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一波又起

作者:沐之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护山大阵破的时候,下面的战争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了,晋级到大乘初期的云清对上慧然,赢的毫无压力,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对方已经从一个衣冠楚楚的掌门变成了他的手下败将。而九韶在阵破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嘴里还念叨着“不可能”三个字。红衣的出现让整个昆山陷入了恐慌。

    阵破后,季流年和赫墨翎立刻飞到了只剩下一半的祭坛上面查看自家女儿的情况,而云清则是在下面守着还在昏迷的小紫。季念一直爬在祭坛上盯着天上的红衣看,直到她妈给她喂了大把的丹药才有力气站起来。

    “小念,怎么样,还好吗?”

    “我没事,但是红衣好像不太对劲。”

    季流年看了看还在疯狂吸收昆山灵气的人,叹了口气

    “他被自己的心魔给魇住了。”

    “心魔?”

    “对,应该是他练功的时候出了什么叉子或者是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才会让心魔跑出来控制他的身体。”

    “那怎么办,老妈,你救救他。”季念一把抓住自己老妈的手,她不想这个人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啊。

    “我没办法,心魔只能靠自己解决,我们帮不了他。”

    帮不了三个字让季念刚站起来的身子又软了一软,眼看着红衣身边的灵力越来越多,下面的年轻弟子一个个都因为受不了这么强的威压而口吐鲜血,山上的树木也因为失去了灵气的滋养而变得没有生机,他们这样下去整个昆山都会毁掉的,就算她不是救世主,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屠杀这么多人啊。

    “住手,停下来。”她冲着天上的人大喊,而对方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叫声,手里的动作真的停了下来,看着她

    “这些人害了你,我把他们全都杀掉给你报仇不好吗?”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所有昆山弟子的心凉了下去,尤其是刚才参与开启大阵的几个长老,在大阵被破坏的时候就因为反噬而晕了过去,好不容易被弟子救醒了,听见这句话又晕过去好几个。

    “可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不是吗?放过他们吧。”

    “放过他们?那么谁又放过过我们呢?”这句话好像是在说给季念听又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身边的灵气吸收的更快了,这昆山上的人有什么资格享受这样的大好土地,他要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失去生机而慢慢的死去。

    “爸,妈,怎么办,这样下去这里的一切都完了。”

    “他已经入了魔了,现在做的事情全都是无意识的,看样子这心魔在他身上已经很长时间了,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爆发出来,这心魔最擅长利用一个人心底的**和仇恨,他肯定是因为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所以才会被控制住,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心魔完全取代,变成一个怪物的。”

    季念想起了之前红衣杀朱平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一瞬间变得凶煞无比,现在想想,也许那时候他就已经被心魔给困住了。

    “那怎么办,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完蛋的。”

    “现在看来只有两个办法了,要么制服他,要么就让他自己清醒过来,战胜心魔。”季流年也没想到会突然变成这样,现在的红衣还有意识的只攻击昆山的人,一旦他完全失去理智,到时候他们几个也会一起完蛋。

    制服他?怎么可能,就算这里全部的人一起上可能都没什么用,季念看看地下的昆山弟子,这些人连看都不敢看红衣一眼,更不要说是对战了,可是制服心魔,他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啊。

    “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季念觉得红衣会产生心魔,肯定不是因为他们认识之后发生的事情,十有**是和他那段不愿意多提的过去有关,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谁都不认识谁,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你们刚才在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在里面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被分开了,那之后我遇见了一段幻境,他应该也是,但是他看到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季念仔细的描述了一下自己在幻境里看见的东西和遇见红衣之后的种种反应。

    “看来他是在幻境里面看见了什么东西勾起了自己的心魔,然后又因为你受伤的模样受了刺激,一时不慎,就被心魔给钻了空子了。”

    “我最初遇见他的时候,他被关在一个山洞里面一千年了,我记得他说过是被十几个高手联合绞杀镇压的,你说他的心魔是不是因为当初被正派人士追杀的原因造成的?”

    “那些高手已死,而他活了下来,按理说他的心结应该已经解了呀。”

    “总不会是因为误伤了我吧,不应该啊,我记得几个月之前也看见过他这幅模样,那时候有个登徒子调戏我们两个,还出言不逊,然后他也像今天这样突然暴怒,不过只是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你说说那人都骂了些什么?”

    “具体的记不太清了,无非就是些杀你全家这样的混账话,骂完之后他就变了,不过这话说的确实难听,如果是我我也会想杀人的吧。”

    “我想我知道他的心魔是什么了。”季流年叹了口气,她怎么早没想到呢,如果她是红衣的话,记忆最深刻,最忘不掉的只能是那件事情了吧。

    “你知道?”季念这次是真的惊到了,她妈也太厉害了吧,什么都知道?

    “我也是猜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心魔是他的家人,那时候他没有走上修真一路,还只是个普通人,不挂家境殷实,颇为富贵,也就是因为这样,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给盯上了,那些人看上了他们家的玉石,便杀人越货,他也是那之后才开始修炼,为的就是给家人复仇,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会突然杀死十几个小门派弟子的缘故,因为那些人就是他的仇人,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仇虽然已经报了,但是仇恨却一直留在心底,没有忘记,所以才会产生了心魔。”

    “老妈你,你以前认识他吗?”季念听完了整段话之后,第一反应是心疼红衣,第二反应就是她老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难道他们之前认识吗?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缘分,以后我慢慢的和你讲,现在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再拖下去,他真的要被心魔给代替了。”

    “可是就算知道了为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啊,他的的心魔是因为仇恨,那些凶手都已经死了,我们还能做什么?”

    “也许,你可以帮他。”

    “我?”

    “对,他的心魔出现一部分是因为往日的仇恨,一部分是因为你受的伤,现在最能劝住他的应该就是你了,还有这个。”季流年从空间里拿出了两个箱子。“你拿着这个过去,他看到了就会明白的。”

    季念不明白为什么自家老妈说自己可以,但是她老妈说的话从来都没有错过,她说行那一定就是行的吧,抱着两个箱子,季念慢慢的像红衣走过去。

    红衣的身边聚集这厚厚的一圈灵气,那全都是从昆山抽取过来的,灵气是修士立命的根本,也是万物生长的支柱,被抽取了大量灵气的昆山已经呈现出一片衰败之色,一旦被抽干,那这里就会变成一片死地。

    灵气刮的季念脸上生疼,尤其是之前受伤的位置,虽然吃了她妈的灵丹妙药,但还是治标不治本。红衣看见她走过来,仅存的一丝理智,控制着这些能量不让他们伤害到眼前的人,只不过他的眼睛还是没有焦距,血红的眼珠就这样呆愣愣的看着季念走到他的面前。

    “停手吧,好不好?”

    红衣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直到季念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才闪过了一丝挣扎,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漠的模样。季念看着手上的两个盒子,咬了咬牙,她相信她老妈不会无缘无故给她这些东西的,不管了,拼一把,大不了她陪他一起死在这里好了。将两个箱子往红衣面前一放,对面的人仿佛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当目光接触到这两个盒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那是一种季念无法形容的表情,似悲伤又似怀念,周围的灵气波动慢了下来,直到消失不见。

    停止吸收灵气的红衣,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哀伤的氛围中,他的手慢慢摸索着季念手中的木箱,一寸一寸,好像是在爱抚着自己心爱的珍宝一样。季念不知道这两个老旧的箱子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但是看他的神情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她很好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很快她的好奇就被满足了,红衣慢慢的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面居然是一条大红色的嫁衣,虽然看不见完整的,但是就这显露出来的一角便可以看出这条嫁衣的美丽华贵,除了这条嫁衣之外还有一条绢帛和绣针,应该是位女子的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主人和红衣是什么关系。

    自从看见这箱子之后,红衣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好像在怀念着什么,他眼中的红色慢慢褪去,变回了黑色,季念知道他的心魔正在被慢慢的瓦解,直至消失不见,原本以为能看到他打开剩下一个箱子的,没想到异变突生,之前一直没动静的九韶掌门突然发起了攻击,冲着两个人过来,这家伙之前不敢做什么,现在居然趁着两个人愣神的时候想要钻空子偷袭。

    “妖孽,送死吧。”九韶看着满目疮痍的昆山心里恨的不行,他抽取了昆山大半的灵气,让原本的福地变成了一块废地,这让他的昆山以后如何在修真界立足,一时间对红衣的仇恨竟然超过了对他的恐惧,脑袋一充血就冲了上去,可惜他的小动作早就被红衣发现了,他不过一个动作就让这个被誉为修真界第一高手的昆山掌门飞了出去,还顺手将季念手上的两个盒子收了起来。

    原本他想要对这个敢偷袭他的人斩草除根的,不过季念及时制止了他,虽然这个人很可恶,但是好歹是昆山的掌门,如果现在死了昆山肯定会大乱,她答应过顾老不过做伤害昆山的事情,现在已经算是违背了诺言了,就放他一马吧,有时候世界也需要这样的人来维持平衡不是吗。

    “算了,我们走吧。”季念扯扯红衣的袖子,为九韶求情。

    红衣看着季念确实没有勉强的样子,冷哼一下,算是答应了,已经回到地上的季流年和赫墨翎也松了一口气,她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成功了,她回到云清和小紫的身边,小紫一直昏迷不醒,云清眼中的担忧都快要溢出来了,他无助的看着季流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苏醒。

    季流年查看了一下小紫的情况,之前因为龙魂的关系,小紫一直变不回兽形,后来在和青鸾的打斗中将多余的灵气消耗的一干二净,现在又因为吸收了太多的天雷而陷入了沉睡,也是苦了这孩子了。

    “别担心,她只是吸收了太多天雷的能量,才陷入沉睡的,等到这股力量消化完了就没事了,你带着她先回去吧。”季流年安抚了一下云清,将两个人送回了空间,那里面灵气充足,不光对小紫有利,对云清身上的伤也很有好处,她刚才可是看到他身上还带着不少的伤痕呢。

    原本大家都以为今天的一切已经结束了,就连昆山上下也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没想到就在几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天边又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动静,乌云翻滚还伴随着雷声,显然和刚才雷劫来临的情况一模一样,怎么可能,难道还有人要渡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