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三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成实却不为所动,依旧温和地看着面前的言喻。即便生活再不如意, 他似乎都没有失望的时候。可是这一次, 他眼中的温柔, 摇摇欲坠。

    大堂内的水晶吊灯, 光华璀璨,明明周围那么明亮, 可言喻的心就像是坠入无尽漆黑深渊内。

    她的侥幸, 无处遁寻。

    蒋静成走过来时, 就见言喻微垂着脸颊,嘴角紧抿,像是遇到什么难题。

    “言言, ”成实看着她,又轻唤了一声。

    言喻终于抬头,她看着成实, 那么内疚。对于成实哥哥, 她有那么多对不起应该说,可是到最后, 却什么都做不了。

    就像这一次一样, 她明明说过要帮他找回真正的成果。

    可最后, 她还是做不到。

    “成实, ”蒋静成见言喻神色那般, 心疼地忍不住出声,到底,他还是舍不得言喻。他有些请求地看着成实。

    突然, 言喻抬起头,之前小成哥哥就和她说过,终有一日,她得把真相告诉成实。

    或许他会懊,会恨自己,可是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好,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哥哥。”

    “当年被抱错的事情,并不是个意外。”

    这句话,言喻说完时,即便稳重如成实,都忍不住身子一晃。眼前的灯光那样明亮,他眼前一花,竟是有几分站不稳。

    蒋静成伸手扶了一把,成实低声说了句谢谢。

    随后却自嘲道:“居然眼花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听到言喻鼻尖一酸,眼泪已流了下来。

    她伸手抹了抹眼泪,强忍着哽咽,告诉他当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始作俑者是于丽卿,可这其中最无辜的就是成家。成家是被强行拖入了这段恩怨当中的。

    “所以,她不是被别人带走了?”成实低声问。

    他没说名字,可言喻和蒋静成都知道,他问的是真正的成家女儿。那个孩子原本应该叫成果,应该生活在一个虽然贫穷却始终坚强乐观的家庭中。

    他说完,背过身,看着被木栏杆围着的高大圣诞树。

    童话故事里,圣诞老人会为孩子带来期待已久的礼物。可童话始终是童话,现实中真相往往残忍百倍。

    “哥哥,”言喻乞求地喊了一声。

    可背着他们的成实,突然伸手捂着脸颊,这个年近三十的男人,此刻就像个孩子一样,伸手挡住自己的痛苦和难过。

    明明断了一条腿的时候,他都能笑着安慰成妈妈。

    不就是一条腿嘛,即便没了这条腿,他也还是成实。

    可此刻,这个温柔又坚定的男人,也有无法承受的时候。

    言喻站在他身后,明明哥哥就站在离她那么近的地方,只要她伸手,就能抓到他灰色大衣的后摆,可她却不敢。

    成实哥哥,对不起。

    她甚至连再喊他一声的勇气,都没有了。

    此刻,突然警笛声大响,正走到门口准备离开酒店的人,看着外面的动静,忍不住惊呼起来。

    成实重新抬起头时,并没有看向身后的两人,而是低声说:“我先走了。”

    什么话都没有,甚至连一句责备,都没有。

    连蒋静成都忍不住说:“我送你吧。”他知道这时候成实做出任何表态,对他来说,都是残忍的。

    言喻不敢说话,只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

    从刚才到现在,他始终都背对着他们。成实微微摇头,声音坚定地说;“不用。”

    这次,他的口吻如此坚决。

    他说完,弯腰捡起方才掉落在地上的拐杖,转身就往酒店大门走过去。酒店璀璨堂皇的水晶吊灯下,他高大的背影,却那样地寂寥。

    当他的身影越走越远时,言喻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这一次,她好像真的要失去成实哥哥了。

    彻底的,永远的。

    言喻几次想甩开蒋静成的手,却被他紧紧地拽着,“言言,这种时候,不要去逼成实。”

    她摇头,她并不是想逼成实哥哥,她是想怕成实哥哥这次真的失望了。

    “成实哥哥,”言喻最后还是跑了出去。

    蒋静成见状,只能跟着她跑出去。没想到,出门时,外面居然落起了雪花,漆黑的夜空中,雪花如鹅毛般,纷纷落下。

    下雪了。

    不少人都站在酒店门口,看着不远处的警车。

    言喻跑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成实正一步步地慢慢往外面走,他腿脚本来就不方便,此刻偏偏又遇到了下雪天气,他走地更小心。

    就是这样,还是被一个急匆匆跑过去的人,撞了下肩膀,摔倒在地上。

    孟清北本来是想去找于丽卿,因为她的车子此刻被警察拦住了。可是没想到,却撞到了路上的人。她没想到这么高大的男人,一撞就能摔倒。

    此刻她心下着急,也没顾着。

    可她刚走出去,两步就被人拉住,一转身,居然是蒋静成。

    言喻已经把成实扶了起来,刚才大概真是摔地厉害了,成实眉心紧蹙着,看起来是真的疼。

    蒋静成不悦地说:“撞到人也不知道停下来吗?”

    此刻,对面几个警察正围着于丽卿的车,司机还是没开门。

    孟清北咬牙,“是你让警察来的?”此刻,她看着身后的言喻,她正一脸紧张地扶着那个男人,孟清北这才发现,这个人居然是成实。

    她没想到成实真的来了。

    显然蒋静成也注意了那边的车子,这也就是刚才他没拦着于丽卿离开的原因。自然有警察来带她回去调查。

    孟清北见他一脸嘲弄地看着,终于受不了般地吼道:“小成哥,你就一定要这么赶尽杀绝吗?”

    蒋静成松开拉着她的手,拍了拍手掌,一脸冷漠地看着孟清北。

    “你到现在还以为我是因为一己私利?”

    孟清北一脸难道你不是,真的彻底激怒了蒋静成。原本他已不想和她多说,毕竟于丽卿当年做下的事情,即便她是最终的获益者,可又真的和她没有关系。

    “你以为她那种人,这些年会只害过一个孩子?”

    蒋静成嘲弄地反问。

    酒店周围明亮的灯光,照地漆黑天空半亮着,雪白如柳絮的雪花,那么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

    他们确实是找不到当年的证据了,但是这种为了自己的私利,毫无道德底线的人,是不可能只犯罪一次。

    而那些罪恶终究会留下痕迹。

    她不可能永远都逃脱得了罪恶的制裁。

    “她在香港做了什么,在美国做过的事情,不是都能逃得过去的。孟清北,一个人犯下的罪,总会留下痕迹的,”蒋静成淡淡地看着她。

    孟清北看着不远处的轿车。

    她知道于丽卿不是好人,可是又有什么关系,这世上能对她好的人,又有几个呢。

    成实原本正安静地站着,却在听完他们的话,突然望向那辆被警车包围着的轿车。他轻轻地拨开言喻的手掌,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几个警察正站在一处商量对策。

    车里的人就是不开车,他们也不能强行撬开车子,毕竟现在还只是把人带回去协助调查。这个酒店今晚还有一个商务部在这里举办的宴会,招待的是各方名流。

    警察突然过来,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果一直在这里对峙,就怕把记者都引过来。

    没想到他们正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警察都还没来得及拦住,就见他手中地拐杖,已经狠狠地敲在奔驰车的黑色车窗上。

    于丽卿原本正在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在对方听说自己被警察拦住的时候,都挂断了。

    她正准备打电话给律师,问他什么时候能到的时候,没想到车窗剧烈一响。

    她偏头看过去,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就站在车窗

    他手里握着一根拐杖,面沉如水地看着自己的车子。

    直到他再次拐杖,又狠狠地砸在车上,于丽卿看着他的眼神,手里拿着的手机,险些掉了。此刻司机也被吓得不轻,他早想开门了,可是于丽卿一直阻止他。

    “我要下车,警察都把车子包围了,老板,你有什么事情就和警察说清楚吧。”

    于丽卿恼火道:“我都说了给你十万,你不过是不开车门而已,警察根本不会把你怎办模样。”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定神闲,气急败坏地训斥道。

    可司机见她语气都没了之前的淡然,跟着也慌了神。

    他只是来上班赚钱的,就算真有了十万,可要是被抓起来坐牢了,还有什么用。

    几个警察刚要把成实拖过去,言喻和蒋静成都赶到了。蒋静成拿出自己的证件,护在成实的面前,说道:“抱歉,是误会一场。”

    警察见到他的军官证,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不过还是缓和了下。

    “我们现在正在办案,你们赶紧带他离开吧,”为首的警察冷着脸说道。

    显然他们是不想追究成实的。

    可没想到,一向温润的男人,此时却死死地盯着车子,仿佛只要里面的人不出来,他就不离开。

    “成实,”蒋静成按着他的肩膀,似乎想劝住他。

    但成实却没看他,那双眼睛就那样看着车子。

    直到他手里的拐杖,被人劈手抢了过去。言喻握着拐杖,狠狠地就敲在车窗的边缘,巨大的声响让车内车外的人,都一惊。

    “言言,”蒋静成没想到言喻也会这么失去理智。

    言喻双手紧紧握着拐杖,又连续狠狠敲了两下,才被警察拦下。

    可此时车窗已经遍布裂纹,眼看着就要碎裂,眼看着就要被砸碎了。言喻还想去砸,两个警察却一左一右地拦着她,一个人还把她手里的拐杖夺了下去。

    蒋静成把警察失手误伤她,只得放开成实,又去护着她。

    于是,现场乱成一团。

    谁知就在此时,车子的驾驶座突然打开了,司机一下车,就举起手,喊道:“警察同志,我投降,投降。”

    警察迅速上前控制住司机。

    随后就有人打开后车门,于丽卿就坐在车内。

    “下来吧,”一个年轻警察见她还端坐着,没好气地说。

    于丽卿裹着自己的大衣,慢慢地从车里走了下来。她抬头望向那个穿着灰色大衣的男人,,明明她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可是这个男人眼神,却让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太过悲伤的眼神,总会触动人心吧。

    “一九九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是我妹妹出生的日子。”

    于丽卿眼睛瞪大,终于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此时,天空雪花飘落地越来越快,每个人的头上、肩上,都铺着浅浅一层。

    ……

    “哥哥,”言喻的声音划破了夜空。

    “成实,”蒋静成低吼着。

    夜空中,只有雪花依旧安静地飘落着,如果,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该有多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