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大结局下

作者:灵犀殿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墨辞道:“不管姨母怎么看,阿辞是不认可那位东昱的颐和公主的,姨母不觉得她很可疑么?您真的没看出来,还是真的不管二表哥的事?您真的放心二表哥娶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墨辞这么说,尹穆清自然犹豫了,她哪里看不出来那个女子有很多秘密?

    就刚刚那武功,那手段,都不是一个官家小姐能做出来的事。

    他们家萧绚虽然也习武,可是长这么大别说杀人,连只活兔子都舍不得杀。

    这个秦佑卿家境优渥,在东昱也算富贵显赫之家,她有什么理由会将自己逼到这种程度呢?

    在她眼中,杀人似乎只是平常事。

    如此联系,谁更适合做萧倾九的妻子,尹穆清心中已经有了比较。

    她问道:“所以,这些都是你自己设计的,便是为了让姨母看清佑卿隐藏的一面,是吗?”

    墨辞突然单膝跪地,道:“阿辞知罪。”

    为了让封玦暴露自己,墨辞将软筋散下在了他们喝酒的杯子里,酒中并无问题。

    所以封玦才不会有事。

    尹穆清摇了摇头:“好孩子,姨母不怪你,只是担心你阿姊。”

    ……

    萧倾九将封玦带回安瑞王府后,直接将她带回了寝殿,全程被人抱着,其实封玦是很别扭的。

    可是为了配合萧倾九,她也没有反抗。

    本以为到了自己的寝殿就可以得到自由,没想到萧倾九将她放在榻上之后,都没有离去,而是倾在她身上,以一种难以捉摸的眸光看着自己。

    封玦有些不自在,推了推萧倾九的肩膀,道:“阿九,这里没人了!”

    “嗯,本王知道!”

    “嗯?”知道不应该松开她吗?

    却见萧倾九突然抚上了她的脸,眸光幽深的道:“阿玦,我们再过两天就成婚了,是夫妻了!”

    封玦心中咯噔一声,握紧了拳头,她咬牙道:“我……不会忘!”

    萧倾九笑了一下,然后将她耳边的碎发拨到她耳后,温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会拒绝本王吗?阿玦,我们……我们在一好不好?”

    终于还是说出这句话了吗?

    封玦全身一哆嗦,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做。

    拒绝,她有什么理由拒绝?

    可是,她又有什么理由接受?

    萧倾九的美好,理应给一个爱他的女人。

    她已经想好了,等成了亲,她便找理由给萧倾九娶侧妃,纳美人,终有一日,他会忘了她。

    可是,没想到今日,萧倾九会如此对她。

    封玦挣扎之时,萧倾九已然去撕扯她的腰带,脱下她的外衫,因为从未做过这些事情,他的动作怎么看怎么生疏。

    封玦惊的全身一哆嗦,连忙去抓住萧倾九的手,带着几分乞求的意味:“阿九别这样,我……我不想……”

    “不想?”萧倾九听到这两个字,敏感的停下了动作,却还是拉扯着他的衣裳不放,眸中闪过几分怒意:“你还想着褚均离,还想着他来带走你对不对?”

    “没……只是……”封玦下意识的否认,这些事,她又怎么敢想?

    可是,究竟什么原因让她如此排斥他的亲热,就连封玦自己都说不出口。

    她觉得自己矫情,心口不一,毫无信任可言。

    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萧倾九。

    “没有就好!”萧倾九淡淡的笑了一下,可是眸中的决意还是没有半分消散:“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在一起,洞房花烛,何必等到成婚?你说对不对?”

    封玦哑然,正不知如何自处时,突然听见殿内有声响,她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看着萧倾九道:“阿九,有人!”

    萧倾九瞬间火大,从封玦身上起身,朝声音传来的屏风后怒斥道:“谁在那里,滚出来!”

    没想到,一个穿着丫鬟服饰的女子,拿着两件衣裳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一直低着头,来到萧倾九的面前便半跪了下去:“王爷!”

    萧倾九看见是一个丫鬟,更怒了,这都什么事?一个丫鬟都能来打搅他的好事,盛怒之下,他咬牙道:“最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岂不是太没眼见了?

    小丫鬟低着头,哑着嗓音,似乎很害怕:“秦姑娘来了早上来了月事,奴婢将弄脏的衣物拿出去清洗,没听到王爷和姑娘回来了。”

    萧倾九一愣,没想到是这样,他脸微微一红,刚刚的怒意哪里还有?剩下的只有心疼和后悔了,他转身看着封玦,温声道:“你怎么不告诉九爷你身子不便?”

    封玦也不知道这个丫鬟为什么会这么说,她的信期明明不是这两天,可是既然有机会摆脱,她自然不会否认,她立即点了点头,道:“你都还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如今却又责怪我没有告诉你。”

    萧倾九一听哑然,心情大好,他伸手刮了一下封玦的鼻头,眸中全是宠溺:“我让丫鬟们进来伺候你,好好歇着。”

    说完,萧倾九也不理会跪在地上的丫鬟了,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剩下还跪在地上的丫鬟和躺在床上的封玦。

    封玦的眸光落在丫鬟身上,眸光微眯,出声道:“你是什么人?”

    看样子这丫头一直藏在屏风后,萧倾九刚刚冲动没有发现殿中有人,连她也没发现,可想这个丫鬟武功不弱,懂得如何收敛声息。

    丫鬟抬头,露出一张绝美空灵的容颜,幽幽的远山戴,妩媚的桃花眼,还有那不点而朱的红唇,无一不精致美妙。

    明明是丫鬟,却无一丝卑微之气,直直的望着封玦,眸中带着几分质疑和不喜。

    毫无疑问,这便是藏在安瑞王府的墨羡。

    封玦看着这丫鬟,心中的升起几分赞赏,此女虽然才十五岁左右,可是气质不凡,眸中尽显磊落之意,倒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的狠角色。

    封玦问她,墨羡自然再隐瞒,将手里的衣裳扔在地上,站起身子,抖了抖褶皱的衣裳,道:“墨羡,你不认识。”

    说话间,封玦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裳,漫不经心的道:“虽然我不是暨墨人,却也知道墨是墨翎之国的国姓,也曾听小九说过,墨翎国国主仅有一子一女,你应该就是墨翎唯一的公主殿下,小九的表妹,墨羡吧。”

    虽然表妹这一称呼墨羡很是不喜,可是封玦这么解释,却又跳不出什么错处,她勉强能接受。

    封玦有些好奇,问道:“你为何要帮我?”

    “帮你?我不过是不愿意看见他失望难过罢了!”墨羡回到正题,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不喜欢他,为何答应他要做他妻子?”

    封玦一愣,墨羡为何这么说?难道是因为刚刚她拒绝他么?而且,帮你,不过是不愿看见他失望难过罢了。

    难道,这个小丫头喜欢九儿?

    不等封玦开口,墨羡又道:“别否认,自从你来了安瑞王府,我一直在观察,王爷确实喜欢你,对你事事关心,可是你却无动于衷,将王爷对你的心意视若无物。你这女人好自私,明明不能给他什么,却要霸占着他的爱,若是一个人总是付出,没有回报,他会多累,多可怜?就算你不爱,也应该怜惜一下他吧?拒绝他一次,便是伤他一次,今日有我,以后呢?难道你打算你们一辈子都这么过下去?”

    墨羡的话让封玦心头如遭雷劈,是呀,一个人若总是付出,没有回报,他会多累,多了可怜?

    明知道他会受伤,她还要这么继续伤害他吗?

    封玦眼眶通红,拳头紧紧的握住,内心翻滚,久久难以平复。

    ……

    此时,皇宫凤鸾宫中,灯火昏暗摇曳,尹穆清不在,萧璟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谋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哄的睡着。

    他万分疲惫的擦了一把辛苦汗,为了犒劳自己,去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只是,他还没有泡完澡,外面宫女太监就急的喧闹起来。

    鸢歌哭着在外面喊他:“皇上不好了,小公主被人劫走了。”

    几乎是一个激灵,萧璟斓泼水而出,撩起旁边的浴袍便披在身上,几乎像一阵风似的掠了出去。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这会儿的萧璟斓,盛怒至极,若是有人敢动他的宝贝女儿,他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璟斓掠出浴室,来到凤鸾宫外,看见禁卫军将一个穿着白狐裘的男人团团围住。

    而那人手里抱着的,正是他的女儿。

    小公主这会儿也被吵醒,正咿咿呀呀的在那人怀里闹。

    而让萧璟斓松了一口气的,便是这人偷了他女儿,还担心冻着小家伙,不忘给小家伙裹着小被子。

    不过,就算如此,那也不能成为他不死的理由。

    萧璟斓一改刚刚着急慌乱的姿态,迈着从容不破的步伐,步步接近对方。

    “放下小公主,朕,饶你不死!”

    不过,走近后,萧璟斓才发现,偷了他女儿的人,竟然和他带回来的小丫头长得很相似。

    萧璟斓立马就明白过来,这便是那个小丫头的父亲罢。

    怎么,他救那小丫头免于冻死街头的宿命,却换来这样的回报么?

    褚均离抱着手里的孩子,看着小心翼翼,缓慢而来的璟帝,唇角一扯。

    传言璟帝宠爱小公主如命,果然如此。

    听璟帝这么说,褚均离却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只道:“既然来这里,便有全身而退之计,璟帝想要回小公主,并应该先交出在下的女儿么?”

    这会儿,褚均离怀中的小公主看到了萧璟斓,瞬间笑的见牙不见眼,朝萧璟斓伸着两个小胳膊求抱抱:“父……父……”

    萧璟斓看着这一幕,心疼的像撕裂了一般,他的小公主呀,怎么能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可是女儿在对方手上,他连动手都不敢,就怕交手之下,会伤了小公主。

    萧璟斓握紧拳头,咬牙道:“你能悄无声息的来到凤鸾宫,合该有本事悄悄带走你的女儿,你却找死挟持朕的女儿,朕该笑你自作聪明还是蠢笨无知?”

    是的,褚均离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没有危险,正在偏殿没心没肺的睡着,这么大动静都没有吵醒那丫头,可是,褚均离来这里自然不是只是带走小月明这么简单,而是为了见萧璟斓一面。

    褚均离道:“在下虽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得带走女儿,可是既然可以见璟帝一面,又岂会不珍惜这机会?见璟帝如此爱小公主,就知道璟帝是性情中人,骨肉挚爱,无一不是心头之痛,璟帝自己明白这个道理,为何任由自己的儿子横刀夺爱?稚子何其无辜?”

    萧璟斓并非蠢笨之人,哪里不知道褚均离这话中有话?

    任由自己的儿子横刀夺爱?

    萧璟斓心中咯噔一声,想起月明的话,他面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难不成……月明口中那个抢人妻室的,是他儿子不成?

    怎么可能?

    九月向来善良,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不,不能轻信谣言。

    小九又怎么会爱上有夫之妇?对方还是有孩子的人,不可能,这绝对不能!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稚嫩欢快的声音:“父亲!”

    转而是一个轻快的小身影跐溜一声从萧璟斓身边蹿过,然后猛地扑到褚均离怀中,小月明抱着褚均离的腿,欢快道:“父亲,你来接我了吗?云开呢?有没有找到他?哇呜呜……月明对不起云开,把他弄丢了!”

    褚均离看着自己腿边的孩子,想训诫两句,可是这么多人,他又不好开口,看了一眼萧璟斓后,抓着月明的领子,便带着两个孩子扬长而去。

    “浑小子,你给朕站住!”萧璟斓哪里会允许褚均离带走他的宝贝女儿?足尖一点,便追了上去。

    禁卫拿着弓就像朝褚均离身后放箭,却被萧璟斓一脚踹开:“蠢货,伤到小公主唯你们是问。”

    有小月明在手,褚均离自然轻松逃离皇宫。

    他轻功卓越,禁卫根本追不上,唯独萧璟斓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萧璟斓武功也好,可是多年养尊处优,太平盛世的生活,让他许久没这么动过无力,轻功最考验耐力,萧璟斓追着褚均离,越来越力不从心。

    或许褚均离知道这一点,偏偏就拖着萧璟斓追他,他年轻气盛,体力好,带着两个孩子飞了大半个皇城都没半点事,萧璟斓却额间汗水淋漓。

    为了不惹怒璟帝,也为了给他一个面子,褚均离适时找机会停了下来。

    然后转身笑盈盈的看着萧璟斓:“璟帝果然报道回来,晚辈实在佩服。”

    萧璟斓早就有些体力不支,可是为了不丢面子,他怒意让自己保持平稳呼吸,然后冷嘲道:“放下小公主!”

    褚均离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娃娃,刚刚飞跃的刺激,让两个小丫头都眉开眼笑,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想再让璟帝忧心,将小公主往璟帝怀中一抛,道:“接住了!”

    萧璟斓连忙去接,将宝贝女儿抱在怀中,萧璟斓才算安心,看了一眼愚弄自己的褚均离,他咬牙道:“臭小子,滚吧,别让朕看见你!”

    他很想教训这混账小子呀,可是萧璟斓明知自己打不过,便也放弃。

    经过这一夜的追逐,萧璟斓心中暗叹,自己是老了,儿女自有儿孙福,他操什么心呢?

    褚均离见萧璟斓没有再追究之意,笑了笑,道:“陛下是明君,云瓖钦佩,只是,云瓖并不畏惧。云瓖的东西,谁都抢不走,就算萧倾九是您的儿子,他也不能!”

    萧璟斓听此,眉头瞬间锁了起来,他向来不喜欢威胁,今日却被一个二十多岁的浑小子威胁?岂有此理。

    等等……

    云瓖?

    他是东昱人?还是皇家的人?

    有意思,九月抢了皇家的女人,有魄力,不亏是他的儿子。

    见褚均离离开,萧璟斓才亲了亲宝贝女儿的额头,拍了拍小家伙的胸口,却发现小家伙衣服里面藏着东西,他拿出来一看,却是一瓶药。

    看着上面那三个字,他眉头拧了起来。

    这时,怀中小丫头咯咯的笑,拉扯着萧璟斓的头发,咿咿呀呀的道:“飞……飞飞……”

    萧璟斓慈爱道:“明天再飞,父皇累了,好不好?”

    “哇呜……飞……飞飞……”

    萧璟斓猝!

    无奈,又开始上下飞跃。

    ……

    因为有元宵夜的事件,萧倾九心有余悸,为了不节外生枝,他一直让封玦留在府中,不让她出去,并且逛一个花园,都有接近百人伺候保护。

    五日转眼便过去,大婚前一日,为了迎亲准备,封玦去了驿馆。

    成亲当日,喜轿从驿馆出发,围着皇城绕城一周后,再进入瑞王府。

    到了驿馆之后,明卫暗哨更多了数倍不止。

    稍有风吹草动,都会惊动萧倾九。

    封玦暗中叹息,小九真的是用心良苦。

    大婚当日,一大群的嬷嬷丫鬟围着她,帮她整装梳发。

    看着镜中的自己,封玦的心逐渐麻木起来。

    这会儿,外面突然传来欢笑之声。

    “是我们家阿羡没这福气,让姐姐来看看新娘子,听说新娘子可是个大美人,配九月不差。”

    从镜中看去,门口进来一群人。

    几个丫鬟拥着两个打扮极为尊贵的女子进来,其中尹穆清,另一个封玦不认识,可是听她们刚刚的对话,封玦猜的出来,那是墨羡的母后,君语嫣。

    怪不得墨羡那般容貌,她母亲快四十岁的年纪,却这般美丽清艳。

    封玦扯了扯唇角,突然悲从中来,他们可真幸福,唯独她,无父无母,两次出嫁,都孤身一人。

    封玦站起身,朝尹穆清福身行礼:“娘娘!”

    “见过皇后娘娘!”周围的嬷嬷丫鬟纷纷下跪行礼,尹穆清忙让她们起来。

    君语嫣见着封玦样子,惊叹无比,几步上前便拉着封玦打量:“瞧着新娘子不是天仙下凡吗?怪不得咱们的小九月会喜欢,搁我我也喜欢呀。”

    尹穆清有些尴尬,知道君语嫣心里肯定很不痛快,可是没法说罢了。

    尹穆清对君语嫣道:“新娘子也看过了,阿姐出去帮我招呼人罢,看看九月过来了没有,我给卿儿梳头上妆。”

    君语嫣推了推尹穆清的手,道:“也罢,哎,转眼阿清就是当婆婆的人了,也不知我家阿辞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带一个媳妇回来。”

    君语嫣心里哪里会痛快?多好的女婿,转眼被人抢走了,指不定阿羡那丫头躲在哪里哭呢。

    可不得急坏她么?

    君语嫣离开后,尹穆清便呵退了周围的人:“你们都出去吧,本宫给王妃上妆!”

    “是!”

    封玦有些受宠若惊,忙推辞:“皇后娘娘,这怎么使得?佑卿不敢当!”

    “坐下!”尹穆清扶封玦坐下,拿起梳子给封玦梳头,小心翼翼的动作很是疼惜,她一边梳一边道:“本该由你母亲替你挽发,只可惜,相隔这么远,你家人不能来,真是委屈你了!”

    封玦鼻头一酸,眼眶有些红,她的母亲,自出生就没了,她从不敢想,出嫁之时,有母亲作伴。

    尹穆清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封玦,然后垂下眸子,继续道:“卿儿,小九性子执拗,喜欢的东西就要去拿,从不考虑后果,他被我宠坏了,做事不计后果,你若有什么委屈,一定不要憋在心里,九月虽然是我的儿子,可是他若敢胡来,我也不会包庇他的。”

    尹穆清其实是想试探封玦,他们二人在一起,有没有被逼无奈。

    若是封玦不愿意,不愿嫁,她也不能顺着儿子的心意,让他胡来。

    封玦其实不敢想,不敢认为尹穆清会帮她,以为只是叮嘱她婚后要和小九安稳过生活,互相包容。

    她摇了摇头:“嫁给王爷是佑卿的福分,又怎么会受委屈呢?”

    尹穆清听此,心中安定了不少,虽然她更愿意自己的儿子娶墨羡那样事事为他考虑的女孩,可是小九能如愿以偿,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尹穆清给封玦挽好发,戴上凤冠,看着镜中的少女,寐含春水,脸如凝脂,惊若天人。

    她惊艳道:“年轻就是好,只需要稍稍上妆,就能如此美艳。”

    封玦勾了勾唇角,道:“皇后娘娘才是美人,永远年轻。”

    “还叫皇后娘娘吗?如此生分!”

    封玦一愣,然后笑道:“拜堂以后再改口不迟?娘娘是舍不得红包吗?”

    尹穆清一笑:“你这鬼丫头,好了,你先坐一会儿,差点东西垫垫,等会儿小九来了,你恐怕要折腾到晚上才能吃上东西了!”

    封玦点了点头,道:“多谢娘娘提点。”

    尹穆清出去后,封玦看着镜中的自己出神,不知为何,她竟有种不安的感觉。

    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看了一眼繁重的凤冠,她扯了扯唇角。

    这么重,要顶着它到晚上吗?

    正时,门口突然熟悉的声音:“我是太子身边的人,送安瑞王妃出嫁的!”

    “奴婢眼拙,还请姑娘恕罪。”

    大门打开,便见凌轩领着三个丫鬟进来,封玦惊喜万分,要知道,她自从离开东昱,就没有见过熟人,可想心中的孤寂之情。

    “凌轩,你怎么来了?”

    然后注意到三个丫鬟其中的一个,封玦更是惊讶:“墨羡?”

    墨羡走上前来,气呼呼的道:“我都知道你的身份了,你不必隐瞒了。姨母给你机会,你还要嫁给表哥,真是气死我了!”

    封玦不懂墨羡的意思,凌轩没想到她们二人已经见过,还剑拔弩张的样子,凌轩生怕她们二人打起来把这房子都给拆了,她立即让人关上门,拉着封玦进入里间,小声道:“我的王爷,都大事不好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封玦心中咯噔一声,闻道:“怎么回事?”

    “东昱都大乱了,先太子云瓖露面,扇动东昱百姓还有文武百官,让小皇帝云霁退位,云瓖的威信颇高,已经登上皇位,并且带领数十万精兵漂洋过海,兵临暨墨边城,并且扬言若是萧倾九敢娶你,他便兵临城下,与暨墨同归于尽。”

    “你说什么?”封玦震惊的无以复加,怎么会这样?她半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怎么会这样?

    “凌轩没有时间和你解释了,太子爷不愿意看见百姓因你们几人的女儿私情而受战争之苦,便让我来通知你,让我带你走,或许只有你才能劝住云瓖。”

    封玦气的全身都在发抖,褚均离,褚均离,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云霁呢?霁儿可有事?

    封玦哪里还能呆得住?她急道:“可是,小九不会放我走的,这么大的事情他都瞒着我,就是不会轻易放我走,等会儿他来了,见不到新娘,指不定不等云瓖出兵,他就先打过去了!”

    墨羡道:“你不必考虑,我们都计划好了,你和她走,这婚,我帮你结。”

    “你?”封玦打量了一下墨羡,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她有什么胆量如此欺骗戏弄萧倾九?

    “你不怕他生气?”封玦还是很担忧。

    “放心吧,盖头一盖,他知道新娘子是谁?就算后面发现,再怎么说我也是他表妹,看在父母的面子上,他不会拿我怎么办,再不济,姨父姨母,父皇母后在,他也伤不了我!”

    这小丫头如此轻松,封玦自己都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事。

    凌轩见两人墨迹,她立即催道:“你们快换衣服吧,等下花轿来了,想走都走不了!”

    封玦点了点头,和墨羡换了衣裳,凌轩带了三个丫鬟进来,离开的时候也带了三个丫鬟走,因为是太子的人,守在门口的奴婢也没多心,便放她们走了。

    直到从后门离开驿馆,封玦才算松了一口气。

    凌轩早就准备了一匹快马,对封玦道:“王爷,快去吧,从南门出城,那里守卫比较松。”

    封玦感激的看了一眼凌轩,道:“凌轩,多谢,你一定要替我求求萧倾恒,让他看好九月,不要让他乱来,知道吗?”

    凌轩点了点头:“我会的!”

    封玦这才拉了缰绳,疾驰而去。

    封玦离开后,萧倾恒从暗处出来,一把将凌轩揽入怀中,道:“怎么骗她出来的!”

    凌轩红着耳朵,迟疑了一下,道:“我说……墨羡和二殿下有婚约,她便选择离开。”

    “这么简单?”萧倾恒自然不信。

    凌轩嗤了嗤牙,道:“王爷是好人,二殿下也是好人,他们都应该幸福,墨羡很爱二殿下,她会给他幸福的!”

    萧倾恒沉了沉脸,道:“丫头一个,不许议论主子!”

    凌轩垂下眸子,恹恹道:“哦!”

    ……

    大婚顺利进行,拜天地,入洞房,一气呵成。

    看着床上的新娘子,萧倾九紧张了一日的心,终于可以放下。

    他坐在床头,拿起喜秤,挑开盖头。

    萧倾九看着盖头下面的人,一时有些懵,最后便是心头发凉,手一哆嗦,喜秤便落了地。

    他立即站起身子,对墨羡道:“本王只问一遍,王妃呢?”

    墨羡笑着道:“从驿馆抬走的是我,与你拜天地的是我,与你进洞房的也是我,王妃,自然也是我!”

    萧倾九瞬间大怒,转身便往外跑。

    “铜钱,准备快马!”

    刚出房门,却见萧璟斓,墨珽,尹穆清,君语嫣,萧倾恒,萧倾凰,还有几个亲戚朋友堵在门口。

    萧璟斓道:“洞房花烛,要快马做什么?”

    萧倾九握紧拳头,眸光猩红,他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父皇,这是你做的吗?屋中的那个女人是谁?是你选的安瑞王妃吗?”

    萧璟斓面色无波的道:“不是朕选的,是你自己选的,九月,先来后到可要记住,你五岁的时候,便选了阿羡为你的妻子,难道,你忘了吗?”

    萧倾九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是母亲,一个又一个扫过自己最亲的家人,他却觉心头越来越寒,血气冲上心头,脑海,他只觉得头晕目眩。

    他一字一顿道:“父皇,阿羡是我妹妹,幼时的话罢了,童言无忌,又怎能当真?你把阿玦藏哪里去了?她是我的女人,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是我认定的妻子,你将她给我,不好吗?”

    乞求的声音带着丝丝绝望。

    泪水从眼眶滑落,这是萧璟斓第一次见萧倾九落泪。

    长大后,第一次落泪。

    为了一个女人!

    萧璟斓不忍心,尹穆清也不忍心,她上前抱着萧倾九的身子,劝道:“九月,你误会你父亲了,是封玦自己走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撒谎!”萧倾九一把推开尹穆清,差点将尹穆清推倒。

    “阿清?”

    “母后?”

    众人脸色皆变。

    萧璟斓见此,自然大怒,扶好尹穆清后,扬手便给了萧倾九一个耳光。

    “混账,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不能栓好女人的心,是你自己无能,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不跟父母商量就私下做主,如今你连新娘子都看不好,如何成婚?难不成要让全天下的人看我萧家的笑话吗?阿羡是墨翎的金枝玉叶,配你还委屈你了?今日你若敢踏出这房门半步,朕就打断你的腿!”

    萧倾九不信,也无法接受。

    “阿玦不会离开我的,你们都在骗我!”说完,萧倾九还是冲了出去,足尖一点,便跃上房顶,大红色的衣袍在夜色中绽开成一朵嗜血红莲,美,却凄艳。

    见此,萧倾恒还有墨辞立即追了上去。

    萧倾恒拦在萧倾九的面前,抓着他的领口,咬牙道:“小九,醒醒吧,封玦不爱你,如今她已经想起往事,如今正于他们父子三人相认,又怎么和你成婚?”

    “你说什么?”萧倾九突然不闹了,他眸光森然的看着萧倾恒,有几分绝望,喃喃道:“她想起来了?”

    萧倾九愣愣的没有说话,转身,一步一步接近房顶边缘,眸子愈发猩红,泪水从眼角滑落,唇色逐渐变得嫣红。

    萧倾恒见此,心中无比担忧:“小九,放下吧,从始至终,你都是外人,他们二人之间,你……插不进去!好好过日子,忘了她,好吗?”

    萧倾九没说话,站在房顶,看着天上的圆月,若有所思。

    大家都在以为他已经死心之时,募得,萧倾九拿出自己的身上的血玉,挥手便砸在地上,瞬间摔成粉碎,只听他道:“我宁愿当初你们不要为我寻它,懵懂无知的死了,也是对我的宽容!”

    一口鲜血从他唇角涌出,然后身子一滑,便从房顶上摔落。

    “小九?”

    “九月?”

    众人震惊,纷纷上前去接,萧倾恒心中一急,飞身上前,抓着萧倾九的领子,牢牢的将他护着,才没让他摔倒。

    可是,萧倾九却早就没了意识。

    若是一直在地狱,虽然痛,却会慢慢适应那煎熬的痛。

    可是,从天堂到地狱,轻易接受不了。

    自从那日起,萧倾九便好像活死人一般,不吃不喝,不理会众人,颓废至极。

    萧璟斓等人看在眼里,都担心不已,可是谁劝都不行。

    萧倾恒后悔不已,本以为萧倾九只是伤心一阵,便会好,有家人的陪伴,没什么挺不过去。

    可是萧倾九却想起了必死念头,已经不想活下去。

    萧倾恒每每看着弟弟如此,心痛难耐。

    情字一字,又伤了多少人?

    萧璟斓恨其不争气,却又无可奈何,他想起那夜褚均离放在小公主怀里的东西,心中有所动容。

    忘情水,或许,吃了,便会好吧!

    萧璟斓来到萧倾九的房间,挥退了众人,见萧倾九逼着眼睛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好像死人一般,他握着儿子的手,道:“小九,父皇比你幸运,遇到了你母亲,再遇到你和你母亲之前,父皇以为这辈子都只会一个人,直到自己死去,可是,并没有,我们深爱彼此,生了你与皇兄后,又生了阿凰,还有小公主,父皇没尝过失去所爱的滋味,所以确实不能感同身受。”

    萧倾九的眼睛动了动,可是还是没有睁开,只听萧璟斓道:“可是再痛,你也要挺过去,除了封玦,你还有母亲,有父亲,还有家人,我们都很在意你,你母亲这几天看着你这般,都病倒了。九月,父皇没有教过你做人的道理,但是父皇知道,你聪慧,善良,不需要父皇耳提面命的叮嘱,你也该知道,人的一生,出了儿女私情,还有责任,你难道两个都不想要了吗?”

    说到这里,萧璟斓将那瓶忘情水放在萧倾九枕头边,道:“这是一瓶忘情水,喝了,便会忘记她,你就会变成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九月,变成我们大家的九月,而不是封玦的九月,父皇不逼你,你自己想想!”

    说完,萧璟斓起身,叹了一口气,便起身离开。

    萧倾九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他心头一缩。

    不知何时,父亲的已经有了白发。

    是因为他么?

    萧倾九心头大痛,在萧璟斓出门之际,虚弱道:“我会喝,忘记他!”

    萧璟斓脚步一顿,转身一看,便看见萧倾九拿起忘情水,一饮而尽。

    他看着这一幕,出了心疼,却没有欣喜。

    他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要多痛,才会选择忘情?

    看着萧璟斓离开,萧倾九却伸手点了自己的喉间的穴道,只听呕的一声,刚刚喝下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他戚戚道:“阿玦,我怎么舍得忘了你呢?只是,若你愿意看着我幸福,我便为你幸福下去吧!”

    ……

    话说封玦骑马出了南门,她勒马回身看了一眼,都快兵临城下了,皇城守卫还这么松?

    应该是萧倾恒安排好的。

    封玦如是想,从南门离开,顺官道往前走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她坐下的马儿突然被绊马索绑到,封玦当机立断,立即跳马,还未落地,暗中便是一条鞭子朝自己袭来,紧紧的缠住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好强的内力,好熟悉的内力。

    封玦惊喜过望,喊道:“老头子,快出来!”

    这是,白影一闪,机枢老人突然出现在封玦面前,背着手道:“不开心,这么多年不见,你这臭小子还是能一下就能认出老夫!”

    封玦哼了一声,然后亮出玉笛,扬手一挥,便将鞭子斩断,翻身跃起,揪着机枢老人的耳朵便是一阵暴揍:“让你为老不尊,让你伤我的马!”

    机枢老人哎呦哎呦的一阵叫,道:“你这小丫头,都是做娘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封玦的手一顿,不解道:“做娘?我没怀孕呀!”

    机枢老人摇了摇头,伸手把了一下封玦的脉,然后叹息道:“肝肠寸断,哀莫心死呀,丫头,你这是太痛,而选择忘记,可是如今已经苦尽甘来,你还不想记起来吗?”

    封玦向来不喜欢机枢疯疯癫癫说一些让人不能理解的话,她听不懂,便有几分不耐,她道:“年纪大了,是不是脑子愈发不清楚?”

    机枢再次叹息,道:“自己想吧!”

    说完,拉过封玦,便将一粒药丸塞入她口中,逼她咽了下去。

    然后强大的内力一出,将封玦团团包裹,让她全身的筋脉都在内力的疏通下,再次舒展。

    封玦的头很痛,痛到让她难以忍受。

    过望的一幕幕浮上心头,有她记忆深刻的,有她毫无印象,陌生至极的!

    毫无例外,都是她和褚均离的点滴!

    他们的洞房花烛,他们反目成仇,他们……破镜重圆!

    最让封玦痛苦的不是他们的恩爱情仇,而是他们曾经有过的孩子。

    十月怀胎,她数次想要放弃,可终究是舍不得,她小心翼翼,遭受了多少普通孕妇没有尝过的艰辛?本以为十月过去,她便能多个孩儿与她作伴。

    可是,还是因为她的不小心,没能让他平安降临。

    生产时的那一幕,让她痛彻心扉。

    可是后面的一幕幕,却又让她喜不自信。

    云开,月明,那是她的孩儿呀……

    褚均离,褚均离没有和别的女人生过孩子,青峰崖上,为何要骗她?

    封玦满脸泪痕,满身汗水的站在那里,她不明白自己恨了多年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傻的人。

    褚均离,均离,你在哪里?

    封玦想起所有,机枢也精疲力竭,内力损耗太过严重,他一下子老了许多,也佝偻了许多。

    他扶着腰身,气喘吁吁的道:“老头子我这辈子亏欠你许多,这次,就算还清了,哎呀,这次真的要死了!”

    他咕咚一下坐在地上,摊手道:“去吧,去找他吧,小玦儿呀,你的以后还长着呢,去吧!”

    封玦恍若初梦,跌跌撞撞的朝前跑去,他现在很着急吧,他们明明许了三生,她却要嫁人了,他很着急吧!

    均离,别乱来,我不嫁了,不嫁给别人了!

    转过一个山道,封玦突然顿住,看着前面的人,她惊讶的说不出话。

    却看见那个男人牵着两个小孩子,正站在不远处的马车边,静静的看着她。

    云开月明看着她出现,都露出的笑颜,月明和云开松开褚均离的手,便朝她跑了过来。

    “娘亲,娘亲……”

    封玦看着这一幕,泪水涌出眼眶。

    她蹲下身子,将两个孩子揽入怀中,不住的哽咽:“我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她忘记了他们。

    对不起,她错过了他们的成长。

    两个小家伙都红着眼睛,一个劲儿的往她怀里钻,封玦又是感动又是好笑。

    两个孩子这么调皮的吗?

    可是,一想到两个孩子长这么大,她才见过,封玦就气愤无比,都是褚均离,她生两个孩子的时候忘记了,她醒来为什么不告诉她?

    封玦气冲冲的起身,立马跑去褚均离身边,怒意胜然的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带走孩子?为什么这么久不告诉我真相?”

    褚均离含着笑,一把将封玦揽入怀中,死死的扣住,好像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他沙哑道:“说了,你不信。”

    说了,你不信!

    委屈又可怜。

    封玦心头酸楚,摸着褚均离如雪的青丝,道:“你身子好了?”

    褚均离点头:“嗯!”

    “代价是什么?”

    “或者醒不来,或者像如今这样!”

    “你带走孩子,就是怕自己醒不过来吗?”封玦心疼的一抽一抽的,真的想抽这个男人一顿,有什么难关,一起扛,不行吗?

    褚均离笑着道:“以后就好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对了,不是说你抢了云霁的皇位,带兵要与暨墨同归于尽吗?”

    “都是骗你的!”

    “褚均离,大骗子!”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