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村头的那棵姻缘树,此刻就飘着红色丝带, 早就得到消息的成妈妈, 此刻就站在那里, 直到蒋静成的车子停下来。

    言喻坐在副驾驶座上, 而后排坐着成实和秦优宁。

    穿着米色风衣的秦优宁, 看着窗外的人, 突然轻声问:“这就是……”

    “是妈妈,她知道你要回来, 估计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成实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掌。

    此刻他推门准备下车。

    蒋静成和言喻下车之后,走到成妈妈身边,此刻成妈妈的脸上撑着笑意。而后排的成实和秦优宁还是没下车。

    成妈妈有些憋不住,看着车子:“怎么了,她不愿意……”

    “妈妈,我们回来了, ”言喻怕她多想, 伸手拥抱了她一下。

    之前他们从北京回来的时候, 言喻没有去机场送他们。所以成妈妈此时看见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温柔地问:“我听你哥哥说, 你和小成领证了?”

    “是啊, 所以呢, 你现在是他真的丈母娘了, ”言喻撒娇地说。

    成妈妈登时失笑, “什么真丈母娘、假丈母娘的。你这孩子……”

    可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像是被定格一样,呆呆地看向身后。言喻回头望过去,就见秦优宁已经下车了。她头发绑成简单的马尾,略施淡妆,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简单。

    言喻因为抱着成妈妈,能感觉她浑身的僵硬。

    这一刻,他们都等待了太久。

    真相来的太晚,二十七年的时间,可是好在真相没有缺失,成家真正的孩子,回来了。

    秦优宁看着面前的女人,从她小时候开始,就在想着,为什么自己的父母要抛弃自己。难道就像是村里的人说的那样,因为她是个女孩。

    打小秦优宁就比别的孩子要懂事认真。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知道父母是因为没有办法生育,才从福利院里领养的自己。所以她想表现的最好,不管是读书也好,还是平时帮家里干活也好,她都是最认真、最积极的那个。

    没人知道,她听过多少次,村里孩子的嘲讽。

    笑话她被亲生父母丢掉,笑话她是捡回来的,笑话她所有的一切……

    因此她花了比别人更加多的努力,她是班里学习里最好的孩子。她甚至从读初中开始,就因为成绩优异而让学校免除了自己的学杂费。

    她怕自己像村里别的女孩那样,失去上学的机会。

    别人都是亲生的孩子,尚且都要面临辍学的情况。

    她一个领养的孩子,如果再不努力一点儿,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享受呢。

    所以她也怨怪过,幻想过如果亲生父母找上门,她该怎么给他们使脸色,怎么告诉他们,丢掉自己是他们最大的错误。

    可是二十七年过去了,她从全国最好的学府之一的大学毕业,她创业成功了。

    她所期待的那一幕,亲生父母找上门,都没有出现。

    就在她已经放弃了,不准备再纠结时,他们却突然又来了。

    并且告诉她,当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丢掉她,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捉弄。

    “妈,这是优宁,秦优宁,”成实对成妈妈说。

    “优宁,”成妈妈像鹦鹉学舌一样,跟着重复了一句,可是下一秒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两鬓白发,满心期待,终于在这一刻圆满了。

    成妈妈抬头,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哽咽了半晌,才挤出来一句:“你爸爸到死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秦优宁原本还觉得,她看到亲生母亲,原来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可成妈妈一句话,她突然也哭了。

    想想都觉得多么遗憾啊,亲生的父女却一世都未曾见过面。

    蒋静成见身边的言喻,突然撇过头,就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果然她正竭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他的小姑娘啊,一遇到成家的事情,总是那么柔软。

    “没关系,没关系的,”蒋静成把她抱在怀里,细声说。

    好在成实揽着成妈妈的肩膀,轻声说:“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能找到优宁,对我们来说,不是已经足够了。”

    成妈妈点头,看着秦优宁,想伸手握握她的手,可是却迟迟不敢上前。

    直到秦优宁上前,抱住这个给了她生命,又半世孤苦的女人。

    “我回来了,妈妈。”

    成爸爸的坟墓就立在村里山上不远的地方,这几年成实不在老家的时候,都是请了家里的堂弟帮忙照料的。

    这次成实回来之后,亲自过来除草。

    没想到,这么快又能来看他了。

    言喻握着蒋静成的手,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明明爸爸的容貌和声音,她都已经记忆模糊了。可当看到墓碑上名字的一瞬,她的心微微颤抖着。

    离开了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回来。

    记忆中的男人,早已经远去了,可是关于他的回忆,就像言喻说过的那样。

    都是带着甜的。

    “爸爸,我带着果果和优宁来看您了,”成实握着拐杖,站在墓碑前。

    或许真的是有成爸爸在天之灵的保护吧,才能这么顺利地找到成家的女儿。

    或许亲情来的太迟,可最起码还是来了。

    青山之上,微风吹过,树梢在阳光下摇摆,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往下望过去,乡间中林立着的房屋,因临近中午,袅袅炊烟升起,那样宁和安静。

    等他们往回走的时候,言喻看着蒋静成,问他:“你还没来过这里吧,这可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蒋静成打小就出生在大院里,不管是祖父还是外祖家里,都是配有警卫员的。

    小时候就算是避暑,也都是选在山清水秀的地方。

    这样边境之地的一个小村落,他又怎么会来过呢。

    不过言喻不知道的是,蒋静成曾数次执行任务时,路过这样的青山。也曾站在山头,安静地站着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他们所保护着,并且一直为之奋斗的地方。

    “我小时候晚上经常跟着哥哥出来抓东西的,就是在这片田里,”言喻突然激动了起来,指着乡村小道,旁边的田地。

    谁知走在他们前面的秦优宁,突然转头问道:“你们小时候抓什么?”

    言喻想了想在,数出了好几样。

    那会儿没什么钱,能吃到肉的机会都很少。所以小孩子会趁着大人不注意,到田地抓东西。

    秦优宁突然笑了起来:“我小时候也会抓这些,而且别看我是女孩,比那些男孩厉害。”

    言喻正要说她也不差,谁知成实却来了一句:“果果不行,她连去的路上都要我背着,每次还会吓跑那些牛蛙。”

    这话叫言喻跳脚,立即否认道:“我没有。”

    谁知一向惯着她的成实,这次却是一点儿面子都没留给她,点头确定道:“你有。”

    言喻:“……”

    一旁的蒋静成总算是笑了出来,伸手就捏小姑娘的脸颊,大笑道:“还跟我吹牛,总算让成实戳破了。”

    说好的要宠她一辈子的呢。

    言喻垂着脑袋,刚才发现自己小时候游玩的地方居然还在的那股兴奋,烟消云散了。

    直到她被成实敲了下额头,轻声笑道:“生气了?”

    “原来你一直都嫌弃我啊,”亏得言喻每次想起这些事情,还觉得甜丝丝的。

    成实这次是真没忍住,伸手揽住她,笑道:“还是小孩子啊。”

    当言喻靠在他怀中时,就已经明白了,成实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她,他一直都在。

    谢谢你,哥哥,不管什么时候,你总是能顾忌到我。

    “所以哥哥你肯定更想要优宁这样的妹妹吧,”言喻笑着说,眼中泪光微微闪烁。

    直到成实像是也明白她的心意一般,低声嗯了一句,说道:“是啊。”

    在成妈妈亲自到秦家,见过秦优宁的养父母之后,言喻才离开。

    在机场的时候,成实见她一直憋着眼泪,又忍不住摇头,随后才说:“对了,有件事我应该告诉你。”

    言喻嗯了一声,直到成实说:“我已经申请了博士。”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

    “就在北京,”成实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说道。

    “哥哥,”言喻大喊了一声,惊地旁边的旅客,一直看着她。

    还是成实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出一个小声的动作。言喻这才稍微冷静下来,离开的时候,蒋静成见她,连走路都带着跳跃了。

    回北京的时候,路上已经有了过年的气息。

    蒋静成开车载着她回大院里,两人领证之后,就直奔着云南。所以双方家长都还没见过领过结婚证之后的小夫妻呢。

    结果一进门,就听到屋子里大吼的声音。

    紧接着,孟西南只穿了一件毛衣,就被推了出来。

    一向温文尔雅的孟仲钦,喘着粗气站在门口,指着他的鼻子就骂道:“滚,你给老子滚,翅膀长硬了是吧,结婚报告都敢随便乱打。”

    言喻和蒋静成对视了一眼。

    结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