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的卧室, 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他的房间,也恢复了最初的样子。

    曾经发生的那一切,真就是一场梦,梦醒了,了无痕迹?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 一时有点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你不喜欢, 是不是?”

    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一道黑影从背后将她笼罩。

    她低下头, 看着那个投射在门前的长长的影子, 覆盖重叠了自己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低声问道。

    “这个世界, 本来就是这样子啊,不是吗?既然不喜欢, 那就不要回来了, 因为这里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就是这么让你厌恶。” 他的声调嘶哑冷漠。

    童瑶低垂着眼,没说话。

    他说得没错,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他为了自己, 硬生生地把一切都改变了而已。

    “就是这张大床, 你一向不喜欢。有时候我领着你, 来到这个房间,把你放在这张大床上,你的身体都在颤, 我抱住你,可是你在我怀里抖得像一条鱼。”

    童瑶没说话,抿紧唇,迈步走到了那张大床旁。

    床很大,上面的床单虽然是黑色的,不过却用的是最上等的料子,摸上去柔软顺滑。

    她坐在了那张大床上,然后轻轻躺下,抬起下巴,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立体的脸庞像素描台上摆着的模特雕像,逆着投下来的阳光在他脸上显现出光与影的刚硬美感。

    “你——”他咬牙,盯着躺在他床上的一言不发的女人。

    “你说得没错,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个样子。”她拉过来薄薄的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盖上,闭上眼睛,舒服地躺在那里:“不过我也发现,我好像并不是那么讨厌。”

    “童瑶!”原勋呼吸忽然变得不稳定起来,薄挺衬衫下的胸膛也微微起伏。

    “叫我瑶瑶。”她微微眯起眼儿,头发散乱。

    这一刻,他眼前有些恍惚,竟觉得那个躺在他床上的女人,在诱惑他,勾引他,在媚眼如丝地等着他走过去。

    他猛然别过脸去,冷硬地道:“童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走了,既然永远不打算回来,那就不要这样逗他!

    躺在床上的女人轻轻叹了口气:“难道我这么没吸引力,想勾引自己的丈夫都不行……”

    “你——”

    他咬牙切齿地望着她。

    她对他绽开一个无辜的笑容。

    他愣了好久,最后终于一步步走上前,走到了那张大床前。

    这一天,她娇软白细的身体在那张黑色的大床上尽情地绽放,在她的怀里像一条离开水的鱼一样颤抖,渴求。

    她哭泣着拥自己的手紧紧攥住那黑色的床单。

    她发现……这一天自己喜欢上了黑色。

    黑色,那是属于他的力道和刚硬。

    “我给你做了生日蛋糕。”她窝在他肩窝里,疲惫而娇弱地说道。

    “嗯,看到了。”

    “吃了吗?”

    “尝了一点。”

    “好吃吗?”

    “好吃。”

    “真的?”

    “当然。”

    “可是我总觉得你们在骗我。”

    因为她曾经做给她的学生,学生们吃了这个蛋糕的表情,让她开始怀疑人生。

    分明蛋糕这么好吃呢,为什么他们会有那样的表情。

    “这一次,我没骗你,以后我也不会骗你了。这个蛋糕,我真得很喜欢吃。”

    “喔?”她抬眼看他,却见他脸上一本正经。

    “以后你还会做给我吃吗?”

    “我们之间,有以后吗?”她歪头思索这个人生大事。

    “你是在耍我吗?”听到这话,原勋眼中陡然颜色变深,伸手强硬地握住了她的手腕:“童瑶,你已经回来了,已经回来了!既然回来了,既然这么勾引我,那这一次就是你开的头。你既然开了头,就不能往回退,因为我会认真的。”

    他已经用足够的耐心,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整整两年的时间。

    她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从此后,绝对不会再放手。

    “你会认真多久?”她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一辈子。”他俯首下去,用自己的唇亲上她的眼睛。

    她歪头,于是他的吻落在了她鼻子上。

    “为什么我好像缺少了两个梦?”

    “两个梦?”

    “是啊,我在那个回到十五岁的梦里,不是写下了三封信吗?那三封信,分别是关于我妈妈,关于你,关于儿子。”她望着他,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我只做了一个梦,为什么你不充分利用最后两封信,再为我制造两个重生梦?”

    原勋凝视着就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端详了很久后,终于道:“因为我知道,你本来就是爱我的,一直都是爱我的。哪怕不爱了,你也早晚会爱上我的。”

    既然是爱的,那就没必要再回去多做什么,因为没必要。

    他要做的,只是消除她心中曾经的阴影,消除她心底对他的误会,让她慢慢地学会原谅,学会不再恨他。

    至于爱不爱,至于那一个醉酒的夜里,她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反正他记得。

    他永远都会记得,那个喝醉后哭泣着钻到他怀里,扯开他的衣服取暖的小猫儿。

    这就足够了。

    她想了想后,也是笑了,搂着他的脖子笑了。

    其实现在忽然发现,好像一切也不是那么重要,不是吗?

    她只要知道,她永远生活在通话中就行了。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他为她一手打造的童话世界。

    番外之可怜的那个原修(其实这一章不够3000字全勤,番外是来凑数的)

    “为什么是爸爸的生日,却只有我一个人吃蛋糕呢?”原修自问。

    “小少爷,先生和太太都在楼上呢,要不要我去叫一声?”陈妈战战兢兢地问道。

    “不用了。”原修尝了一口蛋糕:“估计我爸爸正在接收他的生日礼物,一时半刻下不来了。”

    他已经十岁了,个子比起两年前高了许多,两肩窄瘦,个子纤长,形容秀美,略显卷曲的短发,白瓷一般的肌肤,他现在是一个半大的少年模样了。

    他本来就很聪明的小孩子,现在更是知道了许多事情,明白了许多道理。

    比如现在,他的爸爸和妈妈在楼上干什么,他想想就知道。

    开始的时候心里有点酸酸的,不过后来转念一想,爸爸也足足苦了两年,这一次就成全他吧。

    反正这两年里,妈妈一直和自己联系,还给自己发照片。

    那些照片,他都藏起来,一个都没有给爸爸看过。

    他的爸爸在吃他的醋,并且故意不让自己接近妈妈,这些他当然都知道。

    可怜的是,爸爸在关键时候,总是需要自己打掩护。

    比如他知道妈妈可能开始怀疑他了,他就必须被派出去安抚妈妈。

    比如他知道妈妈可能已经不太怀疑他了,他就马上把自己踢到了老宅里去。

    他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谁让他是他们的儿子,也是欠了他们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吃了一口蛋糕。

    最开始觉得这个味道无法下咽,后来不能吃了,便有些想念,再后来,妈妈离开了两年,他无数次尝试着去做出同样味道的蛋糕,但是都失败了。

    爸爸说,他做的蛋糕还是没有妈妈做的味道。

    他也觉得,好像味道确实不一样。

    或许每个人做出的蛋糕,都有那个人的味道吧。

    妈妈做的蛋糕,就是妈妈的味道,那是无人能够取代的。

    吃着的时候,他拿起手机,对着眼前的蛋糕拍了一张照片。

    这一刻,他忽然想和人分享下吃到这个蛋糕的喜悦。

    可是,分享给谁呢?

    原修发现,他认识许多许多的人,可是他却没办法分享给任何人。

    在同学眼里,原修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聪明,天才一般的少年,很帅,帅到几乎漂亮,男孩子会嫉妒他,女孩子会崇拜他追求他。

    他对女孩子送给他的巧克力和甜食,从来都是看也不看,这个时候他竟然去分享给他们一张这么甜腻的蛋糕照片?

    算了吧,后患无穷。

    在原家人,原氏集团的那些长辈眼里,他有了超乎年龄的聪慧,已经开始跟着爸爸学习一些公司的事务了。他很冷静,不多言,偶尔说一两句话,总是说得那么得体。

    这样的他,竟然要分享一块甜腻腻的蛋糕?

    算了吧,太毁形象了。

    毕竟,他以后是要接管原氏集团,成为原氏集团掌舵人的接班人。

    于是可怜的原修,对着手中那张照片,沉默了半天,最后发现他竟然不知道该把这张照片,这份喜悦,分享给谁。

    最后打开了自己的邮箱,将这张照片发给了自己。

    收件人,原修。

    寄件人,原修。

    他分享给了他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