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7 上头有人

作者:萌吧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燕不独返”之名在京城消失十年后,终于再被人提起。

    这次,顶着“燕不独返”之名的人虽不似燕曾那般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出身显赫,满腹才华……但据传此人是大内总管桂公公的干儿子,又很有些勾引女人的手段,因此众人也不敢小看了他去。

    王思儒靠坐在聚贤楼窗口,望着楼下徐徐经过的马车,下面的马车,是庄家二老爷的,而庄家,他曾经住过。

    他与庄家渊源不止如此,他是被庄家抛弃的人。

    王思儒望着下面端坐在马上怀前搂着才四岁小儿的庄政航,眼中露出嫉恨的神色。他该成为庄二老爷庄政航的长子,不该被随着他的母亲卖入王家……而庄政航,这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不该任由自己的骨肉随着自己的女人被卖进别人家……

    想着,王思儒忍不住吸了口气,强令自己镇定。

    他卧薪尝胆多年,不惜认了阉人为父,独身一人在京城里打拼,弄出个“燕不独返”的名,就是为了报复庄家,报复他那无情无义的父亲,就让他看看,任由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会吃到怎样的苦果。

    两日后,王思儒打听到庄家大姑娘要去普渡寺上香,于是早早地买通了普渡寺里的沙弥,潜藏进了普渡寺,他就要看看,等着他成了庄政航的女婿,等着庄家闹出**的事,庄政航那张老脸究竟要摆在哪里。

    如此,王思儒如蛰伏的猎人一般,耐心等待着庄家大姑娘的到来。

    听到厢房的门吱呀一声,王思儒从厢房里的帐幔后微微露出头来,“干爹?”

    因瞅见桂公公鼓着眼睛瞪向他,王思儒顾不得惊讶,先惶恐起来,待要讨好地问候桂公公,就见桂公公身后出来两个人。

    一个是他曾在街上见到的真正的“燕不独返”燕曾,另一个,就是刚刚回城的庄政航。

    庄政航腆着肚子,瞄了眼王思儒、又看了眼燕曾,不禁摇头,暗道王思儒只算是清秀小生一个,怪不得燕曾不喜他顶了他的名。

    燕曾道:“桂公公,我早说这小子居心不良,庄二哥还没回京就听他跟人打听庄二哥的事。”

    王思儒道:“误会误会,小生实在是仰慕庄家大姑娘……”

    庄政航上前,一脚踹在王思儒腿上,冷笑道:“就你这贼眉鼠眼的样子,你也配提我闺女?”

    王思儒因觉桂公公是皇帝宠信之极的人,大着胆子对桂公公道:“干爹,还请干爹给儿子做主,向庄老爷提亲……”

    桂公公啐了一口,随即歉疚地对庄政航道:“咱家一时走了眼,没看清这东西的人面兽心,还请庄老爷莫怪。”

    庄政航心里抹了把冷汗,暗道若不是燕曾提点,还真就叫九斤着了这东西的道,于是道:“公公客气了。不知陛下新近如何?”

    桂公公笑道:“陛下听闻庄老爷回京,就说过两日叫庄老爷去看望他呢。”

    庄政航笑道:“还请公公跟陛下说,我明儿个就去。”说着,又望了眼王思儒。

    桂公公忙道:“咱家本不知他的身世,只听他说自己无父无母,既然知道他是庄老爷表弟,咱家立时送了他去庄老爷三舅家中。”

    庄政航心知那王三老爷还被发配在外,桂公公这是要将王思儒送到流放之地,就点了头,携了桂公公的手向外走。

    王思儒一时傻住,原本以为桂公公要大过庄政航,定能逼得庄政航收了他这女婿,不想……

    燕曾瞅了眼王思儒,心想果然是世风日下,想他何等清雅的名声,都叫这龌蹉东西糟蹋坏了。因想庄夫人的妻女今日来了庙里,如今庄政航又被桂公公绊住,正是去会一会佳人的好时机,就悄悄地绕路去了前头。

    见有人来拉他,王思儒忙冲着庄政航的背影喊道:“在下并没有犯事,为何要流放了我……”

    那来拉王思儒的小太监嫌他聒噪,嘲讽道:“别喊了,你意图□人家姑娘,有伤风化,只流放你就不错了。”

    王思儒冷笑道:“那也该过了堂。”他就不信庄政航敢当真拿了那罪名拉他法办。

    见王思儒有恃无恐,那小太监示意伙伴上来,一边堵了了王思儒的嘴,一边道:“你想败坏人家姑娘名声,想得美!人家上头有人,桂公公都要让他三分,你还敢欺到他头上?”说着,不由分地就拉了王思儒从后门去了。

    却说燕曾悠哉地到了前头,去前面大殿转了一转,问了个相熟的和尚,听说庄家母女去了放生池边,于是就大步流星地向前头去。

    待瞧见一袭绿衣背蹲在水边将手上的红鲤鱼放入池塘,就急赶着向那池塘奔去。

    放生池边九曲十八弯的大理石栏杆不时将那绿衣女子的身影遮住,叫燕曾心里不由地惊慌起来,唯恐一个不留心,那人就走了。忽地“哎呦”一声,却是燕曾脚下忽地绊了一下。

    燕曾扑倒在地上,只觉鼻子上火辣辣的疼,半张脸都麻木了,回头去看,就瞧见自己许久没来,栈道上不知何时多了块突出来的大理石雕花。待要起身,又隐约听到自家娘子的声音,暗道她怎追到这边来了?如此一怕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二怕叫娘子抓到,三头上磕得还晕乎着,于是燕曾就趴在地上,不起来。

    那边厢,放生池边九斤听到“哎呦”一声,便起身回头去看,只见隔着栏杆,一人起了身,却见那少年面如冠玉,玉树临风,一阵春风吹来,衣袂翩翩,很有几分乘风飞去之感。

    少年也瞧见了池塘边的九斤,只觉得这女子与别人怎那样不同,虽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同,但终究是不同的。

    “你疼不疼啊?我以为磕到脸了呢。”九斤见少年站得笔直,心想方才哎呦一声后接着一声啪叽的闷响,应当是磕得十分严重。

    少年忙摆手道:“方才摔倒的不是在下。”说完,见九斤脸上露出不信的神色,暗道自己玉树临风,怎会做出那等狼狈难堪的事,为证明自己一直潇洒不凡,不会摔跤,就将手向自己身后指去,“是在□后这位大叔摔跤了。”

    九斤半日不见少年身后有人起来,想着今日普渡寺是不接外客的,料到这人也是与普渡寺有些渊源才能进来,就笑道:“我听声音磕得不轻,你去寻方丈师公上药吧。”

    少年见九斤依旧误会,忍不住转身蹲□子去看那还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燕曾,说道:“大叔,你快些起来啊。”

    燕曾哼唧了一声,扭过头去,伸手抹了把脸上,见出血了,又隐隐听到女子的声音,暗道不能毁了自己“燕不独返”的一世英名,于是愣是要等对面庄家母女走了,才肯起来。

    少年接着道:“大叔,晚辈乃一翩翩少年,若是叫对面的姑娘日后见着晚辈就说‘你是在放生池边摔跤的那个’这叫晚辈日后如何有脸见人啊。大叔一把年纪了,也不在乎这点颜面,大叔就自己个起来吧。”

    燕曾听他喊大叔,心里就不自在,心说他大名鼎鼎的燕不独返,更不能叫人看到这狼狈的模样。

    少年又劝了两句,见燕曾当真不起来,就忽地站起来喊道:“死人了!”

    果然,一嗓子下去,放生池边的九斤领着丫头就饶了两圈,赶了过来。

    九斤只看到一人躺在地上,且面前有一滩血,于是心里吓了一跳,暗道果然是死人了,忙叫小丫头去喊了人来,想自己先瞧瞧能不能救了这人。

    却听少年忙道:“我看这位大叔还没死,倒是不用兴师动众。”随后一拱手,道:“在下梁之丞,这厢有礼。”

    九斤面上一红,张嘴道:“小女子乃是庄家女儿……”待要说自己是庄明珠,就听地上趴着的燕曾微微仰头,悄声问:“可是庄二哥家的九斤丫头?你母亲可走了?”

    九斤见梁之丞面色怪异地念了句“九斤”,一边暗恨她爹娘给她起了这么个小名,一边又觉地上这人多事,因此并不搭理他,只对梁之丞道:“想来地上这位大叔是死不了的。”

    梁之丞道:“说得是,九斤姑娘的鱼放完了吗?不如咱们一起去放吧。”

    九斤蹙着眉头道:“你还是喊我庄姑娘吧。”

    远远地瞧见九斤跟梁之丞说上了话,却貌似十分投机,躲在高处佛塔上观望的简妍与梁家夫人满意了,彼此笑笑,又叫人将两家的姑娘少爷各自引开。

    等着跟梁家夫人约好彼此请了媒人上门后,简妍就领着八斤去大殿前再给九斤求个姻缘签。

    八斤道:“娘亲,你也忒偏心了些。我才忒大点人就给我定下个母夜叉。轮到大姐,你就这般小心翼翼,要叫她看过了才肯定亲。”

    简妍啐道:“别跟你爹学,人家小姑娘乖巧伶俐着呢,叫什么母夜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对得起人家,人家只有对你好的,哪有要害你的?”说着,心想都是庄政航胡说,叫八斤从小就对俞家小姑娘怕的很。

    八斤嘟嚷道:“爹说了……”

    简妍冷笑道:“你趁早改了这些话,不然到时候你叫人家打个半死,我也不去救你。”

    八斤一颤,又哆嗦着问:“那俞姑娘当真好看?”

    简妍道:“这自是当然,你看你表姑姑都有个京中第一美人的名呢。”

    八斤叹了口气,道:“娶妻当娶贤……”

    “别得了便宜卖乖,你是巴不得娶了个丑陋的,一边得了不好美色的贤明,一边大大方方地去寻花问柳。”简妍说着,瞧见九斤面上带着红晕过来,就笑道:“那人可还好?”

    九斤道:“就知道是母亲搞的鬼,马马虎虎吧。”

    简妍见九斤嘴硬,心知她是满意了,暗道总算能将九斤嫁出去喽。

    八斤讪笑道:“姐,你不再挑挑?再挑挑吧。”

    九斤啐了一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是自己害怕见媳妇,就巴望着我一辈子不出嫁,好替你挡了煞。”

    八斤脸上堆着笑,不敢反驳了九斤。

    庄政航一家回京半月后,因听说安家表姑要来,八斤一早躲到外头去,在街上游荡了半日,愁苦不堪地躲进了他大伯家。

    因觉与他堂哥庄淇轲同病相怜,八斤就道:“大哥,想你一把年纪了人家还是毛毛毛毛地唤你,小弟也是十四五了,还被人天天喊着小名。”

    庄淇轲嗯了一声,八斤又道:“大表姐那等刁蛮的人想来也给大哥不少气受吧?”说完,叹息一声,道:“不知那俞家表妹又是怎样的人,听爹爹说,表姑可是个十分心狠手辣的。”

    庄淇轲又嗯了一声。

    八斤一愣,试探地问:“大哥就没有苦水要向小弟倾诉的?”

    庄淇轲笑道:“没有。”

    八斤忙保证道:“大哥放心,小弟庄驰轩发誓绝不会将大哥跟我说的话偷偷说给大表姐。大哥有话就放心说吧。”

    庄淇轲笑道:“真没有。”

    八斤心觉这话很没有意思,暗道庄淇轲这是叫他表姐绣姐儿给驯服了,因话不投机,就在庄淇轲这喝茶耗时间,忽地见绣姐儿兴高采烈地过来对八斤道:“表弟,你媳妇好个倾城倾国的人物。”

    八斤嘟嚷道:“只怕相貌好,人品不好……”

    绣姐儿一巴掌拍在八斤脑袋上,道:“先不说人家人品,只说相貌,这般好的相貌,还求旁的做什么?”

    八斤闻言,心里好奇起来,心想一个两个都说俞家姑娘倾国倾城,他就要去见见到底是怎么个好看法。想着,鼓足勇气就向自家园子去了。

    进了园子,在棠梨阁外徘徊许久,待要进了园子,顶头撞到一女子出来,只见那女子面上有些清冷,容貌当得上“冰清玉洁”四字。

    八斤一颗心扑腾地跳着,暗道他爹果然没有坑了他,待要上前,就见那女子眉头微蹙,瞧了他一眼,就随着小丫头走了。

    八斤一愣,不敢追上去,忽地脑袋后又是一疼,心想怎一个两个都爱打他。

    九斤促狭地道:“表妹好看吧。”

    八斤干笑两声,道:“你弟媳妇真好看。”

    九斤笑道:“未必是我弟媳妇呢,表妹似乎没看上你呢。”

    八斤冷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敢悔婚不成?”说完,又想自己上了庄政航的当了,那等冰清玉洁之人怎会是母夜叉?该是仙女才对。想着,不理会九斤,忙向俞家姑娘去的地方追去。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个番外,以后只更新文了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