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六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喻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 待过了几秒钟才适应了房中的环境。

    这是她家里。

    她身上盖着松软舒服的被子, 房内的暖气打地正足。她伸手搭在自己的眼睛上, 现在她脑袋犹如千斤重, 果然不该喝这么多酒。

    想到这里,言喻突然意识到, 她为什么会在今天喝那么多酒。

    成妈妈和成实哥哥离开北京了, 他们走了。

    在美国的六年, 让言喻变得独立、坚强、果敢,其实她现在并不是个爱哭的人。偏偏此刻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划过,压在眼睛上的手背, 又被眼泪沾湿了。

    谁知她正要擦眼睛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

    言喻立即把被子拉了起来,把自己裹在里面。推门进来的蒋静成, 正好借着走廊的灯光, 看到她的小动作。

    蒋静成见状,低头一笑。

    真是越来越像个孩子了。

    他走过去, 轻轻扯了下被子, 结果没拉开。最后没办法, 他只得稍微更用些力气, 谁知裹着被子的人, 真是死死地扒着被子。

    “言言,”他低声喊了一句。

    此刻被子里传来瓮声翁气的话:“我还没睡醒,还想多睡一会儿。”

    蒋静成无奈, 只得说:“可现在已经九点了。”

    “早上九点。”

    “怎么可能,”言喻一惊,她今天本来就是临时请了假,拖着邵宜去喝酒的。原本她是想去机场的,可是她太害怕看见成实哥哥和成妈妈离开。

    她怕她会抱着他们,忍不住哭出来。

    所以一听到九点,她忍不住掀开被子一角,却不想蒋静成翻身压了下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声问道:“又哭了?”

    “谁哭……”可她的话还没说完,被子已经被蒋静成掀开,他低头就用唇亲她的额头,顺势而下,亲到她的眼皮上。

    带着点儿湿度的眼睑,就那么轻轻颤抖着。

    原来真的哭过啊。

    蒋静成也只是逗弄她,谁知这姑娘真躲在被子里哭过了。

    他伸手摸摸她的长发,扯唇笑道:“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这么爱哭鼻子。”其实言喻不爱哭,可就是遇到成实的事情,她的眼泪真跟掉不尽似得。

    偏偏蒋静成还说不得,那可是成实啊。

    “既然这么舍不得,今天还非这么犟着?”他重重地刮了下她的鼻子,是真舍得下手啊。

    言喻刚才一直憋着,她也有面子的好吧。

    可蒋静成这么说她,自个还觉得挺委屈,带着浅浅的哭腔说:“我舍不得。”

    “言言,”蒋静成突然认真地喊她。

    黑暗之中,言喻的眼睛水水亮亮的,像是两盏小灯泡,照进他心底。连蒋静成自个都觉得奇怪,怎么就能这么喜欢她呢。

    “我们这周,去领证吧。”

    言喻愣住,眨着眼睛说:“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你就说,想还是不想,”蒋静成直接问。

    言喻被他这么压着,动都动不了,蒋静成一股要趁胜追击的模样,伸手从裤兜里,也不知道掏出个什么东西,扔了过去,啪嗒一下,竟然把墙壁上灯的开关,砸开了。

    整个房间登时被暖黄色光线包围着。

    眼前陡然出现他英俊深邃的脸颊,剑眉微拧着,整个人严肃地不得了。见灯开了,他又问:“想还是不想?”

    “想,”言喻点头,她一点儿都不矫情。

    如果说什么,是她这么多年一直想要的,那就是嫁给蒋静成。

    这件事,是她自十八岁成年后,就开始期待着的。

    关于领证这事儿吧,蒋静成早就打算好了。年前把证领了,正好还有十来天的婚假,带言喻去一趟成家的老家。

    免得她天天在家里,偷哭。

    况且之前他求婚的时候,两家人就在一起吃过饭了。领证,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没想到他前脚刚说完,这边言喻就有事儿了。之前联合集团在越南的矿产出了事情,因为还涉及到走私,所以云南警方曾经联系过季启慕。

    可还没等季启慕前往越南,没想到就出现更严重的事情。

    “你旗下公司的矿产地,发现有毒品,”言喻没想到,这种东西居然会和季启慕联系到一起。

    他这个人虽然是爱玩了一些,但言喻也是了解的。

    绝对不会涉及到那种违法的东西上去,他已经足够有钱了,也根本铤而走险地去弄这些东西。

    “还有一件事,想必你还不知道呢,我三叔最近正在找人捞那个于丽卿,而且据说还请了国内最好的律师,想要把她弄出来。”

    言喻手上拿着的笔,在手指尖转了一圈,冷笑道:“让他尽管花钱。”

    这么多证据,还有孟家盯着的情况,要是真把人弄出去了,她言喻从此不会再去找于丽卿的麻烦。

    季启慕跟着笑了下,说道:“我哥说了,我三叔是怕于丽卿在看守所里撑不住,怕他做的那些事情,都说出来。说他们是蛇……”

    突然季启复说的那个成语,他想不起来了。

    “蛇鼠一窝,”言喻淡笑。

    季启慕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

    “好了,别再想你三叔了,现在矿场的事情才是最要紧的,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妥当,要不然对公司的声誉必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季启慕说:“我哥也决定飞过去了。”

    “那这样正好,有季先生在,这件事肯定能妥善处理的。”

    这话听的季启慕一愣,片刻后,他才惊叫道:“言言,你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起去的?”

    “启慕,”言喻起身,走到他身边,突然笑了起来,眉眼中都带着生动的悦色:“我要结婚了。”

    季启慕有些沮丧。

    他知道啊。

    其实自从知道蒋静成这个人之后,季启慕就明白不管是他还是哥哥,都不会是那个男人的对手。不是因为他们来得太迟,而是因为蒋静成太好。

    那样的男人,只怕爱上了,就不会轻易改变。

    “所以我和季先生之间,不合适再见面,”言喻轻声说。

    季启慕突然有些伤感:“我真怀念我们在美国的时候。”

    “怀念我欺负你的时候?”言喻突然笑道。

    季启慕:“……”

    卧槽,他正伤感着呢。

    于是季启慕隔天便飞往越南了。

    领证的前一天,言喻是住在大院里的。蒋静成也回来住的,两人没见面。晚上的时候,宋婉把户口本拿给言喻,告诉她,民政局明天会有专人等着他们。

    “没想到,你倒是比哥哥先结婚呢,”宋婉摸着手里的户口本,心底又高兴又舍不得。

    虽然就算结了婚,言喻也还是自己的女儿。

    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以后啊,她就会成为别人的妻子,妈妈,会一起建造一个小家庭。

    言喻没想到,宋婉一低头,就有泪滴落在户口本紫色的封面上。

    “妈妈,”言喻喊了她一声。

    突然宋婉搂着她,“言言,以后一定要幸福。我的言言吃了那么多苦,以后一定要幸福。”

    还是孟仲钦回房,看到宋婉搂着言喻在哭,这才哭笑不得把人拉开。

    他让宋婉靠在自己的肩上,无奈地低声说:“言言,明天是去领证,好事儿,你哭什么啊。”

    “我舍不得,”宋婉难受地说。

    孟西南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房门大敞着,一走近就听到宋婉这句话。

    “这不是还有哥哥呢,”言喻安慰道。

    孟西南摸了摸鼻子,想起前两天他刚交上的结婚报告。

    他爸的战友遍布军区,就他好几个领导都和他爹认识,估计这事儿也瞒不了多久。

    一想到这里,孟西南想着,要不要趁机把自个的事情也说了。

    谁知宋婉下一刻,哼了一声,嫌弃道:“谁要管他。”

    此刻,蒋静成刚回房,钟宁把自家的户口本也给他送过来了。见他还没睡,叮嘱道:“今晚就不要和言言见面了,结婚的头一天晚上,新人是不能见面的。”

    “妈,您好歹也是受过社会主义教育的,哪来的这么多封建迷信,”蒋静成嗤笑,眉眼里那股子随性的味道,又透了出来。

    钟宁抬头就捶了他一眼,怒而道:“这叫风俗习惯,何况妈妈这是为了你好。”

    临走的时候,钟宁又叮嘱他:“早点儿睡,明早还要去接言言。还有,明天是去领证,穿地好看些,别丢我和你爸的脸。”

    “您儿子帅成这样……”蒋静成一句话还没说完,砰,房门被关上了。

    蒋静成撇嘴,这还是亲娘?一句话都不听他说完。

    可是原本想着待会打电话给言喻,叫她下来的念头,还真没了。

    嗯,他可是军人,不接受封建迷信那一套,就是,就是他觉得他妈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

    他们这帮朋友里头,就只有易择城领证了,之前他在朋友圈晒的时候,简直是惊呆了所有人。那会儿蒋静成瞧见了,就在想,等他领证的时候,才不会像他这么不成熟。

    有什么可晒的。

    谁知光是从自家去接言喻,他的一颗心就一直在砰砰砰地直跳。

    言喻今天特地选了一件红色大衣,衬着整个人越发白皙,白色针织衫和长裤,虽然低调却处处透着精致。甚至她还起了个大早,给自己化妆了。

    所以她一下楼,连孟西南抬头看见的一瞬间,都脱口而出。

    “真是便宜小成那小子了。”

    “说什么呢,”孟仲钦瞪他。

    等蒋静成过来的时候,一家人看着他,倒是把一向随意的人,看得挺不好意思的。

    “孟叔,宋阿姨,那我们先去了。”

    出了门,蒋静成就牵着她的手,问道:“东西都带齐了吗?”怕忘了什么,领不了证,还挺患得患失的。

    言喻点头,于是两人上了他停在外面的车子。

    等扣好安全带,一转头,两人看着对面,都笑了。

    之前蒋静成也问过易择城,领证什么感觉?

    其实真没什么感觉,就是走程序。但是当你真的拿到那对小红本的时候,看着两个人的照片就那么印在上面,那种庄严感,是谈恋爱怎么都不能够给你的。

    蒋静成是见惯了各种仪式的人,但是领证却是头一遭。

    所以当工作人员戳下那一下的时候,他就觉得,那颗兜兜转转的心,终于落定、

    像是落入一个温暖的袋子里,再不惊惶。

    等他们开车回去的时候,言喻看着他开的路,突然才意识到不对劲。

    “这是去哪儿?”她看着他直接上了高架,问道。

    蒋静成这才说:“机场。”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甘心,所以我带你去找成家的女孩。”

    他说完,言喻登时沉默了下来,可是眼睛里却带着光。

    终究,最了解她的,还是小成哥哥啊。

    “言言,找不到是命,找到是幸。”

    所以要相信,老天爷会善待善良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