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24 部分

作者:花黎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上,嘴里叼着一片梧桐叶,看着树下正在对弈的两人,“哎,你们都这棋都下了三天三夜了,还没分出个胜负,真是的,你们累不累啊?”

    树下的两人对君亦的话充耳未闻,依然看着棋盘。

    “主神大人真是好心境,自己的媳妇都还没有醒,不去照顾媳妇,竟然还有心情与老夫对弈。”

    梧桐树下,手执黑棋一身灰袍的老者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嘴角带着一抹笑容,看着对面的楚天恒说道。

    楚天恒葱白的五指执起白子,优雅的将白子落于棋盘之上,缓缓道:“内人迟早会醒,我自然是希望内人醒来之后能第一个看到我,可是我更希望,除了我,还能看到岳父岳母大人,想必内人会很高兴,也不会计较我不在床榻陪她的罪则了。”

    如今玄天界内,所有人都知道主神大人从其他世界带回了一个女人,主神大人自称是自家媳妇。

    这可碾碎了不少闺中少女的心,楚天恒在玄天界可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

    老者哈哈一笑,利落的落下了一枚黑棋,“主神大人要找你的岳父岳母那便去找啊,怎得在老夫这里迟迟不走,老夫可是准备出去走走,如今主神大人在这里,倒叫老夫怎么都不能扔下主人大神不管了。”

    “既然想要我走,玄夜真人便告诉我当年大名鼎鼎侠盗寒梅的下落,我便不打扰玄夜真人游走四海了。”楚天恒微微一笑,看着老者。

    被楚天恒称为玄夜真人的老者哈哈一笑,看了一眼十步之外石桌上的酒壶和酒杯,抬手,长长的袖袍一挥,远在十步之外的酒壶和酒杯便到了他的手中。

    玄夜真人揭开酒壶,为楚天恒和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主神大人尝尝老夫酿的酒,觉得味道如何?”

    楚天恒伸手接过,将酒杯端着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沁人的酒香在鼻子中散开,楚天恒看了一眼玄夜真人,而玄夜真人同时也在笑看着楚天恒,楚天恒没有犹豫,轻轻的抿了一口,一口咽下,酒香在嘴中散开,不像烈酒,更像是果酒,唇齿留香,喝下之后周身暖洋洋的,楚天恒再接着一仰头,一杯酒已经下肚,继而展颜一笑,“酒是好酒,不过这酒更适合女子饮。”

    VIP 第535章 身世

    玄夜真人点头,“不错,这酒老夫本就是为了一个女子所酿,老夫为他取名梨堂白,当年老夫为了薄她一笑酿了整整二十坛,埋在了我院后的那颗梨树下,可惜,这酒她也只是喝了三坛,之后她便爱上了烈酒,她说喝这酒太没意思,虽然好喝,却不会醉,那时的她,爱上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尝到了人世间最叫人心碎的爱情,患得患失。整日借酒消愁,然后某一天就突然消失了。”

    楚天恒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出声打扰,就连梧桐树上吊儿郎当的君亦都侧耳安静的听着。

    玄夜真人说到这里端起桌上的酒,再为自己续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那双眼睛中似是在回忆。

    “直到25年前,消失了十年的她一脸憔悴的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跪在我的面前,让我救救她的孩子,婴儿脸庞青紫,已经死去了,而婴儿的灵魂却飘荡在婴儿的身边不能离去,因为婴儿的胸前放着那块当年搅得玄天界天翻地覆的缚魂玉,正是那玉凝聚着婴儿的灵魂,使她不散。她可是我心心念念的女子啊,我怎么忍心她在我面前哭得如此难过,于是,我决定救她的孩子,我便以我的青春寿命为代价,利用禁术将婴儿的灵魂附在了另一个世界,刚出生的婴儿身上,同样,为救孩子,她也付出了代价,可能穷奇一生,她都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可她,愿意。”

    楚天恒听着玄夜真人的话,已经猜到这故事中的婴儿就是穆安九,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有心疼,有怜惜。

    想不到穆安九的身世如此曲折,这条生命的存活如此坎坷,虽然玄夜真人的故事说得轻巧,可是以青春和寿命为代价的禁术,又岂是如此轻描淡写的。

    玄天界中,人的平均年龄是三百岁一生,如果他调查的不错的话,玄夜真人今年也不过一百六十多岁而已,按如此年龄算来也不过才过了一半的人生,可是此时的他看起来却已经是鹤发鸡皮,垂垂老矣。

    楚天恒起身,郑重的向凉席上盘腿而坐的玄夜真人行了一礼,“我在此替阿九谢过玄夜真人的救命之恩。”

    玄夜真人抬手扶着楚天恒,笑了笑,“这有何可谢,是我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所做的一切,如果没有她,你的什么阿九阿七,我可是不会救的。”

    玄夜真人看着桌上的酒壶,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从二十五年前,我救了她的孩子之后,她便离开了,如今,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听到玄夜真人的话,楚天恒微微凝眉,“百年前,缚魂玉被侠盗寒梅盗取这件事玄天界中众人皆知,再按真人所说,结合起来,那就是说内人的父亲必定是寒梅没错了,可是,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使得内人性命垂危,岳母大人不得不找上你,而侠盗寒梅呢?他人又去了哪里?”

    楚天恒慢慢的理着思路,发现所有的一切,看似明了,可是却又是一团迷雾,一重又一重。

    VIP 第536章 大结局重生

    “对啊。不然以她的性格,是断不愿欠人人情的,何况还是那么大的人情。”玄夜真人也微微叹气。

    “啪!”突然,玄夜真人双手一拍,“想起来了,二十五年前她离开时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需要她帮忙的话,就去落云宗找一个人,罗志岩,他会帮我。或许,说不一定,落云宗的这什么罗志岩能够知道她的下落。”

    玄天界中,有一圣域三大宗门四大谷,三大宗分别是落云宗,飘渺宗,无极宗,四大谷便是百花谷,药灵谷,烈火谷和星辰谷,而圣域则是凌驾所有宗门与谷之上,楚天恒便是这圣域之主。

    不过,楚天恒身为圣域之主,却极为低调,除非他自保家门,不然还真没有多少人见过他,只流传说圣域之主主神大人的容颜是天地都为之倾倒的绝色,为此,即使没有多少人见过楚天恒这位主神,却也是极为崇拜的,更是许多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

    “落云宗?”落云宗距离这梧桐岭足有千里之遥,对与楚天恒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可是,那么远,要离开穆安九他还是不放心,略一思伏,便决定等穆安九醒来以后再说。

    这件事,本想自己在她醒来之时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牵扯的如此之广,且迷雾重重,这一切,还是需要与穆安九商量一翻,毕竟这一切她迟早要亲自面对。

    楚天恒回到安置穆安九的房间内,看着床上熟睡摸样的穆安九,挽起宽大的袖袍,端过旁边的水盆,将水盆边上的毛巾浸湿,为穆安九擦了擦脸颊。

    床榻上的穆安九如果此时醒着的话,一定会惊讶于现在自己的容貌,要说是倾城绝色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她生前那眉清目秀的样子多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十万八千里。

    即使是如今睡着了额,那一张容貌依然叫人看之难忘。细长的凤眉,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完美无瑕,一身肌肤如雪玉般如冰似雪,身材妙曼纤细,清丽绝俗。

    其实,早在楚天恒爱上穆安九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为穆安九的重生做着准备,他最心爱的人,自然值得世间所有最好的。

    楚天恒听说玉颠之山上的雪莲万年才开一次,富含极强的灵力,所以冒着危险上玉颠之山为穆安九摘了那万年雪莲,穆安九的灵魂虽然有缚魂玉韵养着,可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穆安九在另一个世界的身体毕竟是凡人之躯,不说早已腐烂,便是如果没有腐烂,也是容不下如今穆安九的灵魂了。

    雪莲则不一样,它韵有天地间的纯净灵气,能够与穆安九的灵魂相通相溶,还对穆安九的灵魂有利,只要慢慢韵养,即使穆安九没有了那缚魂玉,她的灵魂也是没事的。

    只是楚天恒没有想到,在他将雪莲与穆安九的灵魂相溶时,穆安九的肉体重生,竟然会出现这一副如此倾城绝色的容颜。

    不过,重生之事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穆安九的灵魂与雪莲相溶自然需要时间。

    VIP 第537章 大结局重生2

    之后,他便带着还在昏睡中的穆安九来了梧桐岭,他知道穆安九的愿望,再加上有穆安九脖子上那块缚魂玉为线索,他在离开玄天界时便吩咐君亦调查关于穆安九身世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君亦作为收集情报的好手,竟然只查到玄夜真人可能与穆安九脖子上的缚魂玉有些联系,其他的就再查不到了。

    为了想给穆安九一个惊喜,楚天恒才将穆安九带到了梧桐岭,本想,既然玄夜真人与缚魂玉有关,那想要找到穆安九的父母,应该也不会太难,却没想到竟然是迷雾重重。

    楚天恒执起床榻上穆安九的手,低下头轻轻吻了吻,“阿九,你快醒来吧,你都睡了半月有余了,虽然日日见得你,可是却不能与我说话,你可知道我有多难熬,我想看你对我笑,对我撒娇,我还想与你成婚,等你醒来,我许你十里红妆,一个盛大的婚礼如何?”

    楚天恒没有看到,在他说完这些话时,床上的穆安九的睫毛轻轻颤了颤。

    跟穆安九说过话,楚天恒交代了下人好好照顾穆安九,与君亦出去了。

    穆安九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一片白茫茫的四周,只觉得似曾相识,就好像当初她与549契约时候的那个场景,不过有一点不同,这里似乎很宽很大,还可以四处走动,不像当初,自己在549的空间内那可是寸步难行。

    穆安九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她只记得,549好像是答应她帮她重生来着,然后她就睡过去了,再醒来便是在这一片白雾茫茫的空间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试图呼唤549和伏羲琴,可是却没有半点反应,就好像与世隔绝。

    哎,也不知道楚天恒发现自己消失了没,是不是在找她?

    为了找到出去的路,穆安九漫无目的的在这片白雾茫茫的空间转悠,因为所有的地方都一样,所以穆安九完全没有任何的方向感。

    穆安九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突然之间,白雾慢慢消散,在穆安九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小屋,之说以说奇怪,是因为整座小屋晶莹剔透,而小屋前站着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

    小男孩身着一袭雪白的长袍,长袍松松垮垮的挂在小男孩的身上,就好像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般,有些滑稽,有些好笑。

    在这么一个奇怪的空间,冒出了一个这么奇怪的屋子,屋子前还有一个这么奇怪的小男孩,穆安九心里不禁升起了警惕。

    穆安九观察着屋子前的小男孩,发现小男孩对她似乎并没有恶意,只是乖巧的坐在屋前安静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穆安九慢慢走进小男孩,看了一眼他身后晶莹剔透的屋子,蹲下身子与小男孩平视,开口道:“小朋友,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这里是哪里?”

    小男孩看着穆安九走进自己,看着穆安九的那双眼睛突然完成了月牙,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穆安九被小男孩这突然的笑容给吓了一跳,警惕的站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