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五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大雪还停下来。

    他们一出门, 就见到孟西南和韩京阳都在外面车上等着。

    “爸知道这件事了, 让我过来看看, ”孟西南伸手拍了下蒋静成的肩膀, 又瞧见一旁的成实,满脸的担忧。

    孟家的人啊, 都是此心存善良的。

    明明这件事他们也都是受害人, 可每个人看到成实, 心底总会陷入愧疚当中。

    他走到成实面前,低声道:“你放心,这次我们一定会让当年的真相大白。”

    “谢谢, ”此刻成实早已经恢复了寻常的模样,表情温和淡然。

    孟西南拍拍他的肩膀,轻叹了一口气。最后, 孟西南开车送成实回去, 言喻原本也想陪着一起回家的,却被几个人都拦下。

    北京的深冬, 接近凌晨的雪夜, 寒冷彻骨。

    成实上车后, 孟西南的车倒了出去, 慢慢沿着大门往外开走。言喻就站在原地, 听着车轮碾过薄薄的雪地上,发出的吱呀声音。

    “哥哥,”言喻站在原地, 突然喊了一声。

    寂静的深夜中,她的声音飘出去很远很远,蒋静成握着她的手,她站在原地,看着孟西南的车子越开越远。

    言喻回大院的时候,蒋静成一直开车到她家门口。

    “不要胡思乱想,”她要推门下车的时候,蒋静成把人拉了回来,见她神色恹恹的,知道这一晚上所有的事情,都叫她心里难受。

    言喻垂着脑袋,没什么生气的点点头。

    蒋静成是真心疼,把人搂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说过,不要总是责怪你自己,那不是你的错。”

    车内没有开灯,只有他低沉的声音,像是和缓的大提琴音,在这个冬夜尤其地温暖。

    “好了,小姑娘,该回家了,”蒋静成拍拍她的后背,柔声说。

    言喻忍不住失笑,“我不是小姑娘了。”

    蒋静成低头亲她的,他的小姑娘,什么都是的。

    言喻下车后,走到门口,又回头冲着车里的人挥手。等推开大门之后,发现客厅里的灯还亮着。她进去,就看见孟仲钦穿着一身家居服,拿着一本书,坐在沙发上。

    听到门口的动静,抬起头,推了下眼镜,“言言,回来了。”

    谁知她点头,就见孟仲钦的秘书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孟仲钦的茶杯,看起来是给他泡茶去了。见言喻回来,秘书冲着她点头。

    “既然言言回来了,你就先回去吧,”孟仲钦对秘书说道。

    此时还穿着一身军装的乔秘书点了点头,不过又低声说:“首长,刚才那边打电话过来了,说是美国领事馆已经知道此事,只怕是要将人保释出去。”

    “一个杀人犯,而且还犯了我们中国的法律,就因为她是美国人,就能逃过牢狱?”孟仲钦把手里刚接过的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到了他这个年纪和地位,极少会有动怒的时候。

    可是对于这个于丽卿,他还真是打心眼里厌恶。当年这个女人就曾写信到部队里,孟仲钦这样的家世出身,被女人倒贴,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不过他一眼就相中了宋婉,认识她没多久之后,就表示要和她结婚。

    对于其他女人,孟仲钦真是一眼都没多看。

    说实话,他年轻那会儿哪儿没诱惑,于丽卿这样的人又何止一个。只是他没想到,一个于丽卿居然敢胆子这么大。

    乔秘书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时刻盯着的。”

    “咱们也不欺负人,就是找证据,以证据定罪,”孟仲钦郑重地说。

    等乔秘书走了之后,孟仲钦才看着坐在对面单人沙发上的姑娘。他叹了一口气,问道:“我听说今天成实也在?”

    言喻点头。

    孟仲钦心里是真不落忍,他的孩子受了这么多的苦,可她最后还是要背负这样多。哪个父母愿意看着自家孩子,一直受罪呢。偏偏言喻明明出身这么好,人生应该一帆顺途坦荡,可遭的这些罪,就连普通人都难遇见。

    “言言,有些事情发生了,咱们强求不得,”事到如今,孟仲钦也只能劝着她。

    言喻突然咬着牙,眼眶通红地看着孟仲钦说:“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别人做错了事情,要承担后果却是成实哥哥。”

    “爸爸,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当初于丽卿还不如就把我丢掉。”

    孟仲钦心疼道:“你这么想了,成家那个孩子就能回来?”

    言喻沉默。

    “爸爸希望这件事能尽快结束,是因为不希望你和成实都一直纠缠在这件事上。于丽卿已经没有未来,可你们不同,你们都还年轻,有了交代,就该往前看,朝前走。”

    “言言,过分地沉迷与痛苦中,也不会让你的痛苦减少。所以爸爸希望,你能豁达,尽早看开。”

    ……

    言喻没想到于丽卿这件事,居然还牵出不小的风波。因为当时带她回去,是在酒店门口,而且孟清北还涉及其中,所以当时就有人拍照传上网。

    孟清北身边的经纪人刚因为吸毒进去,没想到她身边的人,又有牵扯到官司的。

    即便不是她本人,一众网友也早已经对她议论纷纷。

    更何况,于丽卿的事情涉及到已故的香港富豪,别说国内,就连香港媒体都闻风而动。当年于丽卿在香港的时候,被封为最强小三,周以湛的父亲周胜泉像是被下了降头一样,不仅与她在外共筑爱巢,甚至还带着她出席各种晚宴。

    她本人更是一副,早晚要入主周家。

    不过周家到底是老牌豪门,别说家中长辈不同意,就连周以湛的叔伯们都反对。

    况且于丽卿一直没为周家生下孩子。

    于是最后,她功亏一篑。

    如今她在北京落网,而且罪名还是涉嫌谋害周胜泉。

    网上一向都是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何况还是这样劲爆的桃色绯闻。一个香港富豪,多年前的车祸居然是自己的情妇一手主导的。

    声讨于丽卿的自然有,而骂周胜泉活该的,也不在少数。

    更有人讨论,这个孟清北是不是周家的私生女?

    “我的天哪,她之前居然还一直放消息,误导别人宋婉是她的妈妈。”

    “这个我记得,逼得人家宋老师的经纪人主动出来辟谣,女儿根本不混娱乐圈。”

    “原来她就是个私生女,出生即是原罪。”

    “孟清北如今的一切,可都是她妈吸着周家原配的血得来的。亏得她还能在人前,装什么知性女神,一想到我之前喜欢过她,好恶心。”

    而她的微博自从孙加明出事之后,就已经没在更新。

    最后更新的那条微博,原本就有人质疑她是不是也吸毒了。那会儿还有粉丝,勉强帮她说话,毕竟吸毒的是经纪人,确实和她本人没关系。

    可现在,下面的评论早就被网友的声讨占据着。

    “你妈是个婊子,麻烦你转告她。”

    “从来没喜欢过孟清北,一直觉得她很装的,请赞我。”这条微博被赞了两万条。

    一时间,那些正义的键盘侠们,又开始追着孟清北骂。说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吸着别人的血来的。

    她把自己关在家中,连于丽卿的事情都没办法再管。

    当年给周胜泉开车的那个司机,很快就招供了。而且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他还把当年于丽卿当年给他钱时候的录音交了出来。

    原来这人早就备了一手,就是想以后没钱的时候,再拿这些东西去威胁于丽卿。

    只可惜于丽卿在周胜泉出事之后,没多久就离开香港了。

    司机好些年都没见到她,也幸亏他还一直保存着这个害人的证据。

    于丽卿一开始还咬定不松口,可是在这么多证据下,她最终还是开口了。

    警察通知言喻和成实的时候,他们过去。虽然很遗憾,但是警方还告诉他们,因为当年扔掉孩子的事情,实在是太远了,根本没有证据,所以这次就算起诉于丽卿,也是以她杀人买凶的罪名。

    见他们都不说话,办案的警察心里也挺难受。

    两人走出警局的时候,北京的天空终于在阴沉了几天后,放晴了。

    街边的落叶,北风掠过,转着圈地往前飘啊飘。

    “言言,”成实突然转头,看向言喻。

    他说:“北京的天,可真冷啊。”

    言喻也转头看向他,明明他说这话时,嘴角噙着淡笑。可言喻却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她觉得,她不会想听成实接下去的话。

    “我真想念我们的家乡。”

    那个四季如春的地方。

    言喻眼泪豁然落下,她知道,她就知道。哥哥是在和她告别,他要走了。

    “言言,别哭,”成实伸手抹着她的脸颊,可此刻她眼眶中的泪,就那么纷纷落下,肆无忌惮,“别哭了。”

    “其实回家这件事,是妈妈一直的心愿。她总是念叨着老家的人和事情,我们之所以留在北京,就是想等你回来。”

    言喻带着哭腔说:“我现在回来了,我们一家人也可以在一起了。”

    成实总是舍不得她啊。

    她一哭,他就心软了。他伸手抱住言喻,轻声说:“这几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我知道以北京医院的工作强度,我的腿无法胜任。但是家里那边的医院,愿意接纳我。”

    “言言,哥哥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始终还是想当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

    其实社区医院也很好,可是他不愿就此埋没自己。

    当年别人抬着父亲的遗体回来的时候,母亲哭地昏倒在地上的一幕,成实至今还记忆犹新。其实如果当时能及时送往医院,父亲他未必不能活下来。

    可是他们那里连一条完好的路都没有。

    看医生都成了一种奢侈。

    所以当收到家乡医院的邮件回复,通知他可以前往面试时,成实心动了。

    成实跟成妈妈离开的那天,蒋静成开车送他们去机场。这边房子原本就是用言喻给的钱买的,成实托了房间中介准备卖掉。

    “果果,今天要上班?”成妈妈至今都不知道发生的事情,但是她高兴的是,终于可以回到家乡。

    问完,她又叹了一口气,轻声说:“果果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我们都走了,就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蒋静成开着车,正要安慰她,没有的事情。

    成实倒是先开口说:“妈,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果果要是想回来,随时能来看我们。况且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马上就该和小成结婚了。”

    “哦,对对,瞧瞧我说的,”成妈妈不好意思地笑笑。

    一直到机场的时候,蒋静成还是给言喻打电话。

    可是自从早上开始,言喻的手机就一直没打通,她明明知道今天是成实和成妈妈离开的日子。因为好多年没在家乡过年,所以他们想赶着过年之前回去,今年还能在老家过年。

    临上机的时候,连成实都往周围张望了一圈。

    “上飞机吧,等过年的时候,我带言言过去一趟,”蒋静成拍拍成实的肩膀,轻声道。

    成实苦笑:“好好哄哄她。”

    蒋静成伸手对着他胸口,来了一拳,不重,却透着亲昵。这么多年,他能交心的朋友不多,除了几个发小之外,就是战友,还有就是成实。

    这个男人内心之强大,叫蒋静成都佩服不已。

    他说:“一路顺风,照顾好伯母。”

    成实点头,成妈妈此刻也不由伸手抹泪。

    蒋静成突然弯腰,伸手抱住她。成妈妈连和成实都没这么亲昵过,一时有些愣住。

    直到蒋静成轻声说:“虽然我和言言还没结婚,但是我还是想提前喊您一声。”

    “妈妈,一路顺风。”

    他出了机场的时候,就接到孟西南的电话,让他来把言喻接回去的。

    此刻孟西南看着酒吧里坐着的,大白天的居然一瓶酒就喝完了,而且就她们两个女生。邵宜显然没言喻喝的多,看见他来了,还知道害怕。

    她立即解释:“我们就喝了一点儿。”

    “你们……”孟西南敲着酒瓶,瓶子都空了。

    “哥哥,”言喻抱着他的腰身,带着小哭腔,别提多可怜的模样。

    孟西南是真对她们没办法,只能要送她们回家。谁知邵宜却强撑着站起来,说道:“没关系的,我没喝醉,能自己打车回去。你送言言回去吧。”

    “胡闹,”孟西南瞪她。

    说实话,孟西南的性格就是太稳,他和邵宜两人在一块,一直都很平和。原本他觉得自己喜欢的就是这份平和,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很快被打破。

    所以他从没对邵宜大声说过话。

    这会儿被瞪了一眼,邵宜反而生出逆反的心情,反驳道:“喝酒怎么了,心情不好就该放松,言言要是还想喝,我就陪着她再来一瓶。”

    豪言壮语,掷地有声。

    可是她说话时,那慷慨赴义的表情,却突然逗乐了孟西南。

    他都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见他笑,邵宜还以为他是在笑话自己,怒而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说大话,我没有。我真的可以再陪着言言,再喝一瓶。”

    好像生怕他不信似得,邵宜就让人再拿酒。

    孟西南伸手拽着她的手,却不想用力太过,居然把人拉进了怀里。邵宜撞在他的胸口,明明隔着厚实的大衣,却还是能感觉他胸膛硬如铁。是那种与她平时在医院见到的那些医生不一样的。

    “抱歉,”孟西南低声说。

    可是他却没松开自己的手。

    邵宜抬头望着他,声音有点儿没底气地说:“那你松手啊。”

    孟西南低头看她,见她垂着脑袋,低声一笑,温热的气息就那么贴着她的脸颊而过。

    真暖,真痒。

    蒋静成赶过来后,接到言喻,一见她醉地都趴在桌子上,登时皱眉道:“怎么让她喝了这么多。”

    “赶紧把她带回去吧,要不然这酒吧的酒都该给她喝完了,”孟西南是真无奈。

    对于这么个小酒鬼,他连说话声音都不敢抬高。

    原本他是自己准备送言喻回家的,结果她哭着喊着要小成哥哥。于是孟西南真是压着无奈,给他家这个小叛徒,给她的小成哥哥打电话。

    邵宜刚好去了洗手间,等她回来,就见言喻已经不见了。

    “小成把她接回去了,咱们也走吧,”孟西南说完,就转身往外走。

    等她出门的时候,孟西南才发现她没穿大衣外套,邵宜见他满脸异样,只得解释道:“你没来的时候,我的衣服别另外一个人吐脏了。”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孟西南是不太理解,居然有人会在大白天把自己喝到吐。

    他直接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邵宜推脱不要。

    结果他强行盖在她身上,拉着她的手,就往楼下走,说道:“怕什么,现在就给你重新买一件。”

    楼下一到五层,就是一个大型商场,里面还有不少专柜。

    邵宜没想到他真给自己买衣服,推脱不要,结果孟西南低笑着看她,“怕我买不起?”

    这商场里的衣服,真的挺贵的。

    没办法,邵宜不好再说,跟着他开始逛。好在商场里有暖气,他没穿外套也并不能。

    可走到一家母婴用品店的时候,邵宜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因为正好有一对夫妻模样的人,从里面款款走出来,女人明显已经大着肚子了,而男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

    邵宜停下来,但那对夫妻显然也看见她了。

    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已重重地哼了一声,原本只是牵着男人的手,一瞬间就变成挽着他的胳膊。

    结果还没等他们说话,孟西南伸手搭在她肩上,挺温和地地看着对面。

    “老婆,你朋友吗?”他淡淡问道。

    一句话,让对面女人横眉冷对的模样,登时变得滑稽起来。

    谁知邵宜已抬起下巴,更淡然地说:“不认识,老公,我们走吧。”

    于是孟西南揽着她的肩膀,继续往前走,淡然地越过那对夫妻。

    等走地有些远之后,邵宜这才转头看向他,想要解释。谁知反而是孟西南先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她。

    “其实刚才那个,是我前……”邵宜正要说。

    “结婚吧,”孟西南突然开口,他的话让对面姑娘的脸上,出现了震惊。

    结果,他又认真地说了一遍。

    “邵宜,我们结婚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