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七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喻怎么都没想到,蒋静成送给她新婚的第一份礼物, 居然是这个。

    她有些瞠目, 还在想着, 他部队里头怎么办, 还有她的工作。谁知蒋静成像是读懂了她的表情一般,指着后备箱说道:“你的电脑我已经给你带来了, 还有衣服。你可以先跟公司请假, 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也可以用电脑处理。”

    “至于我部队这边,刚好有几天婚假。”

    蒋静成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把所有都安排妥当。

    言喻突然想起来, 今天他们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宋婉还冲着她说:“和小成在一起,要开开心心的。”

    原本她以为就是一句叮嘱而已。

    现在看来, 这件事只怕就她一个人不知道。

    “所以爸妈都知道?”言喻盯着他问道。

    蒋静成腾出一只手, 捏了下她的耳朵,轻声说:“别担心, 现在你只要去做, 你一直都去做的事情。我们都会支持你。”

    言喻这才知道, 原来孟仲钦和宋婉也早就知道了。

    车子一直开到机场, 蒋静成打开后备箱的时候, 言喻才发现他早就准备了一个大箱子。他伸手去把箱子提下来的时候,言喻抱住他,低声说:“谢谢你, 小成哥哥。”

    她好像一直在对他说这句话。

    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在保护她,为她安排好一切。

    等临上飞机的时候,言喻给孟仲钦打了电话。那边似乎也在等着她一样,一接通就问:“已经到机场了吗?”

    “马上就要上飞机了,”言喻望了一眼坐在她身后的人,此刻他正看着休息室内的一本书,此刻冬日里的阳光从大块玻璃窗外照射进来,一抬头,就能看见外面正在滑翔的巨大飞机。

    即将开始的征途,以及身边安静又沉默的男人。

    言喻开口:“爸爸,谢谢你们能理解我。”

    或许所有人都觉得她此去,不过是徒劳。可不管如何,她总是想走这一遭。就像是蒋静成说的那样,是命运也好,是幸运也好。

    她都认。

    “言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爸爸和妈妈一定都会支持你,理解你,爱你。”

    当爱你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言喻明明想笑,可是刚勾起嘴角,眼前已经是一片水雾。孟仲钦是军人,即便性子温和,也绝对不是那种随便把爱挂在嘴边的人。能对言喻说出这两个字,已是一个父亲能说出的最宠爱的话。

    这一次,言喻没哭。

    她笑着看着外面,飞机腾然起飞,在天空留下一道白线。

    其实关于成家那个孩子,言喻十四岁那年,事情刚发生时,孟家就找过。毕竟当时的事情太蹊跷,那会儿倒也没多想,只觉得应该是三家抱混了孩子。

    只不过当时医院还不像现在这样系统完善。

    况且那天那么混乱,有些还未到预产期的产妇也因为山体滑坡受到了惊讶,一下子就涌入了医院。所以孟家几乎是找遍了那晚出生的孩子。

    甚至连男孩都没放过。

    可没有一个是成家的女孩,他们连亲子鉴定都做了好几份。

    如今知道了于丽卿的事情之后,言喻和蒋静成一到地方上,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当地的福利院。

    因为那个孩子很可能是被当成是弃婴了。

    下了飞机,言喻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来接他们。是一个剃了平头的男人,身材并不高大,但是浑身看起来都有一股精悍之气。

    “老吴,”蒋静成看见来人,伸手对着他的胸口,就来了一下。

    被称为老吴的男人,一双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条缝。

    两个男人又是拍肩膀又是捶胸口之后,蒋静成这才把言喻拉到身边,说道:“这,我媳妇。”

    老吴打量着言喻,说实话眼睛是真亮了。

    漂亮,实在是漂亮,他以前也是当兵的,一个兵营里天南海北什么地方的人都有。他就记得北京那边形容漂亮姑娘,就是盘靓条顺。

    这姑娘一张脸,别说,不比他巴掌大吧。

    可那双杏仁一般地乌黑眸子,水亮水亮的,鼻子秀气又挺立。

    他是蒋静成在猎鹰大队时的战友,蒋静成第一年到那儿的时候,老吴已经是那边的班长。说实话,每年大队从各军区招来的军官也不少,可是能留下来的太少了。

    太苦,太累,就算是吃惯了苦的兵,有时候都说,这地儿真不是人待的。

    所以老吴是最初,看着蒋静成一步步走过来的人。

    没想到如今这小子也结婚了。

    “吴山,小成的战友,”老吴伸手,言喻毫不犹豫地握住,一手的老茧,厚地跟什么似得。

    这是言喻第一次见到蒋静成在那个地方的战友。

    那个承载着他六年军旅生涯,光荣和梦想的地方。

    言喻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吴山的表情一怔,反问:“你就是言喻?”

    说完,吴山看向蒋静成,又是摇头,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一根筋的性格,怎么可能突然就知道转弯了。合着是媳妇回来了啊。”

    蒋静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立即说:“你丫给我留点儿面子。”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见到弟媳妇,我得和她好好说说,”吴山也没闲着,一边领着他们往自己的车走过去,一边说道:“想当初我们训练一个忍耐项目的时候,所有人都没忍住,就他咬牙死扛了下来。后来连教官都忍不住了,问他,当时扛着的时候,心底在想什么。”

    想什么呢,在想一个人。

    他说完,所有人看向他。一块训练的,其实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一听说他心里想着人,就自动归纳为,在想一个女人。

    所以当教官问他,那能告诉我们,你在想谁吗?

    “报告教官,可以,”他笔直地站在那里,手指紧紧地贴着裤缝,整个人像是一株迎风而立的白杨,高声道:“我在想我这一生最爱的人。”

    “她叫言喻。”

    于是,言喻这个名字,就成了当时多少人心中的好奇。

    大家都在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能让蒋静成忍受那样的痛苦。

    现在他见到了。

    蒋静成一见吴山要揭自己老底,立即伸手箍着他脖子,笑道:“我今天刚领了证,好歹也给我留点儿面子。”

    吴山惊讶道:“你今天领的结婚证?”

    “新鲜出炉的媳妇,你是第一个看见的人,”蒋静成有点儿得意,以前也会媳妇媳妇地叫着,可那到底是不一样的。

    如今这是拿着证,正大光明的喊着。

    吴山上了车之后,还在感慨:“真没想到你会来咱们这个小地方,哎,对了,你们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小地方吗?我觉得挺好。”

    蒋静成说完,撇了言喻一眼。倒是她看向窗子外面,说来这居然是她离开十三年之后,第一次回家。

    那个机场居然还是当初孟仲钦带着她离开的机场。

    她低声说:“我家就是这里的。”

    “你老家是这里?”吴山是真被震惊了,蒋静成的背景说实话他们一块儿的战友,还真都挺清楚的,都知道他是大院子弟。

    吴山以为他这样的大院子弟,找的媳妇也一定是门当户对的。

    “后来搬到北京,很久没回来了。”

    言喻说完,吴山吁了一口,他就说呢。

    因为他们是客人,所以中午的时候,吴山直接找了个地方请他们吃饭。不过吃饭的时候,他还挺歉意地说:“你嫂子的母亲最近身体不是很舒服,她回去伺候老人家了,所以今天没办法带你回家吃饭。她明天就回来了,明晚你们一定来家里。”

    蒋静成之所以找吴山,也是因为他是本地人。

    况且他现在还在警察系统里,所以真要找起人来,他是最合适的。

    当再次问到他们为什么要过来的时候,蒋静成转头看着言喻,这才说:“我们是来找一个人的。”

    等蒋静成告诉吴山,成家的事情时,吴山也是气得不得了。

    虽然他没提其他两个孩子,但是吴山也不是傻子,之前言喻也说她是后来搬到北京去的。所以只怕她就是那个大官家里被抱错的孩子了。

    所以一吃过晚饭,吴山就领着他们去了福利院。

    如果那晚那个孩子,真的被人捡走了,很可能就被送到福利院来了。

    因为之前孟家一直猜测是三家抱错孩子,所以他们都是在追查当年出生在那个医院的孩子。根本就没查福利院里的孩子。

    “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资料早就没了,”福利院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工作人员,为难地说道。

    说实话,真要查起来,这得有二十七年了。

    吴山一旁听完,赶紧说:“同志,麻烦您给查查吧,这两位是从北京大老远过来的,你说家里孩子这么多年没消息,心里是真着急,您帮帮忙吧。”

    见吴山这么说,工作人员只得对他们如实说道:“其实是这样的,以前没电脑,所以资料都是文件记录的。前几年,咱们的仓库反潮,不少文件都没用了。所以,真不是我不帮你们。”

    “那以前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她们总该记得从这里离开的孩子吧。”

    蒋静成问道。

    没想到工作人员还真点头,笑着说:“这话你倒是问对了,以前在我们这里的老院长,可是个特别负责任的人,对孩子们也很好。只要是在他手里待过的孩子,他都能记得。”

    二十七年前,正好就是这个时候了。

    等拿到老院长的地址后,三人连连道谢。

    出门之后,蒋静成见吴山跟着他们跑前跑后,也挺不好意思地说,就说:“要不你把车借我开开,我们自己过去。”

    “咱们这小地方,就算给了你们地址,都未必找得到。所以啊,还是我送你们过去吧。”

    吴山还真说对了,老院长家里真不好找,因为是民宅,建造地也不算规范。

    等他们在一处院子门口,敲了半天门之后,还是旁边邻居出来告诉他们,这家子出门去了,好像要过两天才回来。

    “你们来找他有什么事儿?”邻居大婶挺热心肠的。

    吴山是当地人,听得懂大婶的话,就和她攀谈起来。大婶倒是知无不言地,指着大门就说:“这位老院长可是好人,不过自从他退休之后,来看他的人就少了。不过这几天也有个小伙子,天天都来。”

    言喻没想到的是,在日落时,他们等来了老院长。

    也等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成实出现在巷口的时候,一身浅灰色风衣,看起来那般温文尔雅,手上拿着的那根拐杖,反而让他身上平添了几分更引人的气质。

    “哥哥,”言喻又惊又喜。

    成实的表情并不算太意外,反而是温和地笑道:“你们也来了,怎么不先回家呢。”

    他们为何出现在这里,谁都明白。

    都是为了一个人来的。

    老院长一家也是刚从外地回来,没想到就被堵住了。他见几人神色都紧张,倒也笑着问道:“你们谁想先问。”

    来找他的,无非就是为了找孩子。

    他见过太多被父母丢掉,无人问的孩子,但凡能来找的,都是出了意外的。

    所以不管当年为了什么,只要现在能来找的,他都愿意帮一把。

    “我想找我的妹妹,”成实轻声说。

    等听完他的话后,老院长心底唏嘘,比起那些主动丢掉自己孩子的,这种反而真是痛苦,一家子的痛苦。

    成实期待地看着他,恳请道:“所以,请您想想,二十七年前有个女婴被送到福利院吗?”

    谁知他说完,老院子却是笑了起来。

    他说:“要是别的时候,我说不定真要好好想想才行。但是你要问的,这个二十七岁的姑娘,我还真有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的是堆在墙角的一个袋子,里面堆满了农作物。

    盈水县的经济这几年虽然好了不少,但还不算很好。就是这路,都比别的地方,要差上一些。蒋静成开车的时候,怕颠着人,刻意地开地慢了些。

    谁知一向稳重的成实,居然几次催促他。

    成实今天特地跟医院请了假过来,老院长的话,让他几乎一天都不想等下去。

    即便只是渺茫的希望,他也想试试。

    言喻坐在旁边,看着他,心底都是担心。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

    她怕哥哥会失望。

    等车子开进村子里,蒋静成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这周围也没看见什么人,正好身后传来突突地声音,是农用拖拉机。

    蒋静成原本准备推门下车的,倒是言喻先推门下车了。

    于是蒋静成把车窗摇了下来。

    言喻站在路边,都没招手,拖拉机就在她身边慢慢停下。

    “老乡,您好,请问秦优宁家怎么走?”

    拖拉机上坐着一个带着斗笠,用毛巾捂着脸的人,身上穿着的衣服脏的不像话,脚上就穿着一双胶鞋,像是刚从地里干活回来。

    此刻成实也从后座的车窗,看向外面。

    直到坐在拖拉机上的人,扯下脸上捂着的毛巾,露出一张清丽秀婉的脸。

    “小姐,你找我有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