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章 等不到的人

作者:中原五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慕青不知从哪里拈来一朵花,微笑道:“似花还似非花,是梦何曾梦觉。”

    季笙道:“空不是梦。”

    慕青洒然一笑道:“你道我如何能出现在你面前,如何能跟你一样知晓那个时候的事。”

    季笙道:“你本就是触摸到混元无极门槛的人,知道何足为奇。如同庄子。”

    慕青微笑道:“庄子是个大好人,他的梦道,解决了我们这种人许多疑难。梦不是空,但在有无间啊。”

    季笙道:“这道理我懂一点。”

    轰轰轰!

    慕青一抬手,四季山庄有电闪雷鸣。

    季笙心头一动,她看向四季山庄,发现有一人在练剑。

    “大叔?”她生出熟悉的感觉。

    慕青伸出手,说道:“来,上马。”

    季笙对慕青虽有些看不透,但她身为轮回之主的代理人,除了那九位存在,其他人说实话,在人世间都奈何不了她。

    因此她欣然上马。

    白马驮着两个绝色,去到四季山庄的上空。

    随着四季山庄里面的人舞剑,天人交感,便有这场雷雨。

    季笙看着舞剑的人,她虽然知道这是季寥,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副面容。

    “这不是真实,也不是虚幻,很奇怪。”季笙对慕青道。

    慕青道:“梵天做了一个梦,于是有了世界,梵天梦醒,于是世界没了。”

    季笙道:“这是你的梦?”

    慕青悠悠道:“是的。”

    季笙沉吟道:“此道大好,但非我道。”

    慕青拍了拍手,眼前情景消散。

    季笙望着前方。

    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

    好似大叔在山谷口,踌躇,徘徊。

    季笙道:“我有些明白了。”

    慕青洒然一笑,离去。

    好似也带着一蓑烟雨离开。

    慕青是洒脱的,自由的,亦是特别的。季笙深深明白,她见到的不是什么圣帝,就是慕青。

    季笙明白的也不是梦道,而是有无。

    真空妙有,归根到底是有无。

    庄子是天才,所以他从太上的有无参悟出有无之间的梦道。

    庄周梦蝶,蝴蝶是一场大梦,庄周也是一场大梦,物便是我,我便是物。

    但这不是大叔想要的。

    大叔没有将世界化为他的梦。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怨新欢。

    这是庄周的选择,而不是大叔的选择。

    季笙往四季山庄走去,见到季山,她深深一拜,说道:“我不是你老人家的孙女,我是季笙。”

    季山有些不明白,但季笙说完就走了。

    没有过季寥的四季山庄,也不是她季笙的家。

    她可以活在过去,但不能活在回忆里。

    ……

    ……

    小酒馆,再度开业。

    季笙回来了。

    顾葳蕤道:“你这次回来似乎有些不同。”

    季笙道:“明白了一点事。”

    顾葳蕤微笑道:“要和我分享么?”

    季笙便一一道来。

    顾葳蕤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季笙道:“我不快乐。”

    她补充了一句道:“即使他回来,我也不会快乐。”

    顾葳蕤轻声道:“虽然我会难过,但你做你想做的事吧。”

    季笙点了点头。

    从酒馆的杂物房里,季笙取出一盏灭了的灯。

    灯芯没了,灯油也无。

    但灯亮了。

    这盏灯曾是青帝用来照亮黄泉路的灯,现在照亮的却是季笙的过去。

    独属于她的过去。

    ……

    ……

    天空里云霞雕色,大地中草木贲华。一条宽广的河流滋养着高山、平原,以及途经一切地方的生灵。

    麋鹿成群的在河边饮水,野牛兴起的在河中吼叫。

    一位清纯俏丽的少女的影子从河水里呈现。

    少女的背后是高山,可见有数千年历史的白雪,那是灵飞派所在。

    少女便是季笙。

    从此之后,她可以一直活在这里了。

    这不是梦,而是她造就的真实。

    真空生妙有。

    以她为空,生出这段有来。这段真实里也有季寥,只不过她让季寥去了她之前在的人世间。

    ……

    ……

    季寥仍在无之界,可是他也在人世间出现。

    人世间的他是因季笙诞生的。

    他造就了季笙,季笙也造就了他。

    因是果,果是因。

    缘起性空,性空缘起。

    来来往往,妙不可言。

    他出现在西湖,世间没有了季笙,但他现在是因季笙而生,又是季寥,自然也有执掌轮回的权利。

    他现在是当之无愧的幽冥之主。

    顾葳蕤从医馆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季寥。

    她欣喜,惊讶,恍然,然后是深深的叹息。她道:“你饿了吗,我去给你煮碗面。”

    季寥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就在这,哪也不去,等她回来。”

    顾葳蕤道:“嗯,我陪你一起等。”

    季笙真空生妙有,出现了一段有她和季寥的真实,她让自己活在那段真实的过去里,而让季寥来到此间。

    不是她不能到此间,而是她更愿意活在那段真实里。

    无之界以众生困住季寥,可季笙是自己困住自己。

    季寥没法去找她,只能等。

    ……

    ……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倾尽西湖里,赠饮天下人。”

    后两句是季寥添上的。

    他赠天下人重生的机会,也顺便送他们一壶酒。

    人生如醉各种痴。

    季寥等到了雷峰塔倒,等到了西湖水干,但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