,魅惑地舔了下舌头,成功地勾着顾元琛的眸色暗了下来。

    抬手那水果时,故意露出白皙的一截手臂,“看你这眼神,我就知道你更想吃我,我刚洗澡时,也不知道怎么,特别想你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像中午那样,亲亲我……”配合着这话,脸上露出娇羞和期待的小表情。

    顾元琛默念清心咒,心突突地跳着,“我去再切些水果来,”转头就进厨房了。

    趁着夏家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夏淙身上,夏沅丢下一句,“我去帮忙端水果,”便跟着进了厨房,从后面搂住顾元琛的腰,坏笑道,“我摸摸有没有硬,”手以极快的速度摸下他的小元琛,然后迅速逃离,退到门边,笑的几张狂,“真是好大一包,”摊开自己如玉雕般的漂亮小手手,几懊恼地说,“我的手都握不过来,那儿怎么装的下,”

    顾元琛觉得自己某处涨的要爆炸了,他开始反思,自己对这坏丫头是不是太好了,放纵她这么调戏自己,“小坏蛋,你就作罢,早晚有给你算总账的时候,”

    夏沅想想,自己离二十二岁还有好几年呢?

    遂输人不输阵地说,“我等你哦,”飞了个媚眼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带女儿回家,让老公帮忙更的,他更错了……

    乡下没有网络,我也是回来才知道的,这个篇幅太大,打算分上下部更,上部完了,下部近期开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