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 大结局 (2)

作者:偏方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始向通道内倾斜,贺兰倾腾出一只手来,用内力稳住了倾斜的宫殿。

    可稳住了这两座,还有无数座。

    贺兰倾不要命地耗费着自己的内力,她估摸着他们已经走过了这一段,单手一收,宫殿塌了下来,这一截通道被毁得一干二净。

    更远处,又有宫殿要塌了。

    贺兰倾再度用内力稳住,可前方第五座、第六座、甚至七八九十座……一下子哗啦啦地倒了下去。

    真倒下去,通道就要堵死了。

    贺兰倾内力再强悍,也抵不过她分身乏术。

    就在那些宫殿一个接一个地塌下之际,一道威武雄壮的身影,威风凛凛地飞来了,如瀚海一般磅礴的内力,稳稳托住了十七八座正在倒塌的宫殿。

    贺兰倾勾了勾嫣红的唇角:“鬼帝?”

    这家伙可算是出现了,她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现身了呢。

    有鬼帝的加入,贺兰倾轻松多了,还有余力与鬼帝打招呼了:“嗳。”

    可鬼帝不理她。

    鬼帝大人很记仇!

    贺兰倾笑了笑:“我有糖豆。”

    鬼帝的眸子里闪过精明的小眼神。

    两刻钟后,姬冥修将所有人送出通道,并以最快的速度折了回来。

    丞相大人做好了舍身救岳母的准备,可当他走出通道时,却听见了一阵古怪而又聒噪的声音。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嘎嘣……

    ……

    京城以北,一处僻静的小山坡下,海十三迈着步子跑了过来,神色激动地说道:“少主,找到了。”

    姬冥修上了山,在山顶看见一间小茅屋,这并不是云夙曾经居住的那间,却与那间遥遥相望,站在对面的山顶上,恰巧能将这边一览无余。

    姬冥修在门口站定。

    海十三没上前打扰,默默地撤下了所有护卫。

    姬冥修推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精致的玉棺。

    玉棺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却依旧崭新得像是刚打造出来似的。

    棺中的女子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脸上盖着一张红纸,如玉的双手交叠放在肚子上,安静得像是睡着了一样。

    姬冥修眼眶微红,后退一步,撩开下摆,跪了下来,磕了个头,郑重地说:“娘,儿子接您回家了。”

    ……

    阳春三月,中旬十八,黄道吉日,宜嫁娶。

    落梅院天不亮便忙碌了起来,姬老夫人一宿没合眼,早早地便起了。

    荣妈妈拿过一件披风给老夫人披上:“都说了让你睡会儿,这还早呢。”

    姬老夫人摆摆手:“哎呀不早了不早了,老二媳妇儿呢?”

    “来了来了!”李氏红光满面地进了屋,给姬老夫人行了一礼,“娘。”

    姬老夫人拉过媳妇儿的手,喜色地问道:“东西都备好了?”

    李氏笑道:“备好了,就差一把玉如意了。”

    姬老夫人眉头一皱道:“怎么还差一把玉如意呢?”

    李氏忙解释道:“啊,是这样的,昨日我把玉如意拿去给冥烨,冥烨嫌它长得丑,让我……换一把,我已经让人去挑了!”

    姬老夫人叹气:“这孩子!”

    教主大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没有颜色的东西?怎么也得来个金光闪闪的嘛!

    果不其然,李氏又给挑了十几个上等的玉如意送过去,教主大人全都不满意。

    “试试这个吧。”

    姬老夫人与李氏焦头烂额之际,姬霜神色淡淡地进屋了,让丫鬟将一个桃木锦盒放在桌上。

    李氏打开一瞧,这、这哪儿是玉如意?分明是个金如意啊?

    姬霜都许久没出院子了,难得她肯出来一趟,李氏不好拂她面子,着人给教主大人送去了,没想到教主大人竟然收下了!

    ……

    教主大人收下金如意后,喜滋滋地去换喜服了。

    喜服是京城最好的五位绣娘,花了整整两个月的功夫为他精心打造的,料子矜贵自不必说,绣出来的图案也是一等一的精美。

    可是当教主回到里屋时,他那是又贵又精美的喜服竟然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青莲居的后院,一袭大红色喜服的鬼王,悄咪咪地拉开后门,不动声色地出去了。

    鬼王离开地宫那日,服下了荀兰的毒丹,顺利突破成了鬼帝。

    之后,冒死冲出地宫的鬼帝,也服下了一颗荀兰的毒丹,成了巅峰鬼帝。

    鬼王还是打不赢,哭卿卿!

    ……

    傅雪烟没了娘家人,乔薇便是她的娘家人,大婚前不久,乔薇带着她住进了山上的别墅。

    在大梁,有孕妇不宜出席婚礼的说法,恐冲了新娘子的喜,但在夜罗并没有这样的习俗。

    为新娘梳头的都是家庭和睦、福运双全的妇人,可对傅雪烟来说,那样的妇人有很多,贵人却只有乔薇一个。

    傅雪烟坐在铜镜前,将梳子递给乔薇。

    乔薇微微一笑,拿过梳子,托起她如云般的秀发,轻轻地梳了起来:“一梳梳到尾,二梳姑娘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地,四梳老爷行好运……”

    傅雪烟有些哽咽,再看铜镜里的乔薇,已经哭成一个小泪人了。

    乔帮主抹着呼呼直冒的眼泪道:“呜呜……孕妇的情绪怎么这么容易波动啊?”

    ……

    云珠与鬼帝也住在山上,云珠不爱住在宅子里,反倒是这山清水秀的地方让她感觉身心舒畅。

    云珠仍不大习惯人多的场合,可今日两个孩子大婚,她还是鼓起勇气走了出来。

    罗大娘正与七娘招呼客人,甫一见云珠出来,不由地愣了一下。

    她们可是知道这位夫人喜欢清静的,莫非是院子里人太多,吵到她了?

    云珠捏了捏衣角,问道:“有……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

    这边,罗大娘亲热地拉着云珠去帮忙了,另一边,鬼帝也将自己打扮好了。

    今日,他终于没再穿白衣了,喜庆的日子嘛,当然不能那么素了,他是个有品位的人。

    他也换上了一袭红衣,他身材极好,高挑又健硕,但并不雄壮,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这身红衣,换了旁人或许难以驾驭,可能易容的鬼帝轻轻松松便传出了一股风流与恣意。

    鬼帝没去前院凑热闹,而是在别墅旁的小院,他站在一棵桃树下(桃树昨日都光秃秃的,浇了一整夜的神泉水终于风风火火地开花啦)。

    微风吹起他的衣袂,花美,人更美。

    但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他恶狠狠地瞪了桃树一眼。

    桃树吓得花枝乱颤,唰唰唰地下起了花瓣雨。

    花瓣飞扬,画面美得超乎想象。

    有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简直都挪不开眼睛了。

    鬼帝拿起一管玉笛,轻轻地放到唇边,悠扬的笛声传了出来,宛若天籁之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云公子不仅长得好、人品好、才华也好,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男人!

    十里八乡的人气王就这么华丽丽地诞生了。

    在众人看不见的屋子里,易千音对着一管笛子可劲儿地吹,腮帮子都给吹疼了。

    卧房里,景云也换上了一身红彤彤的衣裳,后面跟着三个一模一样的小新娘,景云的内心也是蛮崩溃的。

    另一边,傅雪烟收拾妥当了,吉时也快到了。

    乔薇看向傅雪烟道:“先去一趟恭房吧,待会儿路上得走好久呢。”成孕妇后,担忧的东西果真不一样了。

    傅雪烟点点头,从这里到姬家,二三十里路,路上走得慢,得大半日功夫。

    傅雪烟去了恭房,乔薇记挂着几个孩子,去了一趟后院。

    鬼王就是在这个时候悄咪咪地潜入别墅的,他走进了最红最大最漂亮的一间屋子,绕过屏风,他看见一张小房子一样的拔步床,他古怪地唔了一声,坐在了拔步床上。

    手边放着一个盖头。

    他随手蒙在脑袋上了。

    迎亲的队伍到了。

    傅雪烟没有兄长,教主大人亲自去背自己的新娘,他火急火燎冲进了上房,当走到屏风前时,他突然变得紧张了。

    他扒住披风,歪着脑袋,匆匆地扫了一眼。

    红盖头!

    他的心像进了一只藏羚,咚咚咚咚地跳了起来。

    呼吸乱了,脸也红了,手心也出汗了。

    别这么没出息啊!

    “我我我……我来接你了!”

    教主大人说着,把心一横,一步迈过去,转过身:“上来吧!”

    鬼王拽下了盖头,古怪地看着教主大人,无辜地眨了眨眼,上去了。

    教主大人险些没给压死!

    这个月你是把自己吃成猪了吗……

    教主大人被压得头晕眼花,可又有什么办法?

    自己娶的媳妇儿,多重也得背!

    教主大人咬紧牙关,使出了吃奶儿的劲儿——

    当傅雪烟如厕归来时,就看见一身喜服的教主大人背着同样一身喜服的鬼王,颤颤巍巍地打她面前走过去了……

    据说姬家的二少爷大婚后,整整七天下不了床,据值夜的丫鬟说,里头的动静很大!

    当这一消息传开后,灵芝堂的灰仁肾宝一日之内便一售而空了。

    ……

    转眼到了六月,鬼帝的魔气彻底消除了,云珠的伤势也痊愈了,父女二人在一个寂静的清晨,留下了一封回圣教的书信。

    鬼王悄咪咪地跟了上去。

    同样留下了书信的还有公孙长璃。

    公孙长璃那日昏迷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敞而又柔软的床铺上,床前,守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

    男子见他醒了,温和一笑:“我是林书彦,这里是国公府,你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晕倒在我爹的马车上了?”

    林书彦,姬冥修的姐夫。

    世上机缘竟是如此凑巧。

    公孙长璃没留下姓名,也没在国公府待上太久,隔日便告辞了,他这一走,音讯全无,还是半年后,姬婉整理书册时,看见了一封用陌生文字书写的信,她拿去给了弟弟。

    姬冥修才知,公孙长璃早在数月前便离开大梁了。

    他没说会去哪里,也没说何时会再回来。

    或许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

    当然信里并不只是说了这么一件事,还有关于乔薇的、关于大乔氏的。

    看过信件后,姬冥修在书房待了许久。

    乔薇孕龄渐大,越来越受不住热,六月初便再次搬回了山上。

    值得一提的是,空置了三年的泳池总算派上了用场。

    乔薇缓缓泡进了凉爽的泉水中,这可不是普通的泉水,而是自地宫引来的神泉。

    地宫虽坍塌了,神泉的泉眼却让他们找到了。

    乔薇泡得舒服极了。

    大白与珠儿在水里游来游去。

    雪貂生来会水,独独小白不敢下水。

    小雪貂温柔地看了它一眼,小爪爪摸摸它脑袋。

    小白依旧踌躇不前。

    小雪貂扑通跳了下去。

    小白……小白闭上眼,深呼吸,故作勇气,一把跳下去,可刚还没落水,身后便传来了一道笑眯眯的声音:“我来啦——”

    望舒哒哒哒哒地跑过来,浑身的小肥肉像水波一般晃荡着,她飞起一跳,咚的一声落了水。

    巨大的水波将四小只震到了天上,又下豆子似的下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小白的下水初体验,就这么凄凄惨惨地结束了。

    姬冥修处理完公务,回到山上时,乔薇还在池子里泡着,却似乎……已经睡着了。

    姬冥修褪去外袍,缓缓下了水,双手绕到她身下,轻柔地托着她,本是要将她抱回屋,却刚一动,她便幽幽地睁开眼了。

    “醒着呢。”姬冥修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乔薇伸了个懒腰,身子一歪,靠上了他的肩头。

    姬冥修抬手,将她搂入怀中。

    她如今的月份很大了,肚子圆滚滚的,身子也圆润了些,小肩膀圆润又漂亮,惹人想咬。

    禁了两个月,咬咬可能不够了,姬冥修的目光落在她圆滚滚的肚皮上,想想自家老三,最终还是忍住了。

    想到了什么,他缓缓地说道:“夜罗来消息了,二师妹与沐小将军康复了,如今二人已回南楚,不日便会继承神将府。”

    乔薇欣慰一笑:“真好。”

    虽然家破人亡,但活着就是希望,沐小将军那样勇敢而坚韧的男人,一定会将神将府再次发扬光大。

    “冥修啊。”乔薇忽然开口。

    “嗯?”姬冥修看向她。

    乔薇垂下眸子,指尖挠了挠他的掌心:“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哪里来的?”

    姬冥修的眸光动了动,语气很平静:“你哪里来的?”

    乔薇抿了抿唇,望着夜色中跑来跑去的两道小身影,睫羽一颤,扭过头看向他,笑道:“你猜?”

    姬冥修忍俊不禁地勾起唇角,如玉的指尖轻轻捏住她下巴:“确定要我猜吗?”

    他说这话时,眸子里渐渐染上了一丝欲色,低沉的嗓音好听得让人耳朵都酥了。

    乔薇的身子不由地有些酥软。

    姬冥修蜻蜓点水一般,碰了碰她娇嫩的唇瓣,大掌滑入她以内,轻揉慢捻,暧昧地说:“乔帮主,你还没回答我呢,确定我要猜吗?”

    乔薇被撩拨得呼吸都不顺了,身子软成了这池子里的水,只差没老老实实地招供。

    姬冥修却在这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捧起她的脸蛋,亲吻着她鬓角,轻轻地说:“我知道你不是乔氏,但不论你是谁,我都会一直爱你,爱你到地久天长,爱你到天荒地老,爱你到两鬓斑白,步履蹒跚,走不动路,也说不了话。那时候,孩子们全都大了,不在身边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乔薇的眼圈红了。

    姬冥修抚摸着她的脸颊,温柔地看着她:“很感动?”

    乔薇的眼圈更红了,眼泪都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这还真是感动坏了,都哭成这样了,姬冥修骄傲又心疼,期待地问她道:“那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嗯。”乔薇点点头,眼泪汪汪道,“我……我……”

    “你什么?”

    “我要生了——”

    (正文完)

    ------题外话------

    抱歉更晚了,发个月票完结红包,聊表歉意。

    咱们,番外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