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2 愿以三生共白头【大结局下篇】 (3)

作者:步月浅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柯闻言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嬴纵。

    宫中许久不曾有家宴,这一遭倒也十分和乐的散去,回天寰宫的车辇之上,沈苏姀抱着嬴纵的脖子定定的看他,嬴纵一把搂住她的腰,“着急了?回去再给你!”

    沈苏姀面色一红啐他一口,看着身边已经睡熟的两个小娃娃道,“在孩子面前不准胡说,我是在看你,看当初只会拿刀拿剑的人如今怎么能帮孩子换尿布呢?”

    “这个比拿刀拿剑简单。”

    嬴纵答一句,沈苏姀立刻“啧啧”两声,“对你来说,拿刀剑可是最简单的。”说着倾身在他面上吻了一下,“嬴纵,你别太累了,或许用不着两年我便不用睡了……”

    嬴纵唇角微弯,“你放心,我有分寸。”

    沈苏姀微微松口气,“那就好,听天流那样说我以为你有些着急了,我信你!”

    说话间已到了天寰宫,两人一人抱一个小奶娃下了马车,时值深冬,外头寒意正盛,沈苏姀下了马车朝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一看,有些可惜的道,“我这几次醒来都只看着积雪未见着下雪,倒好像是没见过冬天似得,等一下次的时候恐怕就到春天了!”

    嬴纵一手抱着嬴绥一手将她腰身一揽,“先进去,外头冷。”

    沈苏姀点点头和嬴纵入了宫门,先将两个已睡熟的小家伙放下才去安置。

    一夜好眠,第二日沈苏姀迷迷糊糊之间便听到外面簌簌的落雪声,她意识一清陡然转醒,朝外一看便看到外头白茫茫的一大片雪色,神色一喜,立刻去推身边还睡着的嬴纵,“嬴纵,快来看,嬴纵,下雪了!真好啊!我昨日才说了没见下雪天今日就下雪了!”

    嬴纵悠悠转醒,先将沈苏姀探出被子的身子勾回来,在她颈侧亲了几下才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今日是沐休,他不用上朝,正好也偷一回懒,沈苏姀被他拘在怀中还在高兴个不停,扭来扭去口中亦欢呼不断,嬴纵被她勾起了兴致,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你听,熙儿醒了!”

    “绥儿也醒了!在哭呢,你等等……”

    沈苏姀挣扎出去拔腿就朝左厢嬴熙和嬴绥的住处去,丝毫不管身后欲求不满的某人,嬴纵恼恨的垂了一下床,深吸几口气也跟了过去。

    因着下雪,一整日沈苏姀都未出门,一家四口围炉煮茶又是另一番滋味,两个小娃儿虽然不知父皇母后在做什么,可却也十分的乖觉,一整日都不哭不闹!

    晚上,宋薪和孟南柯来为沈苏姀下药,沈苏姀再度沉沉睡去,这次却没了悲伤意味,临走之时孟南柯看了看窗外的景致,对着嬴纵叹道,“这样大的幻术很费内力,眼下只有你一人,你惜着点身子吧,两人都倒下了,孩子怎么办?”

    嬴纵弯唇一笑,只说了三个字,“她想看。”

    沈苏姀每醒来一次总是能看到嬴绥和嬴熙十分明显的变化,小孩子长得快,一月一个样儿,虽则她时常睡着,可两个小家伙儿却对她不陌生,想来是因为嬴纵经常抱着两人在她身边转悠的缘故,每每想到那个场景,沈苏姀就想笑。

    她第十二次醒来的时候恰是嬴绥和嬴熙的周岁,一睁开眼两个会爬了的小不点就朝她身上扑来,口中齐齐喊着,“母后……母后……”

    沈苏姀怔愣了一会儿眼角顿湿,一转眼,果不其然嬴纵正坐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她,沈苏姀心头鼓跳,两个小家伙又喊着,“母后……抱……抱抱……

    沈苏姀鼻头一酸,心底软成一片,一把便将嬴熙抱进了怀中。

    嬴绥见沈苏姀抱了嬴熙,转身又朝嬴纵扑来,“父皇……抱抱……”

    嬴纵抱住嬴绥,十分可亲的摸了摸嬴绥的脑袋,“不算父皇白疼你。”

    嬴绥“咯咯”笑起来,那边厢嬴熙见嬴纵抱着嬴绥,手臂一张也道,“父皇……抱……”

    嬴纵对嬴熙没有招架之力,见沈苏姀在旁眉头一皱,却是一把将她母子二人都抱了起来,沈苏姀看看怀中的小公主,满是受伤的道,“他们都只爱你了!”

    嬴纵嗤笑出声,“我日日看着他们,他们自然认得我多些,这两个鬼精灵的很,前次为了骗忠亲王的一套小玩意儿还闹着要忠亲王抱了许久,你陪着他们两日,带你睡着之后他们又得闹我了,再说,不管他们爱谁,我只爱你一个就好了。”

    沈苏姀听得哭笑不得,看着怀中的小妞妞一口连着一口的亲,“好厉害的熙儿,都能骗三皇叔的宝贝了,熙儿,再喊一声母后!”

    “母后……母后……”

    嬴熙软声软气的简直要把沈苏姀的心融化了,嬴绥见母女两闹腾竟也不吵闹,只乖乖坐在嬴纵怀中看着,不时笑一笑,直叫嬴纵看的十分满意。

    沈苏姀初初醒来都是要和两个小娃儿闹腾许久的,待到下午嬴熙和嬴绥睡下嬴纵才得了时间,看了看外头天气道,“想不想出去走走?今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沈苏姀眼底微亮,忙不迭点头,“好!”

    嬴纵拉着她的手走去耳房,为她取了一套男装出来,“换上。”

    沈苏姀神色一喜,“这是要出宫?!”

    嬴纵点点头,“正是,早就和你说了要出宫。”

    沈苏姀有些兴奋起来,忙去换了男装,嬴纵又为她挽了个马尾坠在脑后,出门叫人牵了赤焰来,两人同乘一骑朝宫门口而去,沈苏姀几次醒来,却还未出过宫,此刻是实打实的高兴,不由转头问他,“今日咱们去哪里?”

    嬴纵唇角微扬,“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嬴纵策马扬鞭,不多时便疾驰出了宫门,天气有些热,幸而今日是阴天,倒是十分适合出门,甫一走出天圣门,顿时便见主道之上一片摩肩接踵的人潮,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得,不多时就没法快马而行,嬴纵不由得放慢了马速。

    沈苏姀定睛一看,只发现这街市之上出去君临的百姓之外还有许多外地人,而这些大都是年轻的书生,多是几人结伴出门,来回于各个茶楼酒肆之间,走在街市之上,偶尔还能听到从酒肆茶楼之中传出来的激昂之声,似乎是什么人在讲学!

    沈苏姀有些心惊,这样的场景是她在南煜所见过的,南煜重文轻武,学子颇多,民风亦是十分的敬重学子,而大秦则不然,这不过短短一年功夫,是怎么……

    “这个月正是科考的时候,所以君临学子人满为患!”

    看出了沈苏姀疑惑万分,嬴纵当即给出了解释,沈苏姀眼眸一亮,这才明白今年乃是科考的第一年,她虽然不知科考推行的如何,可是看到这样热火朝天的场面便知道不会差,一股子与有荣焉的骄傲漫上心头,她狠狠地握了握嬴纵的手!

    “所以今日你要带我去看学子们科考吗?”

    微微一顿,沈苏姀看着前面的路忽然灵机一动,“不是,不是科考,是武考!”

    科考分为文考和武考,这大街上的学子大都是十分文雅的装扮,一看便知是考文考的,而眼前这条路乃是通往一个特殊的所在,必定是武考无疑了!

    嬴纵在后面朗笑一声,算是默认了她的回答!

    走过人潮最多的一块儿,嬴纵便又加快了马速,没多时便在一处戒备森严的类似军营之外停了下来,那军营正门十分寻常,可守门的卫士却浑身杀气叫人不敢小觑,门额之上三个铁画银钩的大字,是谓“虎贲营”,嬴纵在门前驻马,当即有士兵上前来询问,嬴纵亮了亮腰牌,那士兵面色一肃连忙去将大营的营门打了开!

    刚进营门便能听到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

    嬴纵和沈苏姀下马来,直朝着前面的校场而去,寻常时候十分寻常的校场今日里已经搭起了看台,这是在从前每年的会考之时才会搭建起来的,嬴纵和沈苏姀熟门熟路的寻到一处好上看台的地方,嬴纵拖着沈苏姀的腰,将她一抱二人便跳上了那看台,又循着阶梯走到最高处落座去看场中的比试,场中正在厮杀的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刀枪剑戟样样精通!

    两人之下的看台上早就坐满了人,有已经比试完了的学子,还有学子们的家人,更有许多慕名而来的贵族,这会儿正在为场中的学子助威,高台之上是十多个武考的考官,沈苏姀大眼一扫赫然便看到了宁天流和申屠孤,再一看,朱瑞也在里头。

    看了一会儿底下的厮杀沈苏姀一笑,“我想起了当年咱们在那上面打的时候。”

    嬴纵也弯了唇,在座位之下牵了她的手,“每次总是我们打最后一场。”

    沈苏姀嗤笑一声,“你是不是在让我?”

    嬴纵摇摇头,“没有。”

    沈苏姀笑意更深,眯了眸却叹息道,“到底是不同了,我都有些记不清那些画面了。”

    嬴纵握着她的手一紧,忽然内息一提抬手一挥,沈苏姀觉得周身风势一起,再看之时却见场中之人竟变成了两个正对打的十二岁少年……

    心头一惊,那画面却一闪不见了。

    嬴纵转头笑看她,“如何,想起来了吗?”

    沈苏姀失笑的垂了他一下,“在这里使幻术也不怕人发现!”

    嬴纵一笑,这时底下却爆发出一阵极大的欢呼声,沈苏姀和嬴纵朝下看去,却见是比试的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沈苏姀被这气氛感染,也跟着吼了两声。

    “真是年少英杰!他可以直接入虎贲营了!”

    “说来也是咱们皇上治国有方,这一次朝堂之上大动干戈,也只有咱们皇上有这样的手腕,这一次的武考和文考都打了老氏族的脸,寒门的人可得争气才好!”

    “不错,依我看圣武之治已经出来了,当今圣上必定是一代明君!”

    “若是有朝一日能去崇政殿面见圣颜就好了!可惜我今年落榜了!家中非要我从文考,却不知我最爱武考,等明年,我一定要来考武考!”

    “是啊,咱们皇上就是从沙场上拼出来,打仗卫国是一等一的,治国也这样厉害!家里本要我从商,可我想入仕了,有这样的明君,我愿俯首为臣!”

    “切,说的皇上很需要你俯首为臣一样!”

    “哼,那可不一定,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啊……”

    嬴纵和沈苏姀坐在最高处,一排之隔的便是几个穿着文雅青袍的学子,似乎是考完了文考的来看武考,听着那称赞嬴纵的话沈苏姀心中激动万分,差点就想去和那几人说话了,嬴纵却关键时候将她一拉,带着她从最边缘往下走了!

    刚走下那看台还未出虎贲营的大门,宁天流身影一闪拦住了二人去路,有些讶异的看着二人,想要行礼却被嬴纵制止了,嬴纵回头一看,“不去做你的考官,跟来做什么?”

    宁天流“啧啧”两声,“我只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是真的!你们怎么来了!”

    沈苏姀和嬴纵对视一眼,嬴纵笑道,“不能是视察吗?”

    宁天流一笑,意味不明的看了沈苏姀一眼道,“怎么?你这是不放心我?既然不放心,何必自己跑去一边做潇洒之人?”

    嬴纵笑笑,“自然是放心的,不然怎敢交给你!”

    宁天流面上的笑意就淡去,看着嬴纵的目光有些复杂,嬴纵不再多言,拉住沈苏姀就走,一边走一边朝后挥手,“还有一年,天流,别辜负我!”

    话音落定已上了赤焰马背,马鞭儿一挥就不见了人影!

    走出虎贲营,沈苏姀有些疑惑,“刚才天流的话怎么怪怪的?”

    嬴纵淡淡摇头,“近来摆脱他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沈苏姀点点头不再多问,一时间又雀跃起来,“圣武之治!圣武之治!”

    沈苏姀不停的重复这四字,在这熙攘的人潮声中格外的入嬴纵之耳!

    沈苏姀回头看嬴纵一眼,笑音朗朗,“我若还是当年的少将军,亦愿俯首为臣!”

    嬴纵眸色一深,片刻之后才一笑,“你还是当年的少将军也只能做我的妻子!”

    说着将沈苏姀腰身一搂,快马驰入了君临的繁华里!

    经了这一次,沈苏姀总算对前朝完全的放了心,得民心者得天下,嬴纵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头就已经在大秦有如此声望,底下的朝臣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而嬴绥和嬴熙到了一岁之后变化就越来越快,特别是嬴绥,已经比嬴熙高出了一小节,沈苏姀每次醒来都要为两人量个高度,每次看着高度见长心中就乐开了花!

    一转眼两年时间就快到了,而这已是沈苏姀第二十二次醒来。

    往常时候醒来都有嬴纵带着嬴绥和嬴熙在身边,可这一回她醒来身边却是空无一人,不仅如此,连带着睡得床榻住的屋子也不一样了,她定了定神,猛地反应过来眼下是在何处,下得地来,她立刻朝外头走去,待走出正厅,果不其然看到了满是辛夷花的院落,此刻分明已经是夏日,辛夷花已经凋谢了,可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片姹紫嫣红!

    沈苏姀站在门口惊诧不已,一转眼却见辛夷花林之中走出了个人来,嬴纵一身撩黑的纯色墨袍,手中抱着一大束的辛夷花,似乎是想折了放在屋子里!

    看到她站在门口,嬴纵眼底一亮就朝她走过来,“醒了?”

    沈苏姀摇了摇头,又掐了一把自己,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嬴纵?我这是不是在梦里?我这是在昆仑吗?可是不可能啊……我们怎么会在昆仑?!”

    嬴纵将那一捧花放在廊檐之下,一把将她抱了住,低头就在她颈子里乱拱,“你猜呢?是不是梦?如果是梦的话你想做个什么梦?春梦做不做?”

    沈苏姀被他撩拨的浑身发软,不可置信的道,“这不是梦……”

    随即又反应过来,“嬴纵,你是不是又用了幻术?!师兄说过你这一年多常常用幻术,不好不好,你快点撤了,这样有损内力的!”

    嬴纵低笑出声来,胸膛一阵阵的鼓震,“那你喜不喜欢?”

    沈苏姀被她抱着朝内室走,闻言心头一软,“自是喜欢,不过我心疼你啊……”

    嬴纵笑起来,“是吗?那让我好好看看你怎么心疼我!”

    沈苏姀挣扎着要说话,却禁不住身上那人压了下来,朦朦胧胧之间她似乎听到他叹息了一声“傻丫头”,沈苏姀撇撇嘴,心想你次次都用幻术你才傻……

    这边厢院落之中春色撩人如火如荼,一墙之隔的院外亭子里正坐着三人。

    一人坐在石桌之下的石凳之上,蓝袍墨发,自然是青袂,另外两人坐在石桌之上的软垫上,小胳膊小腿一个不小心还流口水,自然是嬴绥和嬴熙。

    “母后……熙儿要母后……”

    嬴熙划拉着手,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青袂,“师公,母后……”

    青袂扬唇一笑,“熙儿乖啊,待会儿去见母后,来,先和师公来学,这个可是我们鬼谷派不外传之轻功秘法,熙儿看,这个小人儿好看不好看?”

    嬴熙被那书上的图画吸引,看了一会儿摇头,“父皇……好看。”

    青袂“嘶”一声,“傻妞妞,不是让你看脸,是让你看这招式,这一招舞叶飞花专是女子学的,待熙儿学会了,便是这天下跑的最快之人,熙儿,想不想学呢?”

    嬴熙盯着青袂看了一会儿,“师公……好看……”

    青袂眼底一亮,一把就将嬴熙抱在了怀中,“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嬴熙挣扎一下,又喊,“母后……母后……”

    青袂扶额,“傻妞妞,往后不能再叫母后了,叫娘亲……来,喊娘亲……”

    嬴熙挣扎一下挣扎不动,只得放弃,转过头来,委委屈屈的对着青袂喊一声,“娘亲……”

    青袂轻咳一声,“不是对师公喊,是对你母后喊!”

    嬴熙定定看着青袂,似乎还未想明白。

    还坐在石桌上的嬴绥忽然开口,“师公……为何……”

    青袂便叹息的看向嬴绥,本是想开口回答的,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角忽然亮光一闪,继而诱哄的道,“绥儿啊,你想知道为何要改口吗?”

    嬴绥点点头,“想……”

    青袂一想,“好,那你想知道的话师公亲自教你好不好?”

    嬴绥反应了一下,点头,“好!”

    青袂朗笑一声顿时大喜,手一伸又把嬴绥抱在了自己腿上。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顿时叫青袂心情大好,他先转头看着嬴熙道,“熙儿好好地学我们鬼谷派的轻功和剑法,还有医药,只要你学的师公一定都好好的教你……”

    说着又转头看着嬴绥,“绥儿好好的和师公学我们鬼谷的奇门遁甲和观星之术,学了观星之术你方才知道什么是九星连珠顺天改命,也就明白是你父皇用那帝王宝座换了和你娘亲三辈子的缘分,哈哈,绥儿、熙儿,我鬼谷派就靠你们二人名满天下啦!”

    ·

    《大秦本纪》记载,圣武三年,圣武帝禅位恭亲王湛,携圣淑懿皇后离君临,圣武帝四年,恭亲王湛即位,帝号恭仁,保圣武帝帝号,是谓平皇,册圣武帝长子嬴绥为太子,恭仁十四年,恭仁帝退位,不知所踪,同年,太子嬴绥即位,帝号圣景。

    (正文终)

    ------题外话------

    最终是这样的结局,从这文一开始我就想好不是一个当皇帝到永远的文,也算是不忘纵子和阿姀的初心,但是就这么白白扔了皇帝不做又觉得不甘心,所以就有了三生缘分这个梗,脑洞略大,但是是纵子和阿姀的无限延续,《佞妃》到这里正文就结束了,可是纵子和阿姀没有结束,这一对不容易,接下来的肯定都是幸福美满!大家怀着美好的想象在这里和正文说再见吧,番外我歇两天会写的,大家放一万个心!

    所有的小天使们,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一路包容一路支持!

    我们番外见,新战场《暴君如此多娇》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