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一十七章 桃之夭夭(终章)

作者:红尘志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禅答道:“现在玄宗之主是我大师兄,花如狼。”

    陆压道君不屑地“哼”了一声,撇了撇嘴道:“他和你师父比还差得远呢。一个只会乖乖听话的跟屁虫,难成大事。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觉得你小子,跟你师父年轻时颇有几分神似。”

    “前辈过奖了。”王禅告辞道:“天色不早,晚辈先行告退。”

    两人刚要退下,陆压道君忽然从后面叫住他们,吩咐道:“回去告诉你们师父,今后这种事别来烦我。现在我什么都不关心,只盼尽快喝到他成亲的喜酒!”

    王禅和袁生相视一笑,各自点头答应。

    太阳落山之前,两人离开了春秋苑。

    王禅仰望悠悠白云,建议道:“师兄,何不试试提准道长教你的腾云之术?”

    袁生正有此意,仰头对着天空大喊:

    “筋……斗……云!”

    话音刚落,天边飞来一团白花花的云朵,驮着两人飘向云梦山。

    袁生腾云驾雾的本事,还远远不到火候,到达云梦山脚下,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适逢春暖花开,正是百花争艳的时节。

    漫山遍野,桃花盛开。

    花间鸟雀盘旋,耳畔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到处是生机盎然的景象。

    王禅和袁生回山复命,恰巧在桃花林中遇见牛竹、虢翰、姜凌、花如狼,还有几位七曜洞主,正在兴高采烈地谈论什么。

    王禅过去询问得知:西方教盘踞在中原的势力,最近几年不断遭到玄宗势力的驱逐,终于在不久前被迫返回西域。

    众人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苏季,一起结伴朝桃花林深处走去,远远瞧见一个垂钓的背影。

    苏季面对青山绿水,一支芦竹鱼竿在手,一条柔丝垂入水底。

    旁边的万圣公主把食指立在嘴边,提醒大家放低声音,不要惊到水中的鱼儿。

    望着苏季安静沉稳的背影,姜凌不禁感慨:“他真的变了,再不是当年那个吊儿郎当的痞子。”

    虢翰环顾岸边的绿树红花,点头道:“不错,钓鱼这种修身养性的雅事,必须得能沉得住气。”

    牛竹俯观碧波荡漾,附和道:“最近这几年,三师弟的话越来越少,越来越像师父那样的世外高人,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然而,众人轻手轻脚地走近时,却纷纷皱起眉头,听见了打呼噜的声音,原来苏季没有专心钓鱼,只是坐着睡着了。

    听见脚步声,苏季蓦然惊醒,额头冷汗淋漓。

    “师父,又做噩梦了?”

    花如狼关切地过去询问。

    苏季用袖子抹去嘴边的口水,长长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我梦到三只老虎在追一只羊。”

    姜凌眼波流动,瞧见苏季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不禁笑问:“若没猜错,你就是那被追的羊。”

    苏季点了点头。

    姜凌笑道:“那追你的三只老虎,肯定是母老虎喽。”

    苏季沉默代答,心有余悸地擦了擦汗。

    这时,杨霄醉醺醺地走了过来,低头看见苏季放在岸边的几个鱼钩,不禁发问:“师父,你怎么用这些直钩钓鱼?”

    袁生俯身好奇地打量,见师父用来做直钩的材料是带有枝节的毛竹枝丫,似乎是用特制的刀具将毛竹两头削成尖状,并在中间绑上鱼线,再往里面嵌入香饵。

    少顷,苏季开始慢慢收线,随着鱼线一点一点被收回。旁观者的好奇心也跟着一起被捞了起来。鱼线越收越多,可是收到一半仍不见鱼的踪影,眼看着离鱼线的另一头越来越近,正在大家以为苏季要和鱼儿失之交臂之时,令人惊喜的一幕出现了,居然有一只巴掌大的甲鱼上钩了!

    杨霄激动地欢呼:“哈哈!钓到啦!师父真厉害!”

    众人皆是不可思议,想不到苏季还真能用直钩钓到一条不大不小的甲鱼。

    苏季卸下甲鱼,询问身边的弟子们:“你们可知姜太公当年,为何用直钩钓鱼?”

    花如狼回答道:“姜太公是想让世人知道他处世之道:不弯、不藏、不求。”

    苏季欣慰地一笑,又问:“那你说说,何为不弯、不藏、不求?”

    花如狼答道:“直钩为不弯,不上鱼饵为不藏,愿者上钩为不求。”

    苏季不置可否,又问王禅:“你说呢?”

    王禅答道:“为人正直是为不弯,为人坦荡是为不藏,为人无私是为不求。仁者德人,所以正直;仁者敬人,所以坦荡;仁者爱人,所以无私,可谓大智慧。”

    苏季满意地点了点头。

    虢翰茅塞顿开,原来苏季的意图不在钓鱼,而是教弟子们做人,通过姜太公直钩钓鱼,让弟子们知道姜太公为人处世的智慧。不过,苏季传授的圣人之道,只有王禅一人能够完全领悟。

    姜凌清楚凭苏季的性格,永远不会想成为拯救乱世的英雄,但他可以成为一群英雄的良师,也许这才是他的使命。

    苏季真正想要的从来不是得道成仙,而是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过,当下这份安逸实属难得可贵,足足历经八十载的漫长岁月。一路走来千辛万苦,他曾有过无数痛苦挣扎,才换来眼前的片刻宁静。

    杨霄舔了舔舌头,只关心师父要如何处置这条直钩钓到的甲鱼,若能用来泡酒是再好不过。

    苏季把刚刚钓到的甲鱼扔进水里,感慨道:“曾几何时,我曾试图斩断仇恨。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只凭一个人孤军奋战,什么也做不了。”

    瞧见师父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弟子们知道他又要开始讲大道理了。

    万圣公主和杨霄不约而同地举起手,已经做好捂耳朵的准备,只有王禅和花如狼洗耳恭听。

    苏季清了清嗓子,从怀里掏出几本功法秘籍,举到弟子们面前说:“徒儿们,我看你们骨骼精奇,将来肯定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定能将我鬼谷一脉发扬光大。从今往后,维护人间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弟子们扫视他手里的秘籍,只看名字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

    杨霄拒绝道:“我不想拯救乱世,只想喝酒。”

    苏季道:“酒多伤身,点到为止。最近几年,我很少像你这般酗酒。别看你每天喝得烂醉,可你真的懂酒吗?”

    杨霄醉醺醺地摇摇头,“不懂,爱喝。”

    苏季又问:“那你懂琴吗?”

    杨霄又摇头,“不懂,爱听。”

    苏季扫了一眼旁边的万圣公主,问道:“你懂她吗?”

    杨霄还是摇头,“不懂……”

    万圣公主似乎听出言外之意,脸颊不由得泛起红晕,而袁生的脸色却沉了下来。

    众人皆是忍俊不禁。

    王禅感觉到气氛尴尬,连忙打了个圆场:“师父,陆压道君说他正急着喝你的喜酒呢。”

    杨霄趁机岔开话题道:“要我说大丈夫三妻四妾,三个师母一起娶了吧。”

    “哎!你这个主意真是……”苏季似乎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改口道:“真是龌龊至极!”

    杨霄发觉师父神色异常,转头瞧见白衣如雪的沐灵雨走了过来,顿时额头渗出冷汗,连连点头道:“对对对,龌龊至极,徒儿龌龊至极……”

    袁生讨好地看了看沐灵雨,问苏季:“师父,你和师母打算何时成婚?”

    苏季又是欲言又止。

    袁生见师父神色异常,转头瞧见褒姒接踵而至,低头道:“婚姻大事,不得儿戏,还请师父三思后行。”

    褒姒扫了一眼旁边的沐灵雨,淡淡道:“哥哥,我可以不妨碍你娶这女人,只要你亲口对我说:其实你心里最在乎的是我,不是她!”

    沐灵雨沉默不语,侧目望向苏季,仿佛在说:你敢?

    苏季默不作声。

    众人都替他纠结,有些话说出来就会伤人心,可是该来的总是会来,婚姻大事不能模棱两可。

    沐灵雨不多话,转身离去。

    褒姒笑道:“哼,回天上做你的神仙去吧,不送!”

    杨霄急忙跑过去拦住沐灵雨,劝道:“师母虽贵为仙人之躯,但如今绝地天通,就算想回也回不去天上了。”

    沐灵雨背对苏季,雪白的衣衫随风飘动,似乎在等他最后的答复。

    苏季凝望桃花林中飞舞的蝴蝶,又转头看向两个女子,灵机一动道:“一只蝴蝶,两只翅膀,少了任何一只都飞不起来。你们对我来说就像我的翅膀……”

    众人表情各异。

    杨霄小声嘟囔着:“不愧是师父,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

    袁生道:“你还能想出更好的答复?”

    杨霄摇头耸肩。

    正在这时,虢翰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突然大叫:“哎!大家快看!又来了一只翅膀!”

    翅膀?

    众人疑惑地纷纷转头,只见一位绿衣女子翩然走进桃林。

    杨霄偷笑道:“这就是三只翅膀。若再凑齐四只翅膀,师父这只花蝴蝶,就得变成蜻蜓啦!”

    望着周围盛开的桃花,姜凌意味深长地笑道:“今年的桃花,开得格外好呢。”

    牛竹挠了挠头说:“春天虽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但这桃花的确多了一点。”

    望着苏季的三位红颜知己,虢翰羡慕道:“不仅多,而且每朵花的姿色都不错!”

    面对不请自来的林姿,沐灵雨和褒姒怒目而视,旁边三位洞主戒备地祭出幻剑,随时准备置她于死地。

    林姿扫视敌视自己的众人,嫣然笑道:“看来这里不欢迎我,告辞了。”

    说罢,她转身离去。

    三女始终针锋相对,各自不欢而散。不过,她们都没有走远。小婵随后跑来报信,说林姿去了蟠龙树洞;沐灵雨在云梦草原;褒姒在微草堂独自弹琴。

    虢翰替苏季着急:“我要是你的话,干脆把三个都娶了,多多益善!”

    姜凌道:“她们不可能出现在同一屋檐下,娶了哪个都要得罪另外两个。”

    虢翰不以为然道:“师兄连神仙妖魔都能摆平,还摆不平三个女人?”

    万圣公主问:“师父,你要如何决定?”

    袁生问:“娶谁?”

    杨霄也问:“娶几个?”

    一阵清风吹过,桃林中飘起粉红色的花雨。

    苏季缓缓伸出手,轻轻接住一片飘落的花瓣。

    袁生和杨霄茫然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不明白师父这哑谜到底什么意思,一起转头看向王禅。

    王禅一语道破玄机:“师父的意思,任凭桃花三千,只取一朵。”

    苏季笑而不语,抬头仰望天边北归的大雁。

    众人面面面相觑,没人知道苏季心里最后的决定,不过能看出他心有所属。

    王禅来到苏季面前,从怀里掏出七色稻穗,说道:“师父,徒儿知道你难抉择,不如吃下这稻穗。若看见谁,便娶了谁。”

    听到王禅的主意,大家都觉得合情合理,可是苏季却摇头拒绝,最终选择相信自己的心。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苏季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夭夭桃花林里。

    (全书完)

    后记 我们的选择

    故事的结尾是一次选择,每个人都面临过不同的选择。

    图霸天下,灰飞烟灭,是姜玄的选择;

    奉献芳华,舍一求二,是姜凌的选择;

    割肉滴血,十世证道,是金蝉子的选择;

    忠君爱民,粉身碎骨,是兮伯吉甫的选择。

    虽然人生不那么完美,但至少我们还有选择,哪怕主动选择毁灭……

    苏季同样有他的选择:选择去蟠龙树洞与林姿重拾往昔,选择在云梦草原与沐灵雨再续前缘,选择在微草堂与褒姒合奏一曲《桃之夭夭》。无论如何选择都要付出代价,永远没有完美的决定,也无所谓对与错。

    人生就是一次不断选择的旅途,一次又一次选择,一次又一次重塑自我,不断成长,不断强大,阅尽千帆后留下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景。

    青灵的故事,献给阅读它的每个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那片桃花林。

    八十年的故事跨度太过漫长,漫长到书中只言片语的描写,仅仅是苏季人生的一小部分。不过,足以见证这段旅途的终点:行万里路,最终回到内心深处。

    至于,那些无从知晓的部分,随着周室的衰亡,随着曲终人散,随着历史的洪流,湮灭在纷纷扰扰的世俗里,化作一段耐人寻味的红尘志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