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章 现代生活

作者:沐之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近季念格外的抑郁,还好红衣这几天一直窝在空间里面没出来,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天知道她那天听见自己老妈说那番话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她怎么想都想不通红衣和云清居然会是一个人,虽然她是没看见过真人,但是怎么看这两个人从性格到气质都该是天差地别才对。

    季念哪知道她看到的那张画像是云家出事以前画的,那时候的云轻心中还没有仇恨,从小又被父母保护的极好,自然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可是人总要长大的,云家被灭门之后,云轻一下子跌入云端,又为了报仇吃了很多苦,即便是后来功法大成心中也没有一丝安宁的时候。没有人是天生的恶魔,谁又能想到在修真界人人害怕的红衣血魔以前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公子而已。

    或许云轻自己都觉得过去的一切已经不负存在,当初的那个云轻早就在那场大火中随着云家的一切化为灰烬了,所以才会在季念遇到他的时候告诉了他红衣这个名字。既然那些名门正派称他为红衣血魔,那么他就做一个真正的红衣血魔给他们看。云轻代表的是过去那些美好的日子,但是之后这世上便再没有云清,只有红衣了。

    季流年得到的记忆是到红衣被联合绞杀之前的,那时候他已经是现在这幅模样了,所以在修真界的时候她才能一眼认出来,但是这些事情她都没有告诉过两个孩子,云轻选择把自己的过去留给她,但不代表他希望很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她没有资格随便传播别人的过去,而且她也知道季念很喜欢云清这个名义上的祖师爷,甚至把他当成了修炼的动力,她不想破坏他在孩子们面前的美好形象,所以就变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季念现在才知道红衣当初听到云清的名字的时候为什么那种态度了,按照他之前那种厌恶昆山的心态,知道自己和昆山弟子重名了肯定很生气吧,云清,云轻,想当初她还想过云清会不会就是画像上面的人呢,现在看来真是蠢爆了。

    “怎么了,板着一张脸,谁又惹你了?”季流年老远就看见自家女儿坐在那儿苦着一张脸,她也看出这几天季念的心情很不好,看来是有什么东西想不通了。

    “没人惹我,就是我自己别扭。”

    “还是因为红衣的事情?”

    “是啊,老妈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件事啊。”

    “我也是看见了他的画像才知道的,那时候你还被关在昆山的大牢里,自然是救人重要,而且那时候告诉你了,你还能安得下心等着我们救吗,瞧你这几天的样子,就证明我的做法没错。”

    “我那就是一时拐不过弯儿来,你说这两个人怎么就突然变成一个人了呢,老妈你既然能一眼认出他来,相必是知道些什么的吧,那你为什么从小都不跟我说?”

    “怎么说那都是人家的私事,我怎么好乱嚼舌根,而且你这丫头没事就喜欢坐在那画像前面,我那不是为了保护你年幼时的梦想吗?”

    “……”

    “当初我得到这个空间的时候,获取了云轻的一段记忆,所以才知道这么多,但是后来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起来还不是钱财惹得或,云家早年是做玉石生意的,有几个小门派的弟子看上了他们家的财富便蒙了面前来抢夺,而且为了斩草除根,杀人放火整个云家一夜之间付之一炬,只剩下一个云轻侥幸逃脱,原本云家都只是普通人,为了报仇云轻才走上修真一途的。等到后来他终于找到当初的凶手,杀了他们报仇之后,迎来的便是那门派掌门的追杀,好在他功力深厚,没被得逞。”

    “那后来呢?”

    “后来那小门派见自己打不过,便前去找人帮忙,几个大派为了匡扶正义的名头便派了人前来追捕他,原本云轻就极为厌恶这些名门正派,不来惹他就罢了,既然来了,自然是别想好好的回去了,就这样他们追杀,被云轻杀掉,那帮人为了报仇又派来一帮人,一来一回的,到了后面他已经杀了不少的人了,几大派终于认识到了这个人的可怕之处,但是那时候的云轻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他们没办法才想出了个联合围剿的法子。”

    “然后他就和十几个高手决战,被封印在了山里一千年?”

    “他留给我的记忆只到联合围剿之前,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听你说的,应该就是这样没错。”

    “这样看起来,他好像没什么错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对方有错在先,要是我的话也会跑去报仇的。”

    “所以云轻会变成后来的红衣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云家突然逢难,他为了报仇吃了很多苦,后来又一直被追杀,连一个好觉的都没睡过,他原本也是喜欢穿白衣的,只是后来云家灭门后就再不肯穿了。当初在昆山峰顶他会被心魔控制,想来也是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与家人有关的东西,因为只有这件事情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痛。”

    “难怪那时候他看到那两只箱子便一下子恢复过来了。”

    “那两只箱子里面装的是他父母的遗物,当初云家被一把火烧了,就剩下这几件藏得好的东西了,那箱子上的补丁也是他一个个小心翼翼修补上去的,可见这些东西对他意义非凡,我也是赌这一把,希望父母的能洗能唤醒他,还好赌赢了。”

    “老妈,你说怎么就这么巧,你得到了他的空间,又把他从异世界带了回来,这真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一切都是注定好的,注定我们家与他由此渊源,所以你也不必纠结什么,顺心而为就好。”

    “那我现在该怎么叫他,红衣?还是云轻?不对,应该叫祖师爷吧?”不要吧,她可是叫不出口的。

    “你也不用这么为难,当初大战前夕,云轻害怕自己一去不复返,才选择了留下了这个空间,希望能收个徒弟将这里面的东西传承下去的,我让你们拜他,也是出于尊敬,但想来他自己也没想过会多出我这么个徒弟来的吧。过去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道伤疤,现在既然他已经放弃了原本的名字,那就说明他已经决定要摒弃过去重新开始生活了,你以前怎么唤他就还是怎么唤就好。”

    “好吧,对了,小紫他们怎么样了。”

    “小紫还好,就是云清有些不对,都是我的过失,竟然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把人带回来了。”

    “当时情况紧急嘛,老妈你不用在意。”

    “现在只希望小紫能好好劝劝他才是。”

    而此时的小紫也确实正在劝慰郁闷了好几天的云清了,空间里灵气充足,再加上季流年这个神医在,他身上的伤到是已经没什么大碍的,就是心里还有些不好受。

    “都怪我,要不是我晕了,你也不会和我一起被带回来。”

    “不是你的错,小紫。”

    “总之都怪我们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你肯定很生气吧。”

    “我不生气。”

    “那你这两天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对我来说在哪里都一样,只是,我有些担心师父和剑宗的安危。”其实对云清来说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而且说实话,他现在有些矛盾,一方面很开心没有与小紫分开,一方面又担心自己之前做的事情会给师门带来祸患,所以这几天才一直闷闷不乐的。

    “应该不会有事的吧,云旗掌门那么厉害,而且你不是已经申明这件事情和剑宗没关系了吗?那帮人总不会无缘无故为难他们的吧。”

    “小紫,你不懂,人类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和剑宗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有心人想要借这件事情生事端的话,那就会想尽办法歪曲事实,我害怕那些与剑宗有嫌隙的门派会趁机生事端。”虽然他以前沉迷于剑道,不喜欢管别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剑宗向来不喜欢参与那些门派的事情,平日里就有些人看他们不痛快,尤其是清和派上下视他为敌,就怕那个慧然师太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人类为什么总是想的这么多,安安分分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

    “如果每个人都能安分的过自己的日子,我们也不会被逼到这种地步了。”

    “也是,但是现在我们在另外一个世界,就算担心也没有用了,而且云旗掌门看起来这么厉害,我相信那些人不敢对剑宗怎么样的。”

    “希望如此吧。”

    “早前还在想要是有一天我回家了,肯定会很想你,没想到现在我们居然一起回来了,等会儿和我一起出去吧,我跟你讲我住的世界可有意思了,有很多你没见过的东西。”

    云清点点头,既然已经来了这里,就该接受现实,他也很想看看小紫的家乡是怎么样的地方。然后半山园里就又多了两个人,季流年这时候就想,还好当初房子造的大,不然这一大家子还真不够住的,上一次小紫还是以兽形在这里生活的,这次到是以人形出现了,季家人对待朋友向来热情,尤其是小紫这和季念七分相似的长相,那模样他们还以为看到了小时候的季念呢。虽然云清的长相很是出众,但是大家明显对小紫更加感兴趣,要不是季流年再三强调他们都要以为这对小夫妻是不是什么时候给季念生了个妹妹出来。

    云清和红衣一样,作为一个在修真界长大的人,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这里的生活,因为这个世界与他生活的世界实在是太不一样了,衣食住行都是千差万别,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的灵气居然稀薄到基本感觉不到了,这要是在以前这种地方肯定是会被放弃的,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人们依旧生活的很好,人类就是这样的神奇,不管在哪里都能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活法。

    他们虽然不会修炼,但是却能制造出很多很多东西来代替修真者的能力,比如那个叫飞机的可以带人上天,叫电话的可以千里传音,诸如此类,让他这个外来户看的眼花缭乱,尤其是在名为电视的器物上看到的那些个高科技武器,就算是大乘期的高手都不一定能有这样的破坏力。云清突然觉得自己的见识还是太过浅薄,就像师父说的,学无止境,他不应该把自己困在那一片小天地里面不出来,现在他也要努力的适应现代生活了。

    比起云清,小紫就活的潇洒多了,虽然以前她也是条野生蛇来着,但是好歹在现代化社会住了几十年,早就适应的很好了,前几天还很有心的拉着云清做向导,让他有什么不懂得不会的就问她,她都知道,等到一个礼拜之后就回归了以往在半山园的米虫生活了,每天抱着电视机不放手,还企图拉着云清一起踏入电视迷的行列,然后他就看到了电视上放的刚好就是当初小紫和她讲的那些话。

    当云清知道当初让他顿悟的那些大道理其实是小紫从电视里看来的,而那些所谓的剑道高深的前辈其实是虚拟出来的人物的时候,当晚就跑到山顶练了一个晚上的剑。他倒不是觉得小紫的话有什么不对,就是觉得一个从来没有练过武的作者都明白的道理他居然要靠别人提点才能明白,这里果然是个能人辈出的地方,他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啊。然后又想到那时候自己贸然把流云剑放到了剑冢的行为,是不是过于草率了。

    小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还以为他因为自己的胡言乱语生气了,提心吊胆了好几天,后来见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