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一章 反常反常

作者:沐之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红衣在季流年的空间里面呆了几天,虽然这里变了很多,但是这几间房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亲手布置的,里面放着的都是当初他从云家旧宅里找到的东西,每一样都承载这他过去的记忆,母亲的嫁衣,父亲的刻刀,还有那张雕花木床,全都是过去最熟悉的东西,原本以为一千。过去了,这些记忆会变得模糊,没想到再见到的时候这些刻意被埋在心底的东西又重新冒了出来,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在这里的时候他觉得很安心,这几天是他这一千年来睡得最好的几天,一千年来他一直在被追杀,被关押的日子里面渡过,内心没有一刻的安宁,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感觉突然就释然了。其实仇恨在他杀死那十几个凶手的时候就已经了结了,是他自己放不下才会被困扰了这么多年,才会因为这些生出心魔来。还记得母亲对自己说的,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自己能好好的活下去,他从来没有做到过,现在想起来如果他早点看开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轻轻的抚摸着手底下的两个箱子,红衣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父亲,母亲,以后孩儿会放下过去,放下仇恨,好好的生活下去,你们放心吧。”过去属于云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他只是红衣,被喊了这么多年,这个名字他都已经习惯了。

    推开门,看着外面大片的草地,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没想到这个空间在离开了自己之后居然能够成长的这么好,都已经自成一个小世界了,果然什么事情都有他自己的造化,是强求也求不来的,不知道那个小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这几天他总感觉她的气息在门口徘徊,又不进来,也不知在搞些什么,他哪知道人家那是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这个人。

    “小丫头,站住~”红衣在药田边上找到了季念,后者也显然也感觉到了他的气息,转身就想跑,结果就被抓了个正着。

    “你见了我跑什么?”

    “那不是没瞧见你吗,呵呵呵,那什么,我要出去吃饭了,先走了哈。”

    “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怪吗?没有啊。”

    “是吗?”这小丫头平日里那股子活泼利落劲儿怎么不见了,反倒变得吞吞吐吐的。

    “你不是要去吃饭?走吧,一起出去。”

    “你要和我们一起吃饭?”

    “你为什么这幅表情,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

    “行是行,就是你不是不喜欢很多人一起吃饭的吗?”

    “我现在喜欢了。”他既然已经决定以后要好好活着,那么总要有点改变不是吗?

    中午吃饭的时候,季念和红衣一起出现,让几位老人家惊喜不已,他们家小念千年八辈子就带了这么一个男性朋友回家,原本以为两个人有什么戏,没想到他只住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几位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明眼人都能看出季念这两天的心情不好,他们自然也看的出来,再联系了一下之前的情况,几个人瞬间脑补了一出大戏,没想到今天红衣居然又来了。

    “哎呦,红衣今天来家里吃饭,小念怎么不早说,太奶奶我好多做几个菜,红衣喜欢吃什么菜呀,家里菜都是现成的,我再去做两个来。”

    “是我失礼了,没有告知一声就冒昧过来,您不用忙,这些菜我都很喜欢。”红衣想开了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很多,以前那种冷漠和杀伐之气好像一夜之间都散去了,一个微笑把在座的人都迷到了,就连太奶奶这么大年纪了,瞧见他也不免晃了一下神,果然女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不管年纪多大。

    事实证明,当红衣想要获得别人的认同的时候,就没有不成功的,他出生名门世家,那种修养和气质早就印在了骨子里,再加上千年的见识和经历,一顿饭下来立刻让所有人对他好感满满。第一次来的时候红衣表现的有些生人勿近,原本以为是个性格孤僻的男孩子,今天这么一看好像并不是这样,大概只是有点怕生而已,今天熟了之后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嘛,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可不是能装出来的,想来家里一定教的很好,这样看下来,他们到是觉得自家性格大大咧咧还总是缺根筋的季念到是配不上人家了,然后太奶奶一转头,就看到季念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红衣。

    “小念,你怎么了,怎么这样的表情。”太奶奶一问,桌上的人都往她这里看,就连红衣也笑眯眯的看着她,吓得她差点一口饭噎死自己。

    “没什么,就是今天的饭太好吃了,太好吃了。”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还特意扒了两口饭。

    “傻孩子,慢点吃,小心噎着,今天这么怎么了,饿成这样。”

    “没什么,那什么,我吃完了,你们聊,我出去消个食。”说完就要往外面跑。

    “慢点儿跑,刚吃完就运动,小心的盲肠炎。”

    “知道啦。”季念的声音从门外头传过来。

    “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让你见笑了。”老人家不好意思的朝着红衣笑笑。

    “没关系,这样的性格很好,活泼开朗。”

    季念今天这么异常,那是被红衣给吓得,早上出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家伙今天怪怪的,吃饭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饭桌上那个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还一直和自己的家人侃侃而谈的人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红衣?那个修真界人人都怕的大魔头?

    虽然说大魔头确实是夸张了一点,不过这家伙以前走的可是高贵冷艳范儿,对着旁人尤其是那些个名门正派可都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就算是对着她也是一天不损两句就难受,今天怎么突然就变成优雅公子哥儿了,看他现在这样子他到是有点相信这人和画像上的那人是同一个了。

    “小丫头,想什么呢?”季念脑袋上突然被敲了一下,然后身边就坐下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没想什么,那个,我还能叫你红衣吗?”

    “当然,过去的早就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只是红衣而已,小丫头,你这几天不会就在纠结这个称呼的问题吧。”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季念死都不要承认这种丢脸的事情。

    红衣虽然一点都不相信她的鬼话,但还是没有揭穿她。

    “红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劲的?”她其实更想问你今天有没有吃错药?但是怕被打。

    “没有啊,我今天很好。”心中没有仇恨的红衣,看什么都觉得很好。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是吗?大概是想开了一点东西,心情好了吧。”

    “想开什么东西能有这作用?”

    “小丫头啊,有时候放下一些东西,自己会过得更舒坦一点,不过以你的境界,大概是理解不了我说的这句话的。”

    “……”果然刚才的翩翩公子都是假象,这个毒舌才是他的本性。

    “小丫头,过来。”

    “你想干嘛?”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躲什么躲,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季念一点点的往红衣边上靠,刚到他边上,红衣突然低下头,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她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都要飞起来了,可惜这旖旎的气氛还没到一秒,她就觉得自己耳朵一痛,一抹发现自己的耳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耳坠?

    “什么东西这是?”

    “耳坠啊,你那小耳钉不是乾坤袋吗,这么小的一个能放什么东西,我闲来无事就给你重新练了一个,打开来看看?”他的眼光果然不错,这耳坠子趁这小丫头很好看,就是这头发不太好,回到这里之后季念自然还是每天一条马尾辨,虽然看着干净爽利,但是和这古风的红宝石耳坠到是不太相配了。

    “吓死我了,还有下次动手轻点儿,我的耳朵哟。”季念摸摸自己的胸口,企图让自己的心跳的不要那么快。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季念往耳坠子上滴了一滴血,红光一闪,这东西才真正算是她自己的,打开一看,果然比她之前那个大多了,在联想起她老妈那个超大的空间,这样比起来其实也还好,咦,这是什么?

    “这些是什么?”红衣把之前准备的东西全都放在了乾坤袋里,季念打开一个个锦盒,里面全都是漂亮的珠宝首饰。

    “之前在那里的时候,看你可怜巴巴的脑袋上什么首饰都没有,哪有点儿小姑娘的样子,我出去的时候瞧见了就给你带了些回来,不过现在好像用不上了。”马尾辨总不能还插一脑袋发簪,步摇什么的吧。

    “……”作为家里开着珠宝店的大小姐,没有首饰真是丢您脸了。

    瞧着这一地的珠宝首饰,这些东西看起来都灵气十足,而且做工惊喜,怎么看都不是凡品。

    “这些只是普通的首饰?我怎么觉得这上面的灵气波动这么明显。”

    “当然不是,这些都是法器,上面的宝石虽然不是上上品,但还勉强可以看看,带着能增加修为,这个世界灵气少的可怜,难怪你那修为一直上不去。”老和尚要是知道他这些宝贝在红衣面前只能算的上是勉强用用,肯定会气的吐血,白拿的还那么多要求。

    “可是这东西我也带不出去啊,还有这耳坠子,带上这个我怎么出任务?”她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和队里打过招呼了,虽然上面让她先在家休息两天,但是总归是要回去的。你见过哪个当兵的还带着首饰,以前带个不起眼的小耳钉已经算是犯纪律了,好在不影响出任务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带个红宝石耳坠子算怎么回事啊,她这是干活啊还是炫富呢?

    “出任务?”

    “对啊,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红衣突然想起来她以前好像是说过自己是个军人来着,军人好像确实不太适合带这些东西,失望,他还挺喜欢小丫头带这些首饰的。

    “那算了,都还给我吧。”

    “不行,给了我的就是我的了,而且我都滴了血了,给你你也用不了。”这家伙第一次送自己东西,她才不要还给他,就算不能带,藏着也好啊。

    “我回去给你改改,看你那小气样儿。”

    “我这不叫小气,这是原则问题,哪有人送出去的东西还要回来的。”

    “听这话,看来你还挺喜欢这些东西的嘛。”

    “别人送的嘛,不要白不要。”而且不知道为啥,她就是觉得这东西不能还回去,得好好收着才行。

    “……我瞧着你家也算富裕,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小气的丫头呢?”

    “……”我那是小气嘛,我这叫重视你送的东西好嘛,什么叫我家也算富裕,我是富二代我自豪,哼。

    “行啦,这脸鼓的跟个包子似的,东西给我,过两天再给你就是了,又不会不还给你。”这小脸鼓鼓的,真想捏一把,红衣自从想通了之后,不光气质变得不一样了,就连那心性儿也变了,总觉得随心所欲就好,现在心里想要捏捏季念那张包子脸,那手就直接伸上去了,嗯,早就想捏了,现在一捏果然手感不错,白白嫩嫩的,比包子还软。

    “你干什么?”季念捂着自己的脸,这家伙果然还是吃错药了吧,今天怎么竟做这些奇怪的动作。

    “没什么,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帮你擦掉。”

    骗鬼呢,有脏东西用的着捏我脸吗?算了,不跟他计较,谁叫她打不过他呢。

    “我走了,东西你自己看着办吧。”把耳坠子往她手里一放,季念就自个儿跑走了,这家伙最近不对劲,她还是跑远点好。

    红衣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很想吃包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