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五章 被困心魔

作者:沐之浅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年老祖宗飞升前留下话说这大阵只能在昆山最危急或者说是有绝世强者来袭的时候才能打开,是因为人越强受到它的影响越大,这个大阵会根据你心中所想变幻出幻境,而在幻境里的人要么就被永远困在里面要么就会被幻境给杀死,像季念这种没有什么野心的人反而受到的影响会小的多。

    而红衣在季念消失的那一刻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即便是他,也不可能抓住一个凭空消失的人,皱了皱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不好,但是同样的他也知道不能站在这里坐以待毙,然后就和季念一样又回到了他们来时的那个祭坛。

    而之前突然消失不见的季念正在那里等着他,看见他出来,立刻迎上去

    “你跑哪儿去了,我这一转眼你就不见了。”

    “你去哪儿了?”

    “我就一直往前走啊,走了一半你就不见了,然后我继续往前走就又回到了这里。”

    红衣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看着眼前的人也好像与平日里没什么区别,就在他盯着季念看的时候八道门消失不见了,季念拉着他往外面跑,外头的人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但是红衣的出现让战局立刻明朗化了,不过几招这些人就全部变成了手下败将,昆山上下加起来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在解决掉这些人之后,他们畅通无阻的出了昆山。

    出了昆山之后,小丫头要和父母回家,作为一个居无定所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之后该去哪里,所以在对方邀请他一起回家的时候,他欣然同意了。小丫头的家确实和之前说过的一样偏僻遥远,远到昆山的这些人都找不到他们,这样也好,就算有一天他不在了,那些人也不会来找麻烦。

    季念的父母和她描述的很像,尤其是她那位经常挂在最边上的母亲,就像之前小丫头说的那样,什么都会做,不像她,什么都不会,到现在头发还是梳不好。他在这里住了很久,有时候他会帮小丫头梳头发,然后偷偷把之前准备的礼物用在上头,小丫头还是那样,有时候乖巧听话,有时候调皮捣蛋,还经常背着他和她那条蛇说他坏话。

    和他不一样,季念有一个很温馨的家庭,沉默慈爱的父亲,美丽温柔的母亲,俏皮可爱的女儿,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场景了,或许是这里的日子太过美好,他都已经忘记了一个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了,而季念的父母似乎早已把他当成了是一家人那样,让他舍不得离开。

    他的心魔在来到这里之后也再没有出现过,有时候他会飞去西边找老和尚下棋,日子虽平淡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一日他从西边回来,手里还拿着从老和尚那里顺来的金莲,准备给小丫头玩儿,没想到还没到家的时候就感觉到几股厉害的气息存在,不好,有人来了。

    等他到了,就看见十几名高手围在季家,而季念和她父母全都被抓住。

    “放了他们。”

    “是你?来的正好,这一家子与你这个魔道混在一起,今天我就要先杀了他们再来找你。”

    “你敢。”红衣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看身上的衣服是那几个门派的人,难道是昆山他们回来报仇了?

    “你看我敢不敢。”那人的手就放在季念的命脉上,只要轻轻一下,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看着小丫头的脸,他想到了一千多年前,他的家人也是这样,被这些自诩名门正派但实际心狠手来的人给杀掉的,那时候他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今天他绝不会让小丫头也变成那样。

    红衣手上的灵力汇聚,只要一击这人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而对面那人似乎因为自己手上有人质,料定了他不会出手,依旧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红衣站在那里,眼睛变得血红,死死的盯着对面的两个人,四周的灵力因为他的举动开始翻滚,季念觉得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不管怎么样都会都过去的,只要他打过去,她就完了,但是她却阻止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这么看着。

    就在刚才,季念从环境里面逃脱之后,继续向前走,没过多久就看见红衣站在那里,一开始她还很高兴和他会和了,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喊怎么叫他都听不见,只是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一开始是疑惑,再是是冷漠,然后就变得温柔起来了,她可以看到红衣的脸上幸福的笑容越来越多,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一时间也愣住了,他看到什么了,让他变成了这样?

    季念想过去推醒他,但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法动了,只能不停的叫红衣的名字,而一直笑着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狠辣了起来,不光脸上变成了嗜血的表情,就连手上也开始汇集灵气准备要攻击,而攻击对象好像就是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在红衣的环境里面做了什么,但是他这一下下来自己肯定连渣都不剩。

    而沉浸在幻境里的红衣并不知道自己准备要挫骨扬灰的人其实就是自己想要救的人,不管对面的人怎么叫他,在他眼里看到的只不过是一个挟持着季念的人而已。季念喊破嗓子的动作在他看来全都变成了挑衅的动作,眼看着红衣的眼睛越来越红,也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她知道在幻境里面怎么喊他都是听不到的,看来只能强行突破身体的禁锢啦。

    季念的身体被不知名的力量给牵制住了,她只能强行运转灵力,希望能在红衣完全失去理智之前找回自己身体的主导权,躲过这一击。她现在的感觉就和那电视剧里被点了穴的高手想要强行冲破穴道一样,她的身体被这幻境的力量堵住了,灵气在闭塞的经脉里面乱冲乱闯,让她气血上涌,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遭,她狠了狠心,加快了灵力的运行,就算是废掉也比死在这里好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季念一口血喷了出去,随即便感觉身体能动了,马上用剩下的灵力裹住全身往边上滚去。与此同时红衣也终于控制不了自己,攻了过来,巨大的灵力球朝着季念冲过来,虽然她已经往边上躲闪了,但还是被扫到了一点,就这一点,也让她被打飞出去十几米,倒在地上不停的吐血。

    刚才季念喷的第一口血有一半儿都溅在了红衣的身上,鲜血落在血红的衣服上看不见了,他脸上的那两滴显得格外显眼,失去理智的人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带着温热的鲜血让他有了一丝清明,眼睛里的血红慢慢的褪去,眼前的幻境也在他出手的那一刻被全部打碎,剩下的只有他和躺在地上吐血的季念。

    这一刻红衣突然明白了其实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幻境而已,没想到他也有被这些东西困住的一天,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这个幻境实在是太过美好,美好到他自己都不愿意出来了。

    在锁心阵里,每个人的幻境都是根据你心底最真实的记忆和最想要的东西幻化出来的,就像是季念最想要逃出去,所以锁心阵就给她构造了一个顺利出逃的世界,而对于红衣来说最深的记忆就是千年前全家被灭的场景,而最想要的就是一个简单幸福的家庭。所以锁心阵将两者结合,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家,又在这个家里重演里千年前的悲剧,因为它知道红衣最后悔的就是那时候没有救下自己的家人,而最想做的就是这一次能够把所有人给救回来,所以他这次肯定会朝着那些人出手,只要他出了手季念就死定了,一箭双雕,即杀死了季念,又能将人永远的困在这里,就算将来他有一天自己走出去了,也会因为亲手杀死了同伴而后悔终身,可惜锁心阵的这个阴谋被季念给破坏了。

    季念身上疼的说不出话来,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有这么多血好吐,刚才虽然用灵力护住了全身,也没余完全被击中,但是红衣的一击有多厉害,不过碰上一点儿就差点要了她的小命,季念看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半个身子,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用,她只能安慰自己小命还在就好,她老妈在的话肯定能治好的。

    季念看着面前的罪魁祸首,这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整个人都很不对劲,她心里总是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想挣扎的着站起来,但好像有些困难。

    季念的血让红衣清醒了片刻,瞬移到季念的身边,她进来之前穿的还是两个人一起买的那件紫色纱裙,现在一半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另一半也沾上了不少血点子。红衣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伸出去的手都有些颤抖,不知道该如何才能不碰到对方的伤口,胸口传来一丝疼痛,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千年之前的那个夜晚一样。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人普通人,虽不能长生不老,却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慈子孝,其乐融融,但就是这样的日子,在那个夜晚被彻底的摧毁了。漫天的大火能掩盖这些人的恶行却掩盖不了他们犯下的罪孽,他温柔娴静的母亲,儒雅心善的父亲,就连那些仆人丫鬟也全都没有被放过。

    之后的很多日子里他都在想,如果自己再强一点,那么他的家人是不是就能够活下来,那一夜的场景一直在脑海中翻滚,那些人贪婪的面孔,残忍的屠杀,一切的一切原来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为什么,他永远保护不了自己在乎的人。

    他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人,眼里闪过了一丝不甘接着便是毁天灭地的疯狂,刚才已经清醒过来的人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双眼一点点的变红,他要毁了这里的一切,毁了这些道貌岸然的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自己在乎的人。

    眼看着对面人的眼睛一点点的变红,季念心里咯噔一下,刚才她就觉得这个人的状态很不对劲,就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异样,红衣的异样让季念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重,很快她的预感就变成了现实。

    红衣自身的灵气开始飞速的旋转,而身边的灵气也随着他的调动开始集中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多到一种季念无法估算的地步,而他的眼睛也越来越红,整个人都像是着了魔一样,红衣服随着气流在空中飞舞,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疯狂却又好看的过分。

    季念在红衣边上,处于灵力的中心,她能感觉到周围的能量越来越多,多的这个地方都快要装不下了,她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不会是要强攻出去吧。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整个大阵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当你的力量碰到他时会反弹回来,但是厉害的东西也有一个界限,当一个力量足够大,大到超过他能够承受的范围的时候,那么结果就不在是会反弹回来而是将这个容器撑破,很显然红衣现在就在干这件事。

    他周身的能量已经大到这个大阵能够承受的极限了,被誉为当世最厉害的法器就这样被他给撑爆了,一阵巨大的爆破声响起,季念撤掉刚才护住自己的灵力罩往外看,什么祭坛啊,什么云雾啊全都没有了,只剩下几根残破的盘龙柱和下面惊呆了的人们。

    刚才猜测到红衣的想法的时候,季念已经无力阻止了本能的用剩下的灵力护住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没有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等到回过神来就只剩下断壁残垣了。可是即便是破了这个护山大阵,红衣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他继续疯狂的运转灵气,释放威压,底下的人因为他的出现而停止了争斗,全都呆呆的盯着天上的那个人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