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二章 事故起因

作者:沐之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天一早,他从房间里出来,正好遇上起来吃早饭的季念,她现在看见他就觉得脸疼,跑下楼坐在位子上,等着开饭。

    “老妈,今天早饭吃什么呀。”

    “今天咱们吃包子。”

    “……”为什么又是包子,她和包子什么仇什么怨啊。

    “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吃包子的吗,我做了好几种馅儿的,红衣,你也下来了,今天早上吃包子,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做了好几种,自己看着拿啊。”瞧见下楼的红衣,季流年招呼他坐下,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她就知道他是放下了,这样他们也就放心了。

    “谢谢,您这包子做的真不错,又白又胖的。”红衣笑着坐下,手里还拿了个包子对着季念。

    “……”我恨包子,季念狠狠的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决定化悲愤为食欲,果然对于吃货来说,什么都能化为食欲。

    三天之后,红衣果然很有信用的把东西送了回来,只不过漂亮的红宝石耳坠变成了漂亮的红宝石耳钉,这和之前有什么区别?这带着首饰上岗她也是头一个了,希望她的上司们都眼神不好,不要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好怀念她原来那个迷你的黑色小耳钉,可惜已经被红衣没收了,他是吃准了自己离不开乾坤袋是不是。

    “行啦,收到礼物还这幅表情,真当包子当上瘾了?”

    “……”你才包子,你全家都是包子。

    红衣一瞧就知道这小丫头脑子里想的什么。

    手轻轻的往她耳朵上一拂,然后拿了面镜子给她。

    “自己看看吧。”

    季念拿起镜子一看

    “唉。怎么不见了?”

    “一点小法术而已,你不是想要一个不显眼的乾坤袋吗,这不就看不见了。”

    “可是这样我自己也看不见了,那怎么拿东西。”她以前都是触碰到耳钉的时候才能从里面拿出东西来的。

    “你已经是金丹期的修士了,居然不会用意念控制自己的法器?”

    “一定要会吗?”他们现代的修士可没这么讲究,而且也没人教她啊。

    “你学的东西应该都是你母亲教你的,说起来我算是你母亲的师父,那么你就是我徒孙喽,这么算起来我好像也有点责任,来,叫声师祖听听先。”

    “喂喂喂,谁是你徒孙啊,别乱给自己抬辈分啊。”能不要不要提起这件事情,要是被这家伙知道她以前把他的画像当成理想型,那还不被笑死。

    “小丫头这是要欺师灭祖啊,看来我要和你母亲好好聊一下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吧,你看起来这么年轻,我要是叫你师祖那多不合适啊,是吧,叫名字显得更加亲切嘛,要不咱还是和以前一样怎么样。”季念笑的一脸谄媚,企图打消他让她叫师祖的打算。

    “不怎么样,做人得有规矩,该怎么叫就要怎么叫,放心,祖师我会好好教导你的,保证你变成一个强大的修士。”

    “……”不,死也不叫。

    “哎呀,我好像听见老妈叫我们吃饭了,快走,饿死了。”然后就一溜烟儿的跑掉了,留下红衣在原地笑了半天,太好笑了,他就逗逗小丫头,没想到真信了,还吃饭,才几点啊,就吃饭,不行,好久没笑的这么开心了,这丫头果然还是生气的时候最可爱,嗯,他又想吃包子了。

    中午吃过饭,红衣找到季流年谈了很久,至于谈了什么季念就不知道了,因为她吃过饭就打包回了军区,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假期,这时候不跑路什么时候跑路,难道真要叫红衣祖师爷吗?她可叫不出口,等过两天说不定这家伙就把事情给忘了。

    红衣也没想到小丫头对这件事情居然这么排斥,居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跑路,早知道就不逗她了,现在开心果不见了,他到是无聊起来了。

    那边季念的飞机已经到了京城,先去赫家看了老爷子和老太太,这两位虽然早就退了下来,但是他们这样的身份,也不能随便乱跑,还是住在国家安排的地方,好在这里也是块风水保地,是难得的灵气充足的地方,而且季流年夫妇每年都会回来,有这么个神医在,两位老人家的身体也还不错。

    老爷子最疼的就是季念,不光是因为她是赫家最小的一个,还因为她选择了当个军人,老爷子当年也是部队出身,靠着实打实的军工才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所以最怀念的就是部队里的生活,当初知道季念跑去读军校的时候,老太太一直表现的很担心,但是老爷子到是高兴的很,这一代总算是出了一个能继承他的意愿的了。

    之前季念在出任务的时候出了事情,赫墨翎亲自去了部队压消息这件事情才没有传到老人家耳朵里,不然哪能这么平静。虽然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给他们去了电话,但是她这小半年没回来了,两位老人家想念的紧,硬是留着住了几天才放人,结果她报道的时间又晚了好几天。

    季念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整个大队的气氛都很低迷,他们这样游走于生死线部队里的战友情比一般的部队要更加深厚,更不要说季念还是他们的队长。这件事情不管是他们还是上级都很重视,且不说失踪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高级军官,就算是个普通人,也不能怠慢不是。季念失踪这件事情一直瞒的很好,一来是怕引起部队里其他人的恐慌,二来是怕这件事情被老爷子他们知道了还不得急死,所以赫墨翎和季流年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瞒着,由他们的人去找,所以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当初几个一起出任务的队员和上级知道,其他人还以为他们队长休长假去了。

    上面下了死命令让那几个队员把消息瞒好,绝对不能透露出去,而寻找的任务也落不到他们的头上,这几个家伙心里一直憋着那一口气呢,季念失踪了他们没办法,所有人就都把精力集中在了调查这件事情上,当初原本只是个围剿恐怖分子的小行动,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后来那样,这之间没什么问题他们是不信的,就连那些所谓的恐怖分子的身份可能也有问题,所以再向上级申请了之后这个任务就落在了他们身上,没想到还真给他们查出了点东西。

    几个人刚把资料整理好,就等着季念回来之后处理了,他们至始至终都相信自家老大是绝对不会出事的,所以这件事情还是等着她回来在做决断吧,结果等了小半年了,才把人给等了回来。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们了。”

    “是啊,总算是回来了,有没有事,快转个圈给我们瞧瞧。”

    “对对对,转个圈看看还完整不。”季念刚回来就被一帮小伙子围着问东问西的,这帮人平日里看着挺正经的,说到底都还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他们担心季念好久了,见到人安然无事回来,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心事没了,那跳脱的性子就暴露出来了。

    “什么馊主意,还转个圈看看,当我是马戏团里的的猴啊。还有你,老大我要是不完整了还能杵这儿?放心,我好的很,一点儿都没少。”

    “老大,你这一走就是小半年,跑哪儿去了,可担心死我们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现在我要去报道,你们一个个该干嘛干嘛去,都堆在这里干嘛,不用训练啊。”

    “我们这不是想你了吗,对了,老大,你待会儿过来一趟,我们有东西给你看。”

    “知道了,见完领导就来。”

    季念这次是回来销假加报道的,她现在要去见的都是她的前辈加长辈,很多都是看着她长大,一个个都盼着她回来呢。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周叔叔,我不在的时候队里还好吗?”

    “都好,都好,你爸爸妈妈和我商量了一下,把你失踪的事情瞒了起来,所以没引出什么事情来,不过这样一来也就不能派人去救你了,只能你爸爸妈妈亲自出马了,是我们对不住你了。”

    “没事,其实这件事情说来也和我老爸老妈有关系,我这次回来也要先处理完上次的遗留问题。”她失踪之后赫墨翎就立刻派人去追查这次事故的前因后果,离开之后赫净云也一直关注着,没想到这件事情还真和他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来你们也已经知道了。”

    “是,为了找我,他们也查了一下这件事情。”

    “既然你回来了,想来也是想亲手处理那些人的,具体资料都在你手底下那几个小崽子手里,你先去看看,有什么想法再来找我们。”

    “是,对了周叔叔,这段日子我怕是要一直呆着部队里了。”她现在可不想回家去。

    “傻孩子,你是队长住在这里不是应该的吗,你的房间隔几日就有人去收拾,就等着你回来呢。”

    “嘿嘿,谢谢叔叔。”

    季念先去了自己的房间,果然干净的不得了,看着折的和豆腐块儿一样的被子,哎呀,还是好久没回来她还真是怀念这部队里的生活啊,明天和小崽子们一起出操去吧,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这帮子人有没有懈怠。拿了走之前老爸给的资料,季念打算去处理一下那个历史遗留问题。

    “老大,你来啦,做,我给你泡茶。”

    “刚才不是叫我过来一下,有什么事儿要说?”

    “老大,你失踪之后我们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就查了查,果然查出了点东西来,已经和上面说过了,这是资料,你看看吧。”

    季念拿起桌子上面的东西一看,果然和老爸查到的**不离十,说真的,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她还真不知道她爸妈以前还有过这么一遭事情呢。

    说起来这件事情的起因居然和死了二十多年的古少言有关系,那时候基地爆炸,虽然所有的研究资料和大部分的研究员全都毁掉了,但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两个漏网之鱼。古少言找来的研究员都是疯子,这两个人当时只不过是外围人员,但是也知道自己研究的是个什么东西,他们很想重复当年的实验,再一次研究出完备的药品出来,然后便和古少言留下来的暗卫勾搭上了,他们一个想做出让世界惊叹的药剂,一个想给主子报仇,一拍即合,立刻就成了一伙了。

    可惜这两个研究员空有远大的报复,就是没那技术,没了以前的研究资料,光靠那点记忆,做出来的都是次品,好在暗卫们一开始就没指望这两个家伙,他们的目的只有报仇,和这两个家伙搭在一起纯粹是为了利用,这两个人别的不怎么样,做点炸药水平还是不错的,他们缺武器,这两个人缺实验资金和保护伞,所以达成了协议,一方帮助他们做武器,另一方为他们提供钱财。

    只是二十年过去了,他们一次下手的机会都没有找到,暗卫的生命有限,他们虽然是最年轻的那一批,但是二十年也已经是极限了,所以这帮人决定,既然干不掉季流年和赫墨翎,那就拿他们女儿偿命吧,毕竟比起他们两个,季念这个常年在部队的人反而比较好下手,任务那么危险,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稀奇不是。所以他们便定了个计划,打算假扮恐怖分子将人引出来,然后来个同归于尽。

    季念刚听她妈说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只想骂人,难怪当时她进那个仓库的时候,对方二话不说就点炸药,敢情就是冲着她去的呀。还好她命大,不然死的多冤啊,说起来那个叫古少言的可真厉害哈,人都死了二十多年了还有手下等着给他报仇,这洗脑洗的可真彻底啊。听她老妈说这位古先生也是一位惊艳才绝的人物,可惜就是心里有点扭曲,一身本事没干正事儿,就想着怎么报复社会了。说起来她小时候经常去的古家,居然就是他的家,那个长着一张花美男脸的古叔叔以前也是暗卫,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怎么什么事儿都给她遇到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